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


第九章 胜巨匪 祖孙得救(3-2)

郭保之要的就正是这句话:我人称 “双枪王”也不是徒有虚名,枪法百发百中不是靠吹出来的,美人,你今天被我赢定了,就乖乖跟我了我吧!于是奸笑道:“好,痛快,一言为定,不要反悔!”

众人离开客厅,来到庙外,郭保之当众宣布要和红玉比试枪法,输赢后果,一个土匪带头大叫,给郭保之助威:“大队长赢定了!”众匪听了,呼声不断,心里都在想:大哥艳福不浅,今天崇庆县的美女肯定输定了!

郭保之命两个小匪站在百米之外,又命和尚去拿两个瓶子,和尚到厨房找了半天只有两个空着的菜油的瓶子,很是舍不得,但又怕郭保之发怒,只好同时又拿来几个先前没吃完的玉米馍馍。

和尚战战兢兢地说:“舵爷,只有两个菜油瓶子,用玉米馍馍行不?”郭保之又是双河乡的舵把子头目,有时也喜欢手下叫他舵爷。

郭保之果然大怒,举起手就要扇和尚耳光,一下看见红玉盯着自己,装模作样顺手就拿过玉米馍馍说:“啰嗦个啥,玉米馍馍就玉米馍,打烂了你还可以吃!”郭保之把两个玉米馍馍放在两个小匪头上,对红玉说:“红玉小姐,我先来还是你先来?”

红玉说:“客随主便!”

郭保之说:“倒也是,这没必要讲女士优先,还是我先来吧!”说完,作个瞄准状,“砰砰”两枪打出去,玉米馍馍就飞到山脚下,只有那两个小匪惊魂未定站在那里,众匪拍着巴巴掌,郭保之洋洋得意看着红玉。

轮到红玉了,众匪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郭保之又命和尚在土匪头上放上玉米馍馍,红玉说:“不用!”红玉走到一棵大银杏树前,抬头向上望去,郭保之先前枪响只是把树上有些鸟儿从这棵树惊飞到另一棵,胆大的还在枝头上跳上跳下还没飞走,红玉指着小匪对郭保之说:“小兄弟吓得要破了胆,我就打树上出头鸟!”

郭保之皮笑肉不笑:“也好,省了两个馍馍,我等着红玉小姐打下鸟儿下酒!”

红玉看准两只鸟儿,一低头,“啪啪”两枪响过,两只画眉就掉在地上,红玉的枪和郭保之不同,响声有别。众匪齐声叫好,喝彩声大过了先前为郭保之叫好的欢呼声。一则因为郭保之的枪法众匪见惯了不惊,二者红玉又是美得醉人心扉的美女,三则奇的是红玉打鸟时看准鸟儿头也也不抬。

郭保之见这光景,明白这轮比试自己是略逊一筹,只得强作笑色:“小姐果然名不虚传,也是好枪法!”“也是好枪法”这样说话,是给自己脸贴金。

红玉说:“郭队长百步穿杨,不愧是双枪王啊!”

老妪见比试结束,郭保之并未取胜,就对郭保之说:“大队长枪法真好,放我祖孙二人回家吧!”

红玉料想郭保之自然会答应,小孩也很聪明:“谢谢叔叔!”

郭保之面带微笑:“不过只能算打个平手,红玉小姐并未赢我!”话中之意还是不会放走老妪祖孙二人,立时显出郭匪的无赖德性。

红玉心里暗暗骂道:真是只笑面虎,说话不算话,总有一天要收拾你!

穿山甲可按奈不住,对郭保之说:“你瞄了半天,红长官头也不抬,两枪就打死两只鸟,怎么不算赢?”

红玉止住穿山甲:“不要多言,这一轮算是个平手,郭队长我们就再来一次?”红玉一心要救老妪祖孙二人,口里叫郭保之队长,其实对这种绑架妇女儿童,烧杀抢掠,出尔反尔的家伙,红玉深痛恶绝,叫你狗东西都不解恨。

郭保之心里明白红玉枪法其实远在自己之上,但怎肯在众匪面前认输,再比自己无胜算把握,也不想放走老妪祖孙二人,这一次没有了笑容:“比试枪法只算打了个平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你走你的,肥猪我还得留下!”

穿山甲明白红玉一心要救老妪祖孙,就插话道:“既然打了个平手,分不出高低,那就只有加试一场定输赢!”

众匪当然想再看看稀奇,哪里知道他们的大队长并不再想比下去,有几个土匪喊道:“对,再来一场!”

红玉随口说道:“好,就再来一场!”

郭保之此刻下不了台,只得强装笑脸:“这个郭某完全同意,不过你也要答应郭某一个条件。”

红玉说:“你说!”红玉也没说可以。

郭保之直盯着红玉,半天又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郭保之说出什么,待续(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