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二幕 铁幕穹苍 051 平安夜,老宋归来;

政政护环 收藏 5 1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054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杨源立叹了一口气,说:“老弟,我确实看了你的日记,可是我真的怀疑,事隔十多年你怎么就肯定这个叛徒就在朝鲜?我看苏大夫说的不假,你确实是疯了。”

“我没疯。”湛江来颤抖着支撑起身子,像摇摇欲坠的山石,他掏出驳壳枪顶在杨源立头上,也不知道是痛彻心扉的汗珠还是冤屈的眼泪,此刻在他的双目中缓缓流了下来。

“你……是九虎头。”

“凭什么?”

“因为只有你能带着一个营拖住半个师团!你就是那个营长!”

这一声嘶吼过后,山洞里静悄悄的,杨源立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望着湛江来口中不停涌出的鲜血,一把握住枪管说:“如果是为了当初那场战役欠下的债,你可以把我毙了,我姓杨的不在乎枪子,可是你不能冤枉我!”

湛江来呛着鲜血笑了:“你不是说没杀过自己人吗?冤枉这俩字你他妈也敢说出来?十年了!我不是人不是鬼地找了你整整十年!”说着他戳开枪保险,续道:“一枪下去,一了百了!”

“老弟,你真的没疯?”

“我没疯!”

“那你打死我。”

湛江来盯着他的眼睛,突然在脑海中闪回着驴皮血书,以及母亲惨遭毒手和百名革命党人的惨死屠场,如果还有什么理由让他坚持到现在,那就是面前的这个老冤家。此刻,他只是微微抿着双唇,便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他本以为会随着枪声了结半世的恩怨,在死之前与早该了结的叛徒化尸于这个无名的雪山洞内,可是,他的枪却没有一发子弹。

湛江来只觉眼前一黑,便无力地瘫倒在杨源立怀里。这个时候,穷追不舍的敌兵从山上绕了下来,杨源立将湛江来捆在背后,端着两具步枪杀出洞外,在接下来的残酷追杀中,杨源立背负湛江来跌滚于山川之间,在淌过数道小河后,这个浑身僵冷的汉子终于摆脱了敌兵。

他蹒跚着,在一处背风的深峡放下湛江来,此时的极温让他手脚麻木,而对于湛江来的伤口却起到了缓解的作用,鲜血已经不再向外涌了。

杨源立找了些树枝和凝固的松油,拧开子弹点了一堆火,他用刺刀挑出湛江来胳膊上的子弹,将收集来的敌军大衣撕作一片一片裹住伤口。在这个极寒的夜晚,这个铁汉再一次背上湛江来,顺着指北针的方位摸索着向阳德走去。

也许是大难不死,就在两人快要彻底冻僵的时候,从松林里前往阳德的一支北朝鲜游击队在山谷中发现了两人。他们一路护送到阳德,等到了阳德,一批闹开了锅的老兵正要回去寻找他们的连长,等他们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眼含着热泪把他们抱进阳德的医院。

据阳德的战区大夫回忆说,两个人的生命顽强得令人惊讶,他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挺过来的。杨源立的冻伤比较严重,湛江来则失血过多,两人不同程度地陷入深深的休克之中。

前苏联的一些精神学家说:当人类处于深度休克之中,大脑的潜意识会本末倒置,他们会在病体发声中述说自己最真实的经历。

在此后的两天中,湛江来不停的说:你就是九虎头;杨源立却重复着:我不是;

两个人在昏迷中有板有眼的对话可把大家吓坏了,像两具尸体在那斗嘴。可是在苏小垛的眼中,他们只是睡着了,毫无顾虑地张着嘴巴说着梦话,仿若盛夏时节西瓜地里的老农憨憨的自顾沉睡,说些豪不靠谱的废话。

石法义却比任何人都痛苦,当时两个人还没回来,被狙击手击中的三个老兵死了一双,就剩小眼张的半条命了,之后挣扎了半宿也牺牲了。

他本来担心老兵们会杀回原地去解救连长和三班,如今出现了这样一个奇迹,相对来说平安无事就催促着大家再次上路,老兵们和苏小垛的医疗特遣队依依不舍地继续南下谷山,随后也没了音信。


于是在事隔七天后,即1950年12月24日,这个被西方人称为平安夜的晚上,一辆吉普车飞沙走石地从前线开到阳德,在阳德的医院停下后,从车上下来的一干人等就急匆匆地跑进了医院。

当时值班的大夫看到这些风尘仆仆的战士吓了一跳,以为前线又送下来伤员了呢,就和护士们围住了他们,为首的是个近两米高的彪形大汉,他扯着大嗓门子吼道:“我找我连长!我连长呢!你们把他藏哪去啦!”

“我说侬这个同志喊什么嘛,这里有很多个连长,侬找哪个呀?”

大汉看了看这个上海小大夫,狗皮帽子下的双眼瞪得跟铜铃似的,他就急道:“姓湛的!我连长叫湛大头!”

