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十个月 奥巴马当总统当烦了

代号诡刺 收藏 1 376
导读: [导读]“对我来说,待在白宫的这段日子真有点??”奥巴马顿了好久。坐在他身边的妻子催问道:“有点什么?”“有点烦。”美国总统回答道。“喔,别这么说,千万别这么说!” 搬进白宫后如何解决政治与婚姻的矛盾,这成了奥巴马夫妇生活的新内容。奥巴马夫妇认为任何涉及婚姻平等的关系都不是用几年时间来衡量的,他们的婚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最近,《纽约时报》专访了这对美国第一夫妇,他们如实谈到了“总统”这个职务对他们婚姻的影响。 2009 年10 月3 日,华盛顿,哥本哈根申奥之旅结束后的第

[导读]“对我来说,待在白宫的这段日子真有点??”奥巴马顿了好久。坐在他身边的妻子催问道:“有点什么?”“有点烦。”美国总统回答道。“喔,别这么说,千万别这么说!”

搬进白宫后如何解决政治与婚姻的矛盾,这成了奥巴马夫妇生活的新内容。奥巴马夫妇认为任何涉及婚姻平等的关系都不是用几年时间来衡量的,他们的婚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最近,《纽约时报》专访了这对美国第一夫妇,他们如实谈到了“总统”这个职务对他们婚姻的影响。



2009 年10 月3 日,华盛顿哥本哈根申奥之旅结束后的第二天,巴拉克·奥巴马夫妇悄悄走进一家小饭馆,庆祝结婚17 周年纪念日。



奥巴马夫妇约会夜的传统可以回溯到很多年前。那时,奥巴马会花上半天时间在斯普林菲尔德与妻子小聚,而米歇尔会为了约会而去美甲和美发。这次他们冒险出去庆祝纪念日时,总统猛然意识到,他们的约会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轻松自在了。



“对我来说,待在白宫的这段日子真有点??”奥巴马顿了好久。坐在他身边的妻子催问道:“有点什么?”



“有点烦。”美国总统回答道。



“喔,别这么说,千万别这么说!”



第一夫人佯装恐惧。



“每次我带米歇尔去纽约,总要被当成一个政治事件,”奥巴马告诉《纽约时报》作者,“去年春天我们飞到纽约吃饭看演出,共和党嘲讽说我们用政府的钱享乐。”



《纽约时报杂志》乔迪·坎特



婚姻即政治



近日,我们与美国第一夫妇围绕他们的婚姻生活谈了大约40 分钟。奥巴马夫妇谈论着“总统”这个职务对他们婚姻的影响。



奥巴马说:“如果我不是总统,我会很乐意带妻子去百老汇看演出,就像我曾许诺她的那样。没有媒体的小题大作,没有民众的非议,最好也没有跟拍者。现在我们每次出行被当作一个政治事件。所有的事都是政治。我对我婚姻最满意的一点就是——它无关华盛顿所有的政事,因为米歇尔不属于这个圈子。”



也许她确实不属于。奥巴马把政治和属于他们自己的浪漫混为一谈,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浪漫是前几任第一夫妇所不曾有过的。



大约10 个月前,他们一起来到华盛顿,参加总统就职典礼,现场就像一场盛大的婚礼派对:他从过道的一端走来,开始宣誓;米歇尔穿着白色的坠地长裙。这对夫妇在欢快的舞曲中跳了当晚的第一支舞,随后他们搬进了一所新房子。自那以后,摄影师在各种场合捕捉到他们深情对视的眼神。这儿有一张在墨西哥5 月节上拍的照片:他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把手臂绕到她的背上。



下一张是在他向国会提出卫生保健的提案后轻轻亲吻了下妻子的脸颊。这些海报大小的照片贴满了白宫的走廊,真的很难想象还有哪个国家领导人会这样装饰自己的工作区域。



如何解决政治与婚姻的矛盾,成了奥巴马夫妇生活的新内容。自1995 年奥巴马从政以来,这对夫妇一直在为解决这个问题而努力。政治不仅贯穿了他们的婚姻,甚至还改写了它。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私生活越来越公众化,到底该如何面对和驾驭这样的婚姻?



