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半小时查:新兴煤矿违令生产终酿特大矿难


经济半小时查:新兴煤矿违令生产终酿特大矿难


经济半小时查:新兴煤矿违令生产终酿特大矿难

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煤监局局长赵铁锤在听取企业负责人的汇报时,向负责人询问了有关细节,包括巷道的长度,电机的具体位置、使用寿命,瓦斯数据监测的时间等,不过,赵铁锤对企业负责人的回答很不满意,要求简明扼要,突出重点问题。


今天我们继续关注黑龙江鹤岗市新兴煤矿矿难。昨天下午四点左右,新兴煤矿1121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最后一位遇难者遗体已经找到,历时六天的搜救工作全面结束。最终确定这起事故共造成108人死亡。


对于这起今年以来一次性遇难人数最多的矿难,有关部门已得出初步结论,事故暴露出企业采掘布置不合理、井下现场管理和劳动组织混乱、超强度组织生产、通风系统复杂、抗灾能力弱、应急预案不完善等一系列问题,反映出企业安全生产责任不落实,隐患排查不认真、不彻底,是一起责任事故。


除了这些调查结论以外,我们的记者还在采访中有了一个重大发现,事实上,如果严格落实规章制度,严格履行监管,这 108 条生命也许不该逝去。


接到停产通知,为何叫停不停?


记者:“我手上拿的是一份特殊的汇报材料,这是一位知情人提供给我们的,事实上,在这份材料中,我们了解到,早在两个月前,当地煤监部门就已经对新兴煤矿下达了停产指令,那么新兴煤矿到底有没有停产,为什么在两个月后又发生了如此重大的矿难事故,现在我们就来到这里,进行调查。”


在这份材料上,记者清晰地看到了这样的字样:今年三季度定期专项监察矿井17矿次,发现各类安全隐患和问题278条,下达执法文书96份,责令停产矿井4处,分别是鹤岗分公司国有重点新兴煤矿,鹤岗市腾跃煤矿、群贺煤矿和恒达煤矿,那么这份材料是否真实,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鹤滨监察分局的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在这间办公室内,他们还收起了某些文件,材料。几经辗转,记者打通了鹤滨分局局长苏晓波的电话,苏晓波同时也是事故调查组成员。苏晓波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确实曾经对新兴煤矿下达过执法文书,责令其停产。


新兴煤矿1121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调查组成员、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鹤滨监察分局局长苏晓波:“有这回事。”


记者:“有,是什么时候的事?”


苏晓波:“这个事情应该说,几年来我们一直有要求。”


记者:“大概什么时候要求的?”


苏晓波:“我得查(执法)文书,因为具体我记不清,我得查。”


那么对新兴煤矿的停产要求是三季度什么时间下达的,苏晓波表示记不清具体时间。那么责令新兴煤矿停产的原因又是什么?


记者:“为什么要求它停产。”


苏晓波:“现在怎么说,简单地说,就是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


记者:“哪方面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


苏晓波:“我得看东西才能说。”


新兴煤矿到底哪些方面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鹤滨监察分局始终拒绝提供具体的执法文书。根据《国务院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煤矿有下列重大安全生产隐患和行为的,应当立即停止生产,排除隐患:超能力、超强度或者超定员组织生产的;瓦斯超限作业的;煤与瓦斯突出矿井,未依照规定实施防突出措施的;高瓦斯矿井未建立瓦斯抽放系统和监控系统,或者瓦斯监控系统不能正常运行的。在知情人提供的这份材料中,记者注意到了这样的内容:今年9月14日至23日,鹤滨分局配合省局,对龙煤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南山煤矿、兴安煤矿和益新煤矿3处突出矿井和峻德煤矿、新兴煤矿2处高瓦斯矿井进行了瓦斯治理方面的专项监察。而在今年9月24日的鹤岗矿工报上,记者发现了相同的内容,这篇报道还提到,监察局要求鹤岗分公司要加大安全投入,特别要加大瓦斯抽放这一治本措施的工作力度,未建立瓦斯地面抽放系统的煤矿要加快建立地面固定瓦斯抽放系统进度,加大井下临时抽放力度。但在这篇报道中,却没有提及责令停产。那么新兴煤矿有没有停产?


记者:“张矿长想问您一下,在事故发生前新兴煤矿一直在生产?”


黑龙江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新兴煤矿生产副矿长张立财:“一直在生产。”


记者:“有多长时间了?”


张立财:“我来这一年多了,没有停产的经历。”


记者:“您来这一年多了?”


张立财:“一年半。”


记者:“就是说所有的生产都是正常的?”


张立财:“都正常。”


那么煤监部门是否知道新兴煤矿并未按要求停产整顿?


记者:“就是你们下达执法文书以后,它没有停?”


新兴煤1121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调查组成员、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鹤滨监察分局局长苏晓波:“没有停。”


记者:“就是你们明确地知道新兴煤矿没有停,是吧?”


苏晓波:“对。”


记者:“为什么没有停?”


苏晓波:“这样吧,好不好,等调查全面结束了再说。”


面对监察部门的明确要求,新兴煤矿为什么没有停产?


黑龙江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新兴煤矿生产副矿长张立财:“我不太清楚这个事情,这个东西你不能这么样问我,你要这样问我的话。”


记者:“你做为主管生产副矿长,你不知道停产的通知吗?”


张立财:“我只能不回答你。”


那么虽然没有停产,新兴煤矿是否认识到了自身存在的问题,并通过其它方式成功排除了隐患?


