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什么杀害两条人命的杀人犯还逍遥法外?

莺飞燕舞 收藏 0 373
导读:这是一件在新疆托里县发生的特大的谋杀案!两条人命啊!可托里县公安局草菅人命,置法律、事实于不顾,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胡乱定案,其行为令人发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什么杀害两条人命的杀人犯还逍遥法外?-这是一个新疆乃至全国最大的冤案!

也许很多网友见了这个标题会觉得我夸大其辞,危言耸听。可是我觉得事实就是这样,在现在的中国,杀害两条人命可能不算多,死了十几个,几十个,甚至几百个的都有.但这些人是怎么死的?是被谁害死的,最后都查得一清二楚的,其所牵连的案件也都水落石出,受害者沉冤得雪,杀人者绳之以法!可是,黄正右,曾淑春两夫妇被矿老板黄小敏谋害后,新疆托里县公安局却说他俩是跳井死亡,定为自杀案,我们要求重新尸体鉴定,他们却说是自杀的,不予鉴定.就这样一点权利也被他们剥夺了。现在,谋财害命者黄小敏仍然逍遥法外.作为平民百姓,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新疆离温州苍南千里之遥,为了寻人,讨回公道,我家已经倾家荡产,负债累累.如今,我们已经寸步难行,有冤无处伸.

这是一件在新疆托里县发生的特大的谋杀案!两条人命啊!可托里县公安局草菅人命,置法律、事实于不顾,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胡乱定案,其行为令人发指!



2008年6月16日夜间,黄正右(男,45岁,汉族,农民,浙江省苍南县腾垟乡人。)、曾淑春(系黄正右妻子,39岁,汉族,农民,浙江省温州苍南县腾垟乡人。)夫妇二人在新疆塔城地区托里县陈氏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博格特8号矿点被谋害后,矿老板黄小敏却说他俩吵架,黄正右把曾淑春打错手打死了,逃命去了,并上报为失踪案。本身现场疑点很多,托里县公安局不注重实际,也草率地定为失踪案。

2009年7月15日11时左右在托里县陈氏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一个矿井里发现黄正右、曾淑春两人的尸体。当天23时左右,托里县公安局刑警队夏警官才打电话通知我们,在矿井里发现两具尸体,叫我们去认尸。次日凌晨2时金矿派车将两人尸体送往克拉玛依殡仪馆。在送到殡仪馆前,黄正右、曾淑春两人所穿的衣服、长裤已被法医所剪掉。7月18日12时左右,两具尸体被拉到殡仪馆外的小树林里解剖检验。法医共3人,塔城地区、克拉玛依、额敏县各一人。带队的是托里县公安局万副局长,随从的还有夏警官等一干人。

尸体情况:男尸,左大腿骨被打断打碎,左大腿还被砍一刀,右手掌骨被打断,脸部被打烂,脸部乌青一片,颈部被绳勒和被掐痕迹,损伤严重,解剖时胸部呈红色,好像是血液凝固,右手关节、右小腿前部被打伤。女尸:前额被打两道红迹,2个眼睛被挖,后脑勺脑皮打破10公分,脑骨有裂纹,右太阳穴旁被打了一个洞,脑骨有裂开现象,身体其他部位也有打伤的现象。两具尸体内没有腹水,肚皮没有膨胀。尸体有腐烂的地方,均为被钝器所打伤。


尸体发现现场:矿井井口是1.5×1.8米左右,井深大约70多米,水深17米,水面离井口56米,这些是法医所说, 法医所说矿井情况是水被抽10天以后的情况,当时的水离井面还不到10米。井面有两块铁板所盖,井内无铁架,管筒在铁板下2米处(管理人员所说)。但去年我们发现是井面有两块铁板被铁丝绑紧,并有铁锁锁着,管筒离井面2米左右的上方。管筒口面是0.9×1米。


7月18日17时,在克拉玛依的一个大酒店房间里,法医口头告诉我们,没有他杀的迹象,是溺水而亡,并断定不是他杀,还说尸检报告书下来也是这样的。对于我们提出的疑问,他们无言以对,面面相觑。8月4日16时多,我们5人到托里县刑警队听了托里县公安局的汇报和法医的解释。他们的解说难以令人信服,简直是胡扯!对于我们的疑问,公安局和法医人员都不能给出科学的解释与合理的客观的说明。我们要求给尸检报告书,或者复印也可以,但万副局长拒绝了我们的要求。只给了我们鉴定结论通知书。


