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论公安工作深层思考

长江岸柳 收藏 1 232
导读:也论公安工作深层思考 之一,是外行领导内行当道。之二,是权钱交易作怪。之三,是不务正业盛行。之四,是民警培训周期长,使用周期短弊端为害

也论公安工作深层思考

楼主此文,洋洋万言,文笔不错,观其内囊,该为说教,以官样文章上报领导皆可,但发在铁血网上,一定会有笔友直言论曲,激你丧兴。

作为网友有意与你就"深层"之说商榷。公安队伍建设的深层次问题不是你所言者也,不客气地讲你文中没有"深层"问题,所以之之皆为白话。我个认为其"深层"问题:

之一,是外行领导内行当道。人们常说:公安工作的关键是公安队伍建设,而公安队伍建设关键是局长,"治警先治长"因此而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安队伍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成建制转业而组建的,早期各级公安机关的主要领导都是部队带长字的官转过来的,大多是部队中的侦察、保卫的领导,总体来讲公安队伍是内行领导内行,因此其战斗力也是较高的。而后,特别是改革开放至今,各级公安机关的一把手完全是从党政机关"引进"的。据统计:全国县市一级的公安局长95%以上是从农村乡镇党党委书记中提拔任职的,这些人担任基层公安局长,不仅"半路出家"不懂公安机关特殊的专业工作,不能胜任组织指挥侦察破案,而且农村行政工作作风也极不适应公安机关特殊的工作环境。因此,这些领导进入公安机关已经把这支队伍带出了另一种"特色",人们戏称为"杂交品种",过去老公安的精神和作风打着手电筒也难找了。

之二,是权钱交易作怪。人们常说:用血和汗换来乌纱帽有光彩,戴着有荣誉感,是组织对自已工作的肯定和鼓励。公安工作的特殊性体现在什么地方,用一种极为简单的形式来表达,就是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打黑除恶。首先,科班出身的王立军有指挥打黑除恶的本事;其次,王立军身上的块块刀伤证明他有打黑除恶的决心和胆量。然而,在一些公安机关却反映出一种不正常的状况,这种状况就是有工作能力的、有本事的民警得不到提升,而那些庸庸碌碌、无所作为的民警却不断提拔。这种状况暴露出公安机关的干部提拔中的送钱给官、花钱买官的"潜规则"象一种"甲流"在传染、在漫延、在毒化。人们常说的"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就是这样演变的。社会上有人一针见血地说:一个外行的局长领导整个全局,一个没本事科所队长领导一个单位,这种"近亲结婚"式的领导体制,对公安队伍建设危害极深。

之三,是不务正业盛行。周恩来总理生前讲:"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周恩来总理这句话不仅只是他作为中共"特工之父"而讲的,而是他作为中共总理而说的,他这句话说明了公安工作的重要性,也是国家领导人对公安工作期望。公安工作主要职责是什么?我认为就是破案。一是侦破危害社会安全刑事案件,一是侦破危害国家安全的政保案件。而破案率就是侦察破案工作的目标,检验一个地方公安工作好坏,只能用破案率来衡量。各类案件,无论是发得多还是发得少,只要达到破案率一般案件为85%以上,重特案件为95%以上,这个地方的各类案件就会越发越少,各类案件越发越少,破案率就会越破越高,社会治安就会越来越好,这就是一种良性环循局面。然而,现在的一些基层公安局已经不讲"破案率"了,用什么"破案绝对数"取而代之了。没有了破案率就没有公安局的最终工作目标。领导上不用破案率来考核部下,那么其部下就没了工作目标,社会上各类案件就会越发越多,而公安局破案则越破越少,那么社会还会太平吗?人民还有安全感啊?换言之:人民群众对公安局还会满意吗?公安局的正业就是破案,狠抓破案、狠抓提高破案率就是正业。可是,在一些地方的公安局不但不去抓破案、抓提高破案率,却去抓什么罚款率,用罚款多少来检验工作,导致基层民警把大部分时间和大部分精力用在抓赌、抓嫖罚款上,而把侦破各类案件却放在了一边,这就是不务正业,而是务了副业。让人可笑的是公安机关抓赌、抓嫖都这么多年了,而贿、嫖却抓而不尽,抓而再生,这种情况被老百姓说成是"放水养鱼",抓赌、抓嫖罚款成了一些公安局的"自留地",经费的"摇钱树"。

之四,是民警"培训周期长,使用周期短"弊端为害。公安机关特殊性的工作,决定了警察工作的特殊。据统计:一个公安专科学校毕业生(包括实习期)读完4年毕业后分到县市区一级公安局,要胜任派出所工作至少得3年,要胜任刑侦、政侦科工作至少得5年,要成为一名合格的侦察员没10年努力不成,要成为一名优秀的侦察员也是一辈子的事,就是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侦察员也不敢打保票说什么案子都破得了,所有的案件都破得了,一些老侦察员临退休时还说:破案,是活到老学到老的事。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公安局虽然是政府的一个工作部门,但公安局的工作绝对不同于其它政府工作,稍对公安局的工作有一点了解的人都会说,公安工作太特殊,太难搞了。公安工作的特殊性则要求民警的培训周期比较其它工作,甚至检察院、法院的工作培训周期都要长很多。但是,在一些地方的公安局的干警却被地方党委组织部以"正科53岁、副科以下50岁退居二线"的政策强制从岗位上退了下来。同时,还推行一种"年令50岁、工令30年,加3级工资退休"的政策引诱性地要求干警退休。在这种政策推行下,2002年某县公安局440名干警就有约200人被退居二线,或者办了退休手续。如此一来,这个公安局有近五分之二的警力(其中包括政委、副局长、副政委多人,公安部、省厅、市局表彰的优秀人才多人,有个别民警只有46岁)离开了繁忙的工作岗位。这样一来,这部分干警普遍比法定60岁退休年令提前了10年左右时间结束了工作寿命,也就是说基层民警的使用周期减少10年左右,这对于警力相对不足的基层公安局来说是多么大的损失。特别那部分退居二线的公安局领导和干警,说是退居二线,实则是变相的退休了,他们拿在职时的工资,却在家闲着又没事干,心里也怪难受的。这就是民警"培训周期长,使用周期短"的弊端,虽然,省厅近几年又新招录了一批批新民警分配到基层公安局,但是,这些远离家乡普遍患有"水土不服"症的新民警,不仅对业务不熟练,而且连方言也难得听懂,这如何能使他们胜任工作,他们如何能与提前退下来的老干警相比呢?

总之,一些地方公安机关的战斗力就是在如此"深层"次的因素下给削弱了。然而,这些深层次是能堂而皇之的汇报的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