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维战论:逐鹿大海洋系列[上]

mqwusy 收藏 0 52
导读: 第一章:引子 /来自***社区 */ 无论你怎么去想,你都不能不承认,随着人类如此不截止的疯狂和贪婪,在我们这个狭小的地球上,陆路资源总有一天会被一点一点地吞啮掉,之后,就是面临那个浩瀚的大洋,谁有能力,谁将继续生存,而没有能力向大洋索取资源者,将会被无情地淘汰掉,管你是什么制度和政党,或是哪一色的种群。 /来自***社区 */ 作为中国,我们这个大国,尤其是人口众多的大国,今天要想到了,必须要想到了,现在想起,一点也不迟也不早,不迟不早就是有了奋斗的目标

第一章:引子

/来自***社区 */

无论你怎么去想,你都不能不承认,随着人类如此不截止的疯狂和贪婪,在我们这个狭小的地球上,陆路资源总有一天会被一点一点地吞啮掉,之后,就是面临那个浩瀚的大洋,谁有能力,谁将继续生存,而没有能力向大洋索取资源者,将会被无情地淘汰掉,管你是什么制度和政党,或是哪一色的种群。

/来自***社区 */

作为中国,我们这个大国,尤其是人口众多的大国,今天要想到了,必须要想到了,现在想起,一点也不迟也不早,不迟不早就是有了奋斗的目标。

向海洋伸手索要资源,成本绝对低于外星球,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不会爆发,国际格局有始有终有序,在这个地球上能被强者所瓜分的就是海洋了。

海洋是世界人民所公有的,但如果你没有能力去拥有,即使分有你的一块领域,你也只能望洋兴叹,当然我说的这个拥有海洋之能力,是指开采技术和保护能力,开采技术暂且不谈,其保护能力就可以直接与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相挂钩的,而保护能力如果不到位,其后者的开采能力就无从谈起了。

有的人会说我是吃饱了饭撑没事情干了,想得那么远,难道凡事先预也有错吗?五十年后或一百年后的中国对资源的消耗,恐怕那些惊天的数据就不是你能用计算机敲得出来了,自人类机械化问世以来,直到今天光阴可数,虽说很短,就已经让这个世界的石油倍载负荷了,其实一切都不是幻想,就怕我们没有这个方面的幻想。

可以清点一下,当今全球属于金属资源的,有多少存在着枯竭的境地?又有多少非金属资源频临着危机,光我们这一代人吃饱了又有何用,我们的子孙和子子孙孙们呢?他们将来的生存和需求应该由谁来考虑,可能又有人会说我杞人忧天了,子孙们自有子孙们的智慧和本领,他们有他们的生存法则,水到桥头会成渠的,说不定那时的人们会比我们现在活得更好,我不否定这种说法,我们现在确实比建国初富强了,但如果没有建国初的“两弹一星”,你现在的生存空间环境不过有如伊拉克和阿富汗一样,甚至有可能不如以上那两个国家,既然我们的先人可以忧患到我们,那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来忧患我们的后代?

我们必须看重海洋,那里也是我们的生存之源,我们必须要有本事去拿取那份属于我们的资源,海洋资源是我们陆路资源的延续,没有那份延续,我们的国家总有一天会在未来的一个日子里如灯一样油尽熄灭的,试想那个属于我们子孙的世界就是一个寒冷黑暗的世界了,他们会诅咒他们没有忧患意识的先人的。

于是我想到了航母体系,这个并不可怕的战争机器,需要与不需要还要继续去争论吗?未来的海洋权益在拥有和防护上面,都是离不开它的存在的,光靠几只军舰是无法去解决将来的海事争端,至少航母体系所构成强大的区域威慑,就可以让任何一支挑战者不可小视,话在往回说,今天在对付索马里的几个小海岛们,没有一个国家是开着潜艇去搞什么利益护航的,如果把那当年的那个令人齿痛的“银河号”事件重新地复制到今天,你会开着潜艇去营救吗?不要多时,比小海岛更厉害的大海岛就会出现,那可不是什么绿林好汉或什么土匪之类的,那是在陆路资源出现了严重匮乏之际,是正正规规的强者掠夺弱者的凶煞行径,这一点是无须预言的啊。

