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雄双体 正文 十八、将计就计

奇书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size][/URL] 十八、将计就计 珍妮上班后,易容闲坐一会儿,便起身帮妹妹收拾宿舍。 小小的不甚宽敞的宿舍,布置得小巧舒适,阳光透进来,映照得一片金黄,让易容感觉到温馨宁静。 但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


十八、将计就计





珍妮上班后,易容闲坐一会儿,便起身帮妹妹收拾宿舍。

小小的不甚宽敞的宿舍,布置得小巧舒适,阳光透进来,映照得一片金黄,让易容感觉到温馨宁静。

但是,珍妮也像其它独身漂亮女孩儿,生活随意,自由散漫,宿舍又到处扔满了报纸,杂志,口红,锃亮的修指甲锉,乳罩,内裤,口香糖和碟片什么的,混乱不堪。

易容稍事收拾,小屋便变了模样,变得更加干净明亮整洁,弥漫着女孩儿的可爱味道。

她随手拿起一张碟片,塞进DVD,液晶屏幕上便现出了珍妮英姿飒爽,训练有素的击拳和打靶影像。易容知道这是珍妮的训练录像,就津津有味的欣赏。

这种西方特工机构普遍运用的英美式训练教学,她早就在国内公安部的例行教学训练中看过,并和公安部首脑一起着重研究过。所以现在再看,并没感到有什么特别的新鲜感。

“嗨!嗨!嗨!”易容看着梅花妹妹在绿茵场上左蹦右跳,不由得笑了。老实说,她心中挺为妹妹骄傲。别说,一个名牌大学刚毕业的小女孩儿,能在强手如林赫赫有名的苏格兰场总部工作,官至中尉,而且还是局座首席女秘,没有一点本事,是不可能的。

不过,易容总觉得妹妹训练中的花架子和空档多了一点。唉,瞧那腿踢的,怎么这么高?怎么露出这么大个空档?还不被对手瞅见一脚蹭来致你以死地?还有这拳击的,门户开得过宽,最容易被对手挥掌拦开,直掏你的心窝……

易容关了取出,顺手又放进一张碟片,屏幕闪闪,呀,竟是梅花妹妹妹妹与那个约翰局长的性爱片。片中,脱得光光的约翰局长像头呆头呆脑的大狗熊,胸脯上还有一溜浓密的胸毛;梅花妹妹呢,咯咯咯的笑着,在沙发上扭来扭去的,像一条雪白溜滑的小泥鳅……

易容摇摇头,她知道,这叫性开放,也就和时下流行的同性恋一样,在西方十分时髦普遍,不值得大惊小怪的,这是国内公安部首脑对自己的忠告。

她感到奇怪,不论东方西方,怎么人们一说起男女性爱就兴奋得很,想像力特别丰富?

在国内,每每面对那年届花甲首脑的挑逗,自己都心静如水;那半老头儿怎么来着?密室里的超大液晶屏上播放着最新弄到手的欧美A片,昂贵的催情药片混合着昂贵的“皇家礼炮”干吧,一杯杯喝下,还一个劲叫自己也喝,也欣赏。

自己倒是喝了,欣赏了,可依然心静若水,稳坐泰山,丝毫不感到什么春情激荡;倒是那老头儿,每每失望的说自己是“千年狐狸修成的精,不食人间烟火。”,未了,老头儿沉沉睡去了,任务和指示下达了,咱就走了,完成任务去了……

“珍妮中尉!”有人敲门:“线路检修。”

易容打开了门,二个背着工具袋身穿印着“总部·巡修组”小白字连裆裤的小伙子站在门前。“请进,珍妮上班去了。”,“你是谁?”显然,二个小伙子紧紧盯住她,有些吃惊。

“我是她姐姐”易容和气的笑笑:“请进来吧。”

她知道,这是苏格兰场总部的线路检修人员,对总部线路的例行检修。因为,妹妹告诉过她,自己住的小屋,是总部提供的统一员工宿舍,纯福利性质的,不住白不住。

小伙子进了屋,这看看,那摸摸,一副尽职尽责的模样。

“小姑娘,电脑线路好像有问题,我可以打开电脑试试吗?”一位小伙子露出白白的牙齿笑笑:“放心,不收费的,免费检修。”

易容却一下想到珍妮昨晚上鼓捣了大半夜的托尼密件,一下拦在电脑屏幕前,问:“不是检修线路吗?关电脑什么事儿呀?”

