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第一部 人间正道是沧桑 23、前世今生

天上人間A 收藏 0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二十三、前世今生

当你面对命运无情的强奸,如果无力反抗,不如试着学会享受。——清远语录二十三

----------------------------------------------------------------------------------

黄铁嘴低头沉思一下之后,像下定决心似的,从腰上取下个香囊似的小袋子,片刻之后,手里面多了个卷在一起的画轴,宽不过尺余,递给思萝道:“我之所以和清远有这场师徒的缘分,全因为有此画,可其中却有颇多怪异费解之处,所以很是伤神。”

思萝见黄玄奕郑重其事的样子,好奇的打开,看了一下,有些奇怪的道:“好像……好像没什么特别之处啊。”

“我看看,我看看!”邓清远心痒难耐,这事和自己有关,好奇心大的可以杀人,等思萝将画轴递给他之后,邓清远迫不及待的打开,片刻之后,脸上怪异莫名。原来这画轴画的是在一片荒凉的野地里,几个形销骨立的饥民带着贪婪的神情看着一口破锅,沸腾的开水里面隐约有个小孩的身躯,锅边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小男孩。

“这……这不是我吗?”邓清远吓了一跳:“师父,没想到你还会画画,画的还真像,当年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就被那些饿鬼给煮了。”

“我要有画画的本事,还用得着装神棍算卦啊?”黄玄奕带着怪异的神色摇头道:“这幅画很诡异,真的!我和思萝分开后,在江湖上晃荡了几年,在京城的时候听说有个海边的商人进京献宝,据说这画是千年前流落到中土的一群罗刹人留下的。那次有几十个罗刹人乘船而来,最后就余下几个开船的罗刹人,其他罗刹人全部不知所踪。那几个罗刹人念叨了几年回不去了,就在海边的一个小村子居住下来,娶妻生子,繁衍至今。那个献宝的就是几个罗刹人的后代,想讨好皇帝谋个官当,我一时心痒,就潜进宫去偷了出来。”

“可这画轴从材质手法画工来看,并无特殊之处啊?”邓清远和思萝同时疑问道。

“这才是最大的特殊!”黄玄奕激动起来,声音大了不少:“我一辈子见过的宝贝不少,可也认不出这东西是什么做的,看起来像普通的绢,其实不是!而且刚拿到的时候上面是一片空白,当时我认为是用什么特殊手法制作的藏宝图或者秘籍等,可我想尽办法都没用,水湿火烤烟熏酒泡都没效果,后来我无奈之下想一把火烧了,可怎么都点不着,干脆丢到柴火里面,烧了半个时辰,一点变化都没有。”

“真的假的?”邓清远半信半疑,把画轴用力拉扯几下,没有损坏,干脆拿出火石,到屋子外面寻了些枯枝点着,再把画扔上去,熊熊的烈火很快将画轴吞没,等火势小后,发现那画轴依然如故。

“果然是宝物!”邓清远兴奋的大呼小叫起来:“烧了半天,拿到手里还是凉的!”

思萝也很惊讶,将画轴拿过去翻来覆去的看,眉头紧锁,显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下信了吧?”黄玄奕得意的杨下眉毛:“我当时也觉得这是宝物,虽然看不出名堂,还是留了下来,直到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邓清远感觉问道。

“二十年前,那画经常发出阵阵青光,我打开之后,原本空白的画上竟然有了图画,显示的是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附近有座十三层高的宝塔,根据画上人物衣着和房屋样式来看,应该是剑南道的某一处,我好奇之下,打听到剑南道有十三层宝塔的地方不多,只有几处,于是挨个寻了过去,但却没什么收获。”

邓清远惊讶的道:“我老家就在河边上,对面有个宝塔,小时候我还去那里玩过,对了,我老家叫月河村。”

“我去过,”黄玄奕接着道:“过了几年,剑南道的几个州府发生洪灾,随后就是瘟疫,饿殍遍野,死人无数,这画的内容随即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当时那画一直发出青光,距离你越近光芒越强,所以我才找到了你,将你从那几个饥民的嘴巴下救了出来。”

“那说明这画是好东西啊!”邓清远连忙道:“能趋吉避凶,可为什么是我在画上呢?难道前生我是很牛叉的神仙佛祖?给自己留个宝贝?”

