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二三回 喜鹊登枝翘首寻故友 蛱蝶穿花展翼会群英 第二三回(4)梦中会友

bjunqing2008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二十三回(4)梦中会友 只见面前的关云龙不急不缓地正容说道:“云涛老弟,我是受纯阳真人之托来帮你完成心愿来了,休得取笑!”柳云涛惊诧道:“我有什么心愿,需要您这位神仙道人来帮忙?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惊悸之余,脊背上立刻冒出了一股冷汗。 关云龙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二十三回(4)梦中会友


只见面前的关云龙不急不缓地正容说道:“云涛老弟,我是受纯阳真人之托来帮你完成心愿来了,休得取笑!”柳云涛惊诧道:“我有什么心愿,需要您这位神仙道人来帮忙?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惊悸之余,脊背上立刻冒出了一股冷汗。

关云龙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欲念一动,当让因果。既然云涛老弟思慕大海,就该痛痛快快地去到大海里周游一遭!”说罢,伸手向下一指,又道:“快请吧!”

柳云涛低头向下一看,只见陡峭的崖壁之下,礁石丛生,激浪排空,嗔斥道:“您别拿哥们开涮了,这要跳下去,就是摔不死,也得让浪头给拍死,还有命去周游四海?”

“云涛老弟休得担心,下去便知!”只见关云龙面容一肃,手轻轻一扬,一股大力向前推来,柳云涛只觉脚下一晃便失身向崖下投去;正自惶急间,忽觉身子轻飘飘地飞了起来,急忙睁眼看时,见自己脚下踏着一朵白云,已置身于茫茫海天之间。关云龙这时变了一身道装,手握一把白色佛尘,笑眯眯地伴在自己身边,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在他干瘦的脸上仍然戴着那副标志性的金丝眼镜。

见此情景,柳云涛心下稍安,向关云龙问道:“云龙兄这是要带我到哪里去?”

关云龙扬手用佛尘一指,笑道:“我先偕你游历四海仙山,饱览仙界风光,然后再伴你到海底世界闯荡一番,让老弟也长长见识,不枉我们弟兄相识一场!”

朦胧间,两个人走马观花已过了蓬莱仙岛,游遍瀛洲福地,转眼只间又来到了南海胜境,虽历历在目,其实看不甚分明,但觉处处云蒸霞蔚,瑞气生辉,山光水色,繁华似锦。

柳云涛正自注目观望,忽觉脚下一沉,通体透凉,直入心脾,关云龙一挥佛尘,分开水路,两人便进入了汹涌的波涛之中,随之又直入海底。

柳云涛放眼四望,只见周围波涛暗涌,澈如明镜,而行走之间又毫无阻滞,心下疑惑,便向关云龙问道:“云龙兄,我乃陆地凡人,并非水族,怎么来到此间毫无凭借,在波浪中穿行,便入往常在陆地一样?”

关云龙笑道:“云涛老弟素有慧根,可喜可赞,在天地水三元之中,人是世间万物之灵,只要修持得道,参悟其理,哪里去不得?”又道:“在三元之中,各有各的生存法则,老弟若肯随我潜心修行,精研仙道,我保你上天入地,腾云翻浪,如履平地,有何难哉!”

柳云涛闻言,心下生慕,便问道:“要想学成这样的本事,需要怎么修炼?”

关云龙应道:“这就要看老弟的道心坚不坚了,俗话讲‘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有志者事竟成嘛!”听着关云龙的仙言开导,柳云涛心下若有所悟,忽又笑道:“云龙兄是神仙,怎么净讲些凡间的道理给我听?”

关云龙正容道:“仙凡虽隔,法属一理,不经磨练是难成正果的。其实两者之间也不过一步之遥,就看有没有坚心跨过这道坎了。云涛老弟有心向道,我当会竭力相助!”

柳云涛随着关云龙闲游,只见前面路上现出一座都市,高楼大厦,鳞次栉比,鱼鳖虾蟹,各行其道,行人如织,热闹异常,三街六市,宛如人间。柳云涛大感惊奇,欣然道:“我们既然来到这里,何不顺便到街上走走,看看有什么好的生意可做?”

正行间,路边闪出一家挂有霓虹灯招牌的水族饭店,一个花枝招展的虾婆立在门前拉客,嘴里在大声嚷嚷着:“‘珍馐美味,生猛海鲜,煎炒烹炸,任君自选!”

待走到近前,关云龙道:“我们哥俩有幸来到水府,闻得美酒佳肴飘香,总不能空腹而回呀!走,咱们进去好好地搓一顿!”