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军队,它就不是一个国家;如果那支军队里没有海军,这支军队就不能对这个国家形成强有力的保障;如果那支海军里没有强大的航母体系,那么它根本就是一个有军队的非国家而已,就由时间来验证吧,内陆国家迟早会胎死腹中的,它的寿命远不及界海国家的再生。

第二章:力辟海道

没有征服海洋的野心,就是一只岸头的羔羊,无论我们用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去融和世界,但对大海洋,我们必须要强硬,我们不能向大海洋低头,陆路上再广阔的地域也是最终的绝境。

但要走出国门,出海是先行之径,在中国的陆路板块上,辉煌的丝绸之路好像是一去不复返了,重来开拓海上的经济奇迹,是中国海军任重道远的责任,而在我们的家门口,一道去自太平洋,另一道是去自印度洋的,处于台湾与南海之端的通道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对两各大洋,我们都不能失去,失去一个都将后患无穷,然而要打通这两个要道,对我海军力量之建设,就形成了严峻的挑战,海军,我们还不强大,但不强大我们也要尽心地去努力,看着每天来往于太平洋与印度洋面上的商贾船旅们,其安全保障问题,是中国每一位决策者都必须要关注的课题,因为中国未来即将崛起之希望就要诞生在这浩瀚的大海洋上,那是中国的财富,那是中国的强盛。

中国海军,从军事战略意义上来讲,还是属于一支近海的防御力量,但从一个国家的经济战略位置上来讲,它不过就是几块漂泊在水上的木板而已,虽然我们的常规舰艇可以远航出征了,毕竟这种氛围是处在有利于我们发展的和平时期,如果这种功能稀缺的舰队真正地深入了狼群虎窝,其又将是何等的局面呢?

笔者没有看不起我海军之意图,就军事范畴而言,我们确实是拥有了不可小视的水下与水上之作战力量,加之中国航天与航空技术的跟进和配合,就是遇到象美国那样的任何一支庞大舰队,也不会丢魂落魄,但它构成的战力持久性又能用一个什么时间的概念来衡量,它的防线与威慑的坚固性,又能经得住即休的折腾。

是啊,我们舰艇远航了,但还没有被揭开它力的面纱,那不过是一场表演的游戏,太脆弱地走上了大海洋的舞台,它只是以一种单个体的形式就匆匆地为了安全之任务而上路,既没有森严的防御体系,也没有冷酷的攻击杀气。

而有了航母舰队则就不同了,它不光能带动航天航空国防科技的产业链,更能带动辅配它的舰船与水下潜艇之设备,同时它还能升华远程预警探测及其近程反潜组合之跟进,这是什么?这就是一组海上综合的战略实力,其囊括了上至天宇下至深海的一个立体动态的军事集团,而我们要的就是这种庞大的集团,也只有这种庞大的海上武装集团,才能在茫茫的大海洋上劈波斩浪,所向披靡。

有的人力主我国先行发展和建设潜艇之路,略有一点小家子之气了,笔者承认潜艇的厉害,也更不会不排除潜艇存在的优势和它具有独特的作战功能,从单纯的军事学上来讲,它的确是其它利器之不所及的地方,甚至也能让敌人闻之丧胆,但从经济战略上来讲,它与航母是没有可比性的,航母能立马横刀,号令三军,震敌于千里之外,但潜艇只能隐头蔽面,它的杀气只能体现在看不见的水下,而航母呢?其霸气与杀气于一身,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军事集团立于我南海之端,其威力是可以蛰伏八方的。

航母是一个国家国防力量的催生剂,更是一个绝好的领头羊,在它的引领下,会产生无数个值得研究和攻破的课题,其作用不光会真实地体现在战争这一门的军事学上,也同样会有效地体现在政治或经济的这两门子的军事学上,但让我们必须看到的是,当今世界政治军事学与经济军事学往往又大于战争军事学,因为和平是这个时代的主流,国际间的矛盾是错综复杂的,虽然小规模的冲突不断,都还表现在政治军事学与经济军事学的范畴之内,而在我们中国无论怎么去讲,都必须把经济军事学摆在战争军事学的首要位置。