黄玄奕摇摇头道:“我也奇怪,所以我很想解开这个密团,救下你后,我打听到一位隐世高僧的住所,带着你就找了去,那位高僧并没有半点的法力功夫,但精于轮回之术,可知人的前世今生。结果那位高僧也很茫然,他说看不见你的前世因果,他知道这幅画后,拿去看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脸色苍白,精神萎靡。”

“我记得那位老和尚了!”邓清远吼道:“头发眉毛胡子全是雪白的,眉毛很长,都垂到下巴了,慈眉善目,很和气的样子。”

“嗯,那位大师佛法高深,慈悲为怀,与世无争,可惜了!”黄玄奕叹息下道:“当时大师出来后,长叹三声,然后说我佛慈悲,当广开方便之门,度尽天下众生,即便舍了一身臭皮囊又如何?大师用一世佛法修为帮你渡劫,因泄漏天机,吐血不止,当天便圆寂了。”

“是我害了大师,可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从小到现在,虽然油滑无赖,可半点伤天害理的事都没做过,偶尔还搀扶老太太,捡到不值钱的东西主动还给人家的好事,怎么会有报应呢?就算前世有什么不对,可关我今生鸟事啊?”邓清远极度郁闷的吼道。

黄玄奕叹息下,安慰邓清远道:“大师求仁得仁,也算去的安慰,大师留了四句话,关于你前世的,希望能帮你渡劫。”

“那四句?”思萝紧张的问道。

“青锋三尺傲风云,红尘未尽总关情,千灾百劫犹不惧,尚问苍天平不平!”

“不明白,这些高人怎么老喜欢打哑谜,直接说清楚不就完了?还要人去猜。”邓清远苦恼的道。

“那那么容易?不管是先天八卦还是周易算术,或者是佛家前生因果,都不可能推算出详细的经过,最多能有些吉凶的提示或者间断的画面,天道无常,一切都在变化之中,详细的前世今生,哪怕天帝或者佛祖都没那本事。”

“那算了,慢慢猜吧,你说这四句说的是我前世,那未来呢?”邓清远接着问道。

黄玄奕摇摇头道:“我也这样问过,大师说前世亦今生,今生亦前世。”

“他妈的!我就不信邪!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就不信摆不脱既定的未来!”邓清远咬牙切齿,双眼冒火。

思萝也叹息下道:“玄逸,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可即便是清远不学剑道术法,难道就能摆脱命运的安排么?学了至少在面对厄运的时候还有反抗的能力。”

黄玄奕苦笑下道:“我不是抱着侥幸心理么?可又怕躲不过,才费天大的心思,将这家伙身体弄的比野兽还结实。那晓得人算不如天算,还是被牵扯进险恶的江湖之中,从姚家收妖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清远的命运已经步入不可知的未来,我也想明白了,应该面对自己该面对的命运,所以来找你了。”

思萝点点头:“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该面对的命运,逃得过今天,逃不过明天,是该面对自己命运的时候了。”

接下来思萝和黄玄奕仔细的商谈起来,如何教导邓清远剑道,这里有行痴直接留下的记录,比天罡剑派的还正宗的多。行痴当年是个百分百的武痴,除了武道上过人的天份外,其它方面一塌糊涂,包括教导徒弟,以至于到仙子天罡剑派的剑道越来越差,当然,比起其它门派还是要厉害的多。

黄玄奕和思萝商议完毕后,招呼邓清远吩咐道:“清远,我们这里能教给你的,只有行痴当年留下的剑道,学了之后,可能会引起天罡剑派的麻烦,你意下如何?”