两人进得饭店,找了个洁净的雅座坐了下来。关云龙精心点了几样山珍海味,便和柳云涛细酌慢饮的比划了起来,边说边吃,边吃边喝,一直留连到了月上中天,尚未尽兴。还是听杜民生打电话来再三催促,两人才起身告离。

恍惚间正要出门时,两个人被一群身着金盔金甲的虾兵蟹将挡住了去路:“快点,快点,快把他们两个拦住,没有买单就想溜,天地间的饭店哪有让人吃白食的!”七嘴八舌地乱嚷成一片。

柳云涛醉眼朦胧地伸手就向自己屁股后面的裤兜乱掏。他知道自己身上有钱,心想:“不就是要钱嘛,这好办,给就是了!”可是掏了半天,一个大子儿也没掏出来,后兜里的一厚打百元大票不知什么时候早已不翼而飞,急得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在惶急间他正要张口向身边的关云龙求助,却左顾右盼不见了他的踪影。

“这该死的老关,刚才还成仙了道地跟我吹得象真事似的,怎么因为一顿饭钱就他妈的溜了!“柳云涛恨意顿生,张口就要大叫。

一群虾兵蟹将见柳云涛装模做样地掏了半天没掏出钱来,便纷纷伸手上来撕打,大喝斥道:“没有钱混到我们这里来瞎忽悠什么!把他给抓起来,送到边疆渔场去劳动改造!”

柳云涛急挣难脱,不禁失声大叫起来,悚然惊醒,方知是南柯一梦!心中自嘲道:“真是怪哉,怎么做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梦,自己竟跑到海底水府去了!原来神仙居住的洞天福地也是不让吃白食的!”看看对面的杜民生睡得正香,柳云涛又埋头睡了下去。


次日清晨,雨后初霁,天地间一片清新。红红的太阳跃上宁静的地平线,给山川平原,江河湖海披上了一层崭新的霞装,沉睡的江城又恢复了勃勃生机。满城里星散云集的绿树杂花尚未抖落枝叶间的雨珠,在朝霞的映照之下,流光溢彩,分外妖娆。在春雨中刚刚出浴的街道楼房,倦意尽扫,面如出水芙蓉,清丽可人。江城又喧闹起来!

杜民生,柳云涛二人踏着湿漉的水泥地面,仪态悠然地在小区花园间散着步,在稀疏的晨练的人群中随意地穿行着,不时地和身边的熟人打着招呼。

“这次老弟立了这么大的功,春节回家去,弟妹有没有好好地表扬表扬你呀?”柳云涛用一种开玩笑的意态,向杜民生问道。

杜民生笑应道:“表扬什么!我和她讲,她自然很高兴,可她又不太相信;她说只要我今后不再到她手里抠钱花,她就阿弥陀佛了!”又笑道:“这也怪我自己,天天在老婆孩子面前空口许愿,向来就没有兑现过,难怪人家不识信了!”说罢又笑。

“这有什么!在家里我也常常耍耍这样的小把戏!”柳云涛笑着开解道:“人穷志不能穷,没钱过日子的时候,光呆着发愁也没用,搞搞望梅止渴的小把戏,往往也能让人精神一振,有希望的日子总比没有希望的日子好些!”

杜民生嬉嬉笑道:“这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有时确实也管点用。不过,偶尔闹个小耍子还可以,闹俗了就没劲了。这就是曹孟德讲的‘有文事者,须有武备’,没有点真枪实弹给壮胆撑腰,闹闹就闹得自己没有信誉了!”

柳云涛笑道:“这也只是权宜之计嘛,谁有粉不想往脸上擦!可是你得有啊!一个大男人不能顶门立户,挣钱养家糊口,拿什么掩饰自己的颜面?可人的一生哪儿能一步顺,步步顺哪?谁没有个走‘麦城’的时候!”又道:“这回也该着咱们哥俩露脸,现在手中有了钱,不就什么谎都给解了吗!这就叫做一俊遮百丑!”

“我这正和您弟妹商量着,等条件再好转些,把您小侄女搞到武汉来读书,毕竟大都市的教育质量要比小地方好些。过去您弟妹总在讲,说这儿女可不是她一个人的,她一个人已经独管了七八年了,轮班也该轮到我管管了,说得我好没面子。现在就可以满足她这个心愿了!”杜民生若有所思地讲着。

柳云涛认真地说道:“这事也不用太着急,等下一单鱼粉做下来,买房子的钱就不用愁了。我打听过,东湖边的房子不过两三千块钱一平米,到时候花个三十万二十万的,在东湖边上买套新房子,把小侄女接过来,把弟妹也接过来,一家人好好团聚团聚!”

杜民生道:“您小侄女来不难,您弟妹来就难了,现在向武汉调个人来可不容易。再说她在当地医院干着个护士长蛮不错的,这工作岗位可不能轻易丢掉。丢了就找不回来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吗!绝对不能再让她重蹈我的覆辙了。真要是让她到武汉来做全职太太,她是不会干的,那样做风险太大了!”

柳云涛不无惋惜地叹道:“那你们这小两口就只能这么牛郎织女地耗下去了!”