在判定航母存在价值的同时,出海自然是不成问题的,摆在我们面前的课题是先洞开太平洋呢?还是先打开印度洋,以笔者之见,我们可以采取稳南击岛的策略,其所谓看台岛必先看太平洋,看南海必先看印度洋之说,没有这种眼光,我们只能是坐在家里关门闭造,什么是稳南击岛?就是以稳住南沙争端问题为辅,先得台岛为主。

就我国现行的军事力量而言,台岛实质上就是一个孤岛,只要能达到拒美日之十日内而不得靠近,那么台岛就注定是解放的了,而台岛相对于没有凝聚力的南沙集团来说,又是较弱的一方,我们可以击单不击众,击弱不击强,届时可以对台岛实行速战强压,以稳局部,稳住台岛社会,再去慢慢地消化南沙众小鬼。

如果我们先击南沙集团,叫做以单击众,由于台湾和东南亚诸国都受益于美国的扶植,其力量的再生若在短期内不能奏效,则会身陷泥潭,弄不巧还会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从世界公众和道义上去讲,稳南击岛是比较可行的。击南沙容易动一点牵一线,说不定印度会趁火打劫,给我们来个背后插刀,仇家过多不宜战事,如果美国再携欧洲诸侯也来力助南沙集团,其局势会更加糟糕,我们不能指望俄国人的,那是有据可查的小人,俄国肯定会帮咱们,但那是有偿相助的,是给我们的伤口上准备撒盐的。

第三章:把美国摁在亚洲

看到吗?美国在亚洲已经陷进了泥潭而不能自拔了,从东北亚算起,到中亚地区再到西亚版图,到处都有山姆大叔士兵的身影,时而一时欣喜,时而一时惨叫不停。

有的人会说,美国的意图是剑指中国,表象如此,美国是这样算计的,但美国的阴谋也同样是为他自己造就的,形势虽然对我国之不利,从辩证角度上来讲,未必就是一件坏事,至少让我们实实在在地看到狼来了,狼来了总比狼不来要好,狼来了才有我们的危机感,才有全民的安全意识,才有众志成城,才有民族奋进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我们不想看到狼来了,谁不想自由自在地活在一个充满阳光和谐和幸福的空间环境里呢?但如果狼真的不来了,也会来只比狼更可怕的怪兽,那就是昏庸无虑或居安忘忧。

狼来了,我们的压力也有了,警惕感日日夜夜地加强了,也枕戈达旦了,更不会马放南山了,大家团结的神经也绷紧了,但即使狼不会来了,你敢保证豺不会来吗?二战时期的苏联突遭德国地面陆军装甲部队的猛烈进攻,美国珍珠港也同样受到日本海军和海军航空兵的闪电偷袭,当时他们国民的心态都是什么?又分别都说明了什么?

美国狼来过两次了,两次都被我们给打跑了,后来狼感觉我们确实是不好惹的,于是狼才变成了一只友好的羊,狼那么一变,坏了,大黑熊又趁机变成了一只豺过来了,直接或间接地从南北两个方位来了,要不是大黑熊后来自身病魔缠体,它会闭住那张贪婪饥饿的嘴巴吗?不会的,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美俄两国都是靠发军火财起家的。

大黑熊病得瘫倒了,所以那只友好的羊摇身一变又还原了它狼的本性,而这回的豺又变成了一只友好的羊,变来变去都是一个道理,狼终究还是一只狼,豺终究还是那只豺,都不会成为一只友好的羊的,无论它白骨精做什么之花招,也难逃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他们只能蒙得了以善良慈悲为怀的唐僧。

我们的智慧从某种方面来讲,是让豺狼给逼出来的,即使不穿裤子我们也要把原子弹给造出来,这句话是被豺逼出来的,即使是一万年我们也要把核潜艇给造出来,这是被狼逼出来的,怎么逼的,都是有据可查,而那些血淋淋的事迹就在史册中载着呢。

