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祖传绝技(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祖传绝技(1)

赵子军又操起了剃头的老行当,这都是被生活所逼。两个不甘寂寞的老兵在被一位老教授兜头一盆冷水后,从火星回到了地球。

从他们决定从事“建筑装璜”这一伟大的事业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春节就在眼前,而他们几乎已经到了食不裹腹的地步。好在房东通情达理,知道老范是个实在人,没再火上浇油。

这几年来,老范没少拖欠房租,最长的一次拖了四个月,整整一千六百块。好一个老范,愣是没有跑路,后来不知道在哪找到了两千块,说是为了感谢房东要多付四百块钱。

这房东也是个厚道人,估计这全世界上也找不到第二个这么好的房东了,收了两千块钱直接说下个月的房租不用交了。发展到后来,这房东几乎从不主动催房租,都是老范到了时间主动送去。这次,老范因为掏光了两年的积蓄,又欠下了两个月的房租。

有道是不深入基层,就体会不到民工的疾苦。两个老兵,提着电动工具跟着一群民工蹲了两个月街,才真正明白这活儿根本就不是看上去那么容易。首先他们是散兵游勇,无组织无纪律,那些工程都是经过层层转包的,接到也都是零零散散的活。

其次,竞争是越来越强,两个月前他们初来的时候每天还能接到点活,至少吃饭没问题。谁知人越来越多,像是突然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似的。一开始那条小街上长期盘踞的民工也就不到二十个人。后来,几乎每天都有三两个新面孔出现,最高峰的时候,早上蹲在那里有六七十人之多,整个就是一标准的编制连。

再则,老范和赵子军站在一群人中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一是年轻,啥事都要讲究个年龄资历,就是钻个孔、打个洞啥的,也不例外;二是看上去,这两小子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哪个想盘剥民工的小工头都不想找这麻烦。另外,老范和赵子军还是心存厚道,他们虽然跟多数民工的生存状态一样,甚至还不及那些民工,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同情这些抛妻离子、一身泥泞一身汗的民工们,一有活来都不太忍心跟那些蜂拥而上,眼巴巴地民工们去争夺。

这么着,两个人有时三天也揽不到一个活,只能咽着口水干着急。早上起得比鸡还早,兜着十来个大馒头,塞两袋榨菜,再用两个大可乐瓶子装满水,这就是一天的伙食。

晚上两个人走得最晚,七八点钟民工早散了,才往回赶。为了省两块钱路费,两个家伙一路较劲,一会儿百米赛跑,一会儿又整一个空军和武警的跨兵种对抗,来个五公里越野。回到出租屋,已经晚上十点多钟。然后一个劈柴,一个烧水,下一锅热腾腾的清汤挂面,倒点儿酱油,呼咻呼咻吃得津津有味。

两个人是真有默契,回到出租屋后,都不谈这烦心的事,生怕触动了对方的痛处。谁也不发牢骚,谁都不提要退出,估计都跟自己较上了劲,都在强装欢颜,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内心深处的那一点儿自尊。老范的话还是那么多,但是,除了扯蛋就是扯女人。

这天,两个人又是空手而归,这已经是连续第四天没找到活干了。晚上回来后,赵子军一边下面一边欲言又止,老范看出来赵子军的情绪有点不对劲儿,又不敢问,这时候,他最怕的是赵子军突然提出来要走人。

两个人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老范已经潜意识里把赵子军当作了自己的精神支柱,有他在,他就感觉生活还有希望,这就是所谓的同病相怜吧?或者就是好多年后的一场金融危机来袭,开始流行的那个词,叫作“抱团取暖”。

老范不知道,在他面前算是个新兵蛋子的赵子军,现在比他更脆弱,更是把他当作了一个精神寄托。只要老范不嫌弃他,赵子军就是饿死了也不会提出散伙。

“什么味啊?你小子把面下糊了!”老范张着鼻孔对在那儿发愣的赵子军说道。

赵子军赶紧起身把钢精锅端了下来,像似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突然被识破了似的,尴尬地低着头呵呵傻笑。

老范把面条放在赵子军面前,往里面洒了一把葱花,说道:“兄弟,今天怎么跟个小寡妇似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范哥扛得住!”

赵子军赶紧解释:“你别想多了!”

“还是个爷们儿吗?说吧!”老范觉得话既然已经出口,两兄弟是时候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赵子军笑笑,埋着头吸溜面条。老范瞪着眼睛,盯着赵子军,心里七上八下。

“范总,咱们公司还有资金不?”赵子军冷不丁地抬起头来,问道。

老范长舒一口气,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零钱,拍在桌子上说道:“全在这儿了,一百二十六万八千整!咱全部的家当!”