2009年8月6日,我和律师带着重新鉴定通知书来到了新疆公安厅信访办,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女的维族的工作人员。她说:“你们这个事情不能找我们,应该得找刑侦总队。我们这里是不受理的。”没办法,我和律师只好到刑侦总队,进了刑侦总队副政委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的工作人员,应该就是副政委吧。我们向他说明来的原委,并向他递交了重新鉴定申请书。他说:“在中国已经没得鉴定了,除非你到美国去鉴定。”我说:“按照法律,也可以二次鉴定的,怎么不可以?”他说:“是啊,法律是可以二次鉴定,可是我们已经聘请了县里的、地区的、公安厅的、还有这次7.5事件来了公安部很多专家,我们也叫来几位,我们已经四级专家一次给鉴定了,还鉴定啥?”还说他们对这个案件非常重视,会议是他主持的等等。对于我们提出的疑问,他充耳不闻。最后说:“我们这儿是不会接收的。”把重新鉴定申请书还给了律师。没有办法,律师说:“我们只能到下面(托里县公安局)去递交了。”8月7日上午,我们到了托里县,向托里县公安局刑警队夏警官递交了要求重新鉴定申请书。

9月21日,托里县刑警队夏警官打来电话说:“上面通知书已经下来了,你是过来拿,还是我们寄过去?”我说:“是什么通知书?”他说:“是不予鉴定通知书,9月17日,刑侦总队通过传真传过来,内容是这样的,经过复核,不予鉴定。”我说:“你还是寄过来吧,我们这里离新疆太遥远了。”9月30日,我收到了从托里县刑警队寄来的信,我拆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张不予立案通知书,而不是不予鉴定通知书。我随即打了夏警官的电话,说:“你怎么寄来的是不予立案通知书呢?”他说:“你去问万局长吧。”我又打电话给万局长,打了三次都不接。

疑点:1.该矿井是一口旧井,没有生产。2008年6月23日,我们到该矿井看过,井口有两块铁板盖着,铁丝绑紧,并用铁锁锁住,而拉矿石的吊篮在井面上方的2米处。2.法医说井深70多米,井内水深17多米,这种说法不符合实际,而这水位是矿井里的水已抽10天后的现象。3.黄正右左大腿粉碎性骨折和一道刀痕,这很明显是被人用棍棒打碎和刀砍,因为这个部位在直井里是不容易碰到的。还有黄正右左手掌骨和右胳膊被打断,曾淑春后恼皮被打破10公分,右太阳穴被打了一个洞,法医都不能给出正确的合理的解释。4.曾淑春两个眼球都不在,而黄正右的两个眼球都完好。两个人同时被扔到井里,为什么一个人的眼球完好,而另一个人的眼球不在呢?很明显曾淑春的两个眼球是被挖掉的。5.曾淑春头额有两道红迹,皮没有破,我们认为是被他人用棍棒打击所致,而不是法医所言由井壁碰击下划而成。如果自己跳下去碰到井壁,头皮肯定会破。6.黄正右、曾淑春两人全身还有多处受伤,有些地方根本碰不到井壁,如黄正右颈部被绳勒和被掐痕迹,损伤严重,脸部被打烂,脸部乌青一片,法医不能作出科学的说明,甚至混淆是非,歪曲事实。7.法医为什么一直只认为他们的胃里有硅藻,而不去说明外伤等问题?假如是他们自己跳水自杀,那么他们的胃里一定有很多水,肚皮一定会膨胀,而尸体却没有这样的特征。我真的怀疑他们在造假!假如有硅藻,也不排除被人谋害落井溺水的可能。他们为什么要双双自杀,这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无奈新疆离浙江千里之遥,为了寻人和讨回公道,我们曾三次千里迢迢从浙江苍南到新疆。金矿老板对我们不理不睬,避而不见。为此,我家已负债累累,寸步难行。难道就这样让黄正右、曾淑春两人含冤九泉吗?难道就这样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无法无天吗?这是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接受的!希望各位网友互相转载,曝之以光,公诸以众,伸张正义,惩恶扬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