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那女人一脸媚笑,左手拿着枪,枪口一直朝着钱图强的胸口,向他款款走过来。

钱图强呆着不动,盯着那女人的眼睛。

那是一对充满欲望的眼睛,但没有仇恨,看不到杀机。

那女人把枪顶着钱图强的胸口,说:“你就不怕我开枪打死你?”

钱图强笑,说:“你不会开枪的。你为什么喜欢我打你?”

那女人说:“有时候,被人打很舒服;这跟有些人喜欢打人是一样的。你现在就打我,不然,我会打死你。”

说到这里,媚笑停止。钱图强看到了她眼中的杀机。

一记侧拳突然狠狠地击出。那女人腹部中拳,被击得飞了起来。手枪脱手飞出。

钱图强扑过去,倒在地上,在那女人着地之前,抱住了她。

那女人伸双手抱着钱图强的脖子,说:“你打得我好爽。我喜欢你!”

钱图强躺着不动,苦笑,看着怀中的女人,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我不喜欢打女人。”

那女人说:“打多了,你会喜欢的。就像我,被男人打多了,也喜欢被男人打。”

钱图强说:“打人不好。”轻轻一推那女人。

那女人松开双手,爬了起来,说:“我明天再来找你。”

钱图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说:“明天我不一定来。我要换工作了。”

那女人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放在地上,说:“你打算去做什么工作?”

“拳击陪练。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要我。明天就可以知道。”

“现在已经到下班时间。我想请你陪我去喝杯酒,好不好?”

钱图强心想,自己人地生疏,要是能够认识多一个朋友也是好的,便答应了。

那女人先出去拿自己的车。钱图强拎着箱子,走到俱乐部的门口,那女人的车果然等在俱乐部门口了。

那女人打开车门,钱图强坐了进来。那女人看到了钱图强的箱子,问:“上班拎这么大的箱子做什么?”发动车子。

“没有地方放。”

“你住在什么地方?”

“过街涵洞。”

“什么?你怎么会住这种地方?”

钱图强苦笑,说:“我刚来纽约,还没有找到地方住。”

那女人说:“要不这样,你现在跟我回我的地方,我们在家里喝酒,今晚你可以住我地方。”

“你是一个人住吗?”

“是的。”

“你叫什么名字?”

“艾丝丽。你呢?”

“钱图强。”

艾丝丽把钱图强带回自己在一栋大楼里面的宽大的单身公寓。钱图强洗过澡,换上干净衣服。两人坐在厅里喝酒。

艾丝丽穿着性感的短裙,酥胸半露,浑身透出性的诱惑,有意无意总要往钱图强怀里靠,把钱图强整得心猿意马。

钱图强一看时候不早,突然抱起艾丝丽,说:“走。我们睡觉去。”

艾丝丽伸两手抱着他的脖子,情迷意乱,说:“好。”

钱图强把艾丝丽抱进房间,伸手偷偷点了她的昏睡穴,把她轻轻放到床上睡好。自己也睡到了床上。

睡着温暖舒适的床,钱图强尽量舒展自己的筋骨。好软好舒服的床。

性感诱人的艾丝丽就睡在身边,强烈地刺激他的欲望神经;寂寞弥漫。要是杨诗雁现在身边,该多好;那一定是销魂的时刻。回想起杨诗雁,他的内心开始回归平静,回归少年时代的天真无邪,纯真浪漫,慢慢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这些天来,一直没有好好睡上一觉,可真舒服啊。

这一觉睡得可香了。钱图强习惯早起,一大早便醒了过来,坐着练了一会内功。看天色已大亮,便解开了艾丝丽的昏睡穴。

艾丝丽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看了看钱图强,说:“真是奇怪。我昨天晚上怎么那样困,一下子就睡着了。”

钱图强笑,说:“正常。这么晚,不困才怪。我要到拳击俱乐部去面试了。”

艾丝丽说:“早餐后,我送你去。

按着汤姆留的地址,艾丝丽把钱图强送到了拳击俱乐部楼下,自己去上班了。

拳击馆里面,一些学员正在对着沙包练拳击;一个健壮的黑人教练正在做指导。黑人教练四十岁左右,眼睛炯炯有神,面相很善。

黑人教练看到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光头华人戴着墨镜走了进来,猜到是自己学员汤姆介绍的陪练,迎了过来,问:“你就是钱图强?”