不论是豺来也好,或是狼来也罢,来了都并不可怕,而可怕的是我们自己是否失去了一颗防范的心,可怕的是我们自己手中有没有准备好制服豺狼的利器,可怕的是我们自己是否还有那种不变的抗争气势,可怕的是我们自己是否还会有过去悲惨时代的互残相煎的内耗可能,可怕的是我们自己是否还具有从前那种光荣传统的无坚不摧的亮剑精神。

来就来吧,豺狼们财大气粗,它们想干什么那是它们的自由,但别碰着我们,倘若是碰到了我们,咱也不是鸡窝里软蛋生的,谁最了解我们,当然是那些不怀好意的敌人,关于这一点,我们并不是没有较量过,要想验证一下现在的我们还是不是过去的那个我们,我们随时恭候奉陪,我们向来从不好战,但我们向来也绝不会忘战,我们特别善战,每战必胜是我们永恒的信念。

豺狼们都饿了,饿得很着急,豺在自顾其命,卷着尾巴甚是老实,那不是老实,而是没有下手的机会和本钱,这就是今天的俄国人,如果美国人不在亚洲屯兵混世,或许不排除俄国人会在亚洲的某一地点趁机搞点响头之类的动作的。

美国人的口味太大了,他原以为吞下去的是一只只兔子,却不成想那些兔子一下子又变成了一只只锋利的刺猬,搞得是满嘴血淋淋的,但又有苦难言,心忍其痛,这就是他推销“民主与自由”的下场,其实啥狗屁的“民主与自由”,如果他在占领的那些地方没有他可捞取的油利,难道聪明的美国人不知道发热的山芋会烫手吗?不会的,傻瓜都不会那样去做的,别忘了,美国人各个都是响当当的经济学家,吃亏与得巧,他不会不去算那笔账的。

其结果一切都没有如美国人之所愿,乐极生悲了,借反恐之名义,看似为中国人掘好的一个个隐秘的陷阱,到头来却成了束住他自己手脚的圈套,更是搞得它的狐朋狗友们众离亲叛,现在的美国人有点招架不住了,原来得中亚南亚而独吞西亚或中东的美梦实现不了,可能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涉危入险的处境,来者不善,自食其果,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自己得了严重胃炎不讲,手头上的经济又十分的紧缺,欠了人家一屁股子的外债,如今还要从自己的兜子里扣出点钱去为别人疗伤,这样下去对这个孤家寡人来说,如果他的外海“生意”再不盈利的话,而是继续在只亏不转,确实糟糕透顶了,恐怕真的要他老美的命了。

中国人借钱给美国,看似是一种反常理的救济,但无利息我们也是不干的,这个利息可就厉害了,怎么个厉害姑且不提,那么救济美国人什么呢?笔者认为美国的这架大机器只是出了点故障而已,损耗并非怎么很大或很严重,需几个疗程或许就可康复,即使动点手术也无大碍,因为这种病疾不会导致美国绝命的,是可医治的,不是什么绝症,也并非无药可救,只要美国拥有了维修费,而又排除了机器之故障,那么美国会照常运转起来的,他依然会很牛的,也不会锐减他过去的雄风,说的难听一点,美国是得了阳痿症,但如果这架机器真的无费而修,并形成了瘫痪呆滞或锈死的话,完蛋的不止是美国,因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也包括中国在内,他毕竟是我们的一个庞大的消费者,届时中国的麻烦会更多,而其它本来是受美国人扶植和影响的国家说不定会纷纷倒下,也说不定会群雄揭竿而起,倒下的国家谁去承担,群雄争霸谁又来制止,而有美国在,有美国罩着他们,会让他们撑不死也饿不愣,这些不倒翁们就会乖乖听话,别看有些刺头蹦上跳下的,美国人真的要生气了,某些时候还是顶点用的,至少不会出大事,不会影响世界和平的主流,这种氛围是符合我们国家的利益和追求的。

