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第三十二章 溯本求源 (上1)

中悦 收藏 6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三十二章 溯本求源 (上1)


日本春汛级潜舰舰长受到了沉重的压力。拖曳天线传下来大本营的严厉电报,要求他必须摆脱追捕,并以妥善方式应对和处理越南方面的要求。

越军总部密电大本营,要求日本潜艇浮出来认账,或者扮演中国人的潜艇,以“立即澄清”所谓越军基洛级潜艇击沉了菲海军2艘主力驱逐舰事件。否则,越方将“自行澄清”此事。

显然,越方无法忍受背负攻击菲军的恶名和恶果。恶果是菲军将不再有任何可能与越军联合作战,既便不反过头来对越南反戈一击的话。菲律宾退出不仅是一个国家退出的问题,周边5国组成的南海抗中联盟将顷刻瓦解,越南独木难支,将立即战败,并一身承担所有战败的后果。更严重的后果是,美国不会支持也无法支持越南了,美菲之间存在着防务联盟合约,菲律宾受到攻击,理论上美军必须管一管,如果是中国人打的,美国会不会管、怎么管还是要考虑再三的,如果是越南主动袭击了菲律宾,哼哼,美国人毫不犹豫会采取强硬行动给菲律宾撑腰,估计一下,美国人会怎么干? 会军事支持菲军夺下几个重要的越占岛礁,然后应菲律宾的请求,美军与菲军的联合部队将进驻这些岛礁,美国佬就此楔进南海,取得在关键航线附近的军事立足点。这样的局面如果出现的话,美国人是大赢家,越南则是最大的输家,输光了。

可是本舰真的没有攻击菲军舰艇。可能实施这种攻击的只能是大国海军的潜艇,美国人在南海有潜艇,但是不会去攻击菲律宾,这个用屁股想也明白;俄罗斯和欧洲列强也有这个能力,但是没有这个道理;印度有这个能力也——道理很勉强,说不通的。外界的眼光会在中国、越南、日本三家里面打转,不是越南,这个我们知道,当然也不是我们自己,只能是中国人。不用我们“扮演”,其实就是中国人。中国有首当其冲的道理:黄岩岛一直是中国领土,近年菲律宾才想起来划进他的领海线的。菲军舰艇进入黄岩岛12海里之内,理论上是对中国领土的侵略,实际上,打掉菲军主力舰艇将保障中国舰队更顺利地拿下菲占岛屿,并且,扮演越军潜艇攻击,将使南海抗中联盟顷刻瓦解。中国人走出了一招一箭双雕的妙棋。有些想不到的是中国人居然有了这样的能力,一艘潜艇潜近本舰2海里之内发起攻击,静止潜伏中本舰的声呐居然一点都听不到他的声音。

如要洗清越南人,总得找出一个越南以外的人来扮演一下,而且简单分析一下就知道,也只能推给中国人。问题是本舰实在无法扮演中国潜艇。原因很简单,本舰如果浮出海面显露明显的中国标志比如升起中国的八一军旗或者台军的旗子,立即就会招来中国舰队的猛烈攻击,他们找我们多时找不到了,本舰氧气耗尽已无法维持水下绝气推进,又不敢露头,只好关机坐底潜伏,等中国舰队过去了再跑掉。如果现在浮出海面,郑和一号立马就是一顿密得下饺子一般的反潜炮弹,霍去病舰队的太平号也会开火,本舰立即被击沉,而且是白白击沉,不能达到扮演中国的目的,因为这是中国舰队击沉的,中国不会击沉自己的潜艇,这个也是用屁股想就明白的。所以扮演中国潜艇只能招致本舰白白牺牲。

大本营的命令,摆脱追捕这一条是认真的,这是保全日本的唯一途径。“并以妥善方式应对和处理越南方面的要求”则是应景文章,大本营不会要求我们认真执行这一条的。反过来,怎么使本舰摆脱追捕?怎么使日本洗清干系? 最佳之道莫过于让越南出来顶缸。对,美国佬和各位看客,这就是越南的基洛级干的,日本方面兹郑重作出担保。

