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三(这是最后的斗争) 第二百一十三章:难以说服的歹人

王大三 收藏 2 2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刘忠离开后,王金虎去了周洁的牢房看她。

经过连续三天的拷打用刑,周洁的身体开始虚弱了起来。她正依在床上忍受着伤疼。

“呵呵,周小姐受委屈了啊。”

王金虎径直走到跟前,坐在周洁的床边说。

“委屈?这不都是你安排的吗,干吗又来猫哭耗子假慈悲那?”

周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本想踢他让他滚开,但是没了力气,只好由他坐着。


“我是安排了审讯,但并没让他们这么打你啊,都是这个孟非瞎胡闹的。”

到了这个时候,王金虎也没忘了他的原则,那就是把任何责任都往别人身上推。

“是吗,那你的手下胆子也真不小啊,长官不发话就敢给我上老虎凳,灌辣椒水,还吊起来用皮鞭抽打。”

周洁揉了揉白天被绑吊起来的时候绑肿了的手腕。


“呵呵,不谈这些,不谈这些,我是来告诉你今天你的司令员刘忠想来看你的了。”

王金虎这一说,周洁的眼里有了光亮,这说明组织上和同志们都没忘记了自己,她更坚定了和国民党顽固派斗争下去的信心。

她说:“王金虎,你现在已经胆小到连让我的同志看上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吧。”

“谁说的,我是怕在你受审期间和他窜供罢了。”

“呵呵。真能撒谎,我想你一定是告诉他我已经不在小锅山了吧?哈哈,你是害怕了!”

周洁真想对这个小丑笑。


“胡说,我怕什么,他刘忠还能吃了我不成。我马上就要娶你做姨太太了,是怕他坏了咱们的好事罢了。”

王金虎放肆的说道。

“那你更是放狗屁了!少做你的那个白日梦吧。”

周洁一下变了脸色呵斥着说。

王金虎道:“我可没和你开玩笑啊,我是要定了你了,谁让你又有才学,长的又俊那,既然落在了我的手里,我岂有不沾腥的道理那。”

“真是个流氓,白披了一张人皮了。你一个堂堂的国军少将敢娶八路军的女军人,你不怕戴笠在军政部弹劾你吗,呵呵。”


王金虎根本也没打算在周洁这里听到好话,因此周洁怎么骂他都不生气。

“我才不怕那,再说,你嫁了我那就代表着脱离八路了嘛。”

他一把抓住了周洁的一只脚:“难怪人称你是天下第一美脚,瞧你的脚长的多细巧啊。对了,刘忠拼了命也要救你,是不是你俩之间有一腿啊,我听说八路里的女兵都要用身体安慰长官的,有这事吧?”

周洁急了,拼命往回抽自己的脚的,结果脚是挣脱出来了,脚上的那只平跟军皮鞋却被挣脱落留在了王金虎的手上。

她一脚踢在了王金虎的腰眼上,王金虎没防备住,被踢站起来了。

“滚出去下三滥的畜生!你以为八路军会和你们中央军的败类一样吗!八路军尊重女性,纪律严明,严禁调戏妇女。看看你们的国军去吧,道德败坏,还有你这样的地痞流氓般的长官!你给我滚出去。”

周洁手指着牢房的门怒斥道。


“好,好,你周洁厉害,我这就走。不过我要通知你一声,过些时日我就要和你圆房,你先有点心理准备,不过我会很疼你的,因为我喜欢你。”

“滚出去,我死也不会答应的!”