钱图强说:“是的,教练。汤姆说你这里需要一个陪练,你试一试我行不行?”

教练伸手过来跟钱图强握手。两人手一握,钱图强感觉到教练在使劲,也使出劲来对抗。教练一试,知道钱图强手上的力量非常强大,不禁心惊,再细看,这人细皮嫩肉,真是奇了。

教练松劲,笑着说:“好,有劲。我叫奥马斯。你过来,我们试打一场。”

两人热过身体,脱下衣服,戴好拳套,在学员们的围观下,来到拳击馆中央的拳击台上,开始比赛。

奥马斯年轻时候打过职业拳击比赛,虽然没有戴过拳王金腰带,但有一定实力,非同小可;钱图强虽然没有打过拳击比赛,但力量大,反应速度快。

钱图强害怕墨镜被击碎伤到眼睛,把墨镜取下。奥马斯细一看,好家伙,怎么眉毛这样?只能看到一点点毛头,好象刚刚长出来的胡子。

奥马斯要试钱图强的实力,一记又一记的重拳挟着劲风击来;钱图强反应快,步伐快,奥马斯打得到他的身子,感觉像打在铁墙上,很惊奇;想打他的头,却很难打到。

钱图强精于寻找对方破绽,出拳速度快,一出拳就击中了奥马斯的身子,或者奥马斯的头。奥马斯打过职业比赛,抗打能力非同一般,挨几拳也没有什么事。

奥马斯越打越心寒,自己毕竟打过职业拳击比赛,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速度如此神速,拳击力也很强大,实力应该在自己上面。同时,奥马斯也看得出来,钱图强的步伐和出拳方式,跟正规拳击训练过的拳手不一样,他完全是凭自己练过的中国功夫在跟自己周璇。中国功夫打巧劲,动作灵活,但力量不足于跟世界拳王对抗,但这个年轻人的力量已经足够了。

力量和技巧已经具备,将是一个顶尖拳手。

奥马斯经验丰富,知道自己打不过钱图强,便停了下来,说:“不用打了。你完全可以当一个陪练。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可以上班。回头有时间,你好好练拳。钱图强,我觉得你可以去打职业比赛。等机会成熟之后,我会帮你去打职业比赛。”

钱图强说:“教练,这是我所希望的。如果可以,你就做我的教练。我需要正规训练来进一步提高拳击水平。”

奥马斯爱才心切,也不过问钱图强的证件,便留钱图强在自己拳击俱乐部当陪练,同时练拳,说好月薪之后,钱图强当场就上班。

奥马斯让正在练拳的学员,一个接一个地上台来与钱图强过招。这些拳击学员正在接受职业训练,准备将来去打职业比赛,一个个年轻气盛,但技术和经验都不够成熟;钱图强也想在学员面前树立自己当陪练的威信,下手不留情面,这些学员被钱图强打得落花流水,不是被击倒,就是脸青鼻肿。

钱图强知道荒岛规则,惟有强者才能引来尊重。果然,经这么一打,全体学员对他非常敬重。奥马斯心花怒放,出不多的钱,就可以请到这样一个高水平的陪练,况且,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这位陪练会给自己的拳击俱乐部赢得荣誉,甚至可能赢得拳王金腰带。

奥马斯听钱图强说还没有找到地方住,问他要不要住在拳击馆里面的一个小房间,租金直接从工资里面扣掉。钱图强非常高兴,满口答应。奥马斯说了一下租金,很少,其实只是象征性地从工资里面扣了一些钱。这个房间本来就是为拳击馆工作人员准备的单身宿舍,东西齐全,拎包入住,省事。

