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个死鬼又在搞什么鬼。赵芷苓开门回家发现黎峰不在家,公司里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堂堂的公司总经理在中国地区的执行董事却玩起了失踪。


桌子上有一张便条,赵芷苓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几行小字“亲爱的,我有急事要去雅加达一趟我不在的时候公司就委托给你全权负责了,财务上可以找老王帮忙;黎峰”。扔下字条赵芷苓颇有些幽怨的咒骂了一句:“和我那以前的死鬼一样,有事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打开冰箱赵芷苓拿出了一瓶牛奶给自己倒了一杯,偌大的一个家竟无半点温馨和幸福的样子,空洞洞的一个家让赵芷苓有些受不了;索性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回爸爸妈妈那去住了。


开门进屋赵芷苓看见父亲正在阳台上修剪自己的盆栽,妈妈在厨房中正做着饭;赵芷苓看了看表嗯正好到饭点了;妈妈倒是很热情的过来给自己的女儿打招呼拿东西,不过赵的父亲可就对她冷淡多了只是冷眼看了一次就不再回头。


别理你爸爸,他就那样;妈妈把女儿的东西放到楼上赵芷苓的房间然后告诉她一会下来吃饭;


妈,今天怎么小妹要回来么?赵芷苓上楼前看着妈妈正在做赵芷薇最喜欢吃的松鼠鱼和菠萝古老肉心中已经能猜出几分了。


哦,你妹妹今天和他回来吃饭;赵妈妈的脸上也有些不自然;毕竟姐妹之间因为秦炽闹的很僵,这次不期而遇说不定要闹出什么乱子来,这当妈的心里肯定不会放心的。


那黎峰呢又出差了?赵妈妈关心赵芷苓,赵芷苓可有日子没回家了,今天突然造访让老两口今天有些措手不及;


别提那狗东西,去印度尼西亚谈生意了;赵芷苓没好气的说道,坐在床边赵芷苓摆弄着自己床上的抱抱熊。


一会儿你妹妹和秦炽回来了你们姐妹俩可别在吵吵了,要不你爸一准又要发火了。


知道了妈,你去忙吧妈,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赵芷苓强颜欢笑双手按在妈妈慈祥的手上,她能感觉的到妈妈手上传递来的讯息,妈妈在为她担心。


哎,你们姐妹俩呀,从小就抢一件玩具这长大了.....赵妈妈一边下楼一边叹气着摇摇头。




从机场出来黎峰钻进了一辆黑色的林肯轿车中,雅加达的天气真是糟透了,十二月居然在下雨;拍了拍身上的雨水黎峰望向身边的安德森;情况怎么样了?


还好,彭松益和兰芸带着几个人控制了酒店,里面的一百多住客都成了他俩的人质了,暂时他俩还不会有危险,不过印尼人已经封锁了街道和公路,过不了多久情况就会转变,在我的授意之下他们答应了将准备飞机和现金的时间延后二十四个小时;我们要在这一天的时间内完成各项工作把他们带出来。安德森中校就如同一个不死小强一样在印度、香港都没能挂掉,现在又跑到印度尼西亚来祸害人了。


听说你找了一个女人在中国?安德森中校闭着眼睛嘴里喃喃的嘟囔一句。


你消息挺灵通的,是的,还是前解放军中校的前妻,不过她的前夫跟她的妹妹好上了;


哦,安德森中校惊讶的睁开了眼睛,我的上帝,这种事情真是太刺激了,黎你可真走了桃花运了。


什么桃花运,这一切都是为了掩护我在中国的行踪,我可不想被大陆的国安局给逮住,要知道虽然我受过训练但我一样会什么都说出来,因为我的命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没有看出来你还是一个相当狡诈的人,难怪,你们中国人一向如此;并且奉其为金科玉律为之推崇。安德森中校心中对黎峰的这种思想嗤之以鼻;


中国人,永远不会真正的了解西方政治和社会;


你们奉行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中国人的哲学是是敌人亦是朋友;两人的对话可以就可以看出东西方文化差异来,同时两人虽然在同一屋檐下效力但仍然免不了来自安德森的那种美国后冷战思维的束缚,把一切强大的邻国看成是自己潜在的敌人,


说正经的吧,要我来干什么,不会是在这里听你唠叨的吧。黎峰皱皱眉头,这一刻他真想给安德森来上一拳然后抓住他的脖领子狠劲的抽他几个大嘴巴让他学会如何尊重别人。


利用你在雅加达的关系把他们救出来,其他人可以不管,潘德尔、彭松益两个要确保,至于那个女人;说到这安德森脸上的横肉抽动了一下“和其他几个特工一样都放弃掉。”


好吧,我知道了,带上墨镜黎峰拍了拍前排的司机“停车”。


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安德森睁开眼睛诧异的看着黎峰。


打车,你的车太扎眼了,我想全雅加达也没有几辆车牌号是001的吧;说罢黎峰朝安德森挥挥手关上了车门;然后拦下了一辆黄色的出租车离开了;