“哪个湛大头嘛,有没有名字呀?”

大汉一把拎起大夫,像拎个小母鸡似的嚷嚷道:“你是不是存心的?啊?湛大头你没听说过?就是在德川顶住千八百敌军的湛江来!他人在哪儿呢?”

他这么一嚷嚷,医院的警卫就围上来了,可巧的是,这个驻扎在医院的警卫连头子,就是在横村的那个油光粉面的年轻连长,他上来一看脸都绿了,这大汉对他来说太熟悉不过了!

“喂喂,我说你怎么到哪儿都跟个土匪似的呢,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呀!”

话是这么说,心里可有点发虚,他面前的这个大汉不是别人,就是在横村把他们警卫连揍得鸡飞狗跳的磨盘!

这时老宋从围观的人群中挤了过来,一脚飞上磨盘的屁股说道:“狗改不了吃屎,赶快给大家道歉!”说完露出憨憨的笑容,对上海小大夫和年轻连长说道:“打扰大家了,俺们是来找三三八团直属侦察连连长湛江来的,请问同志他在哪个病房呀?”

上海小大夫被磨盘晃的直发晕,他整理白大褂带着这些粗俗野蛮的老兵们来到湛江来的病房,后者正和杨源立并排躺着。

磨盘一看湛江来像个死人似地躺在那里,眼泪就荡开了,他扑在湛江来身上哭道:“脑袋!老盘子来看你啦!你睁开眼睛瞧瞧我们!你死的太憋屈了呀!”

身旁的老宋一把扯开磨盘,沉着脸说:“你疯嚎个什么劲!人又没死,哪凉快去哪呆着去!”

“你瞅瞅他!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呀?”

老宋没办法,就叫随来的两个战士把磨盘死活架了出去,等他关上房门静静地坐在湛江来身边,自己反而没出息的哭了,反正这一刻面对两个活死人没有什么抹不开的。他哭,嘴里嘚嘚咕咕地含糊不清,哭累了就抽烟,把小小的病房呛的跟锅炉房似的。

“这么多年啦,还是头一次见你这么安生,俺就多和你唠唠嗑。俺以前说你早晚得把大家打秃了,你说你这条烂命去赔,俺当时不是和你斗气,是俺舍不得你呀。老兵的命多金贵,打了那么多年的仗说没就没了谁不心疼?咱们这些当爹当妈的护犊子,兵就是俺们身上的肉哇!俺知道你铁石心肠都是装给别人看的,你多少次躲在没人的地方哭鼻子,你以为俺不知道啊……”

老宋在这个夜晚嘴就没闲下来,从内战说到第一次战役,从东北的荒山林子讲到朝鲜的咸菜疙瘩,有时还提一下军事民主,说湛江来是王八蛋,是搞独裁,是机会主义份子,缺乏党性,不仅搞个人英雄主义,还浑身匪气,总之好的坏的统统捋了一遍。最后天亮的时候,他说累了也哭累了,就趴在湛江来身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胸口闷的慌,还是满屋的烟臭没散尽,湛江来猛地一阵咳嗽,硬生生把自己给咳醒了!他睁开眼睛往胸口一瞅,好大个憨脑袋把他吓出了一身白毛汗!等他看仔细了,心叫这不是宋剑平吗?莫不是自己死了?在另一个地界看到这老小子啦?

他转头看看,杨源立还在那说“我不是”呢。湛江来这才踏实了,心想没死,这老宋肯定也不是索命的鬼魂。等他费了好半天劲把老宋摇醒后,后者这就又激动了,抱着湛江来的脑袋好一通哭哇。

也不知道最后谁是伤员,湛江来反而安慰老宋,这老哥俩腻腻歪歪地就抱在一起嚎,把过来探视的上海小大夫吓的不轻。磨盘听说湛大头醒了,看那情景是又悲又喜,就拎着小上海避了出去,合计合计这次相聚不容易,索性就让他俩腻歪去好了。

后来听老宋说,他们在第二次战役渗透到敌人后方搞破坏,被他们堵住的敌军被西线军团包了一个大馅饺子,随后又配合主力向南穿插,一路上战功立了不少。后来他们南下打到新溪,在回谷山休整的时候,恰巧遇上了湛连的老兵,听佛爷说湛江来在阳德生死未卜,当天他就和磨盘搭军直属的吉普车杀过来了。

湛江来问这老小子现在是不是升官了呀?师参谋长了吧?老宋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原来不仅是一一三师的老江要升他的官,军长梁大牙也问他愿意不愿意去军直属,就连兵团司令部都要亲自接见他,这老小子可谓是一战成名,都觉得是个材料。只是出乎大家的意料,老宋竟然婉言谢绝了,理由很让湛大头感动,那就是根本舍不得湛连的老兵。



————————————————————

(下一周开始,第三次战役就要相继打响了,写到现在感觉自己也穿越了时空,和当年的那些老兵一起坚守着自己的信仰。耳畔忽然想起帕顿将军的一句话:勇气就是再多坚持一分钟。)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