就这样,钱图强留在拳击俱乐部,当起了拳击陪练。钱图强给原先俱乐部的经理打电话,辞掉了“拳靶子”的工作。

下午,汤姆过来拳击馆练拳。钱图强为了表示对汤姆的感谢,特意陪汤姆在拳击台上打比赛。汤姆只是业余拳手,水平跟那些专业学员差一截。钱图强让着汤姆,两人在台上打得难解难分。钱图强故意让汤姆狠狠地击中自己的头部,然后假装被打得头冒金星,站立不稳,一头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汤姆得意洋洋地举起双手欢呼。围观的学员哈哈大笑。

汤姆明白过来,知道钱图强故意做假,弯腰,一拳击在他身上,笑着说:“起来,再打。”

钱图强翻身,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笑容满面,说:“怎么样?击倒对手的感觉很爽吧。”

汤姆也笑,说:“是啊。要是能够击倒你,我都可以去打职业比赛了。”

两人拳来拳往,再打了一场。

等全体学员回家之后,奥马斯留下,耐心地教钱图强一些基本的拳击技术,让他学着多练习。教练回家之后,钱图强在空荡荡的拳击馆里面,一个人,耐心地练习教练所教的动作。正规拳击动作的特点是出拳更直接速度更快力量更集中。钱图强练到筋疲力尽,方才洗澡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钱图强早早起床,打坐练气之后,依着教练所教的方法,继续苦练拳术。

空荡荡的拳击馆里面,响着“嘭嘭嘭”的拳击沙包的声音。

等奥马斯和学员来到之后,钱图强已经练得大汗淋漓了。

这就是钱图强。无论学习那一项动作技术,都能够专心致志,全力以赴。

陪练的工作,主要是要陪学员实战。钱图强非常喜欢这一项工作,加上奥马斯想把他训练成一个拳王,也是尽自己所能教他拳击技术。

钱图强力量充沛,加上初学拳击,整个人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和训练之中,不会关心时间,不去关心与拳击无关的事情,甚至不去想杨诗雁,满脑子除了拳击还是拳击。

夜晚,拳击馆里面光荡荡,只见一个光头大汉,浑汗淋漓地一次又一次地拳击沙包。

此时,在香港,杨诗雁的音乐室里。杨诗雁正在练弹琵琶曲《春江花月夜》。这是一首曲调优美的琵琶曲,她专心致志,争取尽快熟练地掌握这个曲子。

自钱图强离开香港之后,杨诗雁几乎每一天,白天就到悟空所在的寺庙,跟悟空一起做功课,或者听悟空和住持谈论佛理;晚上,就一个人在音乐室里,练习弹奏《春江花月夜》等中国古典名曲。杨诗雁打不通钱图强的手机,让张诗琴向钟船长打听过钱图强的情况,知道他丢了手机,后来也知道他已经安全抵达纽约市。现在无法联系,虽然牵挂,也没有办法。她知道钱图强如果混不成一个样子,不会跟自己联系的。他是那种总想着凭自己的力量混天下的人,要不然,他应该跑加拿大找妈妈去了。

杨诗雁现在联系不上钱图强,只好把思念融进了自己的琵琶当中,专注地练习。

钱图强现在是一心一意地练习拳击。他疯狂地投入,把自己全部身心都投入到这项事业当中。刘翔创造了110米栏的奇迹,我钱图强,也要有决心创造中国人拳击的奇迹。

艾丝丽想着钱图强,晚上便跑到拳击馆来。见大门已经关闭,贴耳朵在门上一听,里面传来声音。于是艾丝丽大力地敲门。

钱图强终于听到了敲门声,跑了过来,从里面问:“谁?”

“艾丝丽。”

钱图强听出是艾丝丽的声音,打开门,笑着问:“你找我?”

