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陆地关系中的地缘因素1

一般正常的国家划界基本原则是依照山形水势,有山的以山顶的分水岭为界,有水的按中线主航道。这种划法能兼顾双方的利益,最容易达到平衡,所以易于为各国所接受。非洲和北美地区是个特例,你会见到很多按经纬线来划分国界的,这都是殖民时代留下的后遗症。鉴于当时很多地方一时还无法考察完,各老大帝国又急着瓜分世界,于是用尺在地图上划界成了最简单的解决办法。这种不负责任的划界方法是造成了很多边境冲突。

青藏高原和南亚次大陆之间的天然分界线就是喜马拉雅山脉,中国和印度(包括尼泊尔、不丹两个缓冲国)之间大体也是按照喜马拉雅山分水岭划界的,只是到了新J与克什米尔交界地区形势发生了变化。先上张图,让大家看看清楚

中印边境山脉走势图



中印陆地关系中的地缘因素1


从图上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和南亚国家的分水岭主要是喜马拉雅脉,在将到青藏高原的西北角时分水岭出现了分支,分成了两条,南面的为主线(简称南线),或称大喜马拉雅山脉,北面的则是平均海拔仅次于喜马拉雅山脉的喀喇昆山脉及其余脉(简称北线)。

如果从地缘的角度这两条山脉都可以成为中国和南亚国家的天然边界,中国如果将边境线推至南线,则可以对印度造成压倒性优势;而印度如果能够将边境线定在北线,则可以为其核心平原区获得足够的缓冲区,亦可以此为据点向中国的新J渗透。

但这块地方注定不会只有中印两国窥视,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巴基斯坦不能容忍中国或印度独占两山之间的这片高原,因为谁占了这块高地,***堡所在的印度河平原都将无险可守。

基于以这块高地对上述三国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特别是印、巴),因此上演一场现代版的三国演义也就在所难免。这片土地也就成为世界地图上唯一的空白地区。

说了这么多却忘了介绍这块战略要地的名字,相信你肯定听过。他就是——克什米尔

克什米尔是中印边境的重中之重,其复杂程度远非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因此会放在最后讲。在这里先提及它的战略意义是想让大家清楚,克什米尔决不只印、巴两国的利益。事实上国际上也一直认定,克什米尔问题是中、印、巴三国的问题。

前面说过除克什米尔外,中国和南亚次大陆的边境(包括藏南的实际控制线)大体上是沿喜马拉亚山脉的分水岭走的。目前中国和印度的边境被尼泊尔和不丹分成了三段,即东线(藏南地区),中线(尼泊尔—克什米尔中间),还有就是中间的突出部——亚东。所以这三部分连同克什米尔地区,一共可分为四个部分。

先讲藏南:

中印陆地关系中的地缘因素1

藏南永远是中印边境最热的话题,提到它就不得不提到麦克马洪这个人。可以肯定的是当时他在划分这段边界时是以喜马拉雅山脉的分水岭作为主要依据的。我前面说过,我并不认为麦克马洪当时在划分这条边界时本身带有多大的恶意,因为依据分水岭划分边界是比较通行的办法。事实上受当时的条件所限,他这条分水岭选的并不完全正确。受益于现在的卫星技术,我们很容易看出,这条分水岭依图上的白线走会更为准确。

*再次声明,以上观点为技术性讨论,暂请不要上纲上线

从这张〈藏南地缘形势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如果单从分水岭的角度划分边界(白线),白线和红线(麦克马洪线)之间有两块地方划归了中国。换句话说,中国在山南地区有两个突出部,一个是西头的“错那”县,一个是东头的“墨脱”县。形成这中国在山南地区的这两个据点的原因并不相同。

“墨脱”县的划给中国应当是限于当时的技术能力。从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墨脱”实际上是向北突出的一条峡谷,喜马拉亚山走到这后,北有南东向的念青唐古拉山阻挡,东有南北向的横断山挤压,最终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稻皱带。由于地形过于复杂,英国人当时并未深入其中去寻找分水岭,而是将边境线划在了峡谷出口处。这就为中国在山南留下了一个突出部。

中国获得“墨脱”这个点可以说是幸运,但要想使之具有战略意义却又难上加难。你很容易从网上得知墨脱是全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1993年修成过一条沙石路,不过据说进去一辆车后就塌了。今年4月29日新公路改建工程正式奠基,出于战略目的,再多的钱也得花啊!

