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战友 第五章 雪夜围歼美军 第五节 全歼美军H营

yuanhui19871208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size][/URL]   闪烁的星星高挂在无垠的夜空,散射出的星光点缀着迷茫黑暗的雪夜,整个雪夜如空灵一般,失去了生机,只有呼呼寒风和零碎的枪声。少校大卫在重新搭建的临时指挥所里,正不停地拨着电话,对外面的零星战斗毫不关心,终于与团部取得联系,团部已经派出两个坦克连的支援部队火速支援H营,一定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



闪烁的星星高挂在无垠的夜空,散射出的星光点缀着迷茫黑暗的雪夜,整个雪夜如空灵一般,失去了生机,只有呼呼寒风和零碎的枪声。少校大卫在重新搭建的临时指挥所里,正不停地拨着电话,对外面的零星战斗毫不关心,终于与团部取得联系,团部已经派出两个坦克连的支援部队火速支援H营,一定会在在天亮后赶到,要大卫支持住。

大卫少校听了团长的承诺后,心里暂时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走出临时指挥所,看着坟墓死一般寂静的环形阵地和疲惫的士兵,他的心又沉了下去,不知道这些士兵能不能扛到团部派出的支援部队到来的时候。

少校大卫看了看表,才凌晨三点,再这样打下去,环形阵地迟早会被中共军突破。他把上尉叫到身边,商量重新组织一个加强步兵排在坦克的掩护下进行反突击,从新一连和七连的阵地打出一个缺口,突围出去。

很快,一个加强排100多人的美军组织好了,在三辆坦克和两辆装甲车的掩护下,向新一连和九连阵地的空隙地带扑过去,妄图撕开一条口子,冲出去。

五辆战车发出轰隆隆的马达声,气势汹汹,履带碾过结冰的地面发出咔咔的酸牙声,好像要碾碎一切似的,直冲向新一连的战士。美军后面的五挺机枪掩护着步兵冲锋,五条弹幕交织在夜空,炽热的弹流不时掠过新一连战士的头顶。

屠彪看着跟在坦克后面冲上来的美军,咬着牙道:“是你们撞到我的枪口上的,不让你们吃老子的枪子,岂不是怠慢你们了。”他大声命令道:“瞄准铁家伙后面的步兵打。”端起冲锋枪向美军一梭子扫过去。枪声顿时大作,手榴弹如飞蝗一般飞向美军。寂静的雪夜又沸腾起来。其他四个连见战斗又打响了,也不落后,轻重机枪一起开火。一时间机枪扫射出的子弹比下起的雪花还密集,炽热的弹流烧灼着士兵暴露在空气中脆弱的皮肤。

美军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缓慢地向新一连和七连的阵地挪动,几乎是每前进一米,双方就有战士倒下,脚下的那片土地就被鲜血染红了。坦克是抵近射击,杀伤力很强,炸得雪尘滚滚。战斗又进入绞肉溅血的激烈状态。

轰,一发坦克炮在指导员十米远处炸开了,钟文生被强大的冲击波掀出几米远,摔倒在地上。屠彪看着飞出去的钟文生,指着美军坦克,歇斯底里吼道:“蛮子,顺子,把鬼子的铁乌龟给老子炸了。”

屠彪急忙跑过去,一把抱起钟文生:“老钟,老钟,你怎么样?没事吧?”钟文生躺在屠彪的怀里舒了一口气:“死不了。”说完一滚翻身起来,抱起掉在地上的冲锋枪又投入战斗。屠彪一颗悬着的心落下来。

曹仲春抱着一个炸药包从侧面冲向离他最近的一辆坦克,离坦克还有十几米远,一个战士突然从雪地上一跃而起,抱着冲向美军坦克。

轰!一声震天巨响,坦克爆炸产生的灼热火流四下飞溅,战士光荣牺牲了。曹仲春被爆炸的冲击波掀翻在地,看着熊熊燃烧的坦克,感到喉咙哽得厉害,他被战友的不畏牺牲的精神感动着,失去战友的疼痛几乎要从胸口喷薄而出。没有犹豫多久,另一辆坦克咔咔转动着履带爬上来。他抱着炸药包打了几个滚,然后一跃而起,迅速奔向坦克。坦克上的机枪手正把着机枪向靠近坦克的志愿军疯狂射击,子弹在曹仲春的脚边激起片片雪尘。孟冬半跪在雪地上,一枪子解决了坦克上的机枪手。坦克没有了机枪的火力掩护,只有挨打的份子,曹仲春迅速把炸药包塞进坦克炮塔和车体的接合处,就势滚进一个雪沟里,与此同时,何顺远也把一捆手榴弹塞进一辆装甲车的履带里。轰!轰!坦克和装甲车被炸翻了,耀眼刺目的爆炸火流向四周膨胀飚飞。另一辆装甲车也被九连的一发火箭弹击毁。

