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城“报警门”调查:制止扒手被殴报警被“折腾” (图)

少鑫 收藏 15 12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报警近1个小时,为何迟迟不见警力?接警员不够耐心细致,没能尽快问清车辆具体位置 涉案扒手已被抓获,警方向上海市民陆保家道歉


港城“报警门”调查:制止扒手被殴报警被“折腾” (图)


如果不是媒体的介入,我所反映的问题,不会这么快得到解决。”11月27日,上海某局党委干部、58岁的陆保家对现代快报记者说。




11月8日,陆保家在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到新浦的班车上,发现扒手行窃,主动站出来制止,但因同车人的冷漠和警方没能及时赶到,结果不仅让扒手逃跑,自己还受伤。而更令陆保家受伤的,是警方在此事的处理程序、时效和态度上,“我也做过多年警察,对他们的做法实在难以理解。”


回到上海后,陆保家立即通过网络向新闻媒体作了反映。11月25日,中国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先后对此事作了报道,引起了有关领导高度重视。11月26日,连云港方面派专人到上海向陆保家致歉,并向陆保家颁发了“见义勇为”荣誉证书和奖金。当晚,警方还宣布,殴打陆保家的扒手孙某已被抓获,案件告破。


一切看似可以画上句号。但记者在连云港调查发现,从东海到新浦,40公里路程,乘客安全不容乐观。有的扒手身带凶器,看似偷,实则抢,有的甚至开着轿车尾随班车作案。


东海汽车站负责人说,他们和一些车主曾多次到县公安局,请求派民警跟车对扒手予以打击。




制止扒手被殴打


陆保家夫妇是和另外两个上海人一同去连云港旅游的。


“去时玩得挺开心的,没想到回来的路上,竟遭遇了噩梦般的经历。”提起半个多月前的事,陆保家仍显气愤,语速变快,“活了58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在“水晶之都”东海玩了一天后,11月8日上午,陆保家等四人来到县汽车站,准备搭乘10点20分的苏欣快客前往40公里外的新浦(连云港市区),然后再转车返回上海。


快客准点发车。离站时,上面很空,28个座位坐了还不到10个乘客,但出站不久,一路不停地上人下人,车内慢慢变得拥挤起来。


约40分钟后,同行的李女士突然大叫起来:“有扒手!”陆保家扭头回望,只见坐在后排的李女士随身携带的提包不知何时被人用刀割出了一个大口子。这时,坐在李女士后面的一个壮实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快步向车门口走去。“就是他!”李女士手指该男子喊道。李女士的男友一步冲过去。不料,扒手双手使劲一推,同时抬脚踹去,李女士男友当场倒在一边。气氛骤然紧张。“整个车厢,20多个当地人,却没有一个吭声,就像没发生任何事。”陆保家说,“当时,我十分气愤。”


扒手快走到陆保家旁边时,陆保家果断站起来,挡住其去路,“你不能走,到公安局去!”同时,高声对司机说:“不能停车,向公安局开。”话音刚落,扒手一巴掌打向陆保家的面部。顿时,鲜血从陆保家鼻子里流出,鼻梁上的眼镜也飞得不知去向。


陆保家还没回过神,车子突然停下,车门迅速打开。眼看扒手就要下车,陆保家顾不得找眼镜,手捂鼻子,再次冲过去,并对司机大喊,“不能停车!开到公安局!”


扒手见状,挥手对着陆保家的脸上又是一巴掌,并狠狠地骂道:“操你的!不是你的事,我叫你管!”之后,跳下车匆匆逃去。


车子发动,继续前行。陆保家一边擦着鼻血,一边走到司机身边,大声斥责:“你为啥停车放他走?”


陆保家说,司机开始回答是有乘客要下车,“后来在我的质疑下,司机回答,这种事他们不能管,否则,扒手们会用刀捅他的。”陆保家随后要求司机报警,但司机回答,“我们从来不报警,要报你自己报。”


陆保家说,“我做过民警,这种事必须让警方知道,这样也好让警方对当地的治安有一个准确的评估。我让妻子拨打了110。”


但陆保家没有想到,麻烦事和伤心事也随之开始。




报警被“折腾”


约11点25分,报警电话接通。


“110接线员问我,你为啥报警,我说了情况,并不断提醒,我是外地人,我在行驶的客车上。”陆保家说,“一阵问答后,接线员问我现在在哪里。我说我是上海人,第一次到这,无法回答车行驶在哪里。看我与接线员在电话中不停地交谈,车上一些当地人告诉我车到了一个叫白云楼的地方,旁边就有公安岗亭。”


