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金不昧者遭审判引争议 道德底线再次遭摧毁?!(转)

醉扶风去 收藏 14 1293
导读:   据网络报道:日前江苏淮安一59岁老妇被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她在卖豆饼途中捡到1700元现金,归还失主时,后者坚称丢的是8200元要求返还剩余现金,结果双方各执一词,59岁老妇不仅没有因此事得到感谢,反而被失主告上了法庭。   毫无疑问,老人拾金不昧的做法值得赞扬,这种行为是源自于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但让人意外的是失主不仅没有感谢费尽周折寻找他的老人,反而一口咬定老人私藏了剩余的现金,这种颠倒黑白的做法让人在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南京彭宇案,当初在公交站台帮扶老人被告上法庭的彭宇和如今因拾金不昧者遭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网络报道:日前江苏淮安一59岁老妇被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她在卖豆饼途中捡到1700元现金,归还失主时,后者坚称丢的是8200元要求返还剩余现金,结果双方各执一词,59岁老妇不仅没有因此事得到感谢,反而被失主告上了法庭。


毫无疑问,老人拾金不昧的做法值得赞扬,这种行为是源自于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但让人意外的是失主不仅没有感谢费尽周折寻找他的老人,反而一口咬定老人私藏了剩余的现金,这种颠倒黑白的做法让人在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南京彭宇案,当初在公交站台帮扶老人被告上法庭的彭宇和如今因拾金不昧者遭官司的老人有着同样的境遇,这是怎样一个社会呀。


对于这个引发公众热议的案件,笔者认为失主必须拿出确实的证据证明自己丢的是8200元,而且这笔钱确实都被被告所捡,这样一来被告才涉嫌财务侵占。如果失主仅凭毫无证据的揣测就认定老人侵占了自己的钱,以简单的一厢情愿的借口将捡钱者告上法庭,那么这种行为无疑是鲁莽的,不负责任的,甚至对社会道德层次有不小的降低作用。


诚然,失主维权我们无可厚非,采用法律途径解决有分歧的事情也是文明的标志,但不可回避,如果仅凭现有证据来看,很难充分证明失主真的丢了 8200元,而不是老人拾到的1700元,退一步说,就算失主的猜想是真的也应该用证据说话,在有充分的能证明事实的基础上诉之法院为自己讨还公道,而不能简单地以维权为目的将捡钱者告上法庭,毕竟纯主观的怀疑是不成证据的。在法治社会,任何诉求都需要法律来约束,没有根据的推测不仅会引起民愤,而且在诉讼上也很难取胜。


站在传统面前,道德对于中国社会的束缚和制约的性价比远远要高于法律,或者换个说法,法律是道德的最低限,如果全民道德素质都高了,那么我们的社会也许根本就不需要法律了,因为人人做事都有自己的底线,不会触犯法律。但如果反之,失去道德底线的人必须由法律来约束,不然社会将失去秩序。在江苏淮安这个案件中,笔者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既不能让拾金不昧的老人做好事却产生反遭冤枉的感觉,又不能让失主觉得自己的权益无处伸张,所以法院的法官们只有做出合理合法的审判才是最关键的,才能让社会处处充满和谐的声音,而不是让人们再一次见证如南京彭宇案那样摧毁道德底线的判决。


拾金不昧者遭审判引争议 道德底线再次遭摧毁?!(转)

吃了官司,周翠兰伤心不已。


拾金不昧者遭审判引争议 道德底线再次遭摧毁?!(转)

王长玉向记者指认周翠兰捡钱的地点。



59岁的淮安市淮阴区居民周翠兰平时以走街串户卖豆饼为生,每斤豆饼也就能赚毛把钱。11月6日早晨,她在推自行车卖豆饼途中,捡到1700元现金。在几经周折找到失主周继伟后,让她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周继伟坚称丢的是8200 元,所以坚决要求她返还另外的6500元。昨天上午,周翠兰与一位目击者王长玉一起收到法院传票。原来,周继伟将他俩一起告上了法庭。手拿传票,一字不识的周翠兰除感到冤屈外,心里也直犯嘀咕:我捡钱归还了,怎么还被人家告上法庭?


路边捡到一摊百元大钞


“我确实就捡了1700元,他怎么能说我捡了8200元?我做好事不要他回报,但也不能让我无缘无故地赔上6500元吧。”昨天上午,刚刚从县城找律师回到家中的周翠兰见到记者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着她心中的委屈。


