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尘埃

haiyang2001 收藏 1 41
导读:木乃伊和愣头青 时间已经是上午10点了,只见大门外开进来一辆黑色的宝马轿车(听说是和领导的车是一起买的)。缓缓的停在自己习惯了位置,一把领导左侧的停车位上,说起来也是有意思,及时他不来这个位置也是要给他流出来的啊。他慢慢的走下车,夹着公文包庄重的走进了办公大楼。进来楼里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在个个领导办公室转一圈再回来,懒懒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发。科长见了也是笑脸相迎他这张面沉似水小科员的脸,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也已经习惯了他德行。大家心知他在这里呆不长的啊,家里背景是在太硬啊。领导都要给几分面子,我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木乃伊和愣头青


时间已经是上午10点了,只见大门外开进来一辆黑色的宝马轿车(听说是和领导的车是一起买的)。缓缓的停在自己习惯了位置,一把领导左侧的停车位上,说起来也是有意思,及时他不来这个位置也是要给他流出来的啊。他慢慢的走下车,夹着公文包庄重的走进了办公大楼。进来楼里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在个个领导办公室转一圈再回来,懒懒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发。科长见了也是笑脸相迎他这张面沉似水小科员的脸,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也已经习惯了他德行。大家心知他在这里呆不长的啊,家里背景是在太硬啊。领导都要给几分面子,我们又何必呢?再说了啊整不好,到后来倒霉还要是自己啊。办公室新来个大学生叫王小华,是个愣头青,家里门子很硬啊。听说进来的时候是我们单位的领导派车去接的啊,本打算要给他调到一个闲置部门干干,这孩子偏偏不灵这份情,就是要到最繁忙的科室来。领导也是很尴尬。其实王局长也是愿意让他去的,一方面我们这个办公室人手少,工作量大;另一方面杀杀他的威风。来到我们办公室也得到金科长和大家的热烈欢迎,晚上大摆宴宴。我看他心里嫉妒、羡慕、看不起等等所有评价你个人的词语都浮现在我的脑子里,在我正像是中了魔戒诅咒似的一样,王局长的一句“欢迎小华同志来到我们单位与大家共职啊”把我从混沌中唤醒,来来大家干了这杯啊。我还是往常的习惯“举杯-张嘴-仰脖”一阵冰冷的凉线自上而下贯彻全身,马上又自下而上像火一样翻江倒海的像上拥。但每一次都没有冲出我最后一道防线。就在这时王局长的杯子又被服务员给倒满了,他笑着说,小华在校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至于怎么优秀他没讲),我看过他的简历啊,很不错啊。我们单位招就要招这样的人才,单位要发展,人才是关键。今年招进来的大学生都是很不错的,他们将是我局未来发展的排头兵。一定要好好培养、好好发展,金科长小华这里就交给你了,希望小华在你的带领下能够尽快成为我们单位的业务骨干啊。因为你是我们单位最优秀中层干部之一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啊,以前也没听他这么说过,只是骂),这是我转过头看看我们的金科长,看他的激动的嘴唇在动啊。我心里想“不会吧,太夸张了,这都行啊”后来轮到金科长说话了,我感觉我们的科长是天底下最有才的,打表决心,真是狂轰滥炸啊。我一定怎么怎么样,一口气就是四个排比句。后来又是一口气发表了一片歌功颂德的文章(一口气差点没咽下去啊)。说得我牙酸(不耻),胳膊酸(举杯的时间太长了),腰酸(他说话我只能挺这腰,时间太长了,快要撑不住了),脖子酸(一直就在歪着脖子)。反正就是全身不舒服啊。后来轮到我了举杯敬酒了啊,其实我知道王局长就爱挺我说话。词语简练、富有诗意,并且每次都会把领导说成不是人(是神)。他们很爱这一口的。当然今天也不例外啊,并且我要“力压群雄”也是让这位新来的愣头青见识见识。说是在的我的这套词分九路十八顿,什么样的环境用什么样的词那都是早就准备好的,百事不爽啊。等我说完,王局长的手都拍不到一起去了。这是王局长的私人秘书说了一句话,我当时脸的青,她想咪咪的说“我就喜欢汪洋”我着急了,心想,小贱人说话别在这里停下啊,喜欢什么啊,说啊,这算是怎么回事啊。我还年青你不要糟蹋我好吗?发发善心吧。这时王局长好不在意的说了一句,小汪是个被窝里放屁,能文能武的人啊。小华你要多和他学啊,这位可是咱们单位的大才子啊,多才多艺的难得人才啊。后来愣头青小华开始敬酒了,他讲的只有感谢的话和决心,很平淡的几句话。可谓是空乏无味,王局长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大家一饮而尽。这是酒过三旬,菜过五味了。大家也都喝的差不多了,过了一会大家就散了。后来听说我们单位又调进来一个,说是组织下派学习,单位领导为了重视他给他安排到我们综合科来当三把副科长,可以说我们可是的人员结构也基本成型了啊一个科长、两个副科长、一个科员。我虽然是第一副科长,但是那两位都比我牛啊。自从他来到我们办公室就很少和大家说话,有时候你好几天都看不着他。愣头青给他个外号“木乃伊”,自从他给起了这个名字,我和这位单独在屋的时候都有点害怕啊。今天10点都来了,我们一想今天木乃伊好像是没有饭局了,要不怎么要吃饭的时候来单位了呢?愣头青是最看不惯他这样的,没好气的和我说,汪哥,咱们现在工作量太大了,都干不完啊,也不知道单位领导怎么想的,为什么不多派几个能干活的人来啊。你看看我桌子上的红头文件,满桌子都是啊。我笑着和他说,慢慢干吧。我再什么也没说,继续着我的工作。就这样我们的工作一天一天的进行着,木乃伊同样一天一天的安详的在这里做着,他的张相不知道让我多少次在梦中惊醒,而又无法忘记。更加让我痛苦的是又不能和家人描述他的模样,我不想家人受到牵连。只能痛苦的忍受着,忍受这这种痛苦,忍受着这种不公,忍受这麻木,忍受着这里的一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