王金虎出了牢房,等看守关上门后,他隔着铁门上的小窗口说:“我没要你答应,也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仅仅是通知你一声。”

说完他就转身离去了。


周洁不由心里一凉,发出了丝丝寒意。

“他准备要强奸我了。”

周洁心里马上明白了王金虎的意思,看来这个伪君子准备撕去伪装,露出他丑恶的原形了。她还想到自己是没办法防备她的侮辱的,因为除了自己是女人拼打上不是敌人的对手外,自己还正身陷囹圄无法做出有效的抗挣。

周洁寄希望于刘忠的营救活动,他今天既然敢闯这个虎穴,就不会轻易放弃。

当然,周洁也做好了被敌人强暴的准备,虽说做这样的心理准备是非常艰难的,因为这样的准备不仅仅是心理上的,还要有生理上的。


这一夜,周洁在恐惧无助和热切盼望脱离危机的反复思索中无眠的度过了。


刘忠却没想到千辛万苦带着小分队回到安理后,自己会在上级首长大吵了一架。

起因是张唯三和马进才都不同意延迟对青石崖的进攻部署。

张唯三说:“刘忠同志,我们只有狠狠打击国民党顽固派才能阻止他们对周洁同志的危害。你打的越猛,敌人就越不敢去伤害她,反之倒可能害了她。”

刘忠却说:“我不同意!那是你们不了解王金虎,军统的戴笠为了排挤他,好让心腹沈一鹏坐稳了战区情报处长的位置,窜锝孙连仲给了他一个师长干,但实际是兵力多了,权利少了。现在他唯一巩固自己地位的方式就是守好小锅山这块地盘,万一地盘没了他也就彻底完了蛋,因此现在就攻击青石崖一是会遭到他强有力的拼死反击,二是会迁怒于周洁同志,会对她下毒手的。”


马进才道:“刘忠同志,我们没有必要去为一个国民党顽固派的将领考虑那么多,他是死是活我们毫不关心,那是他们内部的事。至于周洁同志,我想王金虎是不会杀她的吧,只要不杀,那我们就有营救的机会啊。”

刘忠说:“这话我也不同意,王金虎是不会杀周政委,但他会用男人的粗暴来对付周政委,难道我们也坐视不管吗?”

“哦,你说的是王金虎可能会祸害周洁同志啊。当然,这样的事情我们尽可能的不让它发生,但是万一发生了也是没办法的事嘛,我们不是蒋介石,不是戴笠也不是孙连仲,控制不了敌人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们成千上万的先烈用生命捍卫了自己的信仰,相比之下个人的身体清白与否又算得了什么那?我想周洁同志作为一名政治委员不会不理解的。”

马进才谆谆教诲着刘忠。


“马政委,你的这些教导我一个大老粗听不懂,我就知道一个女人的尊严是不能被人剥夺的,我也不想为了地盘而让周洁同志受到屈辱。”

刘忠生气的扭头端起茶杯大口的灌了几口。

张唯三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刘忠同志,不要感情用事嘛。收复根据地,重建抗日政权是南方局领导的给我们滇西南独立旅的重要批示,我们必须坚决执行,作为一个分区的司令员这个时候更需要冷静,一切从大局出发。要谈感情,在座的谁对周洁同志没感情那?但是要服从大局,有些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刘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们还是男人吗?明摆着自己的姐妹要受伤害,还口口声声的谈什么大局,我看你们是怕损失部队罢了。”

他这么一闹,马政委终于忍不住光火了起来。

“刘忠同志,你太放肆了!张旅长的爱人苏亚鹃同志,还有林翠萍同志,穆雪兰同志,甚至包括杜玫同志那个没因为被俘不被伤害的那?可她们不是依然坚强的继续在和鬼子以及国民党顽固派再继续斗争着那?你怎么能那么说话那,还有点基本的党性原则没有了?”

他一发火,刘忠不吭气了,他还是佩服马政委的,因为在无名村的时候,打鬼子的伏击他的冲在最前面的。但是他依旧保留了自己的观点,认为暂时不打青石崖对周洁的安全会更好一点。


张唯三出来打了圆场,他建议开个党委扩大会大家在会上举手表决一下。

刘忠也只能尊重了首长的意见。


结果会议上,绝大多数人都赞成攻打青石崖,只有郑志豪和苏亚鹃加上郭玉兰站在了刘忠的一边。

不过介于刘忠的情绪,旅党委决定刘忠不参加攻打青石崖的战斗,由二分区司令员王兴隆来指挥两个分区的力量攻打青石崖。

会后三天后,刘忠怀揣着对周洁的担忧和有点低落的情绪,带着他的孤狼小分队又回到了三合地区。


两天以后,他又带队去了三合以北的彝山,在那里他见到了已经恢复自由了的许轶初。这时他才知道了许轶初为何要突然取消上次袭击景德魏家大院,救出张蕾和杜玫的行动的原因了。

