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十六节春节

wanglong6410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每个中国人都有自己的春节情结。在荣飞的长梦里,春节越来越乏味了,年夜饭甚至定在酒店,几乎没有了家的温馨。其实,自奶奶过世,春节就索然无味了。 春节时一种文化。文化需要传承的载体。老人们固守着那些后辈看起来罗嗦可笑的传统,殊不知正是这些罗嗦的传统延续了民族的文化,将春节这个最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每个中国人都有自己的春节情结。在荣飞的长梦里,春节越来越乏味了,年夜饭甚至定在酒店,几乎没有了家的温馨。其实,自奶奶过世,春节就索然无味了。

春节时一种文化。文化需要传承的载体。老人们固守着那些后辈看起来罗嗦可笑的传统,殊不知正是这些罗嗦的传统延续了民族的文化,将春节这个最神圣最温馨的节日印在了每个中国人的心里。当少了那些讲究,那些规矩,甚至连迎春的鞭炮都不准燃放了,春节只剩下一餐丰盛的宴席,和平时待客聚餐没什么不同,春节就从我们心里淡化了,我们便会茫然,这是过年吗?

彻底的清扫屋子,虽然屋子已经很久了,但犄角旮旯都要扫到,不准偷懒。所有的脏衣服都要洗净,不准留待来年。水缸也要清洗干净,当然,尽可能的多储存一些水,煤泥和火炭的准备要充分,平时舍不得烧的碳在过年期间是不吝啬的,屋子里一定要暖暖和和。反正是尽量将正月十五前能干的活全都干了,过年期间尽可能不干那些粗活。在附近国库的柏树林里折几支柏叶和一捆稻草,这是初一凌晨点燃的旺火,预示一年的日子红火吉祥。烟和酒也要备好,家境好的会准备三毛钱以上的香烟,准备几瓶瓶装好酒,家境差的就只能拎了酒壶去供销社打一元三毛二斤的散酒了。

一切都按照奶奶的吩咐做,荣飞以前所未有的热情重温着记忆中的春节,只有写春联一事,说不必麻烦人了,自己就可以。他买了蓝纸,因为爷爷去世不出三年,所以不能用红纸写春联,借来了笔墨,用一个下午将春联写好,奶奶一直在看他写,虽不识字,但也晓得孙子的字写的好。来取笔墨的村人甲看了荣飞的字大吃一惊,啊呀,了不得,这是瘦金体啊,难为你练的这么好。大学生就是大学生------村人甲是多年来承担这一光荣任务的人物,最风光的时候也就这几天,看了荣飞的字,自愧不如下不免有些黯然神伤。

三十上午,荣飞帮奶奶剁了一大盆白菜,奶奶将准备好的肉馅伴进去,肉馅的油放的格外多,加上很大比例的葱花,闻起来极香。荣飞后来一直喜欢猪肉大葱陷的饺子,大概深受童年时的影响吧。下午他和了一大盆面,醒了很长时间后开始和奶奶包饺子。包饺子的技术来自奶奶的传授,当时学习是很严格的,荣飞很小就学会了,当时完全是好奇。面粉色泽有些黑,现在还没有饺子粉,大概就是85%的标准粉吧,当然比不上75%的特二粉了。

“这饺子怎么这么黑啊,”

“人心没尽啊。记不得那年雨水泡了麦子,一年都是吃的浓乎乎的面?这面多好,多筋道------”

“奶奶,你老人家养好身子吧,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你想都想不到。”

年三十的晚上,除了偶尔响起的鞭炮声,真是安静啊。没有电视的日子还真的不习惯,那些梦境中的春晚真的存在吗?荣飞早早钻进了被子里,用一台老式的,父母退下来的电子管收音机收听节目,侯宝林大师的《夜行记》隔了多年听起来仍令人发笑,真正的笑料就隐藏在生活中,相声艺术的没落真的令人深思啊。

凌晨被炒豆般的爆竹声惊醒,窗户仍是黑乎乎的,他拉开灯,25瓦的日光灯发出昏暗的光芒。久违的感觉真是奇妙啊。

“这么早便起吗?”奶奶虽然年纪大了,睡眠却一直很好。

“我去放炮。”

“等等。”奶奶也起床了,开门前扔出一把破菜刀。据她说,这样可以驱除不干净的妖魔。毕竟大年初一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小心炸着手,”奶奶依着门框看荣飞兴高采烈地放炮,提醒道。

一个个二踢脚飞上天,荣飞心里很是快乐。邢芳永远微笑的面庞浮现眼前,她现在在哪儿?荣飞坚信邢芳在,他们的人生轨道将在二年半后交汇。

“点着旺草吧。”

早已立在院子中央的一堆稻草上插着柏树叶,点着后噼噼啪啪作响,传来一股股柏叶的清香。

荣飞见奶奶双手合十在那儿念叨,神态极为虔诚。

温馨的感觉极为美好。

父亲母亲和弟弟是早上回来的,连早饭都没有吃,奶奶忙了一个下午包出来的饺子已经下在锅里,第一锅荣飞肯定是吃不上了,荣逸不客气地第一个坐在桌子上。

站在锅台边的荣飞从侧面端详着弟弟,比他小三岁的荣逸从五官上看上去完全是个孩子,他的面相有点女性化,或者说很英俊,皮肤跟了母亲,在男孩中算是很白皙了,总之比荣飞英俊多了。在荣飞的长梦中荣逸却过的很不好,典型的啃老族,离了一次婚,再娶的老婆也很不贤惠,为了前妻带走的儿子常常闹架,总之很是潦倒------