据其介绍,6日早晨,她推着卖豆饼的自行车走到淮阴区杨庄村一条小路时,村民王长玉买了她两元钱豆饼。就在王长玉付钱时,她突然发现路边草丛里散落着一摊百元大钞,于是她弯腰将钱捡起来,并问王长玉:“你知道这钱会是谁丢的吗?”王长玉告诉她“有可能是附近一家奶牛场的人丢的”。既然钱有可能是奶牛场人丢的,于是她数也没数就把所捡的钱交给王长玉,让其寻找失主,而她则继续出去卖豆饼,途中她又发现自己鞋底下还粘着2张百元钞票。11时许,她回到家中将此事告诉儿子,并将粘在其鞋底上的两百元交给了儿子,儿子问她:“你把钱给别人,那丢钱人上门要钱怎么办?”在儿子的提醒下,她找到王长玉,将自己早上捡到的钱要了回来。这时,她才知道自己早晨交给王长玉的是1500元钱,而且还没有找到失主。


失主坚称老太“贪”了6500元


“第二天上午,周继伟就带人到我家来要钱了。他一口咬定丢的是8200元,还说我贪了其中的6500元”。周翠兰告诉记者,当她将所捡的1700元钱带回家后,就一直希望有失主能尽快找上门。7日上午失主周继伟果然找到她家,并说自己丢钱了。她想既然钱是人家丢的,理应将钱还给人家。但当她将自己所捡的1700元钱交给周继伟时,他却说少了6500元,并称如不交出被“贪”下的6500 元钱,就法庭上见。为此,双方发生口角,并打了报警电话。在西坝派出所民警的协调下,周继伟暂时拿走了所丢的1700元钱。


几经周折,记者终于找到了22岁的失主周继伟。面对记者的采访,他坚称自己丢的就是 8200元钱。据其介绍,他身上的8200元钱是11月5日一朋友归还给他的,当时他身上还有100元钱,于是他就将8300元钱放在上衣里面一口袋里。晚上朋友请他吃饭唱歌至11时左右,他打的回淮阴区,下车时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百元钞票付账,司机找给他的零钱则被他放在裤子口袋里。下车后,他感觉有点热,就将上衣脱下挂在胳膊上走回家了。他一觉睡到6日中午,醒来后发现自己上衣口袋里的8200元钱没有了,便打电话给其妻子,妻子说没有看到,他便推断钱可能丢在出租车上了。于是他立即按出租车发票上的信息,来到了出租车公司找到该车驾驶员,但驾驶员告诉他,车子上根本没有客人丢钱。7日早晨,他的妻子从邻居家听说卖豆饼的周翠兰6日早晨在路边捡到了钱,正在找失主,于是他便带着妻子来到了周翠兰家。


老太昨收到法院传票


“我确实丢了8200元,而她现在只给我1700元钱,我当然不让了,再说我的钱也不是偷抢的。”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将周翠兰与目击者王长玉告上法庭时,周继伟说:“现在周围人都知道此事,也有人说我在讹她钱,为了还我自己一个清白,所以我一定要将她与王长玉告上法庭。”在周继伟提交法庭的起诉书上,记者发现,他的诉求是要周翠兰与王长玉共同归还他所丢的另外6500元。对于该场官司能否胜诉,周继伟称“没有多大把握”。


与周翠兰一样,收到法院传票的王长玉也倍感委屈。他告诉记者,当时他发现周翠兰捡到钱时,好心地说了句“这钱可能是附近一家奶牛场的人丢的”,当周翠兰将钱递给他后,他立即去奶牛场寻找失主,结果没找着,他就在另几位村民的见证下将钱数了一遍,刚好是1500元。周翠兰来要钱时,他一分不少地将钱全部交给了她。当时双方还开玩笑说:“十天之内没人领钱,我们一起吃喜。”他告诉记者,现在 “喜”没吃上,倒吃上了官司。此次,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将官司打下去,否则以后谁还敢做好事!


律师:

没有充分证据失主难胜诉


记者在昨天的采访中发现,此事在周围老百姓中已被传得沸沸扬扬。当天前去调解的派出所民警也告诉记者,这件事从道德层面上讲,周继伟似有不妥之处;但从法律角度上讲,他也是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此案例,记者采访了江苏昊震翰律师事务所黄克权副主任律师,他分析说,如果当时周翠兰所捡的确实是8200元,却只归还当事人1700元,那么她与王长玉则涉嫌侵占。但此事的关键之处在于,周继伟要拿出有力证据证明他当天所丢的是8200元钱,而且这笔钱确实都被周翠兰或王长玉所捡,否则该官司很难打赢。(通讯员 刘国清 本报记者 朱鼎兆 文/摄)


道德的归道德

法律的归法律


看完这则新闻,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彭宇案,公交站台帮扶老人却被告上法庭。


从道德层面上来看,彭宇和卖豆饼的老太成被告的确让人心里不是个滋味,以后谁还敢做好事啊?!


但如果换个角度,我们是不是也不应该漠视丢钱的失主讨要自己财物的权利。


道德的归道德,法律的归法律,这才是一个文明社会的表现。


如何最大限度地保护争端双方的权益,现在看来只能依靠法律部门了。一是法院会怎么判,这个判决结果将会起到巨大的示范效应。二是公安机关能不能及时通过调查还原事件真相。


彭宇案最后双方和解皆大欢喜,这个事件下面如何进展?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