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七章  活英雄 第五十节 独自流浪在丛林(一)

cnkhtd163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URL] 经过几个小时的行军,我军撤离了Y南境内,参战的各个部队都回到了祖国,而Y南人民军则趁这个时候大叫着“反攻”,“收复”了许多的失地,而这些“反攻”和“收复”这些名词很快的就出现在M国战报上,当然也很快的出现在了全世界的各大报纸上,出现在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经过几个小时的行军,我军撤离了Y南境内,参战的各个部队都回到了祖国,而Y南人民军则趁这个时候大叫着“反攻”,“收复”了许多的失地,而这些“反攻”和“收复”这些名词很快的就出现在M国战报上,当然也很快的出现在了全世界的各大报纸上,出现在了各国的新闻网站上和电视上,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面积不大,而又事端多发的地方,尤其是Z国在撤退前发表的《告诫Y南当权者的声明》,更是被各个网站和报纸转发,当然这也引起了无数政客和国际时势评论家的广泛关注和评论,M国M连社评论说,这是Z国人搞的一个圈套,其已经在撤退前将Y南北部地区的值钱物品和战略物资洗劫一空,尤其是位于北Y地区的哈桑东金矿(而实事上,除了蒋辉一个人进入过哈桑东地区外,没有一个Z国兵进入过那里),而Z国的南海舰队也击败了Y南海军,其经济目的和军事目的已经达到,当然要撤退了,另外一个无耻的评论员这样评论Z国,这一战中Z国暴露出了其现代化学切强大的军事武器,之所以Z国军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歼Y南人民军一个王牌主力师,并且控制了战场的全部局势,这与他们的先进武器是分不开的,评论还非常自认为“正确”的指出,Z国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国家,是一个对全界威胁很大的国家,并且号召全世界联合起来共同对付Z国,遏制Z国的发展。消息一出E国则是发表了要交战双方保持刻制的声明,并且表明不相信M国捏造的Z国军队杀人、放火、强奸的事情,并且在声明中指出这是M国在别有用心,而英利国和F国则站在了M国一边,大肆的从言论攻击Z国,非大洲的几十个国家和南M洲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也纷纷的指责M国在这里混淆是非,古B总统卡斯他罗亲自发表声明,支持Z国的反击战,此声明一出,居邻于古B的M国一下子如临大敌一般的关闭了与古B有所有关口,并在联合国就古B的“造谣”一说提起诉讼。

Z国也在这个时候,发表外交声明,声明指出Z国打得这一场极短的战斗,意在惩罚无耻的Y南当权派,只是一场极为有限的局部短期战争,只是一场自卫反击战,并不是侵略Y南,现在的撤军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并且告诫Y南不要再在两国的边境上挑起战端,那样只会引火烧身。

而作为这场战争“受侵略者”的Y南却一直保持着沉默,对于M国的、联合国的、E国的声明和公告,完全的视同不见,没有一点消息,可是,有一种流言在Y南民间不径而走,流言说是Z国人在进入Y南后,不光不杀人、不放火、不强东西、不强女人,还为受伤的患病的Y南老百姓和士兵治病,还把打烂的废墟给清理了出来,不光这些,他们竟然放着大好的房子不去睡,偏偏睡在大街上,有得Z国兵看到有的Y南老百姓没有饭吃,竟然把自己的粮食留给他们,这个消息对于Y南老百姓来说是十分轰动的。此外据内线传来的消息说,Y南正在加紧备战,其Y南当局向全国发布全国战争动员令,命令凡是十五岁以上,三十五岁以下的青壮年男子必须加入Y南人民军常备军中服役,并且还下令迅速的完成对新建十一个师的扩建工作,全国由原三十一万人的正规军队迅速上升为四十五万人,由原来的34个常备师扩编为46个常备师,并且命令原属于南Y军区的十九个常备主力师,抽出十个师来急调于北越军区,防备Z国人民解放军再次对其实施军事打击。

这一切的发生,到底熟是谁非,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到底谁是“侵略者”,谁是反击者,谁是“幕后指使者”,谁又是“造假者”,只有属于当事人的Z国和Y南心里最清楚。