电话挂断没多久,110回电,“还是问老话,现在在哪里……”陆保家说,电话中,接线员突然提示道,现在已不在他们的管辖区,叫他重新拨打报警电话。


陆保家只好再次拨打110。“接通后,还是一套老话,关心的就是我现在在哪里。”陆保家说,“我当时真的很生气,质疑110哪能这样接警。接线员倒好,竟在电话里有条不紊地给我讲解起江苏公安接警处理的程序。我实在受不了,便挂掉电话。”但110随后又将电话打过来,“继续问我现在在哪里。为了让公安尽快出警,我只得恳请司机帮忙,请他与110接线员通话。”一番简短的通话后,司机把车停在路边,“警察一会过来。”停了约五六分钟,司机见警察还没来,有些不耐烦,“我等不起。”说完,发动车子,继续上路。


12点多,车到终点站——连云港新浦苏欣客运站。一下车,陆保家便找到车站值班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事由公安处理。因为你报了警。”不一会儿,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两个警察,耐心地向陆保家解释案件的管辖范围后,将陆保家和司机等人带到新东派出所。


“我就像犯罪嫌疑人似的,从12点40分一直被问到将近下午2点。一会询问,一会呵斥,办案民警总之没有好脸色。”陆保家说,“做完笔录,我反复问民警遇到过制止扒手行窃挨打的案子吗?他们说没有。”


陆保家告诉记者,他报案是希望公安快速出警抓获犯罪嫌疑人,按照当时路况和警点距离完全有可能。即使当时没抓到,警员也应该登上出事车现场了解、现场办案、现场宣传,以弘扬正气。为了达到此目的,他便以车站要公安出面协调赔偿为由,希望公安与他们一起到车站,但民警一口拒绝,冷冷地说:“你自己向法院起诉。”


“折腾”持续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最后办案民警拿着材料对陆保家说,这案子由洪门派出所处理,要求陆保家与他们一起去移交。


“又是管辖,天哪!我已是58岁的人了,挨了扒手两巴掌,鼻子流血,一上午没喝水,中午没吃饭,2点40分还要坐车返回上海。我在干吗?我这是在干吗啊?”陆保家说,“当时,我真的无法理解民警的做法,情绪也激动起来。我要求民警告诉我连云港市公安局值班室的电话,我想把我的遭遇向上反映一下,但令人心寒的是,他们竟然说不知道。”


陆保家实在难以忍受,没有继续配合民警去洪门派出所移交案件,掉头离开派出所,直奔汽车站,登上了前往上海的客车。


陆保家说,“当天,从11点20分到下午1点40分,我拨打110共3次,从11点57分到下午2点,我接听警方某固定号码来电共6次。这真的叫电话办案。到现在,我都难以理解这种接警和办案方式。”




案件已破,警方致歉


回到上海后,陆保家心里久久难以平静。11月11日,陆保家在网络上给中国青年报作了留言。不久,中国青年报与陆保家进行了联系,在核实一些情况后,11月25日,以“读者来信”加“编后”的方式,报道和评论了此事。当晚,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而网络上,对此事的报道和评论,更是铺天盖地。


而在迅速调查有关情况后,11月26日,连云港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王沛丰和督察支队科长徐兆全赶到上海,登门看望了陆保家,并代连云港市见义勇为基金会为他颁发了“见义勇为”证书和3000元奖金。


11月26日晚,连云港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负责人接受快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工作上存在一定不足,有些环节有待整改和完善”。


这位负责人说,11月8日11点26分,他们接到陆保家报警后,误认为他在东海县境内,便将警情转到东海县110指挥中心,“这样来回问了几次,耽误了一些时间。”


东海县110指挥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电话中,陆保家说不清具体地址,后来通过车上司机才说清。“由于案发地点属于连云港新浦区,不在我们管辖范围内,我们便让他重打110。”该负责人说,电话是市局110转过来的,他们和陆保家以及市局三方保持通话大概有七八分钟。在时间上,的确有些长,让报警人可能不适。


但在随后的出警及办案过程中,连云港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负责人认为,“符合相关规范和要求。”


这位负责人介绍,约12点40分,民警将陆保家、失窃者李女士以及班车司机、售票员等人带到车站附近的新东派出所,分开进行了谈话。调查中,民警发现案发地是在海州区洪门地段,便决定将案件移交洪门派出所。在移交过程中,陆保家以要回上海为由,拒绝配合,并提出让民警带他去客运站协商受伤赔偿事宜。民警认为索赔属于民事范畴,陆保家本人可自己单独去。


