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九十七章 特别纵队

zjqian96 收藏 58 3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057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有顾祝同这个战区最高长官的首肯,前线的部队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不过,顾祝同怎么都没想到,陈际帆的胃口不是几百人,而是,多多益善。

三十二集团军的部队本来士气就不高,又有长官部和集团军司令部又下达命令,这下很多部队战意全无,被陈际帆率领的“雷霆”中队一阵吓唬,索性跑了个精光。陈际帆在三天之内居然接收了上千人。

不过新四军军部还是未能突围出来,由于突围出来的人员很多,也削弱了军部保卫力量,情况更加凶险了。

正如顾祝同给陈际帆下的定论那样,这些突围出来的新四军一开始并不服陈际帆,尽管他们也知道是“雷霆”中队救了他们。有的嚷嚷着要打回去救叶军长和项副军长他们,有的要渡江北上找组织,还有的干脆说重新回到山上打游击,反正在宣城到宁国这一路的山上,大家吵得不亦乐乎。

“干什么干什么?还有点组织性纪律性没有?”刘一鸿忍不住站出来吼上两句,“这里前有顽军后有鬼子,吵什么?还想白白送命不成?”

刘一鸿到底是新四军里当官的,说话还是挺管用,他这么一训斥,大家都不吱声了。

可是陈际帆得吱声啊,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加上“雷霆”中队一共一千五百多号人,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不然不要说作战,就是饿也饿死了。

“刘参谋长,请你把这些部队的领导召集到一块,我有事要和大家说。”陈际帆严肃的口气看起来不容置疑。

到底是有组织的部队,牢骚归牢骚,不一会各单位负责人一个不落地全部到齐,只是他们看到陈际帆帽子上的青天白日徽的时候,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不忿的神色。

陈际帆倒是不太在意,人家刚刚被国民党部队往死里打,说没有点情绪是不可能的,但这种情绪却不能总是带着,陈际帆不希望带着一大堆定时炸弹上路作战。

“怎么了?我们和大家一样,都是国民革命军,我不是你们的敌人,‘神鹰’独立师更不是新四军的敌人,所以你们不用那这种仇恨的眼光看着我。”陈际帆一板一眼地说道。

刘一鸿在旁边也说道:“同志们,我是二支队的参谋长,叶军长和项副军长命令我先把教导大队带回江北,在路上遇到了友军‘神鹰’独立师陈师长他们,是他们冲破日寇的冲冲封锁和追杀,行军两天两夜才赶来救咱们的。为了救人,陈师长在顾祝同那儿没少费周折,同志们你们这种态度是不对的。”

“刘参谋长,我们出来了,可是军长他们还在里面,救不出军长他们,我们决不走!”一个说话的是一个连长,脸上还留着烟熏火燎的痕迹。

“那好,我问你们,当初布置任务的时候,项书记是怎么说的?”刘一鸿问道,“项书记的命令是,我们既然深处敌人包围之中,各部队应该化整为零,分头撤退,保存革命火种,而不是像你们这样盲目蛮干!”

陈际帆不想浪费时间,因为接下来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新四军的弟兄们,国民党对你们的这次作战,计划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这次带的人不多,能够救出大家也很不容易。但是我想说的不是这些,国难当头,我们这些中国军人应该做什么?你们的不幸,应该交由你们的组织上来处理,而你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生存!我这就和你们的周副主席联系,把你们的事情做个汇报,然后再做其他打算。但是我首先申明一点,在你们没有中央的具体指示之前,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还有问题吗?”

这些新四军干部听到陈际帆居然还把周副主席都抬出来,一个个都不吱声了,

陈际帆让高焕捷当着这些新四军官兵的面马上和重庆的周副主席联系,频率是李克农临走时交给他的,便于临时有事互相联系。

皖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延安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知道,陈际帆也不想居功,在电报里对救人的计划细节轻轻略过,只是强调他是以组建临时部队在江苏地区作战的名义才从顾祝同手里捞出一千多人的,这些人若自行撤退,他不好交待不说,而且这些已经突围的新四军的安全仍然得不到保障,请求中国共产党中央允许他临时将这些部队组织起来奔赴江苏,待军部突围后或者是重组新的军部再将部队遣回。

此时延安方面的目光当然是死死盯着皖南这块地域,政治局已经开了多次会议研究对策,只是苦于周边没有部队解围。在重庆的周恩来已经多次和国民政府交涉,但是徒劳无功,忽然间收到陈际帆的电报那真是喜出望外。

欣喜之余,周恩来愈发佩服陈际帆的政治智慧,能够不费一枪一弹地从三战区的重围中把一千多人救出来,这可不是件轻松的事。他当即请示中央,指明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并建议中央军委给这些新四军下达命令,暂时服从“神鹰”独立师师长陈际帆的指挥,保存革命火种。

主席拿着这份沉甸甸的电报,对着皖南的地图陷入了沉思。新四军军部看来真是凶多吉少了,对于残酷的两党之间的斗争,主席从来不对国民党抱任何幻想,蒋介石既然敢铤而走险,就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理睬来自各方的抗议。

不过他还是很佩服这个“神鹰”独立师,居然能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救出从敌人的嘴里救出上千新四军。对于周转发来的陈际帆的建议,主席经过思考后认为可行,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是只有这样才能暂时保存革命力量,第二是可以协助友军在江南继续同日寇作战,加强新四军在这一带的影响。

想到这里,主席便亲自提笔给周起草了一份电报。

电报内容很明确,同意突围的新四军暂时接受“神鹰”独立师指挥,但是不得打散编制,除军事上接受领导外,部队基层党组织的活动不受干预,一旦时机成熟,陈际帆应无条件让这些部队回归原来建制。

