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骋疆场38个春秋 英雄的解放军骑兵第一师[上]

代号诡刺 收藏 0 418
导读:   马洪昌        建国前,每支部队可能都配有骑兵,但在建国后,骑兵作为单一兵种,真正较长时间地列入全军正式编制的师级单位,只有骑兵第1师。因此,骑兵第一师的创建、发展、整编及在我军建设中的历史地位、作用及功绩,作为骑兵部队一个缩影,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        骑兵第1师创建于1932年2月12日,当时的名称是“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骑兵大队”。根据中央军委编制,1952年5月,骑兵部队整编为骑兵第1师,1969年9月,骑兵第1师整编为陆军第8师。骑兵第1师在38年的戎马生涯中,历经了土地革

马洪昌 建国前,每支部队可能都配有骑兵,但在建国后,骑兵作为单一兵种,真正较长时间地列入全军正式编制的师级单位,只有骑兵第1师。因此,骑兵第一师的创建、发展、整编及在我军建设中的历史地位、作用及功绩,作为骑兵部队一个缩影,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 骑兵第1师创建于1932年2月12日,当时的名称是“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骑兵大队”。根据中央军委编制,1952年5月,骑兵部队整编为骑兵第1师,1969年9月,骑兵第1师整编为陆军第8师。骑兵第1师在38年的戎马生涯中,历经了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曾参加过开创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大青山、平北、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参加过直罗镇、山城堡、红军东征、辽沈、淮海、平津等著名战役及甘、青、川边剿匪平叛。 在战争年代,这支骑兵部队曾隶属过中央军委骑兵团,直接保卫过党中央、毛主席,并受过毛泽东主席直接指挥。谢子长、刘志丹、刘伯承、邓小平、贺龙、聂荣臻、张爱萍、张达志等将帅也直接指挥过这支骑兵部队,有的还在这支骑兵部队中担任过领导职务。新中国成立后,这支骑兵部队曾参加过4次国庆阅兵,“开国大典”中的白马团、黑马团、红马团经过天安门时,曾受到毛泽东主席、党中央及各族人民的高度赞誉。在甘、青、川边剿匪平叛及战备训练中,由于战功显著,曾两次受到毛泽东主席批示表彰。这支铁骑劲旅曾纵横驰骋陕、甘、宁、青、晋、冀、鲁、豫等16个省、自治区,为建立新中国、保卫新中国做出过巨大贡献。 骑兵第1师从创建上马到整编下马,驰骋疆场38个春秋,从整编下马,距今也正巧38个寒暑。本人曾任过骑兵第1师整编后的陆军第八师后勤部部长,依据师史、走访和亲身经历,撰写此文,其目的是想让人们了解骑兵历史,勿忘骑兵历史。 一、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骑兵创建 初露锋芒 1927年10月至1928年6月,在党的“八七”会议指引及南昌、秋收起义的影响下,谢子长、刘志丹先后在陕、甘地区领导和发动了清涧、渭华、旬邑、礼泉、澄城、三原农民起义。为发展革命武装,1930年夏,谢子长、刘志丹打入国民党陇东民团军司令谭世麟部,任民团军骑兵营营长。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1930年10月11日,刘志丹率骑兵营起义,先后在合水、保安、安塞边界地区开展武装斗争,由于敌人的疯狂“围剿”,起义部队终因弹尽粮绝而失败。1931年9月,刘志丹以历次起义保留下来的武装骨干,在甘肃省合水县组建了陕甘边第一支革命武装――南梁游击队。之后,南梁游击队与晋西游击队合编为西北抗日反帝同盟军。 1932年2月12日,西北抗日反帝同盟军在甘肃省正宁县三甲源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下辖2个步兵大队,一个骑兵大队,一个警卫大队。三甲源改编,标志着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西北红军在创建初期就有了自己的骑兵武装。 陕甘游击队成立后,迅速创建革命根据地,从2月下旬至4月中旬,步骑配合,首战告捷,先后歼灭彬县、旬邑、长武、耀县等地之敌1360余人,在正宁创建了革命根据地。6月下旬,陕甘游击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26军第2团,红2团下辖骑兵连、步兵连,骑兵连由陕甘游击队骑兵大队改编。红2团组建后,骑兵连作为红2团主力,连续开创了照金等地根据地,一时,敌人惊慌失措、闻风丧胆。 1933年5月,国民党军分四路“围剿”红2团和照金根据地。