至于陆保家向派出所咨询连云港市公安局值班室电话,民警回答不知道一事,连云港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连云港范围很大,一些基层民警可能真不知道值班室电话,“如果当事人要投诉,可以直接拨打110反映。110会第一时间将情况转给相关领导。”


但连云港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也坦承,此事暴露出工作中一些不足,比如在问话技巧上、说话方式上、处理程序上,只要改进一下,就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调查自身的同时,连云港警方迅速侦查陆保家被打案。11月26日晚,案件告破。据连云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负责人介绍,11月22日,新浦分局包庄派出所抓获了一个3人盗窃团伙,其中一人便是在车上扒窃李女士、殴打陆保家的嫌犯,该人姓孙,家住东海,今年30多岁,多次在东海至新浦线上作案。目前,该嫌犯已被刑事拘留。


得知这一情况后,陆保家表示,事情的处理,基本让他满意。“我十分珍惜见义勇为的称号:这荣誉包含着站在社会风口浪尖,见义勇为的各位记者的正义感和辛勤劳动,你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见义勇为者,在此向你们表示感谢。”快报记者 刘向红 连云港报道




东海至新浦 乘车安全不容乐观


在接受采访时,陆保家告诉快报记者,以他做过多年警察的经验,他可以断定东海至新浦班车上的扒窃现象非常严重,“一般的小偷小摸,被受害者发现后,会很慌张地迅速逃跑,而东海至新浦的班车上的扒手,敢这么嚣张和猖狂。”记者调查发现,这条线路的乘车安全确实不容乐观,“这条线上的扒手可多了”,车主和乘客的话难免有情绪化,但也从侧面印证了事态的严重性。而据东海汽车站负责人介绍,车站曾专门写报告给县公安局,请求警方派人对扒窃进行侦查打击。


“让一让,给兄弟干点活”


为摸清扒手情况,11月26日下午,记者乘上一辆东海至新浦的快客班车,车上乘客寥寥,记者坐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发现一个扒手。


11月27日上午,记者中途招手坐上了一辆新浦开往东海的快客班车。这辆班车基本满座。就在班车开开停停、乘客上上下下之间,记者注意到2个身穿夹克的中年男子,左顾右盼,不停地更换座位,有人上车时,主动站起来向上靠。10多分钟后,快到东海开发区时,2个男子匆匆下车。旁边一位女乘客悄悄告诉记者,这2个男子就是扒手,不知道他们在车上有没有偷到东西。


这位女乘客说,这条线上的扒手可多了。本地人经常坐车,已有了防范经验,大多身上不带大额现金,即使被偷,损失也不大。而偶尔坐车的,以及一些外地来的乘客,常常遭殃,损失惨重。乘客遭窃的事,这位女乘客一口气和记者说了好几个。


今年初,一个外地来东海出差的小伙子,随身携带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在车上被扒手们半偷半抢地拿去,小伙子当场坐在地上大哭。


今年7月的一天,她家附近一个60多岁的老汉随身携带的2000多元现金和银行卡被盗,由于卡的密码简单,扒手们又在银行将卡里的现金取走。


在东海县汽车站,一听说记者了解车上扒窃的事情,许多车主和乘客主动找过来提供情况。


一位乘客告诉记者,小偷有时偷东西明目张胆,竟然对“目标”旁边的乘客威胁说“让一让,给兄弟干点活”,车上只要有睡着的乘客,马上就会被他们“光顾”。


另一位乘客还给记者标出了小偷上下车的地点。他说,从东海到新浦,小偷大多是从东海的葛宅上车,到岗埠下车,发现目标的就上手,一般到八中队下,或到新浦下。从新浦到东海的,小偷一般从八中队上,到白塔下,有时到葛宅下。如果你经常乘坐大巴往返新浦和东海,一定要留意上述地点。


乘客们还向记者总结出这些扒手的形象,年龄都在30岁以上,以中年人居多。扒手们大多戴黄灿灿的金项链和手链。


车主王云(化名)有好几辆车跑东海至新浦,他说,差不多每天都有扒手在车上行窃,前年就开始有,去年以来逐渐增多,胆子越来越大,有的团伙甚至开着轿车尾随作案。


王云说,扒手的轿车是黑色的“现代”,作案时,车牌号码用卡片或纸片遮住。轿车一般跟在班车后面,扒窃得手后,迅速坐轿车逃走,如果扒手在车上遇到反抗,轿车会立即拦下班车,对车上扒手进行支援。