邓清远脖子一横,无赖劲上来:“还怕个屁?反正大师都说了我有百灾千劫的,正所谓帐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也不怕再加个天罡剑派。”

思萝和黄玄奕相对苦笑,无奈的摇摇头,吩咐邓清远自己找个地方睡觉,他们还要商量下如何尽快的将剑道教给他。

邓清远极度郁闷,跑到里面,发现有个小小的温泉池子,估计是思萝使用的,也不管别人高不高兴,直接脱了外衣跳进池子,泡着伤脑筋。本来简简单单的身世和普普通通的人,突然间发现自己头上随时悬着一把利剑,还有肯定凶险和不可知的未来,如何还能睡得着?越想越冒火,冲着上方贼老天死老天遭瘟老天的就骂了起来,直到骂累了,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第二天,在温泉里面泡的全身泛白的邓清远被黄玄奕直接提了起来,穿戴整齐后带到内堂,里面有个小小的灵堂,上面供奉的是行痴,下面供奉的是修明。邓清远暗自嘀咕,思萝还真够意思,那行痴虽说是她老爹,可也太不称职了,典型的提上裤子不认帐的家伙,吃了就跑,也不管有没有后遗症留下。思萝还供奉他的灵位,四时香烛不断,实在是爱恨不分明的表现。

思萝恭恭敬敬的上香之后,叫邓清远跪下道:“我们教你的功夫都源自我爹行痴,我就代表我爹,在他灵位前收你入门,也好让他老人家的心血后继有人,也全了剑道不得外传的规矩,你拜吧。”

邓清远连忙按照吩咐三跪九叩,心里面却暗自算计,行痴都死了好几百年了,如今天罡剑派的那些家伙至少是他的徒曾孙级别,还有自己的师父和思萝是朋友,假如自己算行痴的徒弟,那岂不是和黄玄奕平辈?这辈分岂不全乱了?老家伙向来是说不过就动手,自己要去和他论辈分岂不是自讨苦吃?简直是一笔糊涂账。

黄玄奕自然不知道邓清远心里面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不过要是知道的话,一定忍不住把这家伙暴打一顿,随时随地念念不忘的竟是算计辈分占便宜。

岐山脚下有个小村庄,村子里面唯一的大户吴子清占据了全村大半的土地,是远近闻名的富户,另外还有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则是岐山门的长老。此刻后院的密室内,几个怪异的人围在里面,外貌明显和中土不同,正用中土人听不懂的语言交谈着。

“维妮还没有消息吗?难道遇到什么不测?”居中的一个中年人愁眉不展的问道。

“咳咳……”一个长的像骷髅,阴测测的人咳嗽着道:“主教大人,这中土不好混啊,在昆仑山的时候,眼看那小子就要被我抽离掉灵魂,那知道钻出个魔兽,差点要了我老命!这中土的魔兽怎么这么厉害?比我们那里的巨龙还凶……”

“白痴!”一个面色冰冷的年轻人慢慢的擦着自己的宽大长剑,不屑的道:“那是妖怪好不好?中土的妖怪法力高的都能变化成人形,比如那些农民经常说的狐妖,而且这些妖怪经历天劫之后还能得成正果,成为仙神。”

“费伦,你说谁是白痴?”长的像骷髅的人愤怒的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看着擦剑年轻人。

“艾尔西斯,说的就是你这个将灵魂出卖给魔鬼的死灵法师!”年轻人毫不示弱的站起来:“要动手吗?你试试看,我一剑砍下你的骷髅头……”

“好了!别吵了!”被称为主教的中年人喝道:“现在我们很被动,本来中土那些修炼门派就有些仇视我们,这个岐山门实在太弱了,根本靠不住,我们不该介入中原门派的恩怨。上次在昆仑帮岐山门杀人不成,弄的整个中土的修炼门派都在寻找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首先我们应该离开这里,岐山门已经不安全了,”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白皙面孔,丰乳肥臀的女子低声道:“主教大人,大主教不是用预言术给了提示吗?拿出来看看。”