张立财:“这个东西我不太了解。”


记者:“你是副矿长。”


张立财:“我主抓生产这一块,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我们停产。”


记者:“所以你就没停,是吗?”


张立财:“对。”


而根据《国务院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被责令停产整顿的煤矿擅自从事生产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负责煤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的部门、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应当提请有关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关闭,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那么明明知道新兴煤矿根本没有按要求停产,监察部门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苏晓波:“下文书不就是措施。”


记者:“但是光下文书没有停,等于你们执法不到位呀。”


苏晓波:“那你不能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作为我们这个部门我们可以向上级汇报,给企业下通知,你怎么能说我们不到位。”


在电话采访中,苏晓波告诉记者,虽然明知道新兴煤矿并没有按要求停产,作为监察部门,他们已经尽力了。那么监察部门责令新兴煤矿停产和刚刚发生的这起悲剧之间是否有着内在的联系。


黑龙江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新兴煤矿生产副矿长张立财:“你这么问我,我要说不回答你好像不好,你要是这么录法,说实话,你要是想知道什么,那是另外一个概念。”


记者:“我们只是想知道事实,谁能告诉我?我们采访还没有结束。”


张立财:“……”

采访还没有结束,新兴煤矿的副矿长张立财起身离去。苏晓波也始终不愿面对我们的镜头。就在被迫中断采访返回住地的路上,记者在鹤岗市内的一处广场上拍下了这样的镜头,在北方寒冷的冬夜中,人们自发地聚集在一起,用蜡烛组成数字108和心形图案,用点点微弱的烛光,寄托着对遇难矿工的哀思。


叫停不停折射出管理漏洞


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涉及新兴煤矿没有停产的问题,苏晓波和张立财就马上紧张了起来,回避记者的采访。但我们了解到,鹤滨监察分局9月份责令停产的四个煤矿,另外三家都停了,只有新兴煤矿一家没停,而出事的恰恰就是它。


在公开资料中,新兴煤矿隶属于国有重点企业黑龙江龙煤集团,数字化管理先进,矿上甚至应用了往往只能在电影中看到的井下人员跟踪定位及虹膜考勤系统。今年,该矿还因为安全生产和信息化建设基础良好被选定为中韩合作的煤矿防灾三维信息系统项目示范企业。谁能想到,一个表面上如此先进的煤矿,竟然是一个隐患重重的定时炸弹。然而,在龙煤集团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2005年11月27日,黑龙江龙煤集团七台河分公司东风煤矿发生特大矿难,事故造成171 遇难。是当年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打响瓦斯治理和整顿关闭两个攻坚战之后,第一起遇难百人以上的煤矿事故。


东风煤矿始建于1956年,经改造后可年产五十万吨煤,是一个证照齐全的国有大矿。据七台河当地媒体报道,东风煤矿连续三年被黑龙江省评为安全质量标准化建设“明星矿”。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国有“明星矿”,却在安全生产管理上存在不少的漏洞。


根据事故调查组调查,事故是由爆炸引起的。矿场在没有防煤尘爆炸的措施下,让矿工下井作业,最终造成了惨重的事故。同时煤矿生产存在采掘面过多,管理混乱一系列问题。爆炸事故发生后的三天时间内,矿难发生时井下人数的确定,出现戏剧性变化,最终证明这起矿难发生时井下作业人员并非原来公布的221人,而是242人。这一反常现象遭到了李毅中的严厉批评。他指出,人数统计数字的重大疏漏暴露出了事故煤矿存在严重的劳动纪律松懈、管理极度混乱的问题。他怒斥,隐瞒行为和消极态度,是对遇难矿工的凌辱和对法律和政府权威的漠视。2007年11月,有媒体报道,七台河矿难发生后两年,责任人仍然没有得到处理。


过去说到矿难人们总是和技术落后的小煤窑联系到一起,像东风、新兴这样如此先进的国有大矿煤矿似乎应与重大事故绝缘。


然而,我们的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的种种蛛丝马迹却揭露出新兴煤矿光鲜外衣下的种种乱象,而这些隐患不仅导致了矿难发生,更把108名无辜的矿工直接推到了死亡线上。随着调查的深入,灾难发生时的一个重要环节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在对外的新闻发布中,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一直强调,在21号凌晨一点三十七分,他们已经监测到了瓦斯突出,调度室立即切断井下电源,并通知全矿所有井下作业人员撤离,二点三十分左右瓦斯发生爆炸。


矿难新闻发言人、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党委宣传部部长张金光:“当时发现瓦斯突发的时候,已经下令停电撤人,因为他们在不同的区域,有的工作面距地面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所以说时间是(需要一段)。”


然而,知情人提供的一份内部材料显示,早在一点二十分,调度室已经得到了瓦斯突出报告,真正爆炸发生在两点四十五分,中间间隔了85分钟。矿工们透露,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到了撤离通知。


矿工:“都乱了。”


记者:“指挥中心有没有通知你们?”


矿工:“那时候谁也通知不上。”


记者:“怎么会通知不上?”


矿工:“等通知完就响(爆炸)了。”


记者:“你们不是有小灵通吗?”


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使是以新兴煤矿公布的数据来说,从发现瓦斯突出到爆炸,其中间隔也有53分钟。即使有了将近一小时的宝贵时间,悲剧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记者:“就是说这一百多人的遇难是不可避免的吗?”


矿难新闻发言人、黑龙江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党委宣传部长张金光:“这事应当由专家组来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