红2团在南下途中,遭敌重重包围,终因孤军深入、寡不敌众,惨遭失败。9月,根据陕西省委指示,以红2团骑兵连南下脱险的30名干部战土为骨干,与红4团临时骑兵连改编为红26军骑兵团。骑兵团成立仅一个月,便先后取得大小胜利6次,歼敌500余人,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开辟了方圆200余公里的南梁根据地,骑兵团已成为红26军的一支劲旅。 1935年1月,骑兵团越过子午岭、正宁、宁县三道封锁线,袭击了敌后方基地――长武县城,全歼了守城自卫团。长武之战,震惊了敌人,对长征途中的中央红军产生了重大影响。山西军阀阎锡山曾在其山西出版的《晋阳日报》夸大其词地报道:“陕甘红军5万余人奔袭长武”。这一报道,为中央红军最后定下进驻陕北提供了依据。原来,在1935年6月,中央召开会议研究战局时,就有“创建川陕甘苏区根据地”的意图,9月17日,毛主席在长征途中看到《晋阳日报》我军奔袭长武的消息,更加坚定了中央红军北上陕北的决心。 1935年9月17日,红25军、红26军、红27军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15军团,骑兵团编为15军团直属骑兵团。10月19日,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中央红军在毛泽东主席的率领下到达陕北吴旗镇,10月底,与红15军团胜利会师。11月3日,根据党中央决定,组成了以毛泽东为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的新的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红15军团编入红1方面军,骑兵团调离红15军团建制,编为军委直属部队,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一团”。11月 20日的直罗镇战役,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第三次“围剿”。当时,骑兵团受毛泽东直接指挥,主要担负直罗镇至合水之间的巡逻警戒,侦察敌情,为中央的军事决策提供了可靠情报,为战斗胜利做出了贡献,为骑兵部队的历史,写下了光辉一页。 为扩大和巩固陕甘根据地,根据党中央瓦窑堡会议精神,1936年2月7日,骑兵团参加了东征山西、西征陕甘宁的两次战役。东征西征,歼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俘敌6000余人,沉重地打击了阎锡山、胡宗南、马鸿逵等军阀的嚣张气焰。在与马鸿宾、马鸿逵所部的骑兵作战中,红15军团领导越来越感到骑兵部队的重要,7月1日,遂将军团手枪团与骑兵连合编,组建了新的红15军团骑兵团,军委授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3团”,这是中国工农红军又一支骑兵劲旅。 红军三大主力部队会师后,1936年10月,蒋介石调集大军,企图乘我红二、四方面军十分疲劳、立足未稳之机,一举消灭。红15军团骑兵团奉命配合红73师和红1军团第1师,由西向东实施反击,在何家堡地区歼灭敌军2个团,俘敌1000余人,掩护红一、二、四方面军安全转移到指定地区。11月,我骑兵团配合主力,在山城堡等地,歼灭胡宗南78师1个旅另2个团,迫使国民党军队不得不暂停对陕甘根据地的进攻。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根据军委指示,红15军团骑兵团随主力南下商县,中央军委骑兵团随28军、32军向大水坑附近集中,牵制胡宗南第1军。 1937年1月,红15军团骑兵团随主力进至咸阳地区,以打击正向洋县集中的万耀煌、王耀武两部,牵制进攻商县之敌李默庵、李铁军2个师;中央军委骑兵团和28军、32军,从大水坑南下,准备打击和牵制顾祝同部东进。5月25日,周恩来副主席在劳山遭土匪袭击,中央军委急令骑兵团返回富县剿匪,保卫西安至延安的交通安全。 1932年2月至1937年7月,是骑兵第1师前期创建及初步发展时期,在党中央指引下,在刘志丹、谢子长、徐海东的直接领导下,由30人的骑兵大队逐步发展成为两支正规的骑兵团。在此期间,该骑兵部队先后毙俘敌15000余人,骑兵部队初露锋芒。 二、抗日战争时期――骑兵发展 叱咤疆场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对我国发动了全面侵略战争,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倡议和努力推动下,国共两党实现第二次合作。根据国共两党协议,8月20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等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下辖115师、120师129师。中央军委骑兵团改编为八路军第120师骑兵营,红15军团骑兵团改编为八路军第129师骑兵营。