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八集 通天 第28集 通天 一、批斗大会

秋林先生 收藏 5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占东东一行动起想找当年武器的念头,他们知道,有些武器没有炸掉。当年释兵大爆炸主要是弹药,有一部分性能良好的重机枪、轻机枪、手枪和百式、二式冲锋枪等武器没有舍得炸掉,被占彪、小峰、曹羽、强子四人藏在附近的支洞中,小峰曾和大飞讲过藏武器的洞口位置。占东东回头看看跟过来的人,还有任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东东一行动起想找当年武器的念头,他们知道,有些武器没有炸掉。当年释兵大爆炸主要是弹药,有一部分性能良好的重机枪、轻机枪、手枪和百式、二式冲锋枪等武器没有舍得炸掉,被占彪、小峰、曹羽、强子四人藏在附近的支洞中,小峰曾和大飞讲过藏武器的洞口位置。占东东回头看看跟过来的人,还有任磊、谭英、单良、拓哉、小曼、樱子,便让刘翔和小曼、樱子在洞口保持联络,然后领着大飞、得龙走在前面,其它人跟在后面。既然拿拓哉当朋友了,也没有背着他。

赵继忠和宁远则忙着在大厅里拍照壁画,聂家兄弟也在寻找瘸子排的驻地,丽丽和晓菲和其他小九凤们则在蜀路的入口处原来九凤们的闺洞,不停地躺下坐起在感觉奶奶们当年的洞天生活。

占东东进洞后走了不远就向后传话,遇到斜坡,拉开距离。斜坡很陡,呈45度角,好在不长,但走到坡端山洞却更加倾斜近乎垂直向下。手电筒照射下,有差不多三十多米高才是洞底,洞底一半是石地一半是个深潭,看来就是个死路了。大家都奇怪武器藏在哪儿了,不会是藏在水里吧,因为进来后没有遇到岔洞口啊。

****************************************************************


占彪在县城开仓放粮时,听到小峰、正文和二柱子三路的汇报后,不禁眉头紧锁,心头暗惊,才大半天了解的情况就远比预想的要严重。

正文的小组是向西面的绵阳方向走访,找到的抗日班官兵中有两人已经饿死,正文把他们的孩子带到车上拉走。在路过一个公社所在地的大镇的时候,一件触目惊心的事实让正文少有地发怒了。

正文的两辆解放牌汽车刚一进镇,就听有人喊:“又来工作组了,快点!快点!”正文何等机灵,一听这话就有问题,马上派人追过去把那人逮住,原来是个公社党委副书记。

正文看到心虚的公社书记问道:“你喊的话什么意思,要说明白。”那书记辩道:“是地委的工作组刚走,你们,你们是省委工作组的吧?你们来了,我要大家快点来欢迎领导。”正文看着对方游移的眼神大喝:“我现在给你一个说实话的机会,我已经派人到街道上调查去了,等我查出来你再说就晚了,要是有问题就送你去坐大牢!”那书记一听正文这话额头马上沁出汗珠,他连声说:“不关我们的事,是县里要我们这样做的。”

原来县里为了捂盖子,不让上面知道这里饿死大批人的具体情况,要这家公社以保护地委首长为名,把群众赶上山去不许与工作组接触,又把濒死的病号和饿得快死的孤儿集中关押起来,街上只留了一些民兵装成乡亲在正常地生活,连路边被剥光树皮的树干都被刷成了绿色骗工作组。正文听罢骂道:“你们他妈的不长脑袋啊,让工作组知道情况还能拨点救济粮,少死点人啊。是你们的官重要还是老百姓的人命重要?!”说罢要那书记传令山上的群众回来,然后逼着那书记带路来到关押老人和小孩的地方。

这是几间烤烟房,虽然没有烟烤了却还是散发着浓烈的呛人味,一般人是不会走近这里的。烤烟房外站着十几名穿着军裤戴着军帽背着枪的基干民兵。正文带着警卫大步推门进去,只见上百名病人和二十多名孤儿无力地挤在冰冷的地上,屋里一片狼籍。正文看到这情景气得立即拔出手枪指着那书记。这时几个孩子哭道:“我们不去大消洞!”正文马上命令书记:“去大消洞!”那书记无奈前面带路。两个大洞就在屋后不远,深深的洞里扔满了尸体,还有两个孩子看来是刚扔进去在下面还在有气无力地呻吟着。正文怒发冲冠,二话不说抬腿一戳脚就把那书记踹了下去。

正文带的十几个人都是他当年的手下,和正文有着多少年的默契。当即有手下问那基干民兵头儿:“你们他妈的还是人吗?你们还拿人当人吗?”那民兵连长还拉着硬说:“我们宁可牺牲自己人也要保卫大跃进的成果!”话音未落这民兵连长也被踹下洞里,这回是两个大人在下面嚎了。正文向另外发着抖着的民兵说:“快去打电话,把县委书记找来!”