听到这里,你千万不要以为那里是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相反由于处在山南,可以充分享受到印度洋上吹来的暖湿气流,墨脱的自然环境和和西双版纳有得一拼(当然是指海拔低的峡谷地带)。交通不便只是相对于山北来说,如果向南往印度修路要简单很多。所以说依照山形水势划分边界是有一定道理的。

说完了东头的墨脱,该说说西头的错那了。如果说麦克马洪把墨脱划给中国是因为技术原因,那么把错那划给中国则应当是考虑到政治因素了。

因为在14世纪西Z政府就在“错那”设宗(县),用以向山南的门巴、洛巴族收税,应当说是西Z政府派驻山南的据点。由于有了明确的行政机关,因此麦克马洪在划界时并未依照分水岭,而是在“错那”下面绕了一下。而恰恰是这么一绕,给中国留下了一个缺口,1963年那场战争,解放军就是从这里攻取达旺并继续南下的。


错那”县整个地形是北高南低,也就是说整个是在南山坡上,一直到海拔2800米的时候有一条亚热带的山谷。麦克马洪认为既然已经给了西Z政府面子,让出了“错那”。那就没理由再把边界往下划了,于是边境线开始顺着这条山谷直到不丹,然后向北又回到了喜马拉雅山的山脊。只是他这么一划却把“达旺”划给了印度,也为日后中国向藏南兵提供了口实。

坦白说西Z政府对于藏南的门巴、洛巴两族的管理是比较模糊的,现在基于法理上的证据主要是向这两个民族收过税,或者说类似于四夷向中央王朝进贡的性质。因此印度和西方国家并不认为这足以成为中国历史上曾对藏南地区拥有主权的证据(西方国家本来就认为中国对西Z行使主权过行勉强,而西Z对藏南地区的主权又过于勉强,那么中国对藏南提出主权的要求在他们看来就更是经不住推敲了)。

不过“达旺”是个例外,基于西Z曾经的最高领袖——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有明确的记录出生于此,因此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达旺”为西Z政府的直接管辖地。

我尽量从地缘的角度去解释问题,因为一旦牵扯到政治又会形成口水仗。其实每个国家都有权利寻找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来提出要求(有必要我可以贴出尼赫鲁当年写给周总理的信,如果第三国的人看到,很有可能会觉得印度才是受害者)。在争夺领土的时候所以基于地缘和实力所达成的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藏南的情况已经大致说完了,刚才已经有朋友看到那条白虚线了。你应该猜到了,这就是我给中印在藏南划定的边境线。

边境线的合理划分是要最大程度保证双方的战略安全,所以沿山顶的分水岭划分容易为双方所接受。前面已经说了,墨脱虽然位于山南,但于中国来说目前形同鸡肋,对印度东北部暂够不成威协,何况有麦克马洪线做法律上的保障,墨脱并不会成为热点。

而对于“达旺”,即使是基于面子,中国政府也会力争到底。对于印度来说,既然当年英国人出于政治的考虑,让中国的势力伸到了山南,那么有必要考虑寻找下一条分水岭做为防线。至于这条防线以北的地区,如果有合适的交换品也并非不可以出售。

附:2005年订立的《中印解决边界问 题的政治指导原则》第二、三条,注意里面的几个关键词

二、本着互相尊重、互相谅解的精神,对各自在边界问题上的主张做出富有意义的和双方均能接受的调整,一揽子解决边界问题。适当考虑彼此的战略的和合理的利益以及相互同等安全的原则。

三、考虑双方的历史证据、民族感情、实际困难、合理关切与敏感因素,以及边境地区的实际情况。边界应沿着双方同意的标识清晰和易于辨认的天然地理特征划定。维护边境地区双方定居人口应有的利益。

附上一张“藏南”行政区划图,你会发现“达旺”南部那条边界就是我图上那条白虚线,也就是中国和印度所能达成的战略平衡线。

个人认为,最终收回达旺地区的可能性为70%,而取得藏南其他地区的可能性为0。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基于“适当考虑彼此的战略的和合理的利益以及相互同等安全的原则”,中国在西线或中线是一定会做出让步的。


中印陆地关系中的地缘因素1


前面已经讲过了,中国在山南地区有两个突出据点,虽然其中有一个目前形同鸡肋(墨脱),但相比印度在山北没有据点,战略形势显然是要好一些的。当然仅凭错那这一个点仍是不够的,幸好中国还有亚东。先上图



中印陆地关系中的地缘因素1

如果没有尼泊尔和不丹做为缓冲,中印的边境线会更加复杂。边境线在这两个国家的走向基本是按照分水岭的走势。只是这两个国家并没有紧紧的靠在一起,而是在这中间留下了一个缺口。在这个缺口处并排有两个地区,一个是锡金,一个是亚东。目前的结果是中国据有亚东,而印度吞并了锡金,这样看视公平的结果其实对印度的战略形势极端不利,因为即使印度同时据有这两个地区,也仅仅是让自己的防守做得更好些,而中国有了亚东却又有了一个前突的据点。事实上印度也一直对亚东这个点视为眼中盯,不过基于西Z政府对于亚东的主权过于清淅,吞并是不大可能的,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是驻军权。中印战争中有一个重要的战略目标就是将印度的势力撤底赶出亚东,结果当然是达到了。

私下以为如果印度不吞并锡金可能战略形势会更好,因为如果这样,亚东就不会和印度直接接壤。而跨过第三国去攻击对手的国际风险太大,如果不是世界大战很少有国家敢这样做。不过肉有得吃总是要吃的,如果蒙古有条件收回来我想没多少人会经住诱惑。

放张中印冲突有可能的进攻路线,正如我前面所讲的,亚东、达旺是地面部队有可能突破的方向,而墨脱方向所能提供的则是来自林芝机场的空中支援。

注:此图非原创,原创的我都会加以注明。在此特向原创者表示感谢

中印陆地关系中的地缘因素1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