丘大为操着机枪愤怒地向没有坦克掩护的美军步兵猛烈扫射着。另外一辆坦克和一辆装甲车见“同伴”被炸毁了,急忙调转车头往美军的阵地撤。没有坦克的掩护,美军士兵纷纷后退,留下了几十具尸体。

新一连和九连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连伤亡了50多名战士。卫生员不断地奔跑着,给受伤的战士包扎伤口。

上尉约瑟夫看着败退回来的士兵,只残存50多个了,身上几乎带着伤,一个个脸上挂着硝烟和雪土,在硝烟和雪土掩盖下面是一张张隐藏着深深恐惧的脸。一阵恐惧也袭上他心头,直冲脑门,他知道这片土地很有可能就是他的葬身之处。见了中共军,真如见了死神一般。

少校大卫看着败退回来的士兵,听着受伤的士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和医务员急促的脚步声,心中充满了恐惧,叼着烟的手指也不禁颤抖起来。

屠彪吩咐战士把受伤的战士抬下去,到团部的临时驻扎地进行救治。战斗双方还在僵持着,不断地发起冲锋和反冲锋。

美军第2师要支援H营的电讯密码被师部破译了,师部首长发电报命令团长黄德思在天明之前结束战斗,不得有半点拖延,否则战局会恶化。团长黄德思立刻派出通讯兵往各个攻击连队传达攻击命令。政委王德威建议说;“给美军喊话吧,劝他们投降。”

团长黄德思看了看表,指针指示:凌晨4:30。点点头:“叫精通英语的同志上去给美军喊话,限他们在半个小时之内缴械投降,否则,立即全面进攻。通讯兵,叫每个连队拿出拼命的劲头来,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拿下这个村庄。”

“是!”几个通讯兵走出团部的临时指挥所。

警卫班在新一连阵地后面架起一个大喇叭,向美军阵地喊着英语:美国朋友们,放下你们的武器,再这样打下去,我们双方都只有增加伤亡。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我们志愿军是优待俘虏的,绝对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要是你们继续顽抗,我们志愿军会奉陪到底,等待你们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大体上说的都是劝降的话语,经喇叭放大的声音在空旷的夜空显得格外刺耳,更是增添了美军的恐惧。

上尉约瑟夫走到少校大卫的身边,身形有些佝偻,颤抖着说:“长官,中共军劝降了,我们投降吧,他们说优待俘虏。再打下去,我们三个连都拼光了。”

少校大卫恶狠狠地瞪着上尉约瑟夫:“混蛋,中国佬说的鬼话你也相信吗?”他绝望地笑着:“投降!投降!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中国佬杀人是不眨眼的,会对我们手软吗?”

上尉有些不甘心,又重复说了上面一句话:“可中共军说要优待俘虏。”少校大卫,怒气冲冲地吼道:“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佬说的都是骗人的鬼话,他们要你投降之后,失去抵抗力,再像宰猪一样宰杀你们,知道吗,笨蛋。”

上尉约瑟夫眼里露出一种企盼:“可是 ……”少校大卫拔出腰间的手枪,抵在约瑟夫的胸膛上,瞪着眼,咬牙切齿道:“你再说一句投降,我立刻毙了你。”

“是,长官。”上尉立直身子。

少校大卫绝望的眼睛里又出现一丝希望的亮光:“师长派出两个坦克连已经出发,在天亮之前就会赶到,你要士兵们坚持住。”

“是!长官。”上尉与瑟夫再次挺直身子,然后跑了出去。

劝降的喊话停止了,美军方面还没有动静,只有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和狂风的呜呜呼啸声。团长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二十分钟,差不多就快要五点,还不见美军动静,连个答复都没有。他看了看东边的天空,已经微微露出一丝丝亮光,没有时间再等待了,一挥手道:“看来这群美国佬是要顽抗到底,等不及了,下令进攻。”