也有一些扒手在车站选择作案对象。东海汽车站负责人说,如果你手提笔记本电脑,或带有贵重物品,他发现后,会立即买和你同样线路的车票,上车尾随你并伺机行窃。


扒手刀捅管“闲事”乘客


东海至新浦的班车上,扒手不仅多,而且十分猖狂,经常有乘客因为不配合,或“多嘴,多管闲事”,而惨遭报复。


今年4月10日下午,41岁的舒威和岳父坐车从新浦回东海。当车行至东海县驼峰乡时,车后走来两名男子,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把手伸进了舒威岳父的口袋。舒威看到后,用手捣了捣行窃男子,不料该男子扭过头,恶狠狠地瞪了舒威一眼后,继续行窃。眼看扒手就要得手,舒威一手将其抓住,并大喊抓贼,与之搏斗。车内乱成一团。这时,另一个小偷恼羞成怒,掏出水果刀朝舒威的左腰部捅去。


“我摸了下腰部,满手是血,当时已经很痛了,站不直身子。”舒威因疼痛难忍倒在车内,他对司机和乘客们说,“赶快报警,不能放走小偷。”但是,两个扒手手握滴血的匕首,向司机大喊要求停车放人。班车停下后,两个扒手立即逃走。


11月26日,正在上海打工的舒威回忆此事依旧难掩激动。”


事后,舒威的行为被认定为“见义勇为”,并获得了3000元奖励。但令舒威失望的是,此案至今未破。


一些乘客告诉记者,不是他们冷漠,而是扒手们成伙,并身带凶器,“我们不能拿命和扒手们斗”。


有的乘客认为,班车司机更有责任。东海到新浦也就40公里左右,沿途全是人口稠密区,派出所和公安岗亭也很多。扒手作案时,司机不能视若无睹,应主动报案,并将车开到附近派出所。


而班车司机则叫屈。一位司机说,“我们常年在这条线路上跑,谁是扒手,的确一眼就能看出。但我们不敢报警,也不敢不让扒手们上下车,因为他们也买票。如果那次我们为难了扒手,扒手会对我们进行报复,轻则用刀威胁,重则殴打砸车。车窗玻璃一块就好几千块,被砸碎后,我们找谁赔?”


司机们告诉记者,他们能做的,就是在车上贴上警示牌,提醒乘客防贼。


扒手的嚣张和增多,让东海至新浦班车的客源下降,“28座的大巴,除节假日,平时很少有满座的。”车主王云说。而东海汽车站负责人也说,东海至新浦客运专线上的扒窃现象已十分严重,车站和一些车主曾多次到警方反映情况,请求他们派人侦查打击。“如果民警需要跟车,车站和车主会免费提供协助和支持。”


车站还向记者出示了今年8月5日,他们给东海县公安局的《关于维护东海至新浦汽车班线旅客安全的报告》。报告中写道:“窃贼胆大妄为,大肆结伙偷盗,气焰十分嚣张,广大旅客意见纷纷,民愤很大……请求贵局高度重视,出重拳予以打击。”


警方称打击难度较大


东海县公安局另一位中层干部告诉记者,东海至新浦的客运专线上,扒手有时的确很多,但要管起来却十分麻烦。虽然线路只有40公里,但跨东海、海州、新浦等三个县区,有时车子只要开5分钟,就到了另一个管辖区。所以,要彻底打击扒手,就需要市局统一部署统一行动。


记者注意到,今年4月间,连云港当地媒体和网络,曾披露过东海至新浦班车上扒手猖獗的现象,但不知何故,却没有了下文。


连云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负责人坦言,客车上扒窃案件的确不少,有的说是偷,实际上就是抢,警方也曾予以过严厉打击。“以前东北过来的一帮扒手,就被我们打得再也没有来。现在境内作案的主要是东海、赣榆、灌云等本地扒手,由于这些扒手都是本地人,情况比较熟悉,在打击上、在取证上,难度要大些。”


这位负责人表示,近几年,连云港警方扎扎实实做了很多工作,不仅破大案,实现三年命案全破的喜人成绩,同时很抓与老百姓利益相关的小案,实现“三车(汽车、摩托车、电动车)”盗窃案下降了40%。“反扒也是我们工作重点,这几年一直在搞。针对客车上的盗抢行为,我们近期将组织力量严厉打击,确保人民群众平安出行。”


警方:督察部门情况查实后


将对相关人员依法依纪处理


“我们一直在寻找这辆车,但由于汽车一直处于行驶状态,给我们工作造成了很多不便。”陆保家老人打了多次110报警,为什么连云港警方迟迟不出警?昨天,连云港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做了解释。