主教点点头,拿出一张卷轴展开之后道:“上次的预言是千年之交,火球从天而降的地方,被魔鬼诱惑的那个人,我们去了昆仑,结果一无所获。这次是野草淹没牛羊之处,布满金色彩凤花纹的马车载着高贵美丽的少女,给伤心少女笑容的骑士。”

“什么意思?”死灵法师艾尔西斯问道。

“我想想……”金发女子低头沉思起来:“野草淹没牛羊之处,应该是草原吧?中土的草原就是西域,那里是游牧民族的地盘,和中原的人不和,可布满彩凤花纹的马车和高贵美丽的少女是什么意思?”

没等金发女子想出个结果,屋子里面有个人站了起来道:“主教大人,我们三个是魔法师工会的人,虽然我们答应教会和你们一起完成这个任务,但我们不会像千年前的那些人一样,永远回不了家或者死在这里。我们三个希望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会来中土?为什么我们需要在数亿人中土人中去找某个人?”

“雅格,你们想反悔吗?”艾尔西斯不怀好意的看着三个魔法师。

“和邪恶的死灵法师一起行动,已经让我们工会蒙羞!”雅格气愤的看着主教:“你难道还不想告诉我们吗?要知道,我们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

主教低头思考下道:“雅格,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见鬼的地方!我只知道大主教在去年接到神谕,要教会来中土找到那个人,并且杀了他!如果你一定要知道为什么,自己去问主神吧。”

“神谕?”屋子里面的人都惊讶的叫了起来,虽然他们那里供奉着主神,但近千年来主神都没有降下任何神迹显示他的存在,许多人已经开始怀疑是否真的有神存在,既然是神谕,当然需要毫无保留的执行了。

“好吧,既然是神谕,我们服从。”雅格三人无奈的坐下。

“神谕?呵呵,可笑!”墙角内的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

其他人都是虔诚神的信徒,听了这样亵渎神灵的话,脸色均大变,主教更是脸色铁青,用凶狠的目光看着说话的男子,沉声道:“菲戈,你想要获得救赎,唯一的办法就是完成这个任务!你若再胡言乱语,我不介意现在就净化了你!”

菲戈不屑的扬头道:“净化我?就凭你们?不要以为有一个魔导师,四个大魔法师,外加自以为是的三个一级护教骑士就有多了不起!在神佑大陆足够横行无忌,那是别人怕了你们代表的势力,不是因为你们本事多高,在这里屁都不是!随便来个中土的二流门派就能全灭了我们。”

菲戈的话说的几人都沉默起来,教会费尽心机和大量的珍贵物品让他们通过大陆传送门来到中土,说明这个任务的重要性。最要命的是时间,传送门所在的小岛漂浮不定,三年时间一过,就只能再等一千年,除非修炼到圣域,活够千年,否则就再也别想回去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且不说中土修炼门派对他们的敌视,光是对亲人朋友家乡的思念就能折磨疯人。

菲戈见大家都不说话,冷笑下道:“我们过来大半年了,在最后的时间之前,不管任务完成与否,我都会想办法回去。”

“我们都想回去,我最小的孩子才十个月大,”雅格低声道:“最好想办法完成任务,想来如果就这么回去,教会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每年被烧死在宗教审判所的人少说也有上百个,也不在乎加上我们以及我们的家族,对吧?主教大人。”

主教点点头,算是默认了雅格的说法,对教会的残酷他可比这些人清楚的多,这次被派到中土就是被别人算计的后果,说起来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

“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主神竟然降下神谕,要我们来中土杀个普通人,真是笑话!”菲戈冷冷的道:“主神还用害怕什么吗?”

“不要再说这些亵渎神灵的话了,”金发女子苦着脸道:“维妮多半已经回到天堂,回到主神的怀抱了,接下来怎么办?”