政委点点头:“看来美国鬼子是要顽抗下去,只能用子弹和炮弹说话。”

在喊话时候,屠彪就不耐烦了:“团长也真是的,跟他们那些美国佬唠叨什么,我们直接上去缴了鬼子的枪不就行。”

钟文生看了看表,小声道:“团长要下令进攻了。”钟文生刚说完,团部的通讯员摸到新一连的攻击阵地,靠在屠彪身边:“屠连长,团部要求你们立即进攻,在天亮之前一定要拿下这个村庄。”

屠彪脸上露出嗜战之色:“早就等着团长这一句话。”他对身边的战士小金道:“传令下去,天亮之前,一定要攻下这个村庄,否则我们就得挨美国鬼子飞机的轰炸了。”

小金离开了,一分钟后,新一连阵地上响起了窸窸窣窣的拧手榴弹保险盖磁磁声和枪机拉过冰渣的清脆的哐哐声,枪口一致指向美军阵地。丘大为拉好枪机后,用棉衣袖子擦了一下流出鼻孔的鼻涕,眼里燃烧着为班副报仇的愤怒。

美军冻僵麻痹的精神和昏昏的睡意被这暗藏着杀机的声音惊醒了,立刻抖擞着精神望着志愿军阵地,看看他们有什么动静。

几发红色信号弹射向天空,令志愿军振奋士气,美军惊秫丧胆的冲锋号又响起来了。团长下了死命令后,一个个战士听见冲锋号响起,就端起手中的枪吼叫着,没命得向美军阵地冲过去。因为他们知道天亮后,美军的飞机就要来轰炸,到时候再进攻只会增加伤亡,拿不下这块阵地。而且白天一般志愿军都是躲在隐蔽的地方,不随便出动和暴露自己。

志愿军掩护步兵冲锋的重机枪响起来了,子弹呈扇面扫过去。美军的勃朗宁重机枪也响起来了,弹流交织在将迎来光明的黎明的天空。

曹仲春抱着拧开保险盖的手榴弹百米冲刺般拼命往美军阵地冲,前面的战友陆续倒下了。此时,曹仲春离美军的一处外围机枪阵地只有40米远了,他甩出手中的手榴弹,炸翻了那挺机枪和周围的几个美军。

只要志愿军冲入手榴弹的投程,那么将是美军的噩梦,很多志愿军战士已经冲到离美军得的外围阵地只有二三十米远了,成排的手榴弹在美军中间炸开来。

少校大卫见如猛虎般冲上来的中共军,知道还没有等到支援的部队上来解救自己,阵地就被中共军攻占了。但他丝毫没有投降的念头,怀着拼死一战的决心,他把着高射机枪向冲上来的中共军疯狂扫射着。

孟冬抱着步枪冲上去,但他立刻掣住了脚步,看到前面的几个战士被高射机枪子弹瞬间穿透身体,接着从背部炸出一个碗口粗大的伤口,伤口边沿血红的肌肉向外翻开,极其惨烈。

他看着牺牲的战友身上的惨不忍睹的伤口,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在他犹豫伤心的瞬间,又有两个战士被高射机枪子弹击中,倒在雪地上。高射机枪的穿透威力大,在肉体中翻滚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子弹穿透人体后留下的是一个碗口粗大的伤口。

孟冬看见了把着高射机枪疯狂射击的美军少校大卫,抬枪瞄准大卫,扣动扳机,冰冷的子弹被弹壳里爆炸的火药气体推动着,瞬间出膛,高速旋转着穿透少校大卫的胸膛。

少校大卫闷哼一声,摔倒在卡车座椅上,以此同时,曹仲春投出两颗手榴弹,将高射机枪和卡车炸得粉碎。

其他几挺机枪被其他的战士炸毁了,另外四个连队也撕破了美军的外围阵地。阵地豁然开朗,新一连的战士蜂拥着冲进美军阵地。最高指挥官被打死,环形阵地的外围失陷,美军此时已毫无抵抗的意志,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逃窜,只有一些美军零星地抵挡着。

整个村庄里都响起了志愿军呐喊声:“冲啊!抓俘虏,立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