艾丝丽也笑,说:“当然是找你。不然来做什么。”

“进来吧。不过,我还要练拳。”

艾丝丽款款走进拳击馆,看到四壁吊着许多沙包,说:“你练吧。我不打扰你。我也想练一练。”

钱图强也不理她,继续专心练拳。

艾丝丽对着沙包,学着钱图强的样子,也不戴拳套,试着练拳。练了一会,坐到椅子上,静静地看钱图强练拳。

钱图强练得累了,边用大毛巾擦汗,边走到艾丝丽身边,笑着说:“艾丝丽,不好意思,但我必须要抓紧时间练拳。我教练安排我跟这家拳击馆的一个职业拳师试打一场比赛。过一个星期后就要打了。”

艾丝丽说:“没有想到你还是一个拳击手。你把时间告诉我,我也想来看一看。”

一周后,比赛开始了。

拳击台上,一端站着上身光秃秃脑门光亮没眉毛的钱图强,另一端站着三十岁的职业拳师汉姆森,黑人,全身肌肉横陈,仿佛一头猛兽。汉姆森不久前打赢一场职业的商业比赛,去度假刚归来。在奥马斯教练的请求下,汉姆森同意与当陪练的钱图强试打一场比赛。他用一天时间做了恢复性训练。

奥马斯教练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要让钱图强尽快适应拳击比赛的节奏和压力。

拳击馆的学员都来观战,艾丝丽也来了,站在拳击台的边上,大喊大叫为钱图强加油。

奥马斯教练亲自当裁判,他示意两个拳手拳对拳碰一碰,比赛正式开始。

汉姆森听教练说钱图强击败过拳击俱乐部全部学员,知道有一定实力,但从来没有一个华人拳师能够打上职业拳击比赛,他对钱图强难免心存轻视,有些托大。

钱图强心想,教练是要试自己的实力,必须要进攻;于是大胆进攻,重拳一记又一记击出。汉姆森是经常打比赛的职业拳师,实力雄厚,面对钱图强狂风暴雨般的进攻,轻松化解了;汉姆森进行反攻,打得钱图强连连后退来躲避拳头。

钱图强找个破绽,一记重拳,击中了汉姆森的头部,汉姆森吃了这一重拳,感觉到力量强大,不敢再轻视对手,精神振奋,使出全身招术,如猛虎下山,连连进攻。

钱图强施展开灵活的步伐,与对方周旋;汉姆森慢慢摸准了钱图强的步伐和闪身方式,右手一拳假打,左手拳真打,一记重拳狠狠地击中了钱图强的头部。钱图强身子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台上。

艾丝丽大声惊叫起来,紧张得眼睛瞪得大大的。

奥马斯教练开始数秒。“1,2,3,4,5,6,7,8”数到8,钱图强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盯着汉姆森。

得意洋洋的汉姆森,从钱图强的眼睛里看到了不服输的意志和旺盛的斗志。汉姆森经验丰富,知道此时要乘胜追击,踏步上前,一记又一记的重拳狂风暴雨般击向钱图强。

钱图强苦苦支撑,用拳套护着自己的头脸,任由汉姆森的拳头雨点般砸向自己。

汉姆森一口气连续的进攻,无法再击倒钱图强,反而让自己的力量消耗许多;钱图强一旦感觉到对方的力量在减轻,开始反攻,一记又一记重拳闪电般击出,打得汉姆森连连后退。

台下一片尖叫声。观者都非常激动。要是钱图强能够取胜,意味着这家俱乐部将出现一个具备职业拳击比赛水平的拳师。

奥马斯教练示意两人休息一下。两人退回台边休息。

艾丝丽给钱图强拿过来水和毛巾。钱图强细嫩的脸皮被击破了几处,鲜血染红了毛巾。

经刚才一打,钱图强开始了解汉姆森的击拳方法;他越来越有信心,因为他相信,自己的耐力比汉姆森要强。前面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