主教看了看菲戈,决定暂时忘掉这家伙亵渎神灵的话,等回到神佑大陆后再秋后算账:“菲戈,你是顶尖的赏金猎人,曾完成无数高难度的任务,你一定有办法的。”

“这就是你们将我从宗教审判所死牢里面放出来的原因吧?”菲戈冷冷的看着主教道:“说实话,我不信你们教会,好吧,从杀手的角度来说,接受任务后,首先要调查和熟悉任务所在地点的一切详细情况,越详细越好。”

“你有办法了?”金发美女满脸希冀的看着菲戈。

“只是有点眉目,我花了四个月学这边的语言,基本能听懂了,这些时间天天和扫院子的老头聊天,了解了许多这边的风俗习惯等,预言所说的那些我大概能猜出其中的意思。”

“原来你天天和那个扫地的中土贱民聊天是为了收集情报啊?”雅格兴奋的道:“贵族必须和平民保持距离,这是神圣的传统。”

菲戈白了他一眼:“我不是贵族,没你们那些无聊的传统!预言术的地点是西域草原没错,布满金色彩凤花纹的马车是皇家女眷专用的,皇后贵妃或者公主才能乘坐,预言术说的是少女,那么就是公主了。”

金发女子疑惑的道:“可我听说这边的女子是不能随便外出的,公主也不行,即使外出也只能在常安城附近。”

“现在的新唐朝廷已经衰败没落了,”菲戈继续道:“草原上的游牧民族经常攻打他们,从两百年前开始,皇家的公主经常被嫁给部落的首领,以换取短时间的和平。前几天我特别问了下吴子清,他有个远房亲戚在朝廷的礼部当官,消息灵通,草原上的呼延王很厉害,新唐朝廷打不过,朝廷里面有些官员联络了草原上的另外一个比较大的部落首领,想牵制呼延王。而那个部落首领除要求大量的财务外,还要求送个公主去,朝廷已经同意了。”

金发女子气愤的道:“新唐的皇帝不是男人!他们的将军和骑士都不是男人,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难道他们不觉得羞耻吗?”

“也许那些将军和骑士会觉得羞耻,”菲戈摇摇头道:“可惜这个国家的权力掌握在文官的手里,他们唯一擅长的就是写诗和背书,成千上万的人从小就只读几本书,然后就可以通过考试当官,你能指望那些除了写诗就什么都不会,甚至连抓只鸡的力气都没有的读书人,有勇气面对彪悍的草原骑兵吗?”

“可中土不是有很多法术高强,功夫厉害的侠士吗?”金发美女不甘心的问。

“这个我知道!”主教大人聪明了一次:“那些厉害的人最大的希望就是追求所谓的天道,对世俗的权利一点都不在乎,彷佛权利和财富是毒药一样,而且接受朝廷的官职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羞耻,会被其他人嘲笑。”

“真是奇怪的国家,奇怪的民族,不可思议的地方。”金发美女瘪嘴道。

菲戈道:“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尽快去草原,联络那个部落首领,等那个骑士和他的公主自投罗网!”

主教大人眉开眼笑起来:“菲戈,你果然没让我们失望!大家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就出发去草原!这里的冬天就快来了,那些草原人也不会四处流动放牧,方便我们寻找。”

菲戈补充道:“这里的人喜欢美丽的石头,他们有很多黄金白银,但对宝石和玉石以及一些罕见的稀奇特殊物件感兴趣。”

雅格等几个魔法师顿时傻了眼,那些来自魔兽的晶核对魔法师来说非常的重要的珍贵,越高级的用处越大,可越高级的同样越美丽,现在摆明了要他们拿出来当礼物。

看着几个魔法师哭丧着脸的样子,主教劝慰道:“等回到神佑大陆,教会双倍、不,四倍的补偿你们!”

几个魔法师极不情愿的各自从腰上取下个小袋子丢了出来,菲戈冷笑下道:“打发乞丐啊?这些低级的晶核想打动那些部落首领?把你们空间戒指里面的取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