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城 第一章黑衣人 第七节暴力审讯

ddtt 收藏 0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11.html



雯倩和萧燕看见进来三个宪兵,为首的这个身高大概快一米九,比站岗的兵还高大,这个宪兵身材显得很强壮,穿着宪兵黑色的制服给人一种让人恐惧的压力,他腰上挂着枪套和一支象征宪兵军官身份的装饰性匕首,一身黑色的制服干净整齐,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他是个很严肃的军人。

雯倩盯着余飞的脸至少有五秒,她感觉这个家伙外表不俗,长的要身高有身高要威风有威风。军帽上军徽亮亮的反射着灯光,自己真的有一点喜欢这个不知道姓名的家伙,不过这也没什么,从现在开始可以慢慢的和他混熟,如果他和自己一样是个不收黑钱的执法者,就选择他做自己的合作伙伴。搜查完大楼的班长向排长汇报:“一百五十个警察死一百四十八个。”

“这是联邦政府的耻辱,他们死了也好,免得还要把他们送交廉正公署,没有他们我们可以展开其他案件的调查。” 余飞像是自言自语的说,来这里之前他只知道这里乱,没想到乱成这个样子,因为分黑钱不均匀警察黑贼打的两败惧伤,不是自己出手今天警察就要被杀光。

雯倩站起来问:“你好,请问你怎么称呼?”

“宪兵排指挥官余飞。” 余飞没敢把注意力集中在女警察身上,耷拉着眼皮眼睛看着地面。“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警员雯倩,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雯倩问出来他的名字也把自己的大名告诉他,希望他能记住但又怕记不住就拿出一张名片递上去。合作愉快?余飞心里想笑,只要本城有自己宪兵还需要支援?只能是宪兵支援其他执法部门,宪兵不需要任何本城执法者的支援,在本地唯一算干净的执法部队也就是宪兵了。

文雍是士官,有些事情还需要他去做,他看余飞不接名片但他手很快马上拿过去,又递上一张自己的名片、说了几句客套话才没让场面变的太难看,余飞性格里的傲气就在暴露在众人的眼前。雯倩站在他面前,两眼直直的盯在他的脸上,看着他的眼睛心想你还挺傲,我不信治不服你。她现在很重视余飞,可就他这个态度自己是不太可能马上跟他接触。


宪兵把警察的武器收集起来交给警察保管,把匪徒的武器全部收缴起来准备封存,现场留给警察处理,宪兵可没时间收尸体。余飞正处理闲杂事情准备走萧燕跟她说:“现在这里没警察你们该派人保护这里,这里存着武器还有不少重要的嫌疑犯。”

“那就把这些人全带走,宪兵也有权关押嫌疑犯。” 余飞其实想调查一下这事,把嫌疑人弄回去才能调查。萧燕是担心再有匪徒来这里闹事,所以还是把嫌疑人转移到另外的看押处进行拘留,她从地下室里把这里的嫌疑人全部叫出来,填写了必要的手续把犯罪嫌疑人移交给宪兵处理。宪兵的卡车拉着犯罪嫌疑人和缴获的武器弹药满载而归。


回到宪兵驻地文雍还想连夜开见面会把新来的指挥官介绍给士兵们,可余飞想让士兵们早点休息,也就把这事推到明天。早上的早操取消,因为昨天连夜执行任务,余飞早上就把值班员叫来不让他发起床信号,让士兵们多睡一会。士兵们一起来就集合起来准备早锻炼,文雍站在队列的前边,“今天早操取消直接去餐厅吃饭。”士兵们真想欢呼一下可在这位严厉的士官面前士兵们不敢欢呼,只能照旧排着队去吃饭。

余飞自己路上没少买吃的,都放在包里,昨天一来就有任务很多吃的还没打开,他一起来就随便吃了点也没去餐厅,然后就自己巡视了一下整个兵营。吃完早饭士兵们还不知道有什么变化,站队集合好了等新来的长官训话。

巡视完营地余飞站在士兵们面前,“早上好,我是新来的排长余飞,以后就要和大家一起共事,我提前向你们说明,本城的犯罪率是全世界第一,而我的理想是严厉惩治犯罪,在我离任之前我要把他们解决了,如果有人害怕那些贼可以提出来,我会把你从这里调走,我不喜欢胆小鬼,国防部部长和宪兵司令都不希望我们是群白吃饭的人。”

