间人 第二幕 铁幕穹苍 052 背骨灰,重返前线;

政政护环 收藏 5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065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这情谊可非同一般,湛江来就过意不去了,此刻有点惭愧,并且惭愧到了极点。瞅瞅现在自己这个德性吧,人家是官越当越大,他却跟人家活拧了,不仅是活拧了还耽误人家的大好前程,这不是作孽呢么?

“那你把梁大牙给惹毛了,以后不给我兵粮咋整?你还是调到军直属吧,到时候帮我整个山炮啥的也方便。”

老宋说:“臭美呢?人家上级是尊重俺们的意愿!再说调回湛连那也不掉价呀!”

“你少跟我提连不连的,我现在是个冤大头,死活就是一个班长了。”

老宋笑眯眯地瞅着他说:“梁大牙都给你安排好了,都在兔山等你呢。”

湛江来一听这话不由看了看身边的骨灰袋,有兵谁不想带啊?可是他一想起德川城的那些弟兄,心里就像被刀扎了似的。他有些犹豫,随后又说:“我都伤成这样了,刀尖的活儿干不了,你让他找别人去吧,我看老朱就行,你让他把全团推上去较量较量。”

“你记仇呢吧?老朱其实也挺难受的,得知总攻延时后他恨不得自己带着尖刀营先插进去!可是你知道,战争是有突然性的,你得从这个打击中恢复过来,要是现在打退堂鼓,咱们连就得改姓了,到时换了爹你能放心?”

“诶我说你是不是老朱派来的说客啊?我怎么感觉这里有埋伏呢?是不是又要把我们当枪使?你他妈回去告诉姓朱的!老子手里就这么几个脑袋了!他真要想把我们打绝户了就直说!别他妈的拐弯抹角的!”

“你个死脑筋!梁大牙把自己的家底子都给你做突击队了,你要是个爷们就带他们去前线!在这耍滑头行不通!”

湛江来确实耍了滑头,原因是湛连的建制已经在实际意义上不复存在,再者他自己也有些破罐子破摔,他开始感觉不到自己双腿的存在,尤其右腿的伤处不痛不痒的,左掌心几乎被豁开,盯着触目惊心的缝合线,湛江来不知道还能不能握住枪。

老宋是个感性的人,他早就觉察出湛江来的异样。对他而言与其说是身体的伤痛,不如说是心理上的打击。

他坐在湛江来身前点着一支烟,递给他说:“新年攻势就要打响,这次可是我们中国军人第一次打到敌对国家的首都去,全团的人都等着这一个机会,你真就不想去?”

“去他妈的吧!”湛江来恶言相向,他说:“我对攻占别人首都没兴趣,你要是想让我上前线就对老朱说,把原先穿插在德川的老兵尸身都找到!我就想给他们正一个名!别的我不在乎!”

老宋愣了愣,随后抚上他的肩头说:“大头,你自己也知道找不回来了,你这不是为难老朱,是在为难你自己呀……”

在这个雪色初降的清晨,湛江来听到这句话再一次哭了,他想哄子蛋,想田大炮,想那些出生入死的一排弟兄。

“我们都在抗战中走过来,孤儿寡母的,战友就是唯一的弟兄,出生入死!九死一生!哪场战斗都少了一个人,少了一块肉,我疼!老宋!我真的很疼!”

老宋也疼,他捏着湛江来的肩头有些抽噎,好不容易压下心头的悲伤,他对湛江来陈述了一遍此来的另一个目的,那就是在湛江来苏醒并回复能力的情况下,带领三十八军军直属抢滩临津江,打下第一重镇新邑里,接而会战七峰山,具体的战略战术要到兔山才知道。

老宋交代后又说了一会便退出病房,他是给湛江来思考的时间,在当时士兵的患病体症并不能代表实际的征战意志,这也是在当时这个世界上,中国志愿军被称为世界第一陆军的基本原因。


湛江来在窗前站下,窗外飞雪飘荡,他抬手握住栏杆苍老了许多,那首东北抗联的小调在喃喃响起。

“去吧,老湛。”

湛江来以为是幻境,好奇地回过头才看到杨源立盘腿坐在床上,他说:“我跟你去,不然你发疯就没人可毙了。”

湛江来凝视着他并没有惊讶于此人的恢复,其实自己也是一个病体复苏的特例,怎会又惊讶于一个国民党宪兵出身的老营长呢,湛江来挑着大拇哥道:“你是爷们。”

杨源立确实是一个爷们,在他奇迹一般的苏醒后,这个铁打的精英只是舒缓了筋骨,就在湛江来这个王八壳子一样行动迟缓的家伙面前显露了腹肌,六棱六角毫不夸张,湛江来就在这个雪花荡漾的冬日,淡淡说道:“让我看看你的后背。”

杨源立转过身脱下上衣,丰满结实的后背,烧伤、烫伤、枪伤、刀伤,除了伤疤还是伤疤,根本看不到纹身的迹象。

“你说恶心话行,但是别脏了我身子。”杨源立转过身又说:“要不咱老哥俩再躺会唠唠嗑?”