为那些政治夫妻行为规范制定的条条框框,他们并没有太理会。相比较其他夫妻,特别是要竞选公职的政治夫妻,他们彼此之间对婚姻则表现得更坦诚。他们也曾有过婚姻危机,但还是继续下去了。大部分候选人的妻子都会出现在各种场合为丈夫助威、拉选票。但自从1996 年奥巴马的州议员竞选结束后,米歇尔便淡出了政治舞台。直到后来的总统竞选,她才又重新回到丈夫身边帮他打理各项事务。相较前面几位第一夫人,她可能是最少花时间在旁听丈夫演讲的。米歇尔告诉来访的记者:“来到白宫后,我们婚后第一次这么长时间住在同一间房子里,每天遵守同样的安排和规则。对我未尝不是一种放松。”



默契搭档



现在,这对夫妇相比结婚初期有了更多的时间呆在一起。每天他们送爱女玛丽亚和莎莎上学,一起锻炼身体,早晨9 点前决不开始工作,有时甚至拖到10 点。最近,他们把白宫的家重新装修了一遍。第一夫人为她的丈夫定制了张户外摇椅,供他阅读使用,总统负责颜色和款式的挑选。近期这对夫妇打起了网球。今年夏天,第一夫人在她丈夫生日时奉上了一份惊喜——悄悄召集了他的篮球老友在戴维营同他打了场周末篮球



奥巴马和米歇尔同时也是一对配合默契的政治搭档。这不是说米歇尔会处处干涉丈夫的事务。奥巴马的助手告诉记者,不管是金融改革还是核武器解除协定还是其他一些事务,米歇尔从不插手。但自从米歇尔发表有关医改的讲话后,他们的目标越来越一致了。为此,总统常在办公室的会议中把她称为顾问大臣。而米歇尔也相信丈夫的各种政策和倡导会被白宫外的人认可。



成功入主白宫回报了奥巴马多年来的不懈努力,这也意味着对他今后的生活将提出更高的要求。他们的婚姻甚至比最敏感的政治问题还要脆弱:党派的攻击,公众的议论,毫无隐私的感情生活。要在政治生涯中维系一段美满的婚姻,要面对的问题太多。从前他们用来巩固婚姻的方法——在公众场合坦言己见、有各自独立的事业、甚至是约会夜——现在都不再那么容易实现。



在很多次公开露面时,奥巴马夫妇对于那些对他们婚姻的质疑也并不总是应付自如。当讨论到他们的婚姻时,他们一方面表现得谨慎,一方面又表现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总统对婚姻更多的是自省的态度;第一夫人则常常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大姐姐般地给年轻夫妇很多建议。



当问到双方之间有没有存在真正的平等时,奥巴马给出令人诧异的答案:“办公室的人都很在乎米歇尔的想法,至于我怎么想好像不那么重要。”



米歇尔接过话头:“他的职业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我嫁给了美国总统,这就是我唯一的工作,我时常会为这份工作感到困惑。要说两个人之间完全平等,这是不可能的。”私底下两人是很平等的,他们一起经营家庭,一起养育孩子,一起做决定。



定义或诠释一个人的婚姻很难,更何况是总统的婚姻。通过检视第一夫妇的婚姻生活——在公共和私人生活中发生的冲突和妥协,每一处细节都提示着我们巴克拉·奥巴马不仅仅是一个丈夫,更是一位总统。早在许多美国人之前,米歇尔就被他的头脑、他的魅力和他关于引导社会变革的诺言深深地吸引了;早在他担任美国最高职位之前,她曾质疑过他是否真的能兑现他所有的承诺。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