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和岳父偷看黄碟发展成同性恋

呼啸的斯图卡 收藏 0 179
导读:当涂黄池一对翁婿,在外打工期间因偷看黄碟中毒,竟然发展成同性恋。后来岳丈不堪其苦,欲与女婿分手,可女婿欲罢不能,始终纠缠不放,直闹得岳丈家鸡犬不宁,最后还招来了警察。这一不伦之情近来成了当地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查问缘由回避躲闪 11月24日午夜,当涂县公安局黄池派出所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派出所吗?我是中闸村倪向东,我家要出大事,你们赶快来一下……”民警火速驱车该镇中闸村倪向东家。刚到倪家门口,就看到一中年男子满头是血。民警钟小荣赶紧问他是怎么回事,要送他去医院,可这个男子死活不愿

当涂黄池一对翁婿,在外打工期间因偷看黄碟中毒,竟然发展成同性恋。后来岳丈不堪其苦,欲与女婿分手,可女婿欲罢不能,始终纠缠不放,直闹得岳丈家鸡犬不宁,最后还招来了警察。这一不伦之情近来成了当地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查问缘由回避躲闪

11月24日午夜,当涂县公安局黄池派出所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派出所吗?我是中闸村倪向东,我家要出大事,你们赶快来一下……”民警火速驱车该镇中闸村倪向东家。刚到倪家门口,就看到一中年男子满头是血。民警钟小荣赶紧问他是怎么回事,要送他去医院,可这个男子死活不愿意,还连连对民警说:“都是家务事,麻烦你们了,请你们回去吧,我头上的伤是我自己砸的,不碍事。”经了解,他叫陈披文,38岁,是报警人倪向东的二女婿。刚刚他与妻弟倪方晓争吵了几句,自己一时火气上冲,操起砖头砸破了自己的额头。在民警和周围邻居的一再劝说下,陈披文才去村里的卫生所包扎伤口。

陈披文走后,民警开始向倪家人及邻居调查事情的原委,然而大家言辞闪烁,不愿多说。倪向东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老伴更是躲进房里涕泪俱下,倪方晓则大声斥责陈披文“不是东西”。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大家这样讳莫如深,民警觉得其中定有蹊跷,于是转而询问包扎完伤口回来的陈披文。

“让我干什么都行,不让我和倪向东来往,我就叫他一家老小不得好过。”

“为什么?”陈披文的回答让民警吃了一惊。

“我和倪向东感情很深,一天不见,我就会‘想’他,夜里睡不着觉。”陈披文突然说出了这句匪夷所思的话来。民警再追问下去,陈披文却又支支吾吾,半晌答不出一句。

陈披文的言辞举动,让民警“一头雾水”,面对众多疑点,民警决定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于是钟小荣等人分别找几个当事人耐心细致地劝解,最后终于查明这竟是一起因翁婿同性恋引发的家庭纠纷。

偷看黄碟翁婿苟且

陈披文家就在邻村,是倪向东看着长大的。倪向东见陈披文虽然家境贫寒,但为人老实本分,很喜欢他,就收了他做自己的“干儿子”,后来,还将二女儿许配给了他,育有一儿一女。2006年底,陈披文、倪向东一同去芜湖南郊一建筑工地打工,陈披文做水电工,倪向东干泥瓦匠。为了节省开支,两人同住一房,有时天冷了就挤在一张床上睡觉。为了打发夜晚无聊的时光,陈披文从工友那里借来两盘黄色光碟与倪向东一同“欣赏”。光碟中那些宣扬同性恋的场景让两人“大开眼界”。一天下着大雪的深夜,他们竟然模仿光碟里不堪入目的镜头,抱到了一起。从此,翁婿俩就如恋人般终日形影不离,像吃了鸦片烟一发不可收拾,厂房里、田野旁、小河边、林荫下,都留下了他们耳鬓厮磨的背影,俨然一对“情人”。即使逢年过节,陈披文也不回自己的家,非得与岳丈同睡不可。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一长,两人的事情就在村里流传开来,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聊天说笑的话题。后来倪向东老伴也知道了,伤心气恼之余便不让倪向东外出打工,天天在家盯着他。

“家丑不可外扬。两年了,我就没和老伴同睡过一张床。二女婿一进门,总找个理由把我支走,自己陪老头子过夜。要是不答应,他就软硬兼施,死搅蛮缠,不达目的不罢休。”面对民警,六十多岁的倪向东老伴痛哭流涕。

后来,倪向东也不愿与陈披文再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了,多次找借口意欲摆脱二女婿的纠缠。

欲罢不能招来警察

见不到“情人”,陈披文就如猫抓心一般坐卧不宁。他经常打电话给岳丈要“重续旧缘”。11月23日晚上,陈披文来到岳丈家,支走岳母。倪向东只得起身招待。几杯烈酒下肚,陈披文又执意要与岳丈同睡。倪向东打电话喊来二女儿接陈披文回家,陈当场一口拒绝,并与倪向东发生激烈争吵。倪向东无奈只好留陈住了一晚。第二天,倪方晓听说此事从外地赶回家,喊来了陈披文,质问他为何如此对待倪向东,不讲清楚,以后再不要进家门。看来“好事无望”的陈披文当即与舅爷大声争执起来,并操起支门的砖头砸破了自己的额头。

民警向陈披文严肃指出了其错误行为,严令他今后不得再纠缠、骚扰岳父一家。经过民警的一番教育,陈披文有所醒悟,他诚恳地向岳丈一家赔礼道歉,表示不再做这些害人害己的蠢事了。当晚,陈披文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