休息过后,钱图强主动进攻,挟着劲风的重拳一记又一记地击出;汉姆森越打越感到心寒。这个中国人,好象不懂得累一样。汉姆森经验老到,凭着快速的闪身和快速地出拳与钱图强周旋。钱图强越战越勇,一记重拳击中的汉姆森的脸部。汉姆森的鼻血流了出来。

奥马斯中止了比赛。

汉姆森紧紧拥抱钱图强,说:“你真棒!再练上半年,一定非常厉害。”

钱图强说:“你才是高手,以后多多指导。”

不打不相识。两人惺惺相惜。

艾丝丽冲上拳击台,拥抱钱图强,兴奋地说:“强,你真棒!”

钱图强笑,说:“半年后,你会看到更棒的我。”

奥马斯叫汉姆森和钱图强坐在一起,三人讨论刚才的比赛。奥马斯把钱图强存在的问题一一列举,汉姆森也对他做了一些指导。钱图强虚心接受。

比赛过之后,汉姆森经常来拳击馆训练,经常与当陪练的钱图强试打。钱图强的拳术,在奥马斯和汉姆森的指导下,进步神速。

钱图强不分白天黑夜,专心地练拳,完全做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专练打拳击”。

奥马斯对钱图强的专注感到由衷的佩服,隐隐约约觉得他将来在拳坛上必有大作为,便安排他去打一些俱乐部相互之间的对抗赛。刚开始,钱图强有胜有负,慢慢就战无不胜了。

时光荏荏,转眼三四个月过去了。奥马斯觉得钱图强完全可以去打职业比赛了,现在,连汉姆森都很难打得过他了。钱图强现在缺少的,只是职业比赛的磨练。

奥马斯想安排钱图强去打一场职业比赛,问他要身份证、护照和签证。钱图强一听,傻了眼,没有啊。只要如实告诉奥马斯。

奥马斯深感遗憾,问:“你想一想办法。如果有亲人或者朋友在美国,或许可以弄到绿卡。没有证件报不了名参加正式比赛。”

钱图强心想,在美国也不认识什么人,便问:“加拿大的证件能不能报名参加比赛?”

奥马斯说:“当然可以。要是能够弄到加拿大的证件也行。”

钱图强说:“这么说,我只好去多伦多找我妈妈,或许她有办法。”

奥马斯便批准钱图强去加拿大,假期从他去之日算起,算到他回来之时。钱图强心想,自己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过海关。

这段时间来,艾丝丽把钱图强当成了自己的男朋友一样来对待,可钱图强说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拒绝与艾丝丽进一步发展关系,说两人可以做好朋友。

自称在公司里做销售工作的艾丝丽,还真喜欢上了这个看起来怪怪的光头华人钱图强,经常过来找他说说话,有时跟他学着打打拳,有时挨上钱图强戴着拳套打的几拳。今天晚上,又跑来了。

钱图强一个人,正在空荡荡的拳击馆里面练拳,听到敲门,知道是艾丝丽过来了。跑过来开门。

跟往常一样,两人练拳,然后对打一会。钱图强在艾丝丽身上打上几拳,他知道她非常喜欢。

打得累了,两人坐着休息。钱图强说:“艾丝丽,我明天想去加拿大。你说,我能不能直接坐火车过去多伦多?”

艾丝丽问:“你去多伦多做什么?”

钱图强便把要办证件的事情说了。

艾丝丽说:“要不这样,我陪你去。我现在正好休假不上班。我开车去,这样非常方便。”

钱图强见她真的想去,便答应了。

晚上,钱图强躺在床上想心事。明天去找妈妈,也不知道能不能办到自己所要的证件。要是办不到,是继续当陪练,还是让沈从武过来找地方开武馆。武馆开起来,自己当武术教练,有地方住之后,让杨诗雁也过来。还有魔界进攻之事,老是悬着,这个任逍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自己一个人,也无法找到魔人啊。

任逍遥当日离开纽约,回去天界,到底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