“是这样的,我们局里都有免费服务项目。”另一位小伙子解释到:“检修中,如发现有别的毛病,我们有责任更换的,这也是为了整个总部线路的保养与畅通,是纪律。”

易容说:“即然这样,那,你让开,让我先瞧瞧,不行,再请你们。”

“小姑娘,你怎么不相信我们?难道是假的冒充的?”

“我没说你们是假的冒充的,而是说我要先看看,实在不行,再请你们。”

二个小伙子注意到易容警戒的神情,又见她始终不愿意让外人接近电脑,心中大喜:看来,情报准确,密件还在电脑里。要不,这妞儿怎么不愿意让我们接近电脑?

他们打量着眼前这个清纯的女孩儿,二人不禁对笑笑,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子嘛,怎么?不让我们?这不是螳臂当车吗?啊,美女在前,犹如鲜肉在口,先尝尝味不迟。

一个小伙嘻皮笑脸的将易容一拉:“小姐,你能陪我喝杯酒吗?”,“什么?喝什么?”易容神情愕然,站着未动。

“他要先喝杯酒。”另一个小伙见了易容脸上的愕然,以为是恐惧,色心顿起,也嘻皮笑笑脸的拉住易容的另一支手臂:“我呢,我想先上床,小姐,可以吗?你就来吧,小宝贝!”

易容右手一挥,二小伙先后飞到墙头上,然后狠狠跌下,小屋里哗啦啦一阵乱响。

二人挣扎着拔了出枪,“扑扑扑,扑!”无声手枪的子弹击在易容身上,纷纷反弹过去,一声惨叫,一个小伙被击中,当场毙命;另一个侥幸躲过,白眼皮一翻,昏了过去。

这次易容聪明了,见没惊动邻里,关上门,拍醒了昏迷中的小伙,逼问出二人假借检修,真为夺密件的来龙去脉后,便托住他颈椎轻轻一拧,送他上了西天。

易容扫清屋子,见并无异样,才拨通了珍妮留下的电话号码,谁知一接之下,骤然变色:梅花妹妹竟然因偷窃秘密情报,被宪兵抓了起来……

情色之下,易容不由分说赶到了总部。

仿佛早等着她的到来,内勤径直将她引到约翰局长办公室。

刚坐下,就听见掌声响起:“欢迎,欢迎贵客,贵客呀,欢迎!”,托特博士和约翰局长一前一后,轻轻的鼓掌边笑着连声说道从书房走出:“欢迎东方之国的易容侠士,不胜荣幸。”

易容淡淡一笑:“约翰局长过奖了,这位老人是?”

托特博士向前一步,满面春风:“托特·米尔盖奇渥基洛夫斯基,托特。易容侠士,我们可是打了几次交道而未曾谋面哟。塞浦路斯古遣迹,法航空客反劫机,纽约帝国大厦……特别千里单骑痛击南极基地,飞救约翰局长和珍妮中尉。易容侠士好身手呀,好身手!挟东方古国精粹,大义而威震江湖,托特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哦,原来你就是国际刑警组织的托特秘书长,人称‘博士’的,就是你?”

“正是我,怎么还站着?易容侠士,请坐,快请坐。”

“是呀,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呐,怎么还站着?快请坐,快请坐。你站着,我们心不安的。”约翰局长也满面笑容的劝道:“按照我们苏格兰人的习惯,救命恩人,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易容侠士,我真的和珍妮中尉谢谢你。没有你,我们可能也就早为女王殿下捐躯了。”

“可现在你倒是继续当你的局座,活得好好的;我的梅花妹妹呢?怎么给抓了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易容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不管怎样,这是第一次在正式场合与国际反恐首脑和苏格兰场的头儿见面,要注意有理有节。

易容想:东方之国历来是泱泱文明之邦,爹爹多年的教悔和《女儿经》,《三字经》的核心,就是教导我为人要有礼貌,相互尊重哩;还有国内公安部首脑也是这样要求……

约翰局长与托特博士对望一眼,微微一笑。

约翰局长说:“易容侠士请放心,珍妮中尉正在配合总部调查。请原谅,她现在不能见你。东西方有些程序和规定不一样,不过,你向你保证,中尉决不会出会什么意外的。真如果出了意外,你取我这颗首级便是。”

托特博士也说:“我当证人,珍妮中尉真要是出了意外,约翰局长与老头子我这颗首级,任由侠士自取便是。以易容侠士身手,我俩纵有千军万马,也是保驾不了的。对吧!”

堂堂国际刑警和苏格兰场二位首脑面色肃穆,不像是玩笑,易容定定的盯住他们:“须知军中本无戏言,博士和局长言重了。不过,此言我倒是真记下了,谢谢!”