两个人重新躺在床上,湛江来说:“我得向你道歉,这些年乌烟瘴气活得窝窝囊囊的,怀疑你不是没有道理,你曾是个国民党宪兵营长,在辽沈战役的时候,我们东北纵队没少打硬仗,你带着一个精兵营跟我们干过,咱们是西瓜磕锤头,是多少兄弟搭进去才把你俘虏的,这些话你听得不舒坦,我也不愿意说,可是我这辈子钻山林子走剪径,明面上是抗联的人却活的跟土匪一样,我就知道一个理,这辈子冤得报!仇得复!打小日本鬼子我没觉得有困难,难就难在那封血书上了。中国那么大天南海北的走哇,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你要是个汉子就挺直了站我面前,盯着我眼睛说你不是!”

杨源立沉默片刻后乐了,他说:“多余,我为什么要站在你面前说这些没用的?我姓杨的没有你上山的气量,可也有军人的胆魄!在清川江是我说谎了!可你想想,如果我不说,你揪着小辫子就不会放手,老子投诚后一遍一遍被你们捋山头都腻崴了!当时调到你们湛连我都想过,不就是一场仗么?打过来再调回去没什么区别,可是老子没想到打的这么过瘾!我佩服你!敬你是条汉子!我们宪兵出身的不看别的,就看领头的是不是个爷们!你湛江来就是!”

“少他妈跟我衙门面前拜老爷!我就问你,如果你不是九虎头,你们当初身上有纹身的有几个?铜炉身上没有?你没有!到底谁的身上有?”

杨源立转过头,忽然问道:“难道你们就干净?娘希匹的!你怎么就敢肯定是我们国民党俘虏呢!”

湛江来听完微微一怔!这老小子说的完全在理,既然是叛徒,那我党内部出现的可能完全大于杨源立的背景,他鼓着腮帮子感到浑身一阵酸麻,在他面前的骨灰袋里在幻境中伸出无数条手臂,似乎要把他拖往冥地。

他头疼欲裂,九虎头、营长、国民党、军委保护!这些麻乱的线索让他痛苦着挤进白被单中,歇斯底里的揪着枕巾唔唔着喘息。

一切都有头绪,可千丝万缕在他手中却拧不在一起,明明这个幽灵是在隔壁飘荡,却在沙曼之后摸不着,猜不透。

杨源立的后背没有纹身,就算伤疤盖着伤疤,刺青也总会留下一些痕迹,可是事实很残忍,这个有着最大嫌疑的家伙却不是。

在老宋进来后,脸上有些阴郁,他看了湛江来的医疗记录,虽然外伤处在愈合后期,但是肺部却始终是个大问题。不过杨源立的苏醒就非同一般了,在三十八军攻坚德川城的档案上,这个原师警卫连连长的名号甚至比湛江来还要响亮。

湛江来说,不如让杨源立带着军直属去打仗,他对自己的腿没有信心,可是老宋没答应,他说既然都醒了,不如再检查一下,如果没有大碍就在晚上连夜前往兔山前线。

一方面是回去有个交代,另一方面就算上不了前线,让湛连的老兵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连长也是个心理安慰。

于是在阳德的医院,几个架着硕大眼镜的大夫检查了两人的身体体征,虽然都不赞成湛江来重返前线,可是这头倔驴还是大咧咧地冲了个澡,在澡堂偷窥几个壮汉的背影后,失望之余叼着烟卷收拾行囊。

如今所有的线索又断了,他不知道此行是个起点还是终点,不管怎样,仗还是要打下去的,作为一个军人来说,属于他的只有弥漫硝烟的战场,当他整理自己的衣装,重新挎上那沉甸甸的骨灰袋的时候,他忽然间感到轻松了不少。

也许是杨源立的清白让他如释重负,也许是使命的召唤令他重塑军人的胆魄,不论怎样,路还是要走的。

等一行人等坐上吉普车行驶在山林的土道上,湛江来就乐开花了,他长这么大也没坐过这样的轿子,他就问磨盘:“狗娘养的!你们天天就坐这个东奔西颠的?”

“也不是,咱哪有这待遇啊,这是军级用车,老朱那个瘪犊子还为了省口油走八字步呢。”

老宋回过头说道:“现在战线拉长了,原先师级用车都改为军级,团级只有在特殊情况才跑一趟,俺说老湛呀,你就是最特殊的人,梁大牙可是踹出去一辆车来接你呀。”

湛江来听着不是味,他忽然发觉老宋有了一种官腔,那种满足与居功自傲的神情让他很是不快。其实他并不知道,老宋没有对湛江来说实话,在第二次战役后,梁大牙点名要宋剑平做他的侦察参谋长,那可是一个职业军人事业中的关键一步,老宋用这样的职业信任换取一天一夜的吉普车,为的就是让老兵们再看看湛江来。

湛江来不是傻子,他的不快在反省中意识到了关键,他在车中紧攥着骨灰袋,在车窗外匆匆而过的林木中喃喃道:“弟兄们……指导员赏轿子给咱们坐啦,你们瞅瞅,咱们走的多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