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就在蒋辉迷路的当天下午,S东某县城某单位家属院。

一辆墨绿色的军车开进了家属院大门,停在了一户姓蒋的家门口,几个身着武装部干部的人走下了军车,其中还有几个校级军官,他们的表情个个凝重而又严肃,为首的是一个上校军衔的军官,他的表情更是凝重,但是看他的步履十分稳健,一看就是一个老兵。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敲响了蒋跃进家的大门。

“来了!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应声打开了大门,这个中年妇女就是蒋辉的母亲王爱林。

“谁呀!?这大中午的也不睡个午觉。”睡眼腥松的蒋辉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老商!怎么是你呀!这会怎么来了。”王爱林一看来人是老熟人,是蒋跃进的老战友县武装部的部长商振宝。

“嫂子,老蒋在家吗?”商部长问道,但是语气中没有带一丝高兴的神色。

“在家,老商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王爱林看出商部长的神色不对,于是就问道。

商部长一愣,接着从脸上强挤出一丝微笑,“没事嫂子,什么事都没有。”

“是老商呀!哎!你小子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不想让我睡觉啊!哈哈!”蒋跃进走出了屋子边走边说道,“这么多人呀!咦!老黄你也来了,来来!来!屋里说话,外头怪热的。”说着蒋跃进就把几个人让进了屋子里。

蒋跃进让妻子王爱林给客人倒茶水,可是这个时候,商部长却说大家都不渴,蒋跃进的眉毛一邹,“我说你小子是怎么了?变娘们了,怎么今天这个表情,你小子往常可不是这个熊样的,出什么事了?”

商部长听后,站起来对着蒋跃进和王爱林,沉重的说道,“老蒋!嫂子~!……我不知道怎么说这话……你们……你们一定要撑住呀。”

蒋跃进的心头一紧,表情一下子由刚才的微笑变得严肃了起来,在这个时候大下午的,一行武装部的军人到家里来干什么,尢其是老战友老商的表情竟然如此的凝重,蒋跃进一下子联想起了正在南疆打仗的儿子蒋辉,这几天从报纸上和新闻上没少报道了ZY交战的事情,难道儿子他…………

“说吧……到底……怎么了?”蒋跃进严肃的说道,他的语气中充满着激动,声音有些结巴。

“啪!!!”王爱林一听商部长和蒋跃进的对话,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老蒋!我……我们对不起你们,小辉……他,前几天,在ZY交战中,小辉牺牲了…………”商部长沉痛的说道。

“嫂子……嫂子!!…………”商部长叫道,只见王爱林两眼一闭,就瘫倒了下去,商部长一把扶住了王爱林,几个武装部的军官也过去帮忙把王爱林给架到了床上,商部长看了一看王爱林,“没事,是受了刺激晕过去了。”

商部长用手指掐了王爱林的人中,只见王爱林悠悠的转醒了过来,接着就是一声惊天的嚎叫哭泣声,哭的要多惨就有多惨,那是一副撕心裂肺的哭泣,是一种绝望的哭泣。

再回头看坐在沙发上的蒋跃进,正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出神。

“老蒋!~老蒋!……”商部长叫了两声,“你可别吓我,老战友!”

“噢…………”蒋跃进这才反应了过来,“没事……没事……没事。”

“你没事吧。”商部长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没事……”蒋跃进语无伦次的说道,突然他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老商,我……我知道部队……规定,但是我实在是想知道,你知道……小辉是怎么…………的吗?”他想说牺牲两个字,但是他没有勇气说出口,他怕只要这两个字一出口,恐怕自己也要泣不成声,这样就不能知道他想知道的东西了。当他听到“蒋辉牺牲了”这五个字时,他就仿佛被雷电给击中了一般,呆在了当场,虽然他早就看出了老商的神情,并且分析出了老商要说的话,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当商部长告诉他这个噩耗时,他还是被惊呆了,以致于商部长叫了他好几声才回过神来。

“老蒋,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我回头再来给你说。”商部长关切的说道。

“你给我说!!!”蒋跃进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把扯过商部长的衣领,他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愤怒了起来,把商部长和众人都吓了一跳。

“好吧!老蒋,你先坐下我告诉你。”商部长说道,就这样商部长就把蒋辉牺牲的前前后后给道了出来,话到激动时,商部长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几个随行军官的眼角也都红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作为父亲的蒋跃进竟然在商部长述说儿子蒋辉牺牲的前前后后时,竟然没有流出一丝眼泪,还时不时的问一些蒋辉牺牲前后的细节。

最后,听完儿子牺牲的前前后后,妻子王爱林已经又哭的睡了过去,当商部长把“特等功”和“特级战斗英雄称号”的证书及勋章时,蒋跃进的手打起了哆嗦,他不知道怎么伸手去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死压着眼睛里的泪水不让它流出来,眼神慌乱而又伤心,他感觉他的心正的碎掉。

蒋跃进把商部长等人送出了大门,当他一转身时,一行的热泪说什么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蒋跃进身子一下子靠在了墙上,他把衣袖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唔泣着,他不想让自己哭出声,但是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蒋跃进感觉到自己的心口一阵阵的绞痛,就像是有一把刀子在剜自己的心一样难受。

Y南北Y丛林地区。

蒋辉独自一个人,走在丛林里,他的身上已经有多处被树枝给划破了,虽然皮肉很痛,但是蒋辉的心里除了紧张外,再就是感觉到幸运,这么一路走来,竟然没有遇到一个活着的敌人,除了一些被我军打死在丛林里的Y军士兵尸体,连个活着的敌人影子都没有见到。蒋辉从河里抓了几只青蛙,把青蛙的腿扯下来撕掉皮就放到了嘴里用力的嚼,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当时也想用放大镜再一次取火把青蛙肉弄熟,可是这里是丛林,到处都是能遮住阳光的高大树木,放大镜根本就不行,再一个这个时候如果升火,万一把敌人引来了那不就前功进弃了么,这么一路都过来了不易呀,想到这里,蒋辉倒似想开了一般,即然炮击都打不死咱,就说明老天爷不让咱死,不珍惜生命怎么行!还是小心一点吧,蒋辉那里知道这一带的Y军部队,早就被我军给消灭了,而后面的Y军部队,还没有上来,所以这一带暂时是军事力量的真空地区。

蒋辉又翻过一个山头,刚翻过一个挡在前面的小树,他就注意到在自己的左方不远处的丛林里传来了一阵说话声,吓的他一下子伏在了地上,据枪就想射,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目标,过了好一会儿,蒋辉才寻着刚才声音传过来的方向走了过去,他发现什么都没有,但是从地面上可以看出,这里刚才来过人,对!绝对是人,蒋辉不知道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但是好奇心还是战胜了自己,他决定要去看一看,万一要是自己人呢,那可是错过了回国的机会了,如果是敌的人的话自己再退回来不就完了,蒋辉正了正自己的枪,小心翼翼的沿着对方留下的痕迹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