“许丫头,你点子多,给想个办法吧,我觉得王金虎真的会对我的小政委下黑手的。”

刘忠把自己去见王金虎的经过叙述给许轶初听。

许轶初很赞成刘忠的意见,她认为还是暂时不打青石崖的好,等营救出周洁再说。

她决定把自己的意见反映给特使老胡同志。

但是这次她的意见罕见的没被上级支持,上级领导的意见和张唯三、马进才的差不多,都是希望个人得失服从大局需要,局部利益服从全盘考虑。


许轶初这个从来难不到“许大胆”这次也没了更好的主意。

她对刘忠说:“还是执行你们领导的命令吧,只要周洁活着那就比什么都好。”

刘忠非常失望,说:“难道就保不住周洁的清白了吗?”

许轶初说:“那只能寄希望王金虎还能良心发现,或者出现一个突然的变故了。”

刘忠说:“许丫头,其实这些我也明白,但是我就怕周洁她不能理解,而对组织丧失了信心啊。”

“这应该不会的吧,周洁也能算上是个老八路了,这点觉悟她不会没有的。这样吧,过两天我抽空去趟小锅山再找我师傅最后谈一谈,尽量劝说他放弃对周洁的伤害,但没有什么把握,我师傅这人做事特别执着轻易不会放弃自己认定了的事儿。”

许轶初还是决定再做最后的努力试一下。

刘忠道:“好,那就谢谢许丫头了,到时候我派人保护你过去。”


刘忠又对许轶初说:“我想知道你们女人的心理,假如你和周洁换一个位置,你能理解这样的事吗?”

“是的,我肯定能理解。”

“哦,那就好,我是怕我的小政委万一遭受了屈辱想不开会走极端的路啊。”

这也是刘忠的另一个担心。


“应该不会的。”

许轶初说:“周洁在三合《滇南时报》当记者的时候我就认识她,她是个很有坚定信念的人,很率性也很理性,绝对不会轻易的抛弃生命的。我记得她常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话,这就证明她对人生是十分理解的。”

“那要是再换你那?”刘忠接着问。

“换我我也不会放弃生命啊,有了生命才有复仇的机会嘛。

其实许轶初更理性,她一两年前没找朱瞎子算卦的时候就预感到自己迟早要被歹人多次强奸,只是时间和机遇问题而已,那时候她就想过了很多,也就是真的遇见了这样的事自己将如何处置,最终她想了法国大革命时期圣女贞德的一句话:生命是人最宝贵的财富,不要抛弃,永远不要。信念是人最真挚的东西,不能丢失,永远看好它。比起这两样,其他的一切一切都算不得什么了。

这也就是许轶初自己走信仰之路最终的座右铭。


许轶初告诉刘忠不必陪自己去小锅山,去了也一样救不出周洁来。她要刘忠去做两件事,一是去卧牛山杀了出卖周洁的叛徒杨仁玉,二是回头在三(合)思(茅)公路多制造几起爆炸,威胁公路的安全,以尽量阻止日军“明日樱花计划”实验组进入三合或者景得。

“第二件事沈一鹏他们军统已经开始做了,你和他各做各的,井水不犯河水,都是为了打鬼子。你先去做第一件事,杀了叛徒以儆效尤。”

刘忠正对杨仁玉恨得直咬牙那,许轶初的话正好合了他的“胃口”,他马上决定尽快的出发灭了这个孽种。

他感觉许轶初不仅是让他杀叛徒,好象还在暗示着什么。细一想,自从王金虎从山猪手上“抢”走了周洁后,山猪就一直和二十一师闹着别扭那,不是实力上远远不如国军的话,山猪早反水又去自立山头了。

许轶初让他去卧牛山,不是正好杀叛徒和拉拢山猪结合在一起做了吗?


