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只要是能安静的坐会就行了。”骨烈怀疑他们两个前世就是冤家对头,一见面就准没好脸色。

“那就到前面的茶馆的喝点茶吧,那里消费也不高,环境还不错,我们护士长带我们去过一次。”刘英指着前面不远的永丰茶馆说道。

“你看,还是刘英同志好,你们两个都是同一年兵,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容班长也听出了马丽娅话里的问道,继续调侃她。

“都少说两句,我们都难得出来一次。”骨烈边开车边说道,让他们继续说下去还不知道会不会吵架。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茶馆边,从外面的装修来看,这里应该是比较雅致的休闲场所,门口都是用木头装饰的,有点古典的味道,门口的迎宾小姐脸上也堆着笑容,带领他们进入了茶馆里面,里面的装修更为别致,都是仿古的椅子和茶桌,已经有几桌客人在喝茶。

“请问你们要包厢还是大厅?”迎宾小姐微笑的问道。

“随便,就坐大厅吧!”容班长挥了下手说道,说实在的,他身上的西服也是便宜货,都买了好几年了,不过很少穿,感觉和这种装修的茶馆有点格格不入的味道。

“那四位这边请。”迎宾小姐带着他们坐进了一个卡坐里面就走开了。

“你们点东西,我第一次来这么高级的地方,等下说错话了可不好。”骨烈长这么大还没进过茶馆这样的地方,有点拘束感。

“马丽娅,还是你点。”刘英也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也不会,上次来也是护士长做主的,花了多少钱她们都不知道。

“那你就做好准备了,骨烈,这地方消费高。”马丽娅小声的说道。

“我先看看身上还有多少钱。”骨烈掏出钱了一数,还有五千六,从里面抽出两百块递给了刘英。“这是上次欠你的,差点就忘记了。”

“吃不了这么多,你家很有钱哦!”马丽娅看见骨烈一出手就掏出几千块,也不由的把骨烈当个富家子弟来看待。

“也没多少,才几百万吧!”容班长笑嘻嘻的看着马丽娅说道。

“那我可不客气了。”接过服务员递来的价格表就一通乱点,自己还真没想到骨烈是个大老板,刘英也不清楚为什么骨烈有这么多钱,只是知道他们村里现在在县里是最富的地方,根本就想不到那里全部都是骨烈一个人的产业。

“随便点,反正回到基地以后有钱也没地方花。”骨烈毫不在乎的说道。

迎面走来一个喝的半醉的小青年,容班长感到很奇怪,这种茶馆里居然有人喝酒,还直直的向他们桌子走来,和两把女兵认识?

“马护士,真巧!又见面了。”青年伸出了自己的手,可能还没完全喝醉,但嘴里的酒气让在座的人都感到不舒服。

“李经理,你好!”马丽娅的脸色很难看,面前的这个人她很厌恶,父亲是省警备区的领导,自己开了个小公司,上次他父亲到医院来检查的时候,他也在,可能是自己长的有点漂亮,以后就经常来纠缠她,送花,买零食,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他。

“到我们那里坐坐吧!今天北京来了几个大客户,一起过去喝点茶,吃点东西。”李经理伸手便做了个请的姿势,还有点绅士风度的问道,以前马丽娅在医院他也不好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今天在既然她出来了,怎么都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我这里有朋友,不好意思。介绍下,这两位都是军区特种大队的军官。”马丽娅想用特种大队的名号来吓退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

“哦!你好!我是马护士的男朋友,李超!”李经理厚颜无耻的说道,以为送了几次花就变人家的男朋友了,自己的父亲是管纠察的,换句话说在GZ的兵只要是外出,都要接受他们的检查,虽然他老爸只是个大校,权利还是比较大。

“李超,你别太过分了,谁和你是朋友关系!”马丽娅马上就站起来,指着他说道。

“真不给面子呀,那算了,我过去喝茶吃东西了!”李超笑笑的走开了,随后小声的骂了起来:“给脸不要脸,等下有你好看的。”说完就掏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

容班长和骨烈都看着走开的李超,“这家伙是谁呀,派头还挺足的。”容班长开口问道。

“不用理他,一个无赖,经常来缠着马丽娅。”刘英也讨厌这个高干子弟,说他脸皮厚还不是一般的厚,明显马丽娅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但还是死赖着不放。

“真扫兴,别理他了,我们吃东西,简直就是一只苍蝇,叮着人家不放。”马丽娅嘟着嘴巴说道。

“看不出你还挺有魅力的,这么帅的公子哥都来主动的追你,哈哈!”容班长笑了起来。

“那当然,我们马护士是医院的一枝花,多少人都对她有想法。”刘英也不忘补上一句。

“要死呀,用东西塞住你的嘴,看你还乱说不?”马丽娅连忙从桌子上插了一块切好的苹果塞进了刘英的嘴里。自己的脸也红了起来,虽然平时和容班长拌嘴,但心里一直是对他有好感,有时候做梦的时候都看见过容班长,一直盼着他来军区医院,现在他来了,但自己也不好意思对他说点什么,毕竟自己是个女孩子。