本舰正卧在一个海底山峰峰顶的一道窄槽里面,这里水深仅不足百米,海底山峰周围的水深都在600米以上,甚至800-1000米,菲律宾海沟吗,中国主张的南沙群岛台地和菲律宾的自然分界线。中国舰队可能想到了本舰卧底静坐。他们从本舰高速绝气推进的时间计算,应该想到这一点。那么按照一般规律,搜关机坐底的潜舰总是往水深的地方搜,周围的水很深,海底还有几道海槽,都是卧底的好地方,你们去搜好了。

拿捏不定的地方,是越南人的反应。那句“自行澄清”。日越菲联合行动,菲律宾只是打杂的小角色,重大机密未曾与闻,越南当然是知道日越联合军事行动的所有细节的,只是不知道日方自己的策划。越南如果抛出联合行动计划,实在是一大败笔,那样也把他自己置于犯罪者的位置,得不偿失。只不过这样一来,日本曝光于天下则是不可避免的了。越方这句“自行澄清”是真有决心呢,还是逼我就范的讹诈?掂量再三,舰长转头问副舰长:“越南有必要和我们翻脸吗?”

副舰长也是圈子内老资格了,在春汛首舰这里练习一段时间,会接收第2艘春汛担任舰长。发觉舰长注视的目光,副舰长缓缓答道:“中国人发动袭击是联盟各方都希望看到的事件。袭击者也可以不上浮现身,而是偷偷溜走,更加符合逻辑。偷偷溜走的话,我舰也就没有上浮扮演的必要。”

“那样的话,他不大事声张更符合逻辑。跟在我们后面全力以赴地反潜,又一再要求菲军共同行动,所为何来?”舰长对副舰长答出了“以屁股思考”的答案,颇为失望。

“外界也可以想到,中国人打赢一仗不难,难得是把胜利成果保持下去。所以,着力点不在军事上打赢,而在于打破南海抗中联盟。所以,一路高调反潜反恐,给外界造成先入为主的假像,关键时刻让他们一路扮演苦肉计的潜艇一击成功,就此粉碎了越、菲之间的同盟关系。”

“那样的话,30万吨油船被袭损毁,代价是否太大了?”舰长感受到副舰长这个站在战略层面的政治分析的震撼,有些游移不定地问,

“跟国家主权比较,一条油轮算得什么。再说,即便只算经济利益,南海油田一天的产出就大于一条30万吨油轮了。”

“可是,”舰长开始在指挥舱内踱起圈子,“艾丽塔掌握在他们手里。我们不能保证那里每个人都是坚不可摧的。”

“艾丽塔会有人给中方作证的。不过,中国舰队的反潜进程在中间被中断了。菲军海岸防卫司令部勒令中方退出菲国领空,他们那架直升机就离开了。大家都知道菲军能力的。铁证不足时要诉诸判断,人们的判断总是略微偏向心中期望一些的。于是,外界眼中的事情就变成中国人对艾丽塔船员的‘逼供信’。”副舰长一边思考一边回答,情不自禁也在指挥舱里踱起圈子,

舰长停步,一动不动地沉思良久,缓缓摇头说道:“还有一个薄弱环节是无法弥补的。那位陈国桢上校。越南军方如果不相信陈的忠诚,就会在最后关头把罪责推给日本。”

副舰长突然停步,塑像般地凝思不动了。


郑和一号一间不大的舱室里,陈国桢上校郑重地在自述文件上按下了指印。沧然的神情一闪而过,脸上随即涌起一股莫明其妙的病态的红晕,抬起的眼中满是企望的热烈。


投靠过来的人讲的话,要先跟我方掌握情报核对一番。核对清楚的资料,一条条陈列在曾南岳面前。

煤盘岛附近“搁浅”货轮里有越军一个特种突击营,三百余人,现其一个排的兵力已控制了煤盘岛。货轮上没有登陆艇,连救生艇也没有。这也是它一开始没引起太平岛守军注意的原因之一;