俄国是倒了,按当年丘吉尔的恨话,其屁眼里都生满了脓疮,欧洲更是各怀鬼胎,各个狡猾的都胜过狐狸,并与美国是同床异梦,美国人不是不知道,而是装着不知道,就是知道也得拢着兄弟们一把,因为有用到之处,如果美国再一倒下,就剩下中国了,难道让中国去担当国际上更大的责任?那是不可能的,担当分内的一点责任还能说得过去,因为中国还没有富强起来,还是个地地道道的发展中国家,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还可以的,超负荷就不行了,中国不愿意来坐这个世界上的第二把交椅的原因就在其中,徒有虚名,自损其身啊。

所以借给美国人的钱,笔者认为是个小钱,美国一旦倒下去了,我们可能就要花大钱了,中华民族之伟大复兴也要缓行了,中国号令不了各诸侯,但美国人能做到,联合国办不到的,他美国人能办到,控制住美国人,就逮住众小鬼的根了,这叫擒贼先擒王,但借钱给美国,并不是无止境的,也要有个量的限度,是要适可止而止的。

美国人好打仗,我们不怕,因为美国人打得是经济仗,而不是毁灭仗,打仗对美国人来说就是做生意,就是投入与盈利之间的关系,他自有分寸,他不是希特勒,也更不是东条英机

所以笔者认为美国人在亚洲终究是为了经济之利益而来,而不是为了一个毁灭而来,要说毁灭,他完全在他自家的门口就可以搞定全球,他可能为了自身的利益必须要钳制住一些国家好不与他争锋,也包括他的一些军事动作,所以我们看到的美国之威胁,那是经济利益上的威胁〈含对资源的掠夺〉,而不是为了毁灭性而来,假如美国真的撤离了亚洲,也不排除亚洲会出现毁灭性的战火或被另一种力量渗入后所主宰,但不管是哪一种力量的出现且都不是我们中国人所期望的,尤其是日本人、俄国人和印度人。

难怪李光耀担心,呼叫着与美国一起来制衡中国是假,其怕亚洲格局被打破才是真,因为届时中国自身问题都够处理的了,哪还有那份闲心去顾及别人的生与死呢?李资政也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第四章:搏击印度洋

当有实力的那一天,我们走出陆路迈向大海洋,本世纪应该需要建造六个航母战斗群太平洋舰队配备三个,再在印度洋面上也配备三个,而其中分别各留守常驻于东海和南海海域一个,分别的另两个就轮换值班于太平洋和印度洋海面,这样即可保卫我近海防御,又可实施远洋长距离的商务贸易船只往来的顺利和畅通。

先不提太平洋的重要性,单就印度洋海面的安全问题,无论是现在或还是不久的将来,都是很重要的,也是很繁重的,由中国与非洲或欧洲的经济贸易交流往来,基本上都是打此通行,其去往非洲大陆的商船是必由此径,而去欧洲的要道,也是以此为主,虽然我们打通了西北的欧亚大陆桥,也打通了由巴基斯坦通往中东直达欧洲大陆的交通要线,但种种迹象都已表明了陆路运输是远不及海上交通运输的便利和效益。

的确,非洲与欧洲那两块大陆对我国的经济刺激太有诱惑力了,中国若失去这两块大陆,那将是很不乐观的。

从世界地图上,我们不难发现,出往印度洋海面的也就是三条要道,一个是通过台湾以东洋面向南绕行而去,另一个是重中之重的通过我南海海域直穿马六甲海峡的那条黄金要道,再者就是从南疆境地插入缅甸国直上印度洋海面。

然而以上三个地区,又是充满了极其风险的地方,一是台湾还没有回归,二是东南亚众邻邦与我海洋领域的纠纷未解,三是美印两个恶徒一直将贼眼盯着缅甸,而导致这种对我不利困局因素的,也正是美印这两个国家所起的作用,美国的意图是要围堵我国的发展,其印度则想独吞印度洋为他家的一个内海。

