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


100



“看见了吧,秦三爷!?”孔英文对带着震惊表情的秦保军说道,“这就是饥饿的可怕!就是再高贵的人也得被它变成禽兽!”


“事到如今,就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了!”秦保军惊恐地注视着吃相酷似饿狼的罗漫客,“英文,待会断不可心慈手软,务必将佐愉民击杀!”


孔英文:“谨遵秦三爷之命!”


坐在笼角里的卡瘰和查肆见佐愉民越走越近,都紧张极了。


查肆垂着头,假装没注意到佐愉民,却暗中用双眼的余光关注着他的动向。“他来了!”查肆用颤抖的声音对卡瘰说。


“准备动刀子,老弟!”卡瘰低声道。他靠在栏杆上,眯着眼,假装已经睡着了。


查肆:“早就准备好了!”


佐愉民在距离两人半米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他回头观察了一番,确定没人关注他的举动,就低声对脚下的两人说道:“我找你们有点事!”


由于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在跟卡瘰和查肆说话,佐愉民说话的时候面对着墙壁,只是用双眼向下盯着两人。但卡瘰和查肆并不懂佐愉民的心思,在他们看来,佐愉民的态度非常傲慢。


“那你就直言不讳地说吧!”查肆冷冷地说道,“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话说!”


“是的!直言不讳”卡瘰睁开眼睛冷笑道,“而且务必言简意赅!因为我现在很困!”


佐愉民并没有注意到二人的不满。他带着饱满的热情开始分析起天下大势来。他讲起那些东西来激情洋溢、滔滔不绝,对两位蛮夷元首恩威并用、软硬兼施,俨然有大国使者的风范。


与此相对的是,两位听众却一直兴味索然。他们只把佐愉民的那些妄图征服世界的轴心国同盟论当作打扰他们休息的烦人噪音。当然,佐愉民对此丝毫也没有察觉。他无视二人偶尔抬起头看着他的时候流露出的疲惫和困惑的神情,只顾自己说得痛快。没过多久,他就把他的宏伟蓝图扩展到了冥王星的那三颗遥远而又神秘的卫星。当然,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他的主子此刻正打算用板砖把他拍死。


罗曼客吃完了压缩饼干,庆幸自己保住了小命,不由得呵呵傻笑起来。


“我说罗曼客大人,”吉针闭着眼睛道,“您的脸皮可真够厚的!亏您还好意思笑出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罗曼客收起了笑容,转头盯着吉针,“我已经饶恕了你刚才对我的冒犯,吉针!我看你还是闭上嘴的好!别自找麻烦!”


“我已经沉默了很久了,罗曼客大人!”吉针不紧不慢地说道,“从您刚才厚着脸皮连装带骗地乞食开始!”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罗曼客抬起下巴,眯起眼睛冷笑道。


“那我只好给您一个小小的提示了!”闭着双眼的吉针不屑道,“据我所知,您从来就没有得过什么心脏病!”


“你胡说!”罗曼客立即否认道,“我的心脏一直都不健康!”


“我可不这么看!”吉针道,“两个星期以前,您和那位马蝶妮小姐……也可能是马蝶妮夫人,您和她共游爱琴海的时候,我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您的心脏有什么问题!”


对面的风无畏和坐在她旁边的信鸽听了,都笑出声来。


“事实并不是他说的那样!”罗曼客急忙向风无畏解释道,“当时我正在疗养,恰巧碰到了一位小姐,就和她随便聊了几句!我是清清白白的!”


“就算您真的有心脏病吧,”吉针道,“您方才犯病的时候捂着的也不是您的心脏呀!?说老实话,罗曼客大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严重的心脏病呢━━您的心都跳到您的肚子里去了!”


“吉针!!”罗曼客气得脸色发紫,“你这该死的老家伙……”


“更可笑的是,您还为您刚才的表演自鸣得意呢!”吉针没看见罗曼客的表情,仍旧不慌不忙地说道,“那位小姐从小生长在由匪徒和无赖构成的社会里,难道您竟然天真地认为她没有识破您耍的这点可怜的小把戏吗!?”


罗曼客怒不可遏,大吼着扑到吉针身上,用双手死死地掐住了吉针的脖子。


吉针没想到罗曼客会来这手。他张着嘴,伸着舌头,睁大了双眼,用双手抓住罗曼客的手腕使劲向外拽。


风无畏和信鸽看见了,连忙前去阻止。黑地滋和艾思特睿雅则对此毫不关心。


佐愉民看到这一幕,顿时心血来潮。他激动地对面前的两位朋友说道:“太好了!天下大乱了!我们崛起的机会来了!请两位跟我去见秦三爷,一起共商大事!”


卡瘰和查肆二人虽然跟秦保军一样,看起来成天上窜下跳、制造麻烦,暗地里却胸无大志、只求苟安,但由于大秦一直以来没少结予他们“道义”上的支持,也不想直接拒绝大秦的提议,就答应跟佐愉民一起去见秦保军。


虽然佐愉民因为成功地说服了两个盟友而激动万分,但他还是提醒他的盟友们一路上保持低调,以防他的宏图伟略过早地为敌人所知。


看到卡瘰和查肆跟佐愉民一起走了过来,秦保军颇感惊讶。“他们来干什么!?”他对孔英文说,“莫非愉民识破了你的妙计,转而投靠他们了!?”


“不可能!”孔英文道,“佐愉民这厮一向愚不可及,绝不可能识破此计!”


“既如此,二人为何同来!?”秦保军惊慌失措地问道。


“秦三爷莫慌!”孔英文宽慰道,“这厮虽蠢,却不乏胡思乱想!想来是刚才他跟那两人胡说了些什么,把他们引来了!待我试探一番,查明真相,再杀他不迟!”


“如此甚好!”秦保军说完站了起来,以他的假笑迎接卡瘰和查肆两位朋友。


佐愉民快走几步,回到秦保军身边,把嘴凑到秦保军耳旁小声道:“秦三爷,他们同意了!”


“不出我所料!”秦保军完全不知道佐愉民所说的“同意”是指什么,就胡乱应道,“佐将军辛苦了!”为了避免佐愉民产生警惕心理,秦保军跟佐愉民讲话的时候就跟平常一样━━根本不用正眼去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