11月,日军占领阳泉,遂以部分兵力进犯我129师师部和顺县城,师长刘伯承命令骑兵营前去阻击。骑兵营在杨家坡抢占有利地形,在马圈沟地区设伏,有力地打击了日军。和顺阻击战,是骑兵营首次单独与日军交锋,首战歼敌100余人,圆满完成了掩护师部转移任务,坚定了指战员战胜日军的信心。 1937年11月,根据党中央、毛泽东的指示,129师进入以太行山区为依托的晋冀豫地区,开创抗日根据地。骑兵营进入冀西后,先后在赞皇、元氏、临城歼俘土匪1000余人,歼灭伪军200余人。日军为保障平汉铁路安全,于11月30日调集日军200余人,乘18辆汽车,企图围歼我骑兵部队。骑兵营以一个连诱敌深入,主力在北马村地区设伏,利用夜战,一举歼灭日军140余人,烧毁敌车18辆。刘伯承师长得到捷报后,称赞“北马村战斗是一次诱敌深入的歼灭战”。 1938年2月初,129师骑兵营从冯村、田家口之间跨过铁路,伺机占领了宁晋县城,歼灭伪军100多人,俘虏曾做过清朝“九门提督”的汉奸王怀庆。2月8日,骑兵营扩编为骑兵团。3月25日,骑兵团在陈再道司令员指挥下,在郑家庄等地,全歼日军委任的保安司令惯匪刘魔头,毙俘敌900余人,击毙日军50余人。5月至6月,骑兵团先后攻克永年、成安、魏县等十座县城,毙伤日军130余人,击毁敌车27辆,毙俘伪军2500余人。7月,129师政委邓小平到达永年,亲临骑兵团看望干部战士,给予高度评价。 1939年1月,日军纠集第10师团等部计3万余兵力,分11路对冀南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企图消灭129师师部和主力部队。骑兵团迅速掩护师机关安全转移后,在刘伯承、邓小平指挥下,配合根据地军民进行了英勇的反“扫荡”斗争,先后进行大小战斗100余次,毙伤日、伪军3000余人,粉碎了敌人控制冀南平原的企图。 1937年8月20日至24日,中央政治局在陕北洛川冯家村召开扩大会议,中央军委骑兵团奉命进驻冯家村周围,担负会议警戒、保卫党中央的光荣使命。之后,军委骑兵团改编为八路军第120师骑兵营。9月3日,骑兵营脱离120师建制,暂编为绥德、米脂等5县河防警备司令部骑兵团。12月,中央军委将八路军延安总部留守处改编为陕甘宁边区留守兵团,骑兵团调归留守兵团建制,番号为留守兵团骑兵团。1943年3月,为贯彻党中央“精兵简政”的指示,留守兵团骑兵团、保安骑兵团、359旅骑兵大队之1、2中队,合编为陕甘晋绥联防军骑兵旅。5月,骑兵旅开赴富县待命,粉碎了胡宗南兵分9路进击陕甘宁的意图。 1938年6月,根据党中央、毛泽东开辟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战略决策和八路军总部决定,120师以358旅715团和师直骑兵连,组成大青山抗日游击支队。大青山地区,地形平缓开阔,极适宜骑兵作战,根据斗争实际需要,1939年6月,大青山抗日游击支队正式改编为大青山骑兵支队,下辖三个骑兵营。 1940年4月至12月,日军对大青山抗日根据地连续发动了11次大规模“扫荡”,大青山骑兵支队与日、伪军进行大小战斗95次,毙敌794人,俘敌193人。年底,根据毛泽东、朱德给120师师长贺龙《关于将大青山骑兵支队营建制改为团的建制的请示》批复,大青山骑兵支队下辖的三个骑兵营分别改为骑兵团,成为大青山抗日游击战争的中坚力量。 1942年春夏,日军集重兵对大青山连续“扫荡”,骑兵支队经常人不脱衣,马不卸鞍,昼夜轮番游击作战,打得日军焦头烂额。7月,日军调集2万余兵力,采取“闪电式”、“铁壁合围”战术,对大青山游击根据地发动了空前规模的秋季大“扫荡”,根据当时敌我力量悬殊的形势,为保存实力,大青山骑兵支队分批分期转战到绥西、绥中,继续坚持大青山区的抗日游击战争。年底,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和晋绥军区为统一对绥远及雁北工作的领导,取消了大青山骑兵支队的番号,原骑兵1、2、3团番号不变,归塞北分区。 1942年1月,平北分区创建骑兵大队,晋察冀军区领导聂荣臻十分关心这支诞生于艰苦岁月中的骑兵武装。根据平北分区报告,聂荣臻亲自指示晋察冀骑兵团抽调干部加强平北骑兵大队的领导,为开辟察北坝上草原的抗日游击战争创造了条件。 1944年至1945年,日军被迫从绥远撤出许多据点,国民党军乘机抢占许多战略要地,并向大青山地区增派大批军队,企图控制大青山地区。塞北分区集中骑兵第2、3团进行了有力的反击。同时,党中央决定陕甘宁晋绥联防军骑兵旅挺进大青山。4月上旬,骑兵旅离开南泥湾,东渡黄河,奔赴全国抗战最艰苦的地区之一的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 1937年9月至1945年8月,骑兵第1师前身的各骑兵旅、团、营单独或配合主力部队进行有较大影响的战斗548次,毙、俘日军、伪军31900余人,为夺取抗日战争胜利创建了功绩。

本文内容于 11/29/2009 4:04:13 PM 被代号诡刺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