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皆兵 第一部 军役 第六节 渴望奇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9.html


罗杰自然有他的方法。如同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连长回来如刚才那般陪同团长,眉宇间依然透着一股自信。

如果在平时,成绩大不如预期这位罗连长不仅不会出现在团长眼前,而且早就赶去调查弥补,小半年时间都再难见其身影。今天是怎么了?团长被他一反常态的表现弄得有些疑惑。本来想借此好好打击一下他的傲气,结果一张口变成了带有打趣性质的讽刺。“跑过去问得怎么样?是不是前些日子忙别的,忘了还有个五公里?”

“竞争有点激烈,有人玩了个小战术,两次加速。结果不仅有蠢货上当,全队被带起来了。也怨我,光想着提高成绩,忽略了。”连长自我检讨的语气中夹杂了些许不屑。

团长瞥了他一眼,心想少跟我来这一套。“兵者,诡道也。既然考核选用了这种竞赛的方式,那自然免不了有人用战术影响其他人。过程和我没关系,我要的只有结果。显然这么多人不合格的成绩很难令人满意。”他转向连长声音低沉,语气严苛的说:“比这更令我不满的是,你忘了西点的那句名言:‘没有理由’。”

这话虽然说得有点重,但也很中肯。连长点点头,“嗯,您说得有道理。至少作为团长是这样。但作为新兵营营长,出了问题我会首先追查原因,而不是追究责任。对于这个结果,确实说明我的工作还有待提高的地方,但作为本单位的最高指挥员,我更乐意往好的方向看待这件事。这么多年来没有人在考核的时候大胆采用两次加速的战术。要打乱别人的节奏,就先要打乱自己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而且一定为此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当然还要有点小聪明和一定胆量。不论怎么说这也是他们入伍以来最关键的一次考核不是吗?敢于在正式考核时来这么一手,不论结果如何我都很欣赏。”

团长苦笑了下,“照你的说法如果我再追究就太刻板了。可你想过没有,因为你的所谓大胆以及缺乏相应训练导致他们的成绩不能反应其实力,而这又直接影响到他们在部队中的岗位界定和今后三年发展方向,甚至是整个人生轨迹。”

“成绩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之上,就像您说得‘没有理由’。况且,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也仅仅是第一回合。”

团长察觉到罗杰说这话时隐含的笑意。这名下属的心眼太多了。他一定巴不得出这样的乱子。别的连长无法掌握第一手材料,而他在平时训练的时候早就用数据和表格把每个人了解个透。到时候他就能浑水摸鱼,把更多尖子往自己连里送了。但有一点是团长非常确定的,就算罗杰希望出点乱子,但他也不会导演此事。原因很简单,整件事机缘凑巧,他罗杰是个聪明人,犯不上冒这个风险,让事情性质改变。“那个人是谁?叫什么?”

团长的问话很具有跳跃性思维,罗杰愣了一下,也很快跟上。“叫潭轩,普通家庭。”后半句的补充这既是回答,同时也是一种强调。

这让团长又想到了他们之前的赌约,“王树军呢?成绩怎么样?”

“不理想,恐怕拿不了总成绩第一名了。”连长毫不掩饰将要迎来的胜利。

“哦?还没结束你就这么肯定?”

“他现在也就排前十,最后一项又是射击。就算其他人都发挥失常,他也赢不了潭轩。”

“就是那个潭轩吗?呵,普通家庭的孩子摸枪的机会可不多。你知道王树军从几岁就开始摆弄枪了吗?”

“您相信有天才吗?”罗杰反问。

“当然有,只是这种人可遇不可求。”这话包含一个潜台词:怎么叫你赶上了呢?在团长的意识里能成为神射手的人就已经是天才了,可他们哪个不是拿子弹喂出来的?