如此这般的霸权野心,我们必须有所准备去打碎这两种的阴谋,不但要尽快解决因历史遗留的台湾问题,还要控制好我南海海域,更不能让美印在缅甸有任何得逞的企图。

要达到以上之目的和战略,我们就必须要拥有一定的可威慑的国防力量,撇开核子力量不说,中国应该对印度洋海面有所加强那里的军事力量,趁印度军事力量还没有真正的崛起以及美国军事力量的过度分散,先行于他们在印度洋的各个领域,尤其是关键要道的领域埋下我们的剑锋,笔者在此比较看好斯里兰卡、马尔代夫、马达加斯加、塞舌尔等国的地理位置,就防范和截止印度鬼而言,笔者更看好的是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与缅甸,再者可以考虑在伊朗做点动作。

对以上那些小的国家,我们应该倍加珍惜与他们的交往和友谊,我们无法做到如美国那样的横行霸道,但我们在推行和谐世界理念的同时,辅配它的不能没有军事力量的这一渗入,否则谁又愿意与一个弱者为伍呢?而这种军事力量的渗入,为了避免所谓的那些威胁论之类的言辞,我们可以隐性推行和部署。

马六甲海峡那个要道,我们在介于东南亚各国中,不能不在这个要道旁找到一个支撑点了,即使找到了就要永恒定位在那里,其目的就是保障我们出海涉洋的畅通性。

第五章:面向海洋思索

每当一想起海洋的这个事儿,我们的悲剧起因,是可以追溯到远至明朝的,在那个“片板不许下水”的时代,炎黄人只能日耕于晓,昏落于归。

但是所有这样的意识,我认为都与那时的人口过少有关,人少了自然看到的就是地大物博,由于技术的影响和海事技术的轻淡,中国一直不能出海,也就缺乏对海洋的认识和了解,更谈不上对海洋的拥有,因为陆路资源能够喂饱人口的饥饿,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去涉足海洋的可能性。

中国的历史,上下五千年以来就是一部不朽的奋斗史,有哪朝哪代不是在内患外忧中度过,但对那些血与泪的考证,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的斗争主要还都是表现在抵御内陆高原突厥的犯侵,无论是那个长城或是那个西部辽阔沙漠的苍凉,古城墙外的故事,沙场点兵的金戈铁马,至今是不绝的,在传诵着的,所以你再看看,沿海地带的我们,除了部分有过抵御倭寇的足迹,那就直到近代的大门槛都不曾有过下海的履历。

很多遗憾是无奈的,中国不是没有下过海,而且对海还有过辉煌的探索,但那些只是昙花一现的壮举,今天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郑和这个先人,而且一说到郑和都会自然而然地把他和大海连在一起,但那些辉煌也都随着郑和的远去而远去了,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前也还是没有复返。

这个原因我们必须要寻找,我们必须要研究,我们必须要重视,因为今非昔比了,现在大海洋对我们太重要了,过去我们从不担心海上的来敌,那仅仅是几个倭寇而已,甚至都不需要一个什么海防的设立,但自从1840年那个大英帝国的炮声响起,它才开始真正地震碎了我们中华民族不重视大海洋的昏睡心灵。

原来我们所要抵御的外患不止是西部高原的突厥,比高原突厥更凶猛的大盗开始来凌辱我们的家园了,那就是当年身披炮坚利舰的西方列强们,君不见我当年大清王朝的海军舰队亚洲第一,君不见就是那支强大的亚洲第一舰队被小日本撕毁,不!撕毁的不是日本人,是我们自己轻淡的海洋意识。

近有一百年的挣扎,我们才得到独立和自由,现在我们有条件了,加之人口的过多,从人类对资源的需求上来讲,物质追求已经与大海洋息息相关而不可分离了,我们要有足够的能力来打造属于我们的海洋乐园。

大海洋,我们姗姗来迟了,过去那些凌辱过我们的西方列强们,还是身披着炮坚利舰在海面上荡漾着,有太阳旗、有星条旗、还有米字旗等等,而我们的五星红旗又在哪?他们堵截了我们出海的要道,还想继续把我们囚困在陆路上生存,而我们在准备着什么?中国的郑和在哪里?中国的邓世昌在哪里?还有我们全亚洲乃至世界第一的舰队在哪里?