按照占彪在电台里下达的指示,正文对赶来的县委一帮人下令:“马上把事实详细向地委汇报,向省委汇报,向党中央汇报!马上开仓发粮,马上安排医疗力量救治各公社的病号,马上成立福利院收容孤儿老人。”

二柱子这组没有会使用电台的,小宝加强到这组。他们是向正北方向的广元一路寻去。小宝一路含着眼泪发着粮,找到了一个叫薛宝祥的抗日班老兵家。他家也是年迈的父母和儿女在家他本人不在家。但薛宝祥不是出工会战,而是被拉到公社参加盗窃犯批斗会。宝祥是聂排长手下的一名瘸子兵,经常执行留守天府的任务,和小宝九凤们挺熟的。还因他的名字里有个宝字,大家总逗他和小宝教导员是亲戚。小宝了解到这一带最近正在开展反盗窃活动,公社就可以批准逮捕判刑,她决定去公社救宝祥。

批斗会是在公社的露天广场上召开的,会场大横幅上写着“坚决无情地开展反盗窃运动”,会场里坐满了上千名农民。前面有二百多人的方阵四周有民兵押着,看来是被关押的盗窃分子。台上有十多人在被批斗着。小宝远远看着每个人胸前的大牌子。罪名真是五花八门。有“私分粮食犯”、“破坏生产犯”、“反党黑信犯”、“食堂贪污犯”、“破坏种子犯”、“偷宰耕牛犯”、“野合流氓犯”,宝祥也在台上站着,胸前的牌子上写着“组织盗窃犯”。

二柱子要上前以外调的名义把宝祥带出来,被小宝拦住。小宝知道占彪上午以工作组名义出现效果很好便也想试试,她告诉二柱子说:“柱子,我先以路过这里的工作组上去。不行你再外调。”

穿着列宁服的小宝带着两名警卫和四名干部模样的人一出现在会场,便被公社书记迎了过去:“欢迎工作组来我社指导工作。”宝祥远远看到小宝激动并会意地点点头。小宝操着江浙口音面无表情地对公社书记说:“我们从省里过来到市里去,顺便看一眼,你们开你们的会。”小宝的口音和从省里来的身份顿让公社书记觉得来头很大,看样子不止是省里。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探探政策,因为党的政策实在是变化太大了,搞起运动来经常过头,过了头就开始整风,今天整人明天说不定被人整。

小宝问了书记的名字看上去不经意地问道:“那个反党黑信犯是怎么回事?”书记忙汇报:“他是一个大队书记,竟敢化名‘实求明’给毛主席写信,诬蔑人民公社大好形势,还编造饿死了多少人的谎言……”小宝马上问道:“给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信怎么会到了你们手上?”书记马上答道:“我们公社和县里邮局有统一检查信件的,凡是有反动言论的信件都扣下的,不让毒草泛滥,已经扣下一千二百多封了。”小宝点头又问:“那个组织盗窃犯是如何组织的?”书记气愤地说:“这人仗着是残废军人,组织一帮村里的老太太把路过他们村的运地瓜蔓的大车给抢了。只顾自己村人家别的村还吃啥。”

跟着小宝的一名“干部”接着问道:“那对野合流氓犯怎么回事?怎么也跑反盗窃批斗会上来了?”那书记看看小宝说:“哦,大家都在集体化男女分队大战苦干,可是这小两口偷偷跑田里去办那事儿,本来不想批斗他们的,但要杀一儆百,不然会影响很多人的。”问话的干部惊讶地说:“人家是夫妻那可是合法的啊!不知道书记有没有家室,这问题怎么解决?”他转头小声又故意能让那书记听到问小宝:“我们是不是回头要查查那反党信里写的话是不是事实,要查组织盗窃那人抢地瓜蔓都给谁吃了,要查这些盗窃分子为什么要盗窃……?”小宝喝斥道:“老何,你这人政策水平总是上不来,这还用说吗!不查这些要我们这批人来做什么!我们就是要查出公社干部在灾荒中的责任来,对饿死老百姓的干部要抓起来。”公社书记听得脸红一块白一块的一口一个首长的很是紧张,小宝一针见血地告诉他:“你要是想在无产阶级阵营里保持你的革命地位,就马上开仓发粮,把他们放了,老百姓有粮吃了怎么会盗窃呢,盗窃分子越多说明你们这里的问题越大。”

小宝坐在离去的汽车上听到会场上的电喇叭里喊着:“……全部释放,以观后效。”台上的薛宝祥心里最明白了,几百名盗窃犯都借自己的光被释放了,他望着小宝们远去的车影泪花闪闪。

小峰组这一天的经历最奇特,他居然被另一个劳改农场给“劫持”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