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十章 狼烟遍地设重围 野草连云斗魍魉 第二十章(8)半路阻击

bjunqing2008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秦二虎听得后面的马蹄声越追越近,心中又气又恼,恨道:“这些小鬼子还真他娘地够烦人的,一个个的还没有被大火烧成糊家雀儿,撵上来够快的!这不是让阎王爷催得成心上来找死吗!”

秦三虎嘿嘿笑道:“这又有什么,他有兵来追,咱就跟他干呗,骑兵的影子大,不正好给弟兄们上来当活靶子么!大不了咱们多费几颗子弹,还像在大草洼里似的,把这些不知道死活的家伙给敲打干净就是了。就是他们再多来上几十个骑兵也休想留得住咱们弟兄!”

秦二虎向秦大虎吩咐道:“大哥您带手下的弟兄先行一步吧,过个七八里地你们就停下来构建个阻击阵地,等我和三虎退下来以后,您就带着手下的弟兄抵挡一阵,咱们还是交替着往下撤吧!”

秦大虎答应了一声,就带领着手下的三百多弟兄先行出发了。秦二虎及手下的几十个快枪手和秦三虎所部的一百多个弟兄都留了下来。

秦二虎又向秦三虎吩咐道:“咱们哥俩这样分分工吧,你带着手下的弟兄在正面阻击,我和其他的老弟兄下到大道西边的草丛里去,等交上火以后咱们两下里互相一照应,这个仗就好打得多了!”

在秦二虎的指挥下,计划用打冷枪射杀鬼子骑兵的几十个快枪手立即向着大道西边的草丛里转移了下去。

秦二虎走在最后,临到拔步动身之际,他忽然又犹豫了一下,回头向秦三虎叮嘱道:“等一会儿只要是瞄着骑兵的影子,你们就先让机枪跟他们招呼,再用排枪撂他们。记住,只要够上火就打,千万不要等,大路上没遮没档的,骑兵冲得很快,千万不能够让这些狗日的贴近了!”

耳听得马蹄声越来越近,秦三虎笑着催促道:“二哥您就放心去吧,我知道小鬼子的骑兵厉害,咱们就给他来个先下为强就是了!”

秦二虎一冲下大道,带着手下的几十个快枪手向前摸了下去,向北跑过了有三五百米的距离,便指挥着大家在路西边附近的草丛里隐伏了起来,专等着鬼子的骑兵上钩了。

他之所以这样调配安排,一是考虑到在昏黑的夜色中,视线模糊,不容易捕捉目标;二来是想给追上来的鬼子骑兵一个出其不意,打他个措手不及,更便于扩大战果,挫煞敌人的锐气。这样一打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杀敌效果了。


犬养次郎率领着日军的骑兵小队上路追击的时候,已经比闯关突围的秦二虎等人晚出发了大半个小时。到了这个时候,秦二虎等人已经带着队伍跑出了有十多里地。可是,犬养次郎所带的日军骑兵奔跑的速度极快,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追上了秦二虎所部的后续部队。

这个时候,半羞半闭的月牙儿已经移过中天,满天的星斗交相辉映,在旷野里洒下了一片暗淡的银光。在大路东面茫茫无际的夜海里,海浪一波一波地翻腾着缓慢地向岸边的沙滩上冲来,发出如泣如诉的奏鸣声。

轻风过处,在大路两旁只有稀疏的野草随着俯仰起落,谁也看不出在这里有全副武装的战士埋伏着!

在深沉的夜空之中,急骤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越来越近,没有过上多大一会儿,一群奔驰如飞的战马的团团黑影就闯入了秦大虎和秦三虎等人的眼帘,并且在瞳人中的影象越来越分明,分明到已经可以分得清战马和骑在战马上骑兵身形的轮廓了。

秦二虎一直在路下的草丛里凝神注视着,当他看到头前的一匹战马四蹄飞腾纵身向上一跃的时候,便把手中的三八大盖顺手一举,一颗灼热的子弹就向昂起的马头激射了过去。随着这一声枪响,只听得一声哀哀的嘶叫声响起,那战马的前蹄一屈一个踉跄就向路边栽倒了下去。

奔跑中的坐下战马一栽,马上的骑兵把握不住坐姿,也不由自主地顺势将身子向前倾了下去。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秦二虎又搂动扳机扣响了第二枪,这一颗后发的子弹不偏不倚地打在了骑兵右侧的太阳穴上,又“吱溜”一声从其左侧的太阳穴里钻了出来。这先头的一人一骑就这样给报销了!

秦二虎之所以要把阻击队伍埋伏在大路的西边,主要就是想借助海浪反射的星月之光看得更加分明一些。在他听到后面的马蹄声响起的时候,他就在选择阻击的最佳位置了:

在这沉沉的黑夜之中,从大路西边向广阔的海面上去看腾越而过的骑兵,就像是在一片银灰色的幕布上看投影一样,清晰可辨,一览无余,没有比这个方向更为理想的观察和射击位置了!

他之所以选择在战马腾越的刹那间发枪射击,这里面也是大有名堂的:这其中有个相对静止的道理。奔驰窜行中的战马看起来疾如飞鸟,其实也有其相对静止的时候,这一刻就是影象硕大的马体起跳下落时相对静止的时刻,在这时是最容易击中目标的。秦二虎深悟其中三昧,所以给他发枪即中。

要知道,他这“枪神”的绰号可不是碰运气给碰来的,不然的话,谁会无缘无故地将“枪神”这顶灿烂的大帽子扣到他的脑袋上!