易容方在沙发上坐下。

内勤送上了热咖啡,易容摇摇头,约翰局长耸耸肩对内勤道:“凉白开,送凉白开水来,明白吗?”,内勤自嘲的摇摇头,改送上了一杯凉白开水。

托特博士脸上始终带着笑,细细的打量着这位令自己追逐了许久的人物。噢,神秘的东方之国,给整个东西方世界带来多少神秘的惊喜呀?上下五千年,泱泱古大国,不说那些人人皆知耳熟能详的发明和创造,单是眼前这个清纯少女小易容,就已让世人目瞪口呆。

想想,几万米高空反劫机,进厚厚的玻窗纹丝不动,取恐怖分子首级易如翻掌,踏南极基地往来自如……许多西方世界要借助现代高科技才能做到的事情,她轻易而举轻舒双臂,瞬时就办到了。

东方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匪夷所思,风生水起了。

也是二位首脑运气好,在不同的场地不同的地点,居然都亲眼所见亲身而临了易容的神奇。而身负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重任的神经也骤然收紧:这不正是可以借用的无敌力量吗?

要能说动易容,加入国际间反恐团体,何愁什么狂飙突击?何愁什么火苗集团?

狂喜中,又恰逢珍妮中尉滋事,这不正是请东方女侠一露真容的绝妙机会吗?

托特博士是今天下午到的。

进了约翰局长办公室,与约翰局长勉为其难的寒暄握手间,老道的博士立即便嗅出了出事的味道:“噢,我的朋友,你还活着,这好极了。可是怎么就你一人?还有一个呢?”

因为是老朋友了,约翰局长风流成性的那点事,托特知道得清清楚楚。见每逢友邦或朋友到来,老朋友总是带在身旁艳而不俗面若桃花的美女中尉,今天居然不在了;而一向喜怒不露烦恼深藏温文尔雅的约翰局长,又面色忧郁,似有难言之隐。

“有事出去了!托特博士,老朋友,请坐!”约翰局长放开右手,故意笑笑先坐下,撬起了二郎腿:“想不到我还能在这儿见到老朋友,哎,活着真好!谢谢你的关心。说不定,那那几天,你倒是巴不得早日听到我的死讯吧?”

托特就欠起身子,正色道:“是吗?你又是从哪儿得知的?我说约翰,你为女王捐躯了,你那顶‘世袭伯爵’的帽子不就是交给老朋友我了?怎么没听说你修改遗嘱呢?哈哈!”

“你真是条可爱的老狼!好啦,无事不登三宝殿,老朋友,今年度的反恐费,我可是早就交给你了的。上帝,你该不是来催明年的吧?”

“明年?哈哈!你能提前拨给我更好。”托特夸张的耸起眉睫:“国际刑警都要揭不开锅了。你还抽‘船’牌正宗古巴雪茄烟?约翰,财富多了短寿,还是捐助给国际慈善会吧。”

“国际慈善会?一帮骗子!我真要是捐献,也得捐给你老朋友,为国际反恐怖主义作点贡献。”约翰局长勉强笑笑,可人有心事,笑比哭难看。

“好了,别演戏了。告诉我,你那个红颜知已,地下情人出了什么事情?”托特收起玩笑,冷冷道:“我就是为此事而来的。好你个约翰,非要怀疑人家珍妮中尉不忠,完成任务不积极,有叛逃倾向。害得我拘捕了她,结果什么也没发现,我倒为你做了一次大恶人。”

见托特一大棒打来,约翰急了:“我给你的报告是这样说的吗?我只是认为可能或有倾向”,“行了,老朋友,事做了恶名也背了,我也认了。现在告诉我,中尉到哪儿去了?”

见国际反犯罪大师鹰一样尖锐的目光,紧巴巴的盯住自己,约翰局长只好如实相告。

谁知托特博士注意地听了后,细细捉摸一番,竟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他凑近约翰局长耳朵,如此如此这么一番耳语,约翰局长听得如梦方醒,如沐春风。

果然,东方侠女应“邀”而来。

喝口凉白开,易容静静的注视着二个特工首脑。她感到奇怪:为什么西方的特工头儿神形是那么相似?一个银发如丝,老谋深算,眼睛盯住你时,呼吸像停止了,一动不动;一个温文尔雅,心深如海,碧蓝的眼睛深处,像永远飘着一缕疑问,张开闭不上……