周接到电报后又加上一条,要求突围部队以大局为重,除了参与抗击日寇作战外不得对国民党军再起摩擦,一切危机待组织上以政治方式解决。

周和陈际帆有过面对面的接触,把部队暂时交给这个人还是放心的,所以在电报里除了表示感谢以外,还加了几句措辞,希望“神鹰”独立师能够早日认清蒋介石集团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立场,真正站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边来。

在安徽、江苏和浙江三省交界处,陈际帆向所有突围而出的新四军战士宣读了来自党中央的电文。由于是毛主席和周副主席亲自签发的电文,所以没有一个新四军战士提出疑问,全部服从命令。

陈际帆长舒了一口气,大声说道:“从现在起,我们所有部队将整编一支特别纵队,新四军战士们编为四支分队,每队三百多人,新四军的四个临时分队除了有队长副队长各一名外,还保留教导员一名、指导员两名,中间所有共产党员的组织关系不变,你们可以在各个分队建立自己的党支部、党小组。但是这一切最好向我通报。等你们的上级党组织恢复关系以后,再行离开,有没有问题?”

“没有!”

“但是军事训练、军事行动方面人人平等,也就是说不管是什么人什么党派,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军事指挥,记住!你们首先是中国军人!服从命令、保家卫国是你们的天职,任何人违反军规,照样军法从事!”

陈际帆接着说道:“今后一段很长的时间,我们都必须在敌后作战,所以武器方面我们尽可能换装成日制武器,这样便于补给。我们的目标是苏南,我命令你们,要在太湖地区建立抗日根据地,在那里发动群众,发展武装力量。为了避免和别的部队产生误会,你们对外一律改称‘神鹰’独立师江南特别纵队。现在请你们把袖标撕下暂时保管,等以后再重新缝上!”

这一千多新四军的装备虽谈不上好,但是也做到了人手一枪,有些军官的手上居然还有毛瑟二十响,还有六挺捷克式轻机枪。只是步枪方面大多是汉阳造,设计效果很不好,子弹、手榴弹也不是很多。

显然,只有在最短的之间内打一次胜仗,才能大幅度改善装备和提升士气。

“之所以把你们救出来,是因为你们也是抗日铁军,你们遭受国民党部队的围攻,这个冤屈迟早会得到洗雪,但是我们中国同胞遭受日本侵略的苦难,只有靠我们这些中国军人在战场上的殊死搏杀才能得到洗雪,新四军的兄弟们,我这里只问一句话,敢不敢打鬼子?”

“陈师长不要小看人,有什么敢不敢的?我们和鬼子都有不共戴天的大仇,您下命令就是了。”说话的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小伙子,看样子还有些书生气。

“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陈际帆的脸色开始灿烂起来,因为只要有人开口说话,就意味着感情可以培养。

“报告师长!我叫李世军,世世代代的世,军人的军!”这个小伙子挺胸回答

“你读过书?”陈际帆心想这个时代当兵的,有点文化的不多见。

“报告师长,我家世代都是读书人!”李世军毫无惧色接着回答,但是紧接着音调降了下去并且变得咬牙切齿,“鬼子打到我的家乡,要我父亲出面组织维持会,被我父亲拒绝了,鬼子就,就杀了我全家,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你有一个令人尊敬的父亲,你的仇就是我们大伙的仇,这个仇一定会报。不过,你父亲这么一个读书人,为什么给你取这样一个名字呢?”

“报告师长,名字是我后来自己改的,原先我叫李仕举,父亲要我好好读书,但是读书不能杀鬼子,我就改成李世军了,我要报仇!”李世军说着眼泪都快下来了。

“有志气!别难过,”陈际帆说着把头转来对着一千多号新四军的队伍,“我希望你们都记着,日本鬼子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我们每一个中国军人都要以消灭鬼子为最高天职。我在这里向大伙保证,一定会带着大伙以最小的代价杀伤最多的鬼子!然而,要完成这样一个目标,我们就必须团结起来,变成可以互相信赖的生死兄弟,我问你们,做不做得到?”

“做得到!”

刘一鸿站出来说道:“陈师长放心,我们大多就是因为打鬼子才参加新四军的,只要能打鬼子,我们听你的!”

“好!现在的问题是改善装备、解决我们这么多人的吃饭问题,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走到有鬼子的地方,抢他们的粮食、下他们的枪,要他们的小命!我命令,全体出发!”

有鬼子的地方就在离他们不远的江苏境内,从宣城往北走,擦过芜湖县边上,就是江苏省高淳县境内,这里已经是南京市的周边,鬼子的在这里的驻军本来就不少,再加上前一段时间为了集中兵力清剿“雷霆”中队,驻南京的15师团特地调集了两个联队分别进驻溧水县和高淳县。

在行军的路上,参谋长胡云峰跑过来不无担心地对陈际帆说:“头,这回咱们队伍庞大了,就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江苏,我担心打了鬼子会把更多的鬼子给招来,你要三思啊!”

陈际帆笑着说:“你觉得我有这么傻吗?这么大的目标,鬼子能看不见?还记得横山吗?那里以前曾经是新四军的根据地,先把队伍拉到那里去,新四军在那里的群众基础好,后勤补给方便,对了,从当涂日本人那儿弄来的钱还在不在?”

“在,当然在!头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给部队买粮食,还要重新造个窝,发展根据地是新四军的拿手,出去打猎是咱的拿手,咱么就来个一边打猎,一边造窝,鬼子敢来,咱们就灭了他!”

“好主意啊,一举两得。不过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去上海啊?兄弟们的手可痒着呢。”胡云峰问道。

“告诉大家,很快的,不出一个月,春暖花开的时候,就是上海鬼子汉奸们的末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