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西南大学黑社会专家汪力教授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重庆打黑势头向全国扩展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经过文革后,大家对搞轰轰烈烈的运动有一种警惕。中国人比以前理性了,不会那么冲动。”



教授说错了。企业职工下岗分流,减员增效就是一场席卷全国的“轰轰烈烈的运动”。时间隔得并不久,我们都还记得当年媒体上有学者,有官员,有各式各样的帮闲人物兴高彩烈地撰文说:要用铁榔头、铁面孔、铁心肠砸烂职工的铁饭碗。不敢向职工下狠手的干部不是好干部。以及市场不相信眼泪,不找市长找市场,企业职工被养懒了养娇了,理应被淘汰,理应牺牲一代人,牺牲3000万国企老职工。等等,等等。当年的架势,似乎不搞下岗就不是改革,下岗的人越多,改革的决心就越大,改革的功劳就越大。全国的国有企业无一幸免,全都在短时间内陷入下岗的旋涡中。这难道不是“轰轰烈烈的运动”?重庆打黑才涉及多少人?可是当年下岗分流、减员增效的时候,涉及了多少人?教授那时候怎么不站出来说话?什么“理性”,什么“冲动”,教授不觉得这种话有点扯淡?



这位“黑社会专家”汪力教授分析重庆黑社会产生的政治经济基础时居然这样说:“由于改制,很多国营企业大批工人下岗失业,他们对社会存在的不公、贫富差距不满。同时,重庆直辖后进入了大规模建设时期,大批农民涌入城市。下岗工人和农民工形成了低收入阶层,这个量比较大,由于心理失衡,加上对社会不满,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成了游手好闲之徒,成为黑社会的基础。”



教授还说:当时重庆很多下岗的产业工人住在几十年的老房子里,而旁边就是高档写字楼、商品房,反差太大,一些人肯定心理不平衡。汪力认为,旧体制难以适应市场经济体制,新旧体制冲撞使产生黑社会的空间变大。“这种冲撞,重庆比其他城市更为激烈。”



也就是说,由于下岗工人和进城务工的农民这些低收入群体对社会不满,有些人成了游手好闲之徒,这才形成了重庆黑社会的基础。真是睁着眼睛说胡话。汪力教授,请你给我们指出,文强谢才萍,黎强,陈明亮、龚刚模、王天伦、岳村 …… 哪一个是下岗工人、哪一个是进城务工的农民?黑社会的形成,是官商勾结的结果,是警匪勾结的结果。吃农民种的粮食、穿工人制的衣服、住民工造的房子,教授悠哉游哉活了几十年,吃大米都不长身个了,你的良心到哪里去了?难道百姓把你养傻了?转人民网强国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