如果说,国内公安部首脑外向而张扬,动辄放眼全球,言必国家安全,极具东方思维与语言;那么,眼前这二位西方特工首脑,就是典型的特洛伊木马,肚子大,埋伏多……

托特站起来,故意把室内的人造阳光调高,易容下意识的望一眼室顶。这西方的科技运用得出神入化,庞大一个苏格兰场总部,六层楼高的大厅拱顶居然光滑得无一盏灯。而那明亮的人造太阳光又似乎是从明亮的玻璃拱顶倾泄而下,映照得整幢楼层灯火辉煌。

但是,易容已从梅花妹妹嘴中得知,这总部大厅的拱顶,是用类似玻璃的新型轻铝合金做的,目的是环保保温防弹防幅射。

结果,没想到室内也是人造太阳光,而且是这么明亮,比室外真正的太阳,还要火热。

就在一仰头之际,托特和约翰都清楚地看见了,易容眼中二颗不大的深红胎记,一如珍妮所描绘。这就证明了,珍妮中尉并没有说假话,也就是说,并没对组织或局座不忠。

托特故意望约翰一眼。约翰知其意,垂下眼帘。

“你看,易容女侠,有关中尉的话,我们就谈到这儿。这是我们西方的生活与工作习俗,有的地方欠妥,请你谅解。”托特博士微笑着望着易容,拿捏着分寸小心翼翼的说道:“这就像你们东方人所说‘入乡随俗’一样,你能谅解么?”

易容微笑道:“入乡随俗,只要在能接受的范围中,这不是难事。我们东方人历来好客,也懂得相互理解,互相尊重。何况,刚才二位首脑已作了保证,我还担心什么呢?”

“哦,易容女侠,是这样的,我们想请你帮帮忙。”

“是共同的方向,共同的事业!”托特抢过话头,他怕约翰局长言语不慎不对,误了大事。他从心眼中看不起这个该死的英国贵族一说话,便微笑着搓着双手的习惯。

这种像女人一样喜搓手说话的人,一定有着从小尿床,遇事优柔寡断的劣迹,博士想。

“目前,世界性的反恐形势是这样的。”托特清清喉咙,似准备在联合国长篇演说。

“德国的‘狂飙突击’虽一次次受到我们的重创,可基地依然在。基地大头目露茜很可疑,一次次都报告她在警方的围剿中死去,可一次次依然出现在领导恐怖分子的队列里。我们怀疑她有特异功能或具有不死的基因,这是其一。”

“其二,就是危及各国利益与税收的布隆迪火苗走私集团。”约翰局长不容分说抢过话头:“我们认为,火苗近来有卷土重来痕相。据情报员送出的相关情报,火苗已在布隆迪首都布琼布拉的‘美丽’大饭店,由其头目小巴加扎上校率队准备发表‘重返布隆迪和国际社会’宣言。据我们猜测,这个所谓的宣言,就是火苗重新出山开始罪恶活动的开端。”

对于托特博士总是抢自己话头一事,敏感性与自尊都极强的约翰局长,早就心知肚明。噢我的上帝,托特老儿仗着自己年岁大,职务高,不尊重自己和伤自己自尊心可是很久了。

很久以来,看在大英帝国和国际刑警组织的精诚合作份上,自己总是忍让,忍让……可他就是得寸进尺……是可忍,不可忍也!这个该死的creep 极其令人讨厌的老家伙!

托特博士不满的盯约翰局长一眼,这个oddball 言行奇怪的人和square 老古董怎么啦?像注射了兴奋剂似的,抢着说个不停。 我的上帝!快让这头笨驴住嘴吧。

易容总算听明白了二个特工首脑的意思,感到很是为难。

她想想,用纯正的的英文说:“这事儿重大,我要请示国内指示才行。”

二个首脑对望望,有些不悦。本来,他们只是希望易容借“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之机,采用“即成事实”的东方办法,在空隙间能帮上一把。就不用走照会、商量、邀请与等价互惠的外交路线了,因为,那样太费时间又太累。

外交,是政府那些吃饱了饭的白痴们干的;而特工首脑,只需要行动,鲜血和胜利!

再者,过去,与那个东方弱国外交,西方得利多多;得利之下,更大的贪婪之心顿起,甚至不惜动用武力,闯进人家的家门烧杀劫掠,得意洋洋的满载而归。

可是,现在不行了。

现在这个东方大国,依赖改革开放正在迅速崛起。国力空前强盛,人民空前团结。不但再闯进人家的家门烧杀劫掠不行;而且就走外交路线,西方也占不到多大的便宜。

托特博士和约翰局长明白,必须说服易容女侠,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