叔叔一家回来已经快中午了,奶奶见全家团聚,极为高兴,拉着叔叔一家嘘寒问暖。叔叔荣之英和婶婶安萍都在北阳钢厂工作,膝下只有一个儿子,不知是不是提前搞起了计划生育。堂弟叫荣杰,和荣逸同岁,和荣逸比较惯熟,和荣飞就比较陌生了。荣之英摸出五元钱,“小飞,这是给你的压岁钱。”荣飞不接,“叔,我都这么大了,还给什么压岁钱啊。”奶奶插话,“再大在你叔面前也是小辈。没结婚就该拿,你拿住吧。”这也是传统的节目,叔叔给荣飞荣逸每人五元,魏瑞兰只能给荣杰十元,没办法,中国人总喜欢搞平衡。

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的婶婶对荣飞嚷道,“小飞啊,一个假期都不来婶婶这儿,是不是对婶婶有意见啊?让邻居都说了,侄儿就在旁边,从来不见来,很让我和你叔叔丢面子的------”父亲的严厉的目光射过来,他总是这样对荣飞格外严厉,仿佛不这样荣飞就会变坏了。“主要是功课忙。你问我妈,连她那儿都很少回的。”但是有时间回更远的傅家堡,这话都哽在人们心头,荣飞已经是一米八的汉子,不是小孩子了。

“就是就是。”魏瑞兰对安萍说,“小飞很少回来的,大二了,功课忙的厉害。我们赶紧动手吧,火锅的木炭呢?木炭在哪儿?”

“我知道。这事交给我吧。”奶奶有个祖传的紫铜火锅,每年的中秋春节使用二次。荣飞将装好菜和肉的火锅端到了院子里,找了几块砖支起来,从厨房取出早已备好的木炭放在煤火里烧,看着火候差不多的时候用臂长很长的火钳子夹出来放在火锅的烟囱里。然后用一把破扇子使劲扇,让木炭燃烧起来。

父母和弟弟在的时候,荣飞尽量出去找点事情做。

午饭很丰盛,奶奶坚持菜全好了一家人围坐一起再开动。于是等到了近一点钟。荣逸和荣杰早叫饿了,乘人不注意便用手叼一块熟肉扔到嘴里。一家人围坐在一张老旧的八仙桌前,正好每边二个人,当然,荣飞和奶奶坐在一起。当生产调度的叔叔带回了一瓶茅台,开始吹嘘,他总是喜欢吹嘘。记忆里的梦境告诉荣飞,叔叔过几年会因为婶婶娘家的关系在轧钢二厂获得一个中层的职务,不过只当了二年就被免掉了。

“今年的对联是谁写的?村里有能人啊。”荣之英平时喜好个舞文弄墨。

这下老太太可精神了,“写对联的就在这屋子里。你们没想到吧?”

“啊,是小飞写的?了不得。看来是下了功夫了。小飞是学机械的,将来可以来北钢。我在人劳处有朋友的。”叔叔喜欢喝酒,喝酒必脸红,现在的他已经像个关公了。“妈,现在的时代真是变了,挣钱成了唯一的目标。和过去不一样啦,穷人会被人看不起。”

长辈们的注意力不约而同从对联转到荣之英的话题上。最终还是来了。荣飞放下筷子,主意往往是父亲出,游说奶奶却是叔叔的事情,大概叔叔的口才更好一些。

“妈。我和我哥都是挣死工资,这不行。我有个朋友,前年冬天开始跑运输,一年挣了一万多,等于我十几年的收入啊。”

婶婶开始插话,“那个人你认识的,就是小孟。你还说人家邋遢------”

“你们究竟要说什么?”荣飞还是没忍住。

“大人说话你一个小孩子乱插话干什么?嗯?”荣之贵严厉地呵斥道。

“别那样说话。之英你要说什么?”大概有了荣飞的吹风,奶奶显得很沉稳。

“我来说吧。”荣之贵咳嗽一声,“妈,我知道爸爸留下些东西。这些东西放着也是放着,它不会给我们带来一分钱的收益。如果将它变卖掉,然后做些适当的生意,我们的家境就会改善起来。志刚找过我,小舅在西山矿上有些关系,我们将做西山拉煤的生意就蛮好。我和之英算过了,做好的话一年挣个二、三万没有问题------”

“煤卖给谁?”奶奶跟着爷爷做了一辈子生意,一些家庭妇女不具备的见识是有的。

“北钢焦化厂啊。小杰舅舅的妹夫在焦化厂当副厂长。煤就卖给他。”

买卖的双方都有了,而且都要亲戚在背后撑腰。听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不是吗?可是它最终失败了。这个事件在荣飞的记忆里极为深刻,父亲,实际上还有母亲,性格为此发生了很深刻的变化,潜在的自尊心和骄傲感被击得粉碎,毫无处世为人能力的父亲在失去祖产后变成一个现代版的葛朗台,唯一的乐趣就是数他自己攒了多少钱。不仅如此,父亲和叔叔的关系也极端恶化,在奶奶失去自理能力后彼此推诿,奶奶的晚年要靠长孙和孙媳来负责了,而奶奶的娘家,她在世时还勉强维持着面子上的来往,等她去世后就形同陌路了------

细节,细节才是最关键的。在这个生意里,父亲和叔叔都是资金的提供者,他们在至关重要的三个环节上全部失控了。亲戚并不是最可靠的人,生意就是生意,这些至理名言在荣飞的记忆里尤为深刻。

“风险仍然存在。而且爸爸你的假设也是不对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