杜民生淡然一笑,说道:“现在就是这么个社会环境,这又有什么好办法,还是先保住饭碗子要紧哪!走一步看一步呗!天底下的好事哪儿能全让我们给摊让?”又道;“真若是日后条件成熟了,不如我们哥俩把房子买在一起做个邻居,把嫂夫人一同接过来住,岂不更妙?”

柳云涛笑道:“我也这样想来着,不过眼下还很难下定论。这要等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安排好工作岗位再商量。谁知道这两个孩子到时候会飞到那里去呢?我和你嫂子也都是年近花甲的人了,身边总得有个子女呀!若真是日后条件允许,我们能把房子买在一起,那可就太好了;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两家也好有个照应!”

“不行啊!”柳云涛复又感悟地感叹道:“现在国家的人事制度户籍制度控得这样死,我们的劳动组织关系又转不过来,如果退休退在老家,再到武汉来定居,领退休工资还得跑回原籍去领,一年到头还得搞一回验明正身,那不得把人给麻烦死了!医疗保险也转不过来,看个病到哪里去报销医药费的呀?要是国家在这些政策方面给老百姓松松绑,提供点方便,那就好了!”

“现在的人事管理制度和户籍管理制度就是有些问题,太不利于人才流动了。改革开放搞了二十多年,这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好;那就等等再说吧!松不了这个紧箍咒,事情还真是不太好办!”杜民生一脸扫兴地感叹着。

看看天色不早,柳云涛又道;“咱们还是去吃早点吧,上班后抓紧安排开个碰头会,把眼前面的工作好好布置布置,好迎接下个战役的开始,争取再打个漂亮的大胜仗吧!”

杜民生爽爽快快地应道;“好,那咱们哥俩先去吃饭!”


吃过早点,杜民生和柳云涛来到公司办公室时还不到早上七点半,离上班的时间还远,却见公司的房门已经大开。等走进屋内一看,葛忠、靳连峰、郑玉萍、袁丽四个人一个不少,正围在一起说笑呢。

柳云涛讶道:“你们大家怎么来得这么早哇?”

阮丽想也不想便脆生生地应道:“我们都是独身一人,在这里又没有自己的家,现在公司就是我们的家,我们不到公司来到那里去呀!”话讲得既干净利落,又极富率真和幽默感,让人听得心头一震。

“是啊!”柳云涛心中肃然醒道,“这远离故土到异乡打工拼博的人们,就如潮起潮落的海水一样,随波逐流,既无长期固定的工作单位,又无相对固定的居住处所;他们似古代游牧部落的牧民一般,逐水草而居,依靠什么才能在自己的心底深处建立起关于‘家’的归属感呢?他们是现代社会中的另类,就如天边的流云,不入飞鸟之丛,又不从走兽之类,凤凰管不到,麒麟辖不着,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何处是他们心中的‘圣地’?何处是他们可以获得社会关心和温暖的精神‘家园’呢?这或许是一种社会历史的时尚和进步,抑或是现代都市生活中的一种悲哀?

他们又如在天空上放飞的风筝,只有当远在异乡的家人牵动那根细长的线抖动的时候,或可从中感受到一点点‘家’的系念!‘自由万岁’,这是人类社会久远的呼唤!但是,失去社会应有关爱的‘自由’,又是多么的令人感到无助和无奈!

不破不立,破在当头,立在其中!生活在呼唤新的社会秩序和社会组织的建立。幸福的生活环境不需要上帝的恩赐,而是需要现代社会各阶层的人们共同去创造!这其中也包括那些以振兴中华为己任,以人民代表而自诩的志士仁人!”

柳云涛心中的意念稍纵即逝,又回到了眼前这生动的现实生活场景:“对!小阮讲得好,公司就是咱们的家!我们大家都是这大家庭的一员!建设好我们的美丽家园,让我们的生活比蜜甜!”柳云涛赞许地鼓动着。

杜民生笑道:“咱们这会议还未曾召开,柳总就给我们发布动员令了!那好吧,既然大家都已经到齐了,就不用再等了!咱们现在在一起开个工作碰头会,共同讨论讨论咱们这个‘家’怎样才能继续发家致富的问题吧!”杜民生心中高兴,喜笑颜开地和大家打着招呼。

“在那里开?”葛忠禁不住问道。

“还能够到那里去开?咱们就这么巴掌大的个地方,就在外屋开吧!”柳云涛笑侃道。


“咱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待大家各就各位的坐定以后,杜民生道过开场白,便侃侃讲了起来。他说道:“过去我们在工作岗位上不论做什么工作,都讲是干革命,现在不时兴了。现在我们讲的是‘找饭门’,民以食为天,吃饭是人类生存的第一需要,不管是什么政治信仰,什么宗教信仰,要想在社会上求得生存,最基本的问题就是要解决吃饭问题,说别的都是瞎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