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县长辞官后靠什么成为亿万富翁

308187990 收藏 0 157
导读:刘有贵是江苏省南京市江浦县的副县长、六合区的副区长,他以借来的400万元起家,下海不到一年,就成为坐拥1514亩住宅用地的“地主”。几年过后,他成为身家过亿的大老板。原来,他是仗着那些“台上朋友”,利用特殊的“人脉关系”,以“空手套白狼”手段来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从而实现了暴富。(据11月25日《法制日报》 有太多事例说明,许多暴富的神话背后,流淌着见不得人的肮脏东西。曾经“官运亨通”的刘有贵,不顾仕途的“顺风顺水”,毅然选择下海,就是看到权力建立的“人脉”可以产生更大利益。这个亿万富翁的发家神话,其

刘有贵是江苏省南京市江浦县的副县长、六合区的副区长,他以借来的400万元起家,下海不到一年,就成为坐拥1514亩住宅用地的“地主”。几年过后,他成为身家过亿的大老板。原来,他是仗着那些“台上朋友”,利用特殊的“人脉关系”,以“空手套白狼”手段来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从而实现了暴富。(据11月25日《法制日报》


有太多事例说明,许多暴富的神话背后,流淌着见不得人的肮脏东西。曾经“官运亨通”的刘有贵,不顾仕途的“顺风顺水”,毅然选择下海,就是看到权力建立的“人脉”可以产生更大利益。这个亿万富翁的发家神话,其实见证的是期权腐败的可怕。


这些年,一些领导干部腐败“期权化”现象层出不穷,花样手段不断翻新。一些官员在位时利用手中权力建立自己的“人脉网”,或是对某些企业单位百般关照,来为日后退休下海谋求铺垫。这种行为,很有几分期货市场的交易特征。比如,刘有贵靠倒卖土地迅速发家,就与老部下兼老朋友的当地国土局局长帮助有关。在这些“朋友”的“帮忙”下,他不仅第一时间获得内部信息,还能在相关程序审查中一路绿灯。


也就是说,像刘有贵这种辞官下海的人,在商界混得风生水起,并不是因为懂得市场规律,深谙经营之道。诚如知悉此案内情的有关人士说,如果没有那些“还在台上的朋友”,他恐怕连一亩地也搞不到,光土地出让金就能让他憋死。问题是,这些“台上的朋友”为什么会给他面子呢?很显然,这绝不简单是因为当地官场很讲交情,不存在人走茶凉的现象,而是刘有贵曾经的期权交易产生了特定的价值,那些“台上的朋友”不过是在利用现有权力来支付偿还权力曾经赐予的好处罢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期权腐败的卖方市场和买方市场,往往会形成一种默契。在位官员与他提拔的干部之间,往往并不存在什么契约,而是在权力转让过程中,彼此形成某种“心理合同”。随着时间推移,在官员退休或离任后,当年投桃,今日报李,最终完成公权与私权的交易。而且,这种期权腐败也并不局限于官员与官员之间,还可能出现在官员与企业老板之间。比如,一些官员在位时,为一些企业发展打开一条“特别通道”,在政策上对其格外倾斜,甚至利用自己官场关系网,为这些企业经营铺路搭桥。等到这些官员退休或辞职后,或是到这些企业“打工”,或是做“顾问”,或是成为商业“伙伴”,来顺理成章获取高额回报。


权力腐败并不总是张牙舞爪的,而是多以阴险狡诈的形态出现,往往是在不当声色中,完成了罪恶的交易。刘有贵依靠官场“人脉”创造了亿万家财,就见证了期权隐性交易的可怕威力。这种深谋远虑的“收益”,其实比那种“现兑”的权钱交易更容易化解腐败风险,来成为一种隐蔽、高明的腐败策略。如果不能阻止隐性的腐败交易期权化现象,在暗地里越过边界的权力必将吞噬太多的公共利益与公平正义。


期权腐败是腐败的变种,期权腐败又可以演绎出种种花样手段,来给扰乱相关监督的视线。但万变不离其中,只要真正让权力顺沿着程序正义的轨道,任何突破权力边界的行为都不可能逃脱监督的目光。副县长辞官成亿万富翁,其实拷问的还是官员在位时的权力到底有没有被有效监督与制约,官员离任后的跟踪监督与审计制度到底有没有切实执行。如果不能切实堵住这些现实制度与执行的漏洞,就不能真正铲除滋生腐败的温床和土壤,权力腐败自然就会派生出更多复杂的花样。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