但愿我们的步伐走的快点,让强大的航空母舰纵横四大洋海域,让我们强大的潜艇驰骋在四大洋的每一个可以达到的角落,让我们的五星红旗飘扬在全球每一寸的土地上,用我们强盛的姿态来慰籍我们已去的先人,用我们叱咤全球的身影来告慰我们的先人们曾经用血和泪浇铸的渴望!

第六章:扬帆雷霆出大海

茫茫浩瀚的大海洋上,终于出现了五星红旗的身影,我们不是大海洋的弃儿,中国海军威武的姿态屹立在惊涛骇浪之中,并以他们过硬熟练的技术驾驶着我们的海上利器,可以达到全球海域的任何一个地方,一曰为出访,二曰为训练,三曰为保护我们的商贾船旅,在辽阔的太平洋上,在无边的印度洋上,我们的舰队虽然还不是很强大,但以我们的精神和气势,也是令任何强手都不敢小视的,或许这是我们走出陆路的第一步,或许这是我们扬帆起航的开端,但这些动作和迹象都正在向世人表白,大海洋不能没有我们中国人的身影,邓世昌的后代各个都没有孬种!

然而在当今,我们还必须得承认,就国防科技而言,我们相对于西方列强发达国家的海洋军事力量,其差距还是很大的,每每谈到这些,我们当代的子民就无休止地在诅咒我们的先人,其实不必这样,即使我们气得把地球跺出一个窟窿,也无法弥补我们的缺陷和短项,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痛定思痛,自我超越,打破一切困束我们意识理念的界限,再去自力更生地完成我们先人没有完成的事业,因为邓世昌的理想与慈禧太后的理想绝对不是一码事。

现在我们的海洋意识增强了,如实说一个陆路大国今天能将头脑从广漠的陆路一下子转向浩瀚的大海洋,这个思想转变的过程是痛苦的,是承受过血与泪洗礼过的,也是在痛苦之后做出的一个成熟而又正确的抉择,一个甲子年过去了,我们还只是完成了我们的近海防御,当惊讶之际听到我国要建造大型舰船时,我作为一名当代的共和国公民,一个普普通通的草根,甚是激动不已,我的忧患,我的关注,不真好同我的千千万万位华夏同胞们一样的期待吗?我们的爱国之心得到了应该得到的应证,相信这种举措是乃我民族上下同欲的,同欲者就一定会胜的。

历史告诉了我们一个真实的过去,我们虽然没有亲历过那些血与火的时代,但苦难的硝烟并没有从我们的头颅上散去,在看遍了我陆路上页页杀戮的血腥,我们已去的冤魂野鬼们还在我们曾经被铁蹄践踏过的热土上痛苦地嚎叫着,那声音很凄惨,也很近,也很绝望,或许这种声音已经在告诉我们今后应该怎么去做了。

我们藐视一切之敌人,尤其是来自于大海洋上的敌人,既然我们做出了迈向大海洋的这一步,那就走出去吧,没有什么好顾虑的,带着先人们无奈的呐喊和淳淳在耳的教诲,驾驶我们如狼恶虎般的铁骑去叱咤大海洋的胸怀,以一种无畏的闪电般的雷霆和霹雳,让一切来敌在我们劈波斩浪的脚下颤粟。

建设一支强大的远海防御的时代就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去回避,去耽搁,不要让历史的悲剧再在我辈的身上重演,我们应该时刻听从党和国家的召唤,要人的我们应该出人,要力的我们应该出力,要钱的我们应该出钱,要智慧的我们应该献出我们的智慧,国之不强,又何以安哉?

既然已经我们已经坦荡地来面对世界,为了求生存求发展求突破,我们就应该以强势的姿态站在地球之巅,在打造我们的远洋战略的同时,从心理和气魄上就要有绝对的优势去压倒一切之敌,笔者认为打造我们的远洋战略,就必须眼向高出看,望得更远些,何谓此言?笔者的意思就是要建立健全好我们的远洋战略,就必须要让我们的航空航天之科技于先行,先以天带海,再以潜舰并进,初步着眼于太平洋与印度洋这两个板块,在设计开发和研制我们的战略武器时,应该抛开众小鬼,超越美帝国,不求与美帝国同肩齐步,去搞那种金功罩铁布衫,但求有我们的一剑封喉之技,重在信息、不对称或隐形技术上的突破,有熟练的上下、左右与前后方位的整合能力。

