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来说说足坛打架的事儿。自从国脚们的国际比赛大多沦为老虎杯小组赛水平之后,中国球员们的打斗能力也多被国人诟病,其实武斗就如同打仗一样,凡是关键战役被元气大伤之后,一般就很难再振作士气。冤有头,债有主,说起来元气就伤在英国了,在国奥队英伦殴击战落得个鼻青脸肿之后,世人更是将我男足队员们的格斗能力看得轻了。


当时是国奥去欧洲拉练,女王公园巡游者的二线队有球员比赛中和我中锋郜林发生冲突,巡游者二线队员那大都是英国混混出身,素有球风粗野的恶名,加之骨格壮硕,那拳头就跟长了毛的油锤似的,其中还有魁梧的老黑,号称玉幡竿的郜林虽然也舞起王八拳略作抵抗,但根本架不住对方,被制住挨了两下直接就晕菜了,我方其它队员也是讲哥们义气的,仗着年轻,还有一点中国功夫的心理震慑力,一股脑冲过去助阵,谁曾想对方根本不叼你什么李小龙同乡,蜂拥上来就是一顿重磅拳脚,双方接战不过一分钟不到战斗便告结束,对方拍拍屁股全身而退,只可怜我方陈涛、郑涛两员未逢大阵的小将被西洋拳重创,打昏在地,抬去医治了。其他队员也都负了伤挂了彩,当然也有个别球员有点打架根底,但也扭转不了整体孱弱的大局。据说后来我方还主动道歉,真是输了打架还输理,很是窝囊,大大地坏了中国足球的名声。


其实若细数中国男足的历史,并不尽是一部屈辱史,也曾经有过不少威风八面的战例的(最厉害的那些,导致坐牢、死亡之类的就不提了)。早些年因为讲究友谊第一,咱们虽然不缺汉子,但战斗还不多,但是纸包不住火,是金子总会发光。比如贾秀全,别看现在上了年纪,贵为大帅,只偶尔和队医搞搞拳脚业务交流,但想当年也是个火爆的活阎罗,客居日本时巴西大汉拉莫斯场上被老贾盯防得忍无可忍,发脾气挑衅老贾,贾秀全当场就下狠手锁喉,愣是把拉莫斯给治服了,以后比赛遇上贾秀全防守都他是绕着走。


那确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记得还是八几年的时候,辽足在亚俱杯和香港精工发生殴斗,当时客场面对身高体壮、咄咄逼人的澳洲国脚米曹,当时年方二十二的小霸王付玉斌不干了,但见玉斌横空出世,身法灵动,拳脚如风,竟一路追击了米曹几十米,那一脚潇洒而惊艳的凌空飞腿,至今仍定格在老看客们的脑海中。虽遭禁赛,英名长存。当年的东北虎真叫凶猛,印象中当时似乎还有拎着角旗当长矛上阵助战的。又比如老辽足队员孙贤禄,后来当了教练仍是火气旺盛,楞和外国助教打过一架,得胜而归。


自从甲A时代拉开序幕,职业足球在我国兴起,大批可造之武学奇才开始不断涌现。东派的开山立派者首推范志毅范志毅是上海下只角出身,自幼打熬力气,骨骼精奇,练得一身李小龙的体格,兼之义气深重、性如烈火,在江湖上声名远播。有诗为证:谁敢横刀立马,唯我范大将军,其人身上自然流露一股王霸之气。国内时其固然无人敢敌,独孤求败之余,只能拿出租司机、保安等撒气,经历大小战斗不计其数;而在国外其斗性也绝不含糊:在水晶宫靠打拼成为队内带头大哥,在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都留下过范将军推击裁判、火拼老外的身影,英国前锋里普利就曾经尝过范将军的铁拳,回国后某场和巴塞罗那的友谊商业赛中,老范出场,巴萨铁卫普约尔仗着出身豪门欺负上海某队员,老范二话不说飞奔上去对着普约尔就是一胸脯撞过去,饶是普约尔身经百战,功力深厚也禁受不起,蹬蹬噔倒退数步,满眼惊恐地望着这位凶神,可见范将军之强劲杀伤力。


上海申花范志毅之后再无镇得住的人物,即便后来引入北方战将,也难得有上得台面的战役。而东派另一支脉上海国际队,倒是有几位本地汉子值得一提。某日申花与国际德比大战,国际队在上海都知道是后妈生的,本来心里就有气,遇上申花那都是往死里掐,中场休息据说裁判陆俊都被国际的副总王国林给打了。下半场时候申花的东北客将肖战波脾气挺大,国际的于海、李彦都被他欺负了,这下可惹恼了国际一干老球皮们,但见本地大将陆炜、武鸣在主教练成耀东率领下鼓噪而出,陆炜冲上来一脚就踹了肖战波,肖战波虽然也号称战神,可吃亏在客居上海,缺少得力的小弟助拳,双拳难敌众手。那成耀东踢球的时候就是著名的好斗+阴险,宝刀不老,身手矫健,利用人群混乱之际对肖战波猛推猛打,得了不少便宜。可便宜也不能全让你占了,申花那边也有看不惯成耀东的,不知谁瞅冷子也给了成耀东一拳,这下可好了,怒气全撒在肖战波身上了,但见国际猛将武鸣狂冲猛打,德国铁锤阿尔贝茨和赛场工作人员都拦不住,场面煞是混乱,国际的杀气在这一夜寒彻上海滩。


北京方面首推徐云龙,此人凛凛一躯,体格健壮,脾气也很是暴躁。某场比赛中北京数将把主裁判杨志强围住,外援一把就推倒了主裁判,杨志强在地上翻个滚,起身后向中圈跑去。这时插翅虎徐云龙开始发飙,挣脱队友的拉拽后一路追打主裁判杨志强,将杨志强追到中圈,多名警察上前才拦住他,徐云龙在转过身后还继续谩骂杨志强,威风震慑全场。以前北京队和天津队还在丰台大营打过一架,当时路易斯推倒张永海引发双方一阵混战,津军从替补席上大举杀出,双方拳对拳脚对脚一场好杀,结果杜文辉的眼角给打肿了,群殴还是要靠配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