“长官,我们早就想和那群贼干一下,出去坐个公交车都能遇到几十个小偷,本地的贼太多,警察不管我们愿意跟着你去收拾他们。”第一班的班长钱士飞带头表态支持新来的长官很犯罪分子斗,以前的军官不但不派他们出去抓贼,还让他们出门不得携带武器,好几次在街头和混混发生冲突,宪兵都吃过亏,所有人都恨死外边的贼。

“今天早晨大家先休息一下,要高度戒备,我们的拘留室里有重要嫌疑人,必须守好兵营。” 余飞没给他们安排训练就让他们就地防守。“保证完成任务。”士兵们都很高兴,不用训练就不用受军士长的折磨,这多舒服想多好。


解散了士兵以后余飞带着文雍进入地下拘留室,把一个穿着西装一脸横肉的中年男人带进审问室。这家伙就是本地犯罪集团的一个首脑,就是他和警察有了矛盾才有昨天晚上的一场血战,这小子有点实力的。

“你他妈的怎么把你爷爷我关进来,就怎么把爷爷我放出去,别说你一个臭当兵的,连司法部内务部的部长也不敢这么对付我,看见那群小警察没,和我对着干不听我的话就是那个下场。”

文雍小声说:“这就是沈三,本地望海角区的一个贼头,什么犯法他做什么,拿前贿赂了不少官员没人敢动他,现在还没进入诉讼程序你看怎么办?”余飞走过去拔出M1911A9手枪对着他的脚脖子就开了两枪,当场把他打残废,这让当文雍很吃惊,没想到他根本不按司法程序办事,难道就是靠暴力来对付本地犯罪集团么?

沈三哭叫着看着伤口,“你他妈的不得好死。”

余飞围着嫌疑人赚了几圈,拿着笨重的M1911A9手枪照着他的脑袋上砸了几下,“对付罪犯的经验就是不要和他们讲什么法律要讲正义,我们起诉他们没任何用,他们有的是钱贿赂检察官和法官,还能买通联邦执法局里的监狱警察,即使他们上法庭也不会死,财产也不会没收,没收了钱所有的执法者都能上交,自己得不到什么,所以钱财可以充当纽带,把他们紧密联系成一个集团,即使他们坐进监狱也会在里边享受的跟在五星级酒店一样,还能随时假释,只有不让他们上法庭才能避免他们勾结,我们不得不违法的制裁他们,如果你不愿意干去其他执法监督部门告发我,就算保护了全城的犯罪分子。”

这一举动可让对犯罪分子深恶痛绝的文雍出了口恶气, “只要能让这里太平,你怎么违法我也不会告你,因为我会跟你一起干,能把贼势压下去才是关键。” 文雍是真心跟他站在一起,他要不一条心的消灭犯罪分子,昨天他就可以写报告说排长隔岸观火不救警察,这样的不作为行为也会让余飞走人。

“你以为我会让你活的见法官告发我伤害你,我告诉你,你见不到法官,等你死了我把你扔出去就行了。”余飞没理会文雍的回答,他继续跟贼头说话,说完了他回到座位上等待着贼头自己招供。就在还没问出事情来的时候对讲机里有士兵说话:“长官,门外有人找您,说是您的朋友。”

余飞还纳闷呢本地没自己什么朋友,不会是有人来说情让自己放了这家伙的吧,他拿对讲机说:“找我的人叫什么名字?”

“他说你必须管他叫许二爷。”士兵回答完余飞一下就站起来,他知道谁来了。余飞出了大门看到是许睿,马上走上前客气的说:“您怎么来了?”

“你混的发达了也不来看我,是不是很不够意思?” 许睿看余飞身后的那个宪兵士官是文雍,马上走过去去,“老九你怎么到这了也不和我联系,你小子更坏,怎么和他混一起了。”

“哥,我在这当了两年兵,走不开。” 文雍上前打招呼。

“你们俩怎么混一起的,你们不认识么?以前一起玩命还能忘了不成?” 许睿曾经开着雇佣兵公司,余飞只是他公司里的普通职员,而文雍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自己的兄弟文雍曾经跟余飞都跟着自己干,过了几年俩人都有不小的变化。“文雍是我兄弟,你现在给他当了长官,照顾点呀不许让他玩命,他家可就他一个。” 许睿对本地也很了解,知道当宪兵实在太危险提前跟余飞打了招呼。余飞跟着许睿一起当过雇佣兵,两人交情不错都是生死之交,他说的交代的自己能不办好么,这是恩人的兄弟照顾点也没什么,宪兵这么多自己肯定不会送他去危险的地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