此时,已是战斗发起后第三天的早晨了,而我们的主人公则正在北Y丛林里艰难的行进着,蒋辉最不愿意遇到的事情发生了,他迷路了。

因为天色的原因,再加上过度的紧张和体力透支,使得原本奋战了一天的蒋辉在昨天夜里走错的方向,原本向北方走的路线,蒋辉却在走出一段后,又折回了南方,直到早晨的太阳从东方升起后,蒋辉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路,而他也同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北Y丛林的南部边缘地带,叹了一口气蒋辉又折回北方,此时,蒋辉想哭,他真得想哭,虽然他现在是一个解放军战士,是一个英雄,是一个男人,但是他必竟还不到十六周岁,还只是一个孩子,脱离部队的感觉不好受,没有了战友的扶助,没有了班长的关怀,没有了亲人话语,他感觉到空前的孤独,只有一片片看不到边的丛林和树木,他想起了班长程雪青,他想起了张大海、鼻涕虫李乐、连长马洪,团长王肖京、孙长全等人,想到这里,他就想哭,他想他们,他想他们怎么不来找他,他还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到这里,蒋辉再也忍不住了,把枪一丢,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他想家,想部队,想战友,更想自己的父母,大家不要在这里责怪他,你们想一想,你们在十五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在上学、坐在阳光射进来的教室里写字、在蓝球场上打蓝球、在足球场上踢足球、在品尝着初恋带给你们的兴奋,在父母的情怀里撒娇。而蒋辉又在十五岁的时候干什么!如果把你们在十五岁的时候给独自一个人丢到敌国的丛林里,四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野兽,到处都是危险,没有亲情,没有关心,没有吃的,没有喝的,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有看不边的丛林和危险,还有不知道从那里从何时会冒出来的敌人。如果你们真得身处于这样一个环境,你们会怎么想,你们不会哭吗?想来你们也不会哭,早就被吓呆了,不知道怎么办了,和平时期永远不会有人去想这些,因为你身处和平,酒足饭饱思淫欲,想些别的事儿,你也不会去想这些,所以你们永远也不会有这种感受,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像一个没有父母一般的孤儿,独自一个人流浪在深山老林里,独自一人面对着这一切,撑受着这一切,换做是你们,你们能撑受得住吗?而这些就是摆在蒋辉现前的实事,一个在十五岁就要面对的现实。

刚开始,蒋辉在战斗中对什么都不怕,包括死亡,因为他的身边有战友,有兄弟们,有他们在,他的心底就有数,就有底气,就算是当时做出独自一个人背着电台引开敌人援兵的决心时,他也没有怕,在受到敌人的炮击时,他也没有害怕,相反,他还有一丝嘲弄敌人的感觉,那是在愚弄了敌人后得到的快感,蒋辉当时根本就不惧怕死亡,甚至可以说在引开敌人的奔跑时渴望死亡,尤其是在得知敌人上当,自己的战友们占领了封土后,他的那种兴奋,那种激动,甚至对当时的他来说死亡也许是一种升华,可是当那种激动和兴奋过后,面对着这一片片看不到边的丛林,不知道何时从那里会冒出来的敌人时,他怕了,他真的怕了,他怕的要死,他变得惧怕起死亡来,要说当时在引开敌人时不怕死亡,那是来不及想这些事,那么现在蒋辉有足够的时间来想这些事,因为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战友,他的忧虑和担心还有心里话,他不能对旁人说起,只能装在自己的心里,只能自己默默的撑受着,这么大的压力,尢其是对死亡的恐惧,对一个还不到十六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的残酷。其实,战争并不可怕,死亡也不可怕,而最为可怕的则是那份孤独,那份永远也看不到生的孤独,这种为了死亡而活着的孤独才是最可怕、最要命的。蒋哭了,哭的很痛,哭得很伤心,在这个时候哭一哭也许是对自己最大的解脱和安慰,哭着哭着蒋辉迷迷糊糊的就靠在一棵小树上睡着了,父母仿佛来到了他的身边,母亲伸出温暖的双手来拂摸蒋辉那剃掉了头发的光头,父亲面带着微笑看着他,蒋辉多么想喊一声“爸爸!妈妈!”可是他怎么喊也喊不出声来,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蒋辉!你小子干什么!还不快起来!你得回去,不能停下,回到祖国去!”蒋辉回身一看,在半人高的草丛之中闪出一个骄健而又十分熟悉的身影,正是自己新兵连的班长刘飞,眼前的刘飞和临牺牲前的差不多,一身丛林迷彩作战服,手持81式步枪,手中还拿着一捆集束手榴弹,满身的硝烟,眼神是中热切的斯盼,一副威武的神态。

“班长!……班长!…………”蒋辉猛的一个机灵,蒋辉坐了起来,蒋辉放松了一下自己的神经,他的眼神有些呆滞,还没有从梦中还过神来,蒋辉摇了摇头,感觉自己的脸上十分的难受,他用手一摸,竟然有一些不知名的虫子爬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蒋辉打落脸上和身上的虫子,站了起来,并且用衣服的领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他捡起丢在地上的AK式步枪,长出了一口气,向着北方迈开了步子,他知道这是老班长的亡魂在激励他,是父母的爱在呼唤他,他不能倒下,不能停下,更不能害怕,他要继续前进,他要继续向北走,回到祖国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