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首阔步,我们走进了光棍时代!

drawerrichard 收藏 0 27
导读:最近几年,我们一直喊狼来了。现在看来,狼确实来了,昂首阔步中,我们已走进一个史无前例的光棍时代:中国新闻网11月27日报道,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国家人口计生委人口专家委员会委员原新昨天表示,依照调查资料推算,1980-2000年出生的人口中,男性比女性“盈余”3331万;在2006年的0-26岁的存活人口中,男性比女性“盈余”3402万人。原新说,这个数字在短期内还要继续扩大,而且,中国5岁以下的男性死亡率要低于女性,这进一步加剧了男性的“盈余”。 是什么,导致了如此恶果? 首

最近几年,我们一直喊狼来了。现在看来,狼确实来了,昂首阔步中,我们已走进一个史无前例的光棍时代:中国新闻网11月27日报道,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国家人口计生委人口专家委员会委员原新昨天表示,依照调查资料推算,1980-2000年出生的人口中,男性比女性“盈余”3331万;在2006年的0-26岁的存活人口中,男性比女性“盈余”3402万人。原新说,这个数字在短期内还要继续扩大,而且,中国5岁以下的男性死亡率要低于女性,这进一步加剧了男性的“盈余”。


是什么,导致了如此恶果?


首先是生产力的原因。母系社会之所以被推翻,最大的原因就是生产工具的发展,具体来讲,铁器的出现,让农活成了男人的特长,因为女人的体力玩不转。男字的构成,就是“在田里出力的人”嘛。但是一个家庭出一个男丁是远远不够的,古代农耕社会,男人意味着劳动力,意味着财富。象牛郎织女那样你挑水来我浇园绝对是浪漫,他们怎么不唱你挑粪来我犁地,你推车来我播种啊。因为犁地、播种、上粪,不但需要男人,更需要几个男人的合作,特别是穷人养不起耕牛的话。地需要一镢头一镢头的刨;粪需要一车一车的推、一担一担的挑;犁地和播种更需要几家通力合作。上世纪90年代我还拉过犁。本人专业学历史的,研究一下,发现拉的那犁是唐代传下来的,叫曲辕犁。也推过红薯(粪车是绝对推不动的),那小推车是三国时代的,诸葛同志发明的,叫木牛流马。那粪桶,我晕,诸位有兴趣可以去试试,再大的桶,挑水我半天能挑十几担,可是粪桶绝对是挑不起来的。乡下俗语形容一个东西太沉重,叫“死沉死沉”。所谓的死,意味着两项东西,一个是尸体,一个是大粪。所以,不要讥笑乡民们喜欢生男孩,不生男孩,他没有活路啊。越是偏僻落后的农村,其生产工具、生产方式越是没有根本性的改进。所以,农家需要男人,男人多多益善,那是生产力决定的。一句话,谁让咱发展不够,让广大乡民仍然身处原始农耕水平呢?


其次是文化的原因。中国传统文化,重男轻女。孟子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虽然孟子没有明白宣讲三不孝的具体内容,但是,无后乃最不孝则是明白无误的。而所谓的后,只能是男丁。不得不承认,越是乡下人,越是保存了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性。至如今在乡下,如果一个女人连着生了两个女婴,最不好意思面对的人就是她的公公婆婆,跟咱缺德似的。


再次是社会的原因。中国是传统的宗法社会。所谓的宗法性,主要是血亲关系及此基础上延伸出来的地缘关系。虽然这种关系被西方称作黑社会性(黑社会是准血亲,也就是用歃血而盟的仪式来象征真正的血亲关系),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宗法社会不是公民社会。特别是在偏远落后的乡村,社会组织的背后是宗法势力。有男丁,就意味着家族的势力,家族的势力就意味着安全、尊严与利益,至于养儿防老,更是题中之义。


第四是技术的原因。古代社会也重男轻女。男曰儿,女曰婴。但他们顶多能在事后作为,也就是杀婴弃婴。不象现在,有鉴别婴儿性别的B超技术及羊水穿刺技术,更有无痛且安全的流产及引产技术,可以把女婴消灭在胎儿状态之中。


第五是组织的原因。乡民有偷生的机会,做偷生游击队成本也不是很高。越是偏僻穷困的乡下,越可以既不按婚姻法来,也不按计划生育来。虚岁十七八岁就结婚的比比皆是。由于不够婚龄,当然也就不扯结婚证。不扯结婚证,也就可以随便生了。至于孩子的户口,有的干脆不入户籍,想入,也就一个钱与关系的问题而已。


第六是计划生育的原因。如果没有计划生育,现在的百姓对于生男生女,也会任其自然的。只让生一个,他们当然首先选择男孩了。虽然有些百姓现在已尝到多生男孩子的苦果了,因为他们只想到了其一,没有想到其二:男孩子是有了,但是大家集体不生女孩子,媳妇从哪儿来呢?女孩子的稀缺,让本就商业化的民间婚姻,走向了彻底的市场化。就说我们老家吧,生一个男孩,就意味着要给他盖一幢房子,还意味着要付出一笔不菲的财礼。否则就没女人嫁你啊。目前,我们老家已开始自我调节。有些家庭,生一个男娃,就想生一个或者抱养一个女娃。但是这种微调,不足以弥补之前计划生育几十年积累下来的恶果。


最后一点让人意外,中国女性平均寿命明明高于男性,但中国女婴死亡率却偏偏高于男童。这应该跟女婴不受重视、受到虐待与转让有关吧?


狼已来到,怎么办?


从长远来讲,请政府给农民们提供养老金吧,别再让他们继续养儿防老的传统思路了。还请政府在社会公正、法制建设等方面作下努力,别让丛林法则再继续下去了。


从目前来讲,咱可以搞光棍出口。说好听点,那叫支援第三世界建设。咱还可以搞女人进口。世界上不是有一些国家比较水深火热,需要我们拯救吗?那我们就引进他们的女人得了,而且咱这边的光棍要求也不高,也就是人、女人、活女人三个要求而已。咱甚至可以参照古代社会的一夫多妻,实行一妻多夫。内部积累内部消化不说,还有利于社会治安。试想想,每家都藏龙卧虎,一但有小偷进来,相当于进了八路军的埋伏圈。那小偷还敢来吗?至于同性恋什么的,政府也可以适当鼓励一下。只不过,不能全听李银河女士的,也就是说,顶多听她一半:咱只鼓励男性同性恋!OK?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