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二卷 踏浪重飞 第三十五章 不情愿的远足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什么?出事了?出了什么事?这里山高林密的,不会是像电影里那样,有山贼出来劫火车吧?就算没有山贼,也难保是哪个政治帮派打算绑票我们,好当做跟“罪大恶极的政府与公司”谈判的筹码。我条件反射般地掏出了藏在衣兜里的子弹上了膛的T20袖珍手枪,右手拇指一蹭,已经打开了保险。在那把国防军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什么?出事了?出了什么事?这里山高林密的,不会是像电影里那样,有山贼出来劫火车吧?就算没有山贼,也难保是哪个政治帮派打算绑票我们,好当做跟“罪大恶极的政府与公司”谈判的筹码。我条件反射般地掏出了藏在衣兜里的子弹上了膛的T20袖珍手枪,右手拇指一蹭,已经打开了保险。在那把国防军给军官配发的CT-45走火导致我腿骨险些被打断之后,我就再也不敢用这玩意了,就像二战中的日本军官不想用王八盒子一样。于是奥菲莉亚就送了我这把枪,据说也是亚欧社会共和国的产品,质量比BUB的东西有保障。我大概研究了一下,发现它基本就是TT-33手枪的缩小版,只是口径缩小、弹夹容量减小而已。而且它让我想起了干爹——干爹的父亲参加过卫国战争,传下来过一把TT-33.

当然,虽然对手里家伙的威力有一定的自信,但是敌情不明,小心为妙。于是我迅速跳下车厢,混杂在了那些从车厢外下来的人群中。为了尽量不引人注意,我还特地地把大衣后面的兜帽套在了头上,遮挡住了眼睛以上的部位。

我原以为,会有一帮戴着黑头套,拿着突击步枪(哦,我搞错了,理想国似乎是没有突击步枪的),身穿防弹衣凶神恶煞的匪徒围着人群,高声威胁着每个人。不曾想下车以后,别说匪徒,连个稍微可疑点的家伙都没有。不过我倒是对车厢外面和车顶上到底有多少人有了个直观的认识:只见火车两边人头攒动,人们挤成一团,连迈步都难。各种大大小小的装有行李的麻袋、布袋、破木箱子以及那些直接用绳子系在一起的盆盆罐罐满地都是,下脚都得担心踩到个啥,人们的喧哗声、叫喊声、互相呼唤声甚至婴儿的啼哭吵闹声此起彼伏,差点害得我头疼又一次发作。一只不知是谁的公鸡突然“扑棱棱”地飞了出来,在人们头上“翱翔“了一段距离之后差点落在我头上,结果又引发了一阵更大的骚动。

可是……可是这里怎么看也没有“出事“的迹象啊?我发现机车前面似乎聚的人特别多,于是使劲挤出了人群,绕到了那里。由于本姑娘平时体型保持得很不错,因此在从人与人之间的缝隙里挤出去时并没有花太大力气,甚至连装着我的飞行服和其他行李的那个人造革旅行箱居然都没弄丢。

等我凑近火车头一看,才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只见从机车前方五六米处开始,目力所及,那窄小且满是铁锈与青苔的铁轨居然完全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长长的、在草丛中露出地面的路基。暗黄色的地表嵌在墨绿色的草丛中,就像是一条长长的拉链一样。间或有几根尺把粗的腐朽不堪的枕木被横七竖八地丢在草丛里,钢轨则早就不翼而飞了。幸好火车在这条铁路断裂处前面堪堪停下,否则虽然我死不了(二十几公里的时速,想要在车厢里给撞死也是一件有点难度的事),但是伤筋动骨是难免的了。

就在我忖度这这是那一路英雄豪杰为了拦下火车而干下的“大手笔“时,前方被扒光的路基上远远出现了一个人影。来了!我全身的神经瞬间绷紧,右手又悄悄伸进口袋,抓住了手枪的握柄,食指轻轻扣在扳机上——我可不敢太用力,因为右腿上那块贯通伤现在还在疼呢。

没想到,那人身后并没有其他人跟来。他是来谈判的?也许这些强盗希望相对和平地收下买路钱?结果事实证明我想得太多了,那个穿着白色大斗篷,戴着圆形的类似菲斯帽的圆帽子的老头其实就是列车长。只见他一手杵着根棒子,一手在空中挥来挥去:“一里路,足足一里路没了!”

“什么?什么一里没了?”我大感奇怪,连忙抢上前问道。

“小姑娘你是大城市里来的吧,”列车长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另一个时空的人,当然我确实是来自另一个时间的,“你不知道啃铁路的么?这回他们把前面一里的铁轨给啃掉啦!我们得玩远足拉练了!”

我不清楚什么是“啃铁路”,于是去问旁边的旅客,这才知道,在森林里的古代城市废墟里居住的“废墟人”里,有一类是专门靠扒窃铁轨谋生的。他们用最原始的镐子、凿子、斧子把钢质的铁轨扒下来,再敲碎了拿给各个基地的人以及类似于彻底自由党之类的“反对党”们作为生产各类农具以及“山寨”武器的工业原料以换取食物、日用品和武器。结果自己常常死于火车车轮之下不说,还隔三岔五地导致火车脱轨。由于此辈工作作风简单粗暴,往往搞得现场一片狼藉;兼职昼伏夜出,犹如鼠辈,故而人们号之为“啃”铁路。他们的行为一度搞得BUB公司相当窝火,也曾派出公司卫队加以打击。无奈理想国贫困人口实在过多,此辈永远后继有人,加之这些线路利润不小,不能废弃,公司只得放任不管,随“啃”随修,只是BUB保险公司不再出售山地火车的乘车保险罢了。

当然,随“啃”随修不代表随时能修好,特别是这次,整整一里路都给啃得干干净净,我要想等下次通车,少说十天半个月了。不过要想徒步前进的话,那又更惨:我们这儿离新弗吉尼亚足足还有六十公里!

虽然我并不是那种走一步喘口气的娇小姐,好歹当初野外生存训练,我也走出过上百公里路。只是昨天右腿上挨了自己一枪,造成了贯通伤,一用力就疼。不过要不走么,呆在这里更不是回事。见聚在车下的那些人已经开始骂骂咧咧地朝前步行了,我只好一边暗骂奥菲莉亚干嘛非要我演这么一出戏,一边无可奈何地跟了上去。

结果呢,我虽然还是在当天半夜成功走到了新弗吉尼亚城区外的山里,“碰巧”遇上了奥菲莉亚派来接应我的人——他声称自己在这一带的山里“偶然”发现了我的踪迹,于是就带着一帮想要新闻题材想得发狂的记者们一起跑来组织“搜索”。而我拖着疼痛不已的伤腿,沿着铁路一瘸一拐缓缓从山谷的阴影中走出的镜头,后来上了理想国各种传媒的头条。当然,此中苦况,也只有我自个知道——我在回到圣约翰斯顿港以后,由于大腿肌腱严重结构性损伤,足足半个月不能下地。

当然,这次被“绑架”事件其实只是后来漫长苦难的一个序幕而已,因为就在三月份我的伤势刚刚痊愈的时候,奥菲莉亚和戴维斯突然来找到我,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还没完成测试的EL-1舰载垂直起降战斗机已经正式上舰成军,我要赶紧前往部队报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