敦谦沙洲上有越军第802重炮营,12门5英寸口径加农炮。5英寸的说是重炮很勉强了,有给自己壮胆打气的成分,也有受限沙洲珊瑚礁环内内湖水深和装运登陆设施能力限制的因素。运炮的3条船都不过千吨上下,里还挤着一个陆战队连,已随船沿着一条深10-18米的水道穿过中间圆礁开抵太平岛,占据了太平岛东部;

随后越军依靠这3条吃水较浅的改装船,将煤盘岛搁浅货轮里特种突击营主力和鸿庥岛上越军1个陆战队连送上太平岛东部;

越军在太平岛东部集结了5个连的兵力之后,于昨日18时向中部守军试探性进攻,被击退。夜间发起1次偷袭1次强攻,夺占了中部2座建筑,登岛越军对守军有近3倍的兵力优势,还有敦谦沙洲的炮火支援,在鸿庥岛遭受轰炸后暂停进攻,但守军工事已遭摧毁,伤亡超过三分之一,我方如不增援,估计守军难以坚持;

我军昨日使用远程巡航导弹先敌摧毁了越军南威岛巡航导弹连和防空导弹连,越军以购自印度的布拉巡航导弹在南威岛建立了导弹阵地,准备在开战初始就打掉我各礁高脚屋,摧毁我南沙群岛主要兵力,按照陈国桢提供的情报看,这个巡航导弹连是在发射前1分钟被我摧毁的。但是,越军以其长沙海上特工团扩编而成的第三海军陆战旅偷袭我各高脚屋得手,除渚碧礁外,其他南沙各礁盘阵地均被越水上特工在武装渔船的重火力支援下摧毁,我守军伤亡严重,渚碧礁的反潜直升机先已起飞,至目前驻守分队一个加强排所剩10余人仍在坚持,越军的海上特工团近年来一直演练“攀攻高脚屋”,这次攻击渚碧礁高脚屋的一个加强连在3条武装渔船的支援下连续发起8次攀攻,均被我渚碧礁分队击退,战士们还俘虏了他们十几个人,使越武装渔船不敢使用所载的105毫米火炮轰击;

我永兴岛海航团南下途中打破越归仁方向一个航空兵师的阻截,几乎全歼了这个师,继续南下,在我远程电磁脉冲战斗部巡航导弹先敌摧毁了越方以购自俄罗斯先进防空导弹建立的对我具有极大威胁的防空阵地后,海航团兵分3路猛烈轰炸了南威岛、中礁、鸿庥岛、景宏岛和南子岛越军后返航,返航途中攻击了越军第161舰艇旅的一支编队,炸沉护卫舰登陆舰各一艘,重创其它舰艇3艘。永兴岛海航团的损失约为其兵力的1/5;

越军两艘基洛级潜艇在中业岛西侧的准确位置已被我掌握,使用陈国桢上校提供的越、日通讯信道和密码,我方破译了越军向日军提供其2艘基洛级潜艇准确位置的电文,与我在该区域“暗礁”侦测系统提供的数据完全一致,在越军南沙诸前进机场被毁、本土航空兵遭受重创从而失去南海制空权、其它各方军队被我军对越猛烈打击震撼的情况下,渚碧礁已起飞的这架多功能直升机应可安全抵达该2潜艇空域,目前距目标3千米,越南政治局紧急代表团今日凌晨飞抵北京,下飞机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打沉他这两条潜艇;

这一条时不我待。首次打击越南后,我方当可收回越占岛礁和其侵占的南沙西侧诸油田,此后越军对我剩下的唯一有效威胁就是攻击我南海航运船舶,这个要靠他的海空军,因此,要趁着开战允许打的宝贵的短暂时光,尽可能消灭越海空军实力,其中,基洛级潜艇在目标名单中排在第一位。曾南岳浓眉倒竖,右手食中二指幷指如刀“啪!”地一声击在海图越军2艘潜艇的光点上,大喝:“打沉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