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53章

北来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URL]   微风轻抚,樱子久久爬在我姥爷身边,脸挨着脸耳语。她说先头大峡谷那一段路,要是她自己一个人,只需要几分钟就能通过,但现在已经过去半天了,大峡谷还在后面。我姥爷这下把帽子一下拨开,瞪大眼睛看着俯在自己身上的樱子的脸,听见她又接着说,不管时间过去几天几月几年,她都会这样陪着他,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微风轻抚,樱子久久爬在我姥爷身边,脸挨着脸耳语。她说先头大峡谷那一段路,要是她自己一个人,只需要几分钟就能通过,但现在已经过去半天了,大峡谷还在后面。我姥爷这下把帽子一下拨开,瞪大眼睛看着俯在自己身上的樱子的脸,听见她又接着说,不管时间过去几天几月几年,她都会这样陪着他,带他走进彝族人的时间,一直把他领到西昌。

“快让我起来吧!”我姥爷说。

“这么快,你就行了?”樱子戴上帽子。

“我没听懂你说的,彝族怎么还有自己的时间?”我姥爷爬起来。

他一站好就先朝山路的一头望去,又回头朝另一个方向望望,好像要找出樱子所说的时间是不是真出了啥问题,但已分不清面前已经走过几遍的大峡谷是在前方还是在后方。樱子也站起来,说彝族的时间跟汉族的时间不大一样。汉族用的是十二月阴历,一年十二个月每个月的天数长短不一;而彝族除了用汉族的时间,同时也用自己的十月太阳历,那种历法一年只有十个月,每个月都是36天,另外5天为过年日,很好记。

“是好记,但跟汉族的时间有啥不同?”我姥爷看着面前的樱子,又看看那道峡谷。

“你这是怎么搞的,还没感觉出有什么不同吗?”樱子也朝峡谷看去。

“你再说说,好像有点感觉了。”

“汉族进彝族地盘,首先就要遇到不同的时间。春天从成都来凉山,凉山已是夏天,或者冬天。”

“那我三月从成都进山,是不是凉山已经五月,或者一月,差了两个月?”

“这样说容易懂,但从古至今,汉族与彝族的时间,加起来已经相差太远。”

“今年是民国24年,彝族是哪年?”

“用民国时间算,好像是彝族十月太阳历的大前年。”

“今年是大前年?看你说的,我怎么还是不懂?好像应该是大后年啊?”

“这样想也可以,但不要这样想,一切要顺其自然。”

“太乱。”

“刚才只是从十月太阳历说的,要是从彝族用汉族十二月历看,情况要好些。”

“那是不是,现在刚好过了一月份?”

“彝族用的阴历,没有一月。”

“那不更乱啦?”

“从来就没人能算准彝族的日子,也没人说乱。”

“你呢?你不觉着乱?”

“不觉得。以后你要是遇上五百年前的大活人,或者五百年后的小孩,都不要奇怪。”

“那西昌,我二弟在西昌,也是用的彝族时间?”

“西昌彝汉杂居,汉人还更多,不用去想用什么时间。”

“不想就没事了?”

“也不是。从前有很多汉人进出凉山,结果一辈子也没能进凉山,一辈子没能出凉山。”

“我这就算进凉山了?”

“对,你进大凉山了,我已经把你带进了彝族时间。”

晴空下,没有第三个人,身边只有樱子,我姥爷这才想起那个住过一夜的马店,难怪店伙计说找他的土匪是前两个月路过的。还有勒俄地头人,难怪要说那几个抢他的撮欺撮乌是在很久以前的猪年就被抓了,没法把乔姑娘交出来。现在,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伸伸胳膊动动腿,四处走了几步,感觉身体已恢复,不由几大步奔到樱子面前。

“跟我说说,那几种草药是不是治中暑的?”他盯着樱子。

“你的气色大为好转,谁说你中暑了?”樱子笑着。

“是不是在大凉山,生了病不能明说,不然治不好?”

“不是治不好,而是病会加重,你本来就不像有鬼附身。”

“鬼?那你为啥不跟我实说,那几种草药治啥病?”

“说出来就不灵了。”

“会不灵?”

“你要是在彝族家里病了,哪怕人家有草药,也要到别人家去偷,偷来的吃了才灵。”

“明白了,你先头笑话我,说我乱吃东西活该,敢情是想激将我?”

“只想试试你,看你是不是真不行。”

“这就是大凉山,干啥都耍把戏,还悄悄密密?”

“有的事要这样才行。”

“那我,真的进来了?”

“真进来了,你已经进来了!”

我姥爷双手把樱子猛地一搂,急着在她耳边说,他早就想进去,但还是没进去,根本就没进去。樱子仰起变红的脸,呼呼喘起气来,任我姥爷的手在自己身上揉摸,随他狠狠的嚷着:叫你说催奶,叫你说尿急!看看咱俩谁才有奶,看看谁才不急!

随着一声声嚷叫,我姥爷又感到阵阵天旋地转,赶紧松开了双手。

好在樱子也照样晕头转向,搂抱的手一撒开就站不稳,一下子蹲在了草地上。我姥爷忙去搀扶,连声说姥姥的,看来还只能相信真是进去了,不承认还得晕!樱子抿嘴直笑,扶着我姥爷站起来,一会上了马,晃晃悠悠上路。很快又从那道大峡谷穿过,我姥爷这回没出现任何异常,个把时辰后到了一个异常冷清的彝人山寨。头人家的大院里只有几个干活的女娃和几个玩耍的小孩,还有一个晒太阳打瞌睡的老者。两人下马,把马交给一个迎上来的男彝人。女娃叫来了女主人,一脸惊喜的年轻女主人接连对樱子说,“尼嘎约了吧?”

说着又忙跑回屋。

我姥爷小声问樱子怎么回事。

女主人说你走错路了吧?樱子答道。

咱们走错了吗?我姥爷问。

没有,彝家来了贵客,就这样说。樱子又解释。

那她怎么跑了?我姥爷问个不停。

樱子笑着直摇头。

有一个大点的小孩忽然停住不再玩了,他两眼惊诧地盯着我姥爷,然后出了院子,我姥爷猛然想起这个溜走的男孩正是那天把他引上山岗茅棚的小孩。被惊醒的老彝人打量着我姥爷和樱子,樱子上前说了几句彝话。老人笑眯眯地用彝语说,“夫册尔阿莫,石册尔阿比,黑册都阿铁。”说完又接着打瞌睡,樱子转身走回来。

我姥爷问她,“老人说什么?”

樱子说,“阿普说六十不掌犁,七十不说谚语,八十不搭话,其实他只有四五十岁。”

我姥爷转头又看看老者,又发觉他就是那天在山岗草棚里跟打铁他们一起灌自己酒的老彝人。老人也觉察出了点什么,刚合上的两眼慢慢睁开,接着眨了眨一定神,然后手扶着一旁的土墙站起身,走过来。

“阿啵啵,你那天干了两斤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