卧牛山是联系小锅山和大锅山之间除烟白坳外的又一条通道,可以直通七斗崖下。要是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卧牛山,就可以和青石崖遥相呼应,对小锅山起到潜在的包围作用,对王金虎来说是个绝对的威胁。

刘忠暗自笑了,这个许丫头别看她抗着国军上校的肩章,但她一定是自己人,因此故意以杀叛徒在暗示自己。

没有在过多的犹豫,第二天刘忠就带着队伍向着卧牛山而去。


许轶初没有马上着急着去小锅山见王金虎,她知道去了也基本是白说。她去只是想探明王金虎的真实想法,王金虎要是铁了心的要奸污周洁她阻止不了的。她在去小锅山之前先做了件事,那就是把贺倩转移出来,显然鬼子是把贺倩当成了嘴边随时可以叼起来的一块肉,就等着“明日樱花计划”实验小组一到就抓她进特种所。

许轶初是不会让鬼子耍出这样的雕虫小技的,她让曹胜元把贺倩接到三合北郊的一所镇小学,隐藏在那里教孩子们读书,并建立了一个新的工作站。那里离彝山很近,可以随时得到外界的接应。


这所小学正是王家村归属的那个镇的小学,镇子叫乐安镇。

贺倩离开后,佳丽服装店由江芳丽继续经营,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由于许轶初给江芳丽配备了一名武功高强的保镖,一旦有情况也可以掩护她能顺利的撤走。

等知道贺倩已经顺利的撤出,并到达了乐安镇小学后,许轶初这才带着横本和江佳奇去了小锅山。


不巧的是这两天王金虎不在拉沽庙,而是带着队伍去青石崖,那里战斗打的真凶,滇西南独立旅正集中兵力进攻青石崖,王金虎留在那里的那营快顶不住了。

王兴隆和苏亚鹃、孙再江是两天前发起了突袭,战斗比预想中的要艰苦的多,虽说独立旅的突袭取得了歼敌一百多人的胜利,但自己的损失也不小,伤亡人数也达到了六十多人,毕竟敌人是居高临下,又有坚固的堡垒做屏障,火力十分凶猛。

独立旅的预想是王金虎只求小锅山安稳就行了,很可能战斗一打起来,二十一师可能就会放弃青石崖。却没料到王金虎是死守青石崖寸步不让,这也是王金虎的三足鼎立确保小锅山的战略构想,那就是小锅山、青石崖和烟白坳互为依托。

现独立旅要砍掉他一只腿,他当然是要拼命了。


他带着一个营和迫击炮连分成两股阵形从两翼向独立旅进行包抄,希望能反包围了独立旅给予歼灭。

王兴隆的侦察兵很快发现了敌人来了增援,并气势汹汹的想和我军决战。因此王金虎的反包围阴谋没能得逞,但也和独立旅交上了火。

这一下战斗算是全面的展开了,双方互有伤亡,打的是不可开交。

青石崖的守备营长祝桂成是王金虎的把兄弟,看到自己老大带着援军来了,便发起了反冲锋。


局面开始对我军不利了起来,王金虎和祝桂成的里外夹击使得王兴隆招架困难。

王司令对苏亚鹃道:“政委,再这么打下去,独立旅最后这点老底子就要赔光了,你看….?”

苏亚鹃道:“恩,是不能再打下去了,我们就这点人,可王金虎还有一个营和一个特务连没动用那,再打不仅攻不下青石讶,还可能连安理也丢了,我建议撤退回安理休整后再做新的打算。”


独立旅开始撤退了,王金虎怕再有埋伏也没多追便收了兵。检查了一下战场,独立旅那边估计伤亡了有一百二十多,而二十一师伤亡达到了二百多人。

不过在王金虎的眼里这可是一场大的胜利了,他安抚了一下祝桂成,给他补充了弹药给养。他明白就此和八路军再不会在滇西南有联合了,既然如此他也就可以不必再对周洁客气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