“这么多东西,你们吃了不怕发胖呀?”骨烈也笑了起来,看着自己对面的刘英一阵的大吃,不由的为她担心起来。

“东西做的好,当然要多吃。”刘英没有在乎,偶尔的大吃一顿也不会发胖。

“你们都站起来。”一个带着“纠察”字样钢盔的上尉站在了桌子前面,后面跟着五个兵,也带着白色的钢盔。

“干吗?”容班长连忙制止了想站起来的三个人。“吃东西犯了哪一条?”

“亲出示你们的证件,我接到举报,两男两女在谈恋爱,两个女兵还只是列兵。”上尉的口气很大,李超没有告诉他容班长和骨烈都是特种大队的人。

“呵呵!证件可以给你们看,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在谈恋爱了?同学之间的交往就是谈恋爱?”容班长根本就没把这些小纠察放在眼里,自己没犯事,他们想胡来?

一听这个穿廉价西装,理着标准的寸头的人口气也不小,从他的年纪上看也看不出是个什么领导,一直威风到八面的他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兵。“快点立正站好,把证件拿出来。”上尉吼了起来。”后面的五个纠察也上前了一步。

骨烈心里也不舒服,纠察怎么和城管一个德行?连忙站了起来。“你吼什么吼?先把你们的证件给我看看,你哪个部门的!”

中尉?看来这个中尉来头还不小,但基本的程序还是要走的。“我们是警备区的,我再次的提醒你把证件拿出来,不然作为假冒军人处理。”

“假冒军人?”骨烈冷笑的看着上尉,居然要做假冒军人处理,火气一下就大了起来。“今天如果你们没把证件给我看,你休想看到我们的证件。”

“骨烈,算了,给他看看,上尉同志,他是军区特种大队的。”刘英连忙劝解道。

“特种大队的?我只是要求看你们的证件,这是我们的职责。”上尉的口气开始软了起来,这么自己参谋长的儿子惹到了这群特种大队的“怪物”了,他心里也很疑惑。

“说过的话不会重复,也少拿什么警备区来压人,我们不吃那一套。”容班长边说边把衣服里的枪露了出来。

“解放军同志,这里要做生意的,有什么到外面谈谈?”一个穿着高级西服的眼睛男走了过来,小声的说道,确实影响到他做生意了,但又不敢得罪了眼前的这群兵。

“骨烈你在这里陪她们吃东西,我跟他们出去。”容班长连忙按住了想走出的骨烈。

“那你小心点。”骨烈也很放心容班长的身手,六个纠察而已,再说他身手也有枪,不信他们敢对军区特种大队的人下手。

上尉看见两个人一点都不服软,心里也没了底,特种大队的人一般都不出大山,现在出来了也没犯什么事情,不是参谋长的儿子叫他来,他也不会管这些闲事,现役军人在部队期间不能进入娱乐场所,但这里是茶馆,不属于那个范围,影响人家做生意的话,自己也没这个道理。只好带着纠察们都走了出去。

“你的证件!居然敢说我们是假冒军人,你胆子很大!”容班长走到了门口附近,还是冷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六个纠察。

“你们休假可以带枪?”上尉好像感觉自己抓到了一点小把柄。

“这个你去问军区参谋长阳彦鹏中将,是他批准我们带枪出来的,如果他还不够级别你就问我们军区司令员宁登文中将。”容班长的冷笑让边上的纠察们心里有点胆寒。“你们还不拿证件出来我就进去吃东西了。”说完就往茶馆里走去。

“等等,这是我的证件。”上尉感觉自己头上有点冒冷汗了,能带枪出来的兵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居然还直接提到了参谋长和司令员,但自己以后还想混下去也不能得罪了自己参谋长的儿子,只要硬着头皮把自己的证件拿了出来。

“纠察中队长?那么你就是正连了!”容班长笑着说道。“这是我的证件,看清楚点,我没时间和你们磨蹭!”

“看好了,不好意思,打搅了,但里面的人…….”上尉还有点不死心。

“你们别太过分了,我告诉你,那个中尉是我的首长,我只是他的警卫员,你想查他的证件还不够级别。”容班长狠狠的盯着他大声的说道。“看见比自己职位高的领导你还不敬礼?”