调查动用报警录音


连云港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主任王沛丰告诉记者,事发之后,他们专门调取了陆保家的报警录音,进行了调查,11月8日11时26分,陆保家第一次打110报警,称在东海县汽车上有小偷并打人,市局110报警台遂将电话转接至东海县局110。东海县局110接警员问陆当时的具体位置,陆反复回答在车上,问他在哪个位置,陆随后说“我是外地的,我对这个地方不了解”,接警员让其问司机,陆称司机不管。接警员说:“你最起码说清楚在什么位置啊。”陆说:“我在这个车上,你给我查,你让公安局查。”


11时32分,连云港市公安局110又反拨陆保家电话,并与该车司机通话,司机称车已到海州大转盘处,连云港市局110先后指令交巡警洪门查报站、海州分局洪门派出所、新浦分局巡警大队、新海派出所出警,由于车辆一直处于行驶中,处警民警五次电话与陆保家联系,均不能确定车辆具体位置而未找到该车,新浦分局巡逻大队民警遂到该车终点站——新浦苏欣快客站等候该车,并将陆保家、李慧君等四人及该车司机焦佃成、售票员路帮伟带至苏欣快客站所在辖区派出所——新东派出所调查。


“督察部门调查后发现接警员不够耐心细致,没能尽快问清车辆具体位置,导致无法快速找到该车,派出所处警民警存在解释工作不到位的问题,督察部门将进一步查明事实经过,判明责任,依法依纪处理。”连云港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今年摧毁45个扒窃团伙


案件发生后,连云港市公安局抽调刑警支队、东海县局、新浦分局等单位警力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侦查。工作中,专案组民警兵分三路:一组对东海公交线路上所有在册扒窃人员资料进行梳理比对,从中确定体貌特征相符人员,及时组织开展调查工作;另一组通过梳理重点线索开展信息比对,以期发现犯罪嫌疑人;第三组在公交司乘人员中开展广泛走访调查。


11月26日,专案组在对梳理出的重点嫌疑人员进行辨认时发现,东海县驼峰乡上林村人孙相兵(男,32岁)、李阔(男,28岁)与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较吻合,有重大作案嫌疑。专案组遂组织警力开展抓捕,于11月26日晚在新浦区将孙、李二人抓获。


经连夜开展审查,二人交代了犯罪事实。目前,二人已被刑事拘留。


“扒窃犯罪关系民生大计,直接影响社会治安秩序稳定,我们对这类犯罪一直采取零容忍的态势。”连云港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以来,连云港市各级公安机关立足当前治安形势特点,认真组织开展打击扒窃犯罪工作,不断掀起反扒斗争高潮,及时破获了一批有影响的系列扒窃案件,抓获了一批扒窃犯罪嫌疑人,摧毁了一批扒窃犯罪团伙,取得了明显成效。截至目前,全市打掉扒窃犯罪团伙45个,破获扒窃案件186起,抓获扒窃犯罪嫌疑人110人。


同时,针对近期连云港市区部分公交线路和市县公交线路扒窃犯罪较为突出的情况,连云港市局组织公交线路沿线县分局反扒民警,采取跟车上线、化装侦查、公开巡逻等多种形式,全力挤压犯罪空间。连云港市公安局根据公交车上此类犯罪高发的实际,对该类案件进行专项整治,经过长期缜密侦查,用两个月时间一举摧毁了长期活动在新浦区的这两个公交车上盗抢金项链犯罪团伙,破获系列盗抢金项链案件11起,抓获作案成员8名。


“不能让见义勇为者失去信心”


11月25日晚9点,连云港市公安局党委委员、110指挥中心主任王沛丰、督察处徐兆全等一行专程前往上海,经联系约定,于26日下午2点半在陆保家所在单位与陆见面。


“对于您在连云港的见义勇为的事情,我们代表连云港市见义勇为基金会和连云港市公安局对你给予表彰,社会上有了更多像您这样的人,社会正气才能得到弘扬!”随后,王沛丰主任向陆保家颁发了见义勇为证书、发放了奖金。陆保家及其单位领导对连云港市公安局领导对此事的高度重视表示感谢。陆所在单位领导表示,将大力宣传陆保家同志这种见义勇为精神,号召更多的人向他学习。


11月26日晚,连云港市公安局抓获嫌疑人孙相兵。次日,连云港市公安局督察处徐兆全就电话联系了陆保家,将抓获犯罪嫌疑人情况告诉了他。陆保家很激动,连声表示感谢。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