至于他击发的第二枪,也是运用的这个道理:马上的骑兵在战马栽倒的刹那间,在战马的身形尚未变换之前,也会是相对静止的;而骑兵的整个身子这个时候正好牢牢地贴在马背上,根本就无法自主,在前冲的惯性推动力尚未发生移位作用的时候,其身形也会是相对静止的。所以这后来击发的一枪也让他给打了个不偏不倚。

话休絮烦。秦二虎闪电般击发了两枪之后,打倒了先头的一人一骑,并没有歇手,而是循着马队穿越过的踪影从头至尾连打了七八枪,像庄稼间苗一样,又打倒了三四匹奔驰的战马,也在同时击毙了三四个马上的骑兵。

在他的第一枪打过之后,其他数十个快枪手也紧跟着他一起举枪射击,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通点射,“劈、劈、啪、啪”接连打过了有百十多枪。把冲过去的二三十匹战马给打倒了一大半儿,把马上的骑兵也给消灭了一小半儿。还有几个漏网的骑兵催着战马穿过了他们这个预设的冷枪阻击火力网,冲向了当路阻击的秦三虎等人。

秦三虎等手下的战士也不是“吃素”的,三四挺歪把子机枪当头先发,后面一百多条步枪交叉进行火力阻击,不等这些骑兵和战马冲近,便都给一个个一匹匹地撂倒在了大路上。一人一骑也没有让其冲近阻击自己的身旁。就连最后冲上来的犬养次郎坐下的战马也给打了个胸腔开花!就别提打得有多爽了!


犬养太郎心高气傲,争强好胜,不是个畏刀避箭贪生怕死之人,他之所以迟迟地落在了后面,是因为他的大腿受了重伤不便策马奔驰而已。

对于在半路上会受到土八路的阻击,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这并不使他感到吃惊。不过,对于追击上来的骑兵小队出现了这样几乎全军覆没的结局,还是多少令他有些泄气。因为这种情况在他个人的战斗经历中是极少见的。

令他感到大为庆幸的是,土八路虽然击毙了他的坐骑,却没有再伤到他的一根毫毛,只是把他在僵硬的路面上给重重地摔了一跤。因此,当他忍痛从路面上爬起来的时候,他不仅没有退缩之意,反而又长了几分精神。——因为他的追击目的已经基本上达到了。

他从率领着残存的骑兵开始追击的时候,就没有奢望过要凭借这二三十个骑兵将闯关而过的土八路全部都给拦住;在他想来,只要能够把这些土八路从后面给粘住就达到了追击的目的。等到后续的大队人马再赶上来,他就稳操胜券了。

他在庆幸之余,一翻身便伏在了死马的肚腹下面,随即又向在前面路面上倒毙的战马群中呼喊了起来,想从中挖寻出几个没有毙命或者还没有咽气的士兵来。只要还有残存的士兵在,他就有了同前面的土八路较量的本钱。

他在期待奇迹的出现,这个奇迹果然就出现了!有几个摔倒在战马身边还没有断气的士兵马上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应。不管是这几个回应他的士兵是否还有作战能力,能够回应他的呼喊就说明其神志还是清醒的,他期待的也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一等这几个回应他的士兵有了更为进一步明确肯定的回答后,他便当即指挥着这几个残兵向前面和西面打阻击的土八路展开了反击。秦二虎和秦三虎等人见到死马群中还有残存的敌人,便与之展开了对射。一时间枪声大作,一场激烈的枪战又打了起来。


秦二虎和秦三虎二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手下的战士也几乎个个都是神枪手,两路夹攻,猝然发难,又是用冷枪进行精确的点射,又是用机枪和步枪的交叉火力进行密集的扫射,就这么二三十个鬼子骑兵,怎么就还没有给干净利索地收拾掉呢?

其实,这道理说来也简单!其一,日军骑兵小队的战马冲刺得很快,又是在朦胧的夜色之中突进,目标不容易捕捉;战马的横截面大容易打中,而打人就不那么简单了。

其二,秦二虎这里虽然有几十个冷枪射手,可在骤然之间突然发起阻击,所要射击的目标又不可能事先分配到人,这就出现了在转瞬之间几个人瞄准了一个目标打,个别目标被打漏的现象。

其三,就是所有射手在一开始都集中火力打马,马上的骑兵在落地以后一躲到死马后面就不容易打了。这样一来,虽然所有的战马都给当场击毙,而招致个别敌人漏网就在所难免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秦二虎的头脑极为清醒。他知道犬养太郎组织日军士兵拼死发起反击的险恶用心就是想通过火力接触拖住他们,等待后面追击的大部队扑上来以后再行决战,再黏糊下去是没有好结果的。

而要发起冲锋将这些残存的鬼子一鼓歼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鬼子兵虽然不多,但一个个都是枪法精良的好手,在近距离的射击下必然会增加许多无谓的伤亡,是得不偿失的。便呼哨一声领着两支人马全都撤了下去。


秦二虎的这一全速撤退的果断决定,令犬养太郎大失所望。可是,他手下就有这么区区的几个残兵,要是舍弃这些死马做掩体,紧跟着一路追击下去,是决计讨不了什么好的,说全都让这些又狠又辣的土八路给一个个敲打干净了,那也就跟是闹着玩儿似的,费不了多大劲儿的。

他思量再三,还是决定等到后续的大部队赶上来再尾随上去追。可是,他后续的大队人马什么时候才能够赶到呢?



——半路截击水显影,海浪借做照妖镜!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