上尉一时间脑袋还没转过弯来,中尉是上尉的首长?这个年轻的上尉已经是副营级了,那里面的中尉是什么级别?如果是一般部队的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可对方是军区直属单位的。“容上尉好!”啪的就是一个立正,后面的纠察也立正敬礼,还好没去惹他们,不然自己还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呀!对下面部队的兵态度好一点,都是几个当兵的,神气啥?要是里面的首长发火了,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容班长边吓唬他们边走了进去。

上尉碰到了自己入伍以来最离奇的事,中尉的权利有这么大吗?脸上的冷汗也冒了出来,这件事还是上报到警备区才行,自己是肯定处理不了啦!最好是报告给参谋长,他儿子还在里面没出来,肯定还在等结果。

“参谋长,碰到两个特种大队的兵,在和两个女列兵在永丰茶楼喝茶,态度比较嚣张,我们压不住他们。”上尉连忙在电话里向自己的参谋长报告,但他没有把李超也在里面喝茶的事情告诉参谋长。

“哦?那你先在那里等着,我就带人过来。”特种大队虽然最近风头很劲,上次剿灭恐怖分子的事闹的全国的部队都知道了,但军法还是要守的,自己警备区的责任就是整一些违法乱纪的兵。

参谋长的速度很快,带着两个少校参谋和六个纠察就过来了,当上尉告诉他里面两个特种兵都带了手枪的时候,大校参谋长也吓了一跳,这种事可不多见,难道在执行任务?但旁边有两个女列兵,不可能的事,特种大队管理这么松懈,居然带着手枪来谈恋爱。参谋长一阵的怒气就走了进去。

容班长和骨烈看见一个大校带着纠察走到了自己的面前,马上站了起来,“首长好!”这点礼数还是要给的。

“出示你们军官证证件和持枪证!”大校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两个女战士也把你们的士兵证拿出来。”

这次大家都很主动的把证件都拿了出来,后面的参谋和纠察就仔细的查验了一下,没什么问题。

“你们怎么带枪出来吃东西?”大校问道。

“首长,这是我们大队的秘密,带枪是军区阳参谋长批准的。”容班长也不客气的说道。

“哦!是吗?那你们跟我走一躺,把事情说清楚!”大校看见容班长拿参谋长来压自己,心里很不舒服,就算是批准带枪,回警备区说个清楚也不算过分。

“首长,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点?我们难得有一次假,证件你们也看了,我们两个和同学喝点茶,吃点东西,有什么问题吗?”骨烈脾气也上来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东西都还没吃完就被搅合的一塌糊涂。

“这个中尉据那个上尉说是他的首长,上尉只是他的警卫员。”纠察上尉连忙轻声的在参谋长耳边提醒道。

“有点意思,都给我带走,回去好好审查一下他们的身份和枪支,查清楚他们和女兵的关系。”大校没见过这么敢戏弄纠察兵的军官,中尉是上尉的首长,鬼才信呢,带着两个女兵在吃东西还这么嚣张,这不是谈恋爱是什么?

“我提醒下大校同志,你们带我们走总要有什么理由,我们犯了军法的哪一条?”容班长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自己没犯事,他们敢胡来的话,阳参谋长也会给自己做主。

“口气很大吗,副营级,正连级,只要是兵,进了这个城市我就有权力管。”大校怒喝道。

“看来大校同志想胡来,我告诉你,我们有权力不跟你走。”骨烈声音也大了起来,吃点东西都不的消停了。

“给我上。”大校也不怕他们敢掏枪出来,大校军官还管不了两个尉官了,反天了!就算是特种大队的也没面子给,敢这么大声的和自己说话。

容班长和骨烈都和纠察们扭在了一起,刘英两个人都吓的躲到了一边去了,纠察们到底是经过训练的,没有城管那么好对付,但和特种兵比起来,他们的素质也差了不少,上午祭拜完张玮的两个人心情都不是很好,对着纠察们就下了重手,里面的桌子和凳子都被打烂了不少,纠察们挺了十分钟就全部倒在了地下,里面的顾客都吓跑了,经理站在收银台里被吓的脸色都发白了,但又不敢上前制止。

“还打不打了?”容班长指着大校说道,地上的纠察们一脸恐惧的看着两个特种兵。

“反天了,通知警备区的人集合。”大校对着后面的参谋大声的喊道。

容班长冷笑着走到收银台前,“没事,东西他们会赔给你的。借你电话我打一下。”容班长轻声的对着那个茶楼经理说道。

“哦,你打吧!”经理指着边上的电话,手一直在抖着。

阳参谋长接到容班长的电话以后,马上就带着参谋出发了,洪斌在不久就打了电话过来,说他们返回基地了,没想到容班长和骨烈来了军区了,还闹的这么大的事。

警备区的兵和阳参谋长几乎是同时到达茶楼边,看见中将参谋长都来了,一个个吓的都不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