对这种蓝图,我们不必心怀幻想,要一步一步地去实现这个强大的战略体系,直到把它全部地完成,要竭尽全力地去同步造就属于这一宏伟战略的人才,要让他们身集古今中外之学识和先进的海上战技,尤其是大海洋之理念和意识。

大海洋,我们准备来了,请你接受我们华夏人对你的渴望和热爱,我们要来就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在你的峰尖纵横,在你的浪涛上驰骋。

第七章:给航母以活力

中国的航母建造问题,一直是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而存在,让外国人等的急不可待,更让我们的国人熬红了眼睛,好像中国的航母一旦漂向大海,即中国的军力便有一次地得到了空前的彰显。

其实那又有什么呢?就航母建成而言,它不过从单方面体现了我们在造船技能上的一次飞跃性成就,说到底航母毕竟不是用作商务运输之类的工具,而是以一种国家利器的形式而存在。

大家都知道,航母并不可怕,因为它只是战争资源的一个流动载体,而可怕的是以这个载体为中心的战斗群有机组成部分,诸如战机、预警系统、攻防导弹、猎潜装置以及海军的各类兵种,通常我们把一个航母战斗群叫做能在海上移动的三军集团是一点也不夸张,确实它具有如此多功能的作战实力。

所以,我们在此可以下一个定论,一个不成熟的航母战斗群下水出海去迎战象美国那样强大的海军,犹如中国的一句歇后语,就是拿肉包子去打狗,你认为这种比喻不恰当吗?这年头打仗,象董存瑞和黄继光式的英雄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即使是在陆地上作战也近如此,也就是说,英雄可能是不会出现在一个炮火连天的血腥残酷战场上,而有可能就是坐在家中两手敲动电脑键盘的操作者,未来战争就是知识与科技发酵的产物,在一个似有非有的全维战空间战场环境里,敌人就在你电脑的荧屏中,当你发现不了敌人,反而被敌人发现了你的时候,战争的胜负已经成了定局,而当你发现了敌人,反而又手无举措的时候,你已经是开始在走向了灭亡,所以发现很重要,但关键的还是有足够的举措,才是制胜之本,才是强者。

一艘航母战斗群下水了,倘若该有的信息联通系统整合的不健全,就等于这个有机群体没了神经一样,倘若没有足够达到远程半径内或半径外的预警探测之功能〈它更包括了卫星侦察与定位〉,去依此锁定敌方的来袭目标,那就等于是一头瞎盲的大象在殴打一群飞舞的苍蝇一样,倘若没有具备一种较强的反潜之能力,那么这个战斗单位只能以顾头不顾尾的状态在大海洋上艰难地蜗行。

其实航母战斗群就是一架弓箭,弓坚箭锋还不行,眼力还要好,弓再坚,其箭不锋等于没啥作用,那么箭再锋,其弓不坚,那样会无法投送或击中目标,所以我们渴望一支强大的属于中国的远洋军事力量,且不能把眼光单一性地锁定住航母〈也就是那个弓器〉,还要更深层次地去考虑到辅配它的舰只、水下的潜艇、猎潜装置以及起降的各种战机与导弹〈也就是那个箭器〉,那么当有了这些硬件还是不具足的,其最大功能的信息与通讯先导作用才是这个战斗集团的灵魂,也就是我们讲的侦察预警、探测定位、联通输导与共享打击之系统。

笔者认为,这样条件不具备的一个航母战斗群出海,无疑就是悲剧性的结果,只能为我们海洋防务再增添一笔叹息之墨。

弓要坚很难,但箭要锋更难,攻破弓箭难之后,其要具备的眼力更是难上加难,强行拼凑使不得,有感情基础的婚姻和搭配才是最可靠,让我们耐住点性子等待,并给我国的国防科研人员以信任,我们有理由相信不鸣则已,一鸣则一定会惊人的,那一时刻不久就会到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