罗杰当然听得出这弦外之音。可他依然故弄玄虚地说:“您可能不知道,在他们第一次摸枪的时候潭轩就打出了最好成绩,甚至战胜了他的班长石浩。”

“是他啊?这事儿我听说了。”团长笑得很轻松,“当时你想给新兵一个下马威,结果却演砸了。”旁边的人也都低声笑了。“最有趣的是,”团长继续说道,“当时他用的居然是手枪,而且你在随后的讲评时也说‘完全是运气’,怎么短短三个月不到时间里就有这么大转变?”周围的人听了更笑了。

如果说开始的讽刺还能让罗杰接受的话,那后一个简直令他下不来台。他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不温不火地说:“‘闻道百,以为莫己若。’在望洋兴叹之时,人总是会变得。”

团长陡然收住了笑。这话是暗示自己犹如井底之蛙?他望着罗杰,眼光看上去有些陌生。在军队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中,能有幸成为团长,即说明他的成功,同时又注定他已不再年轻。每当有年轻气盛的下属像罗杰这样,如脱缰的野马不顾一切的向自己这个权威猛冲过来时,他总会产生一种欣赏。似乎能从他们身上看到年青时的自己,想到了被岁月洗刷掉的棱角。正是由于有了这种情绪,使他不想就问题本身多作纠缠,于是很大度的耸耸肩,“说得没错。当年拿破仑拒绝富尔敦建造铁甲舰的建议被后世认定是个巨大的错误,军事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不论这人有多优秀,他的认识总存在局限性。你我和他们相比也就是个庸人,自然更逃不掉。说到庸人,他们总有一个喜好:就算不能亲手制造奇迹,也愿意做个见证人。这和你那个望洋兴叹一样,都属于本性吧。所以明天我会准时到靶场的。”

老头子留下这番话就走了是罗杰没想到的。他那句挑衅意味十足的话虽然在出口时软化了不少,但依然杀伤力强劲。他越细细品味团长的话,越觉得有味道。但又不能说出到底是什么。最后他笑着想,你不是说我们都是凡夫俗子,所以都爱看奇迹吗?那我就尽量满足你。他把石浩叫来,很严肃的说:“跟潭轩说,明天打靶要使足劲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从我这儿一定尽力满足。还有这个,你给王树军送去。”

石浩拿起一看原来是一张外出证明。“可是新兵无权外出啊?”

“是的,所以作为班长签发的就没用,必须营长的才有效。这时候出去散散心有好处,顺便问问他是不是乐意有个人陪着,如果同意,就叫上副班长。不同意就算了。”

石浩很高兴得离开,回来得答复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王淑军拿了外出证明,并不要求别人陪他。潭轩说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带着那把枪上靶场。“就这?也太没新意了。没问题,枪可以给他,但子弹没门儿,还有你要给我盯紧了他。”

看得出罗杰正好在兴头上,石浩试探得问:“连长,我答应潭轩,如果他真能赢王树军,那把枪就能让他用。您看能不能到时候把那枪也入进咱们连军火库里?”

“这有什么难的?不用通过我,你自己都能办得到。哎,别忙着走啊!石浩啊,你来连里也不少年了吧?”

“快六年了。”

“六年了?都这么长啦。唉,这一年年过的,快啊。还记得三年前你征求我意见吗?”

“当然,您当时说。是男人都要当兵走一遭。对大多数人军营不过是个驿站,服完三年兵役就走了。但对少数人来说却能改变一生的命运。留下来转士官目的就是要做军官。这虽然不大容易,但不试一下就没有任何希望。所以我当时就听了您的话,您看……”石浩指了指自己的肩章,露出苦笑。

这个话题令两个性情都很沉重,罗杰故意开着玩笑。“行,脑子真够好,泄密级别了。”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找更合适的说法,但这显然不符合他的直来直去的性格。无奈,最后他还是用最常用的口吻说道:“今年已经是你士官的第三年了。作为朋友,而不是上级,我要提醒你,今年是最后一年了,再继续作士官,也拿不到你想要得了。作为新兵班长的你表现不错,我会如实写进去的。”他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期待地补充道:“不出意外地话,潭轩会赢。我对你的承诺不变,潭轩就跟你了。至于王树军,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但他对你很重要,如果你愿意,我把他给你。这样你今年就有更有希望了。你不用现在给我答话,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加把劲儿,别让机会再从从指缝里溜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