赵子军哈哈大笑:“看来咱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老范跟着笑道:“以后别叫我范总了,心酸!”

赵子军笑逐颜开:“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咱人穷志不短,钱没了,魂还在!您还是范总,别再跟我客气了!”

“你问资金干啥?是查帐还是想吃顿好的?”老范问道。

赵子军把脑袋伸了过来,神神秘秘地说道:“都不是,我是想跟范总您商量来着,咱们用这笔资金再投资个项目,绝对能赚钱的项目!”

老范盯着赵子军,盯得赵子军心里直发毛。

“哥们,你不是吃不着涮羊肉想把我给涮了吧?就这点儿钱,还不够咱哥俩吃十天稀饭的,投什么资?”老范觉得这玩笑开得有点儿太离谱了。

“您听我说。”赵子军咽下一口口水,又把脖子伸了过来,兴奋地说道:“哥们有一手祖传绝技,您还不知道吧?”

“是包治不孕不育还是能治阳萎早泄?”老范打趣道。

赵子军没理老范,继续说道:“这事儿我观察好多天了,绝对是个商机,发不了财,但保证咱兄弟一天三餐吃饭喝汤再整包烟抽抽,是绝对没问题的!”

老范听出来赵子军不像是在开玩笑,赶紧催促道:“你他妈的有话就一次说完,并吊我胃口!”

赵子军站起来,一边在屋里转着圈,一边举起双手做起了扩胸运动,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

“你他妈的倒是说啊!”老范眼神跟着赵子军飘忽,恨不得冲上去掐住这小子的脖子把他按在地上一顿暴捶。

赵子军回到桌子前面坐下来,又清了清嗓子,这才缓缓地说道:“咱有一手剃头的绝活儿,当兵那会儿就靠这个入党立功的!”

“老子……”老范一脸失望地骂道:“我看你狗日地是穷疯了,一百多块钱,你还想要老子给你开个美容院还是怎么地?”

“NO!NO、NO!我只要一把手动的推子、一把剪刀、一盒刀片、外加几条毛巾就够了,最多花您一百万!”赵子军摇头晃脑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老范开始面露兴奋之色。

“聪明,果然是人中凤雏!这就是一个干大事的人才有的敏锐,您猜对了,范总!”赵子军打断老范想往下说的话,接着说道:“咱们的目标客户群就是那帮民工兄弟们!”

这次轮到老范激动了,这小子站了起来一边来回踱着方步,一边开始滔滔不绝地分析:“咱们那些民工兄弟都不讲究卫生,因为什么?不是他们不爱美,是他们没有时间、没有条件!这里最便宜的地方理发至少也得五块钱,还得有耐心去找地方。咱们就去现场办公,有句话叫着什么来着?”

“送温暖下乡!”赵子军接口道。

“对!就是这么个意思。”老范兴奋地继续说道:“一个工地少说也有百八十人,咱们一个人收三块钱,不,哪怕就收两块钱,如果刮胡子就加收一块钱。你一天能理几个?”

赵子军回答道:“我颠峰期的时候,一小时理了十多个人,咱们按一小时理五个来算。范总如果愿意屈驾给我打下手的话,一天理他五六十个,挣一百来块钱,绝对没问题的!”

“哈哈!”老范仰起脖子笑得像个孩子:“我在部队当班长,也常常给兵们理发,一般的糙活没问题。民工兄弟们图个便宜、图个方便,也不讲究这个。刚开始我给你打下手,跟着学点儿绝活,比如刮胡子啥的,如果有人要揉肩捶背这种特殊服务的话,我马上就能干!”

老范越说越激动:“跟你学上个把月,以咱这冰雪聪明的脑袋,加上一双灵巧的小手,咱哥俩一起干,一天理百八十个人,赚他三两百块钱,不是跟玩儿似的?”

“你真觉得有戏?”赵子军被老范这么一分析,反而有点心里没底了。

老范信心满满:“绝对有戏,绝对的!”

“那好吧,现在拜师吧!”赵子军站起来,整了整衣服,一脸正经地调侃道。

“师傅在上,请受小徒一拜!”老范双手抱拳,两腿一软,作势下跪。

赵子军一把搂住老范,没想到老范就势紧紧地抱住了赵子军,情绪突然就变了,有点哽咽道:“兄弟,谢谢你,我老范算服你了!我这辈子可以不要老婆,但绝对不能不要你这个兄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