中校我们该怎么办。司机问道。


回大使馆,这里用不找我们什么事了,交给那个黄皮肤中国猴子去管吧;说完安德森中校靠在后座上不再说话闭着眼睛休息了。一辆沃尔沃面包车从后面超过了他的车,在安德森的林肯轿车的后视镜上清楚的看见了两辆现代轿车接替了沃尔沃面包车的位置从后面跟上来,不过这一切都没有被司机察觉,一路上跟踪他们的人换了十六台车,其眼花缭乱五花八门的颜色以及各种各样的车型,包括摩托车、吉普车、大卡车、面包车甚至还有大客车;


一号报告,目标正在返回大使馆,黎峰已经从车上下来了,打车走的,第二组已经跟上去了,完毕!从一辆现代轿车上的对讲机传来了一阵醇厚的东北口音;空中一架印尼国家电视台的海豚直升机上,两名中国人正在带着耳机接听从地面传来的讯息。


注意不要被发现了;不要采取行动,发现异常立即报告。直升机上的指挥者一直在遥控着下面的车队,平均每八到十分钟就会换一辆车跟着安德森的车,这样的频率比中情局的跟踪频率还要快所以习惯了西方方式的安德森以及司机根本不可能发现其中的奥妙也不会猜到他们一直被跟踪,连车内的说话都被监听了,当然这需要在车内安装一个窃听装置,那名司机被买通了,国安局的同志以威逼杀掉他的三个孩子让其为我们提供情报,果然司机就范同意在车上安装窃听装置。


这时安德森的手机响了,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号码随即按下了关机键;然后拿起了车载的卫星电话,这个频段是中情局加密频段至少这个频段还是安全的,他对普通手机根本不放心,依照现在的科技水平随便搞一个迷你窃听器植入芯片板上就可以了;


我的首相大人近来可好啊,冲绳的事情我很难过。安德森中校一脸狞笑的通电话,电话另一端却响起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声。


是副首相,安德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当然这不是别人正是鹰司敏贞。


作为女武神计划中的一环当然我们会全力以赴的去做,东西已经拿到了不过出了点小插曲,彭松益和你派去的那个兰芸等几个人困在酒店里了,不过他们还算训练有素击退了两次印尼军警的进攻,现在他们的安全还暂时不会受到威胁。


女武神,我很难想象得出一个美国人会起这么一个“日耳曼”化的行动名字,从“黄金峡谷”(轰炸利比亚)到“暴怒行动”(入侵格林纳达)据我了解的知识面上美国还没有一次军事行动以“日耳曼”化的名字命名的不是么。


安德森心中咯噔一声,心跳开始“砰砰”的加速跳起来几乎就快要跳到嗓子眼上来了,虽然他不能在电话中暴露自己的惊慌但他现在仍然可以平静的去反击鹰司敏贞的肆意揣摩;副首相,在香港您的不愉快经历我很抱歉,不过有些照片我想您更感兴趣;一个小时以后在您的信箱中有些您比较感兴趣的照片会邮寄到。到时候再联络吧;说吧挂掉了电话。打开随身携带的IBM商用笔记本在一个叫“ADMIN”的文件夹中露出了差不多有一百多张照片,照片上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正在对着喷头洗澡,丰满的身材一览无遗。照片上的女人就是鹰司敏贞,在这里还有她穿着睡衣和董建林见面的几张照片。


你的人还没到么?兰芸提着冲锋枪坐在了彭松益边上,彭松益挪了挪身体给兰芸让了一个位置出来;


会来的,我现在对他们还暂时有用,他们不会放弃我的。闭着眼睛彭松益在嘴里很不情愿的挤出了几句话来,刚刚有些困意的他又被兰芸打断,他只好睁开眼睛伸了一个懒腰挪动挪动身体。


家里还好么?彭松益低头给自己穿鞋,虽然在酒店里但他们却不能住进去,一百多人质都被赶到十层的会展中心大厅集合,所以他们也必须在这里看守。


谢谢你给我的钱,妈妈终于可以动手术了。兰芸眼神一阵迷离似乎有心事。


不客气,钱对我来说只是个数字,再没其他的用处。出去以后我会帮你把你妈剩下的医药费一并打给你;


与此同时在雅加达市政厅内黎峰正在和雅加达市的市长卡森会谈,抽着刚刚从古巴带来的雪茄的卡森正在吞云吐雾的过瘾,旁边的黎峰亦是如此;不过黎峰眼神更加精健和锐利;


我老了不想参与许多复杂的事情,没事抽上一口上好的古巴雪茄喝上一杯中国的龙井茶就是最大的享受了,像我这个年龄的人已经无欲无求了。


卡森市长这件事情并不难办,只要您点个头就可以了;我这有一把钥匙,瑞士苏黎世银行的保险库钥匙,里面有价值一百万美金的钻石,随时可以去取;这将作为您这次帮助我们的酬劳,就像您以前帮助我们一样。


你知道我的警察局长是个难缠的角色,他喜欢左右通吃不要对他抱太大幻想;卡森市长揣上钥匙他默许了这个行为;


我真正担心的是印尼玫瑰部队,他们一向不把你们放在眼里,所以到时候我怕他们会出尔反尔;


你可以把警察局长和玫瑰部队一并买通;卡森收了钱自然要帮着黎峰说话出主意了。


或许这真是一个好办法;黎峰走到窗户边说道。


借用一下您的电话可以么?卡森示意黎峰可以随便使用;


拿起电话黎峰想了想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