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二百零三章 绝处逢生(上)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黑暗中的等待总是漫长而又无聊的,距离路德维希回城求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钟头,可是远方的公路上却依然没有一点动静。齐楚雄已经围着轿车转了好长时间,虽然他倒是想坐到车里暖和一会,但是一想到罗森巴赫那张冰冷的面孔,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弗兰茨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他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黑暗中的等待总是漫长而又无聊的,距离路德维希回城求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钟头,可是远方的公路上却依然没有一点动静。齐楚雄已经围着轿车转了好长时间,虽然他倒是想坐到车里暖和一会,但是一想到罗森巴赫那张冰冷的面孔,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弗兰茨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他翘首以待的望着远方,期盼着朋友的出现,但是除了一盏盏昏暗的路灯,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离公路不远处的河岸边传来的流水声其实一直吸引着他的注意力,但是自从有了上次落水的教训后,他再也不敢轻易的靠近河岸边,毕竟对于像他这样不谙水性之人,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不过,漫长的等待在消耗他的耐心的同时,也渐渐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鬼使神差之下,他小心翼翼的向河岸边走去,想要再度一窥豪勒河的面貌。不过走了没几步,他的心就放到了肚子里,脚下的河岸是由一片坚硬的岩石组成,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遭遇一片塌陷的河岸。

虽然路灯的光芒很微弱,但是也足以让他看清楚眼前的一切,脚下的河床地势很平坦,水流虽然湍急,但是却清澈见底,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河床底部那些不停摇曳的黑色水藻。

“看来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他暗自苦笑,心想自己上次落水时,豪勒河可不是这副尊容,要不是施特莱纳舍命相救,自己恐怕已经成为一具躺在棺材里的尸体。

想起施特莱纳,齐楚雄心中顿时掀起一阵波澜,从人品上看,这位纳粹帝国统帅倒不失为一个正人君子,而且他对于种族政策的看法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倒是与希特勒有了天翻地覆的区别;但是话又说回来,施特莱纳毕竟是希特勒的继承人,他深受纳粹征服世界的狂妄野心影响,一门心思要为纳粹帝国复仇,这种要与善良人类为敌的思想无论如何都是极其危险的,也是绝对不能被容忍的。

这些日子以来,一个尖锐的问题一直困扰着齐楚雄,如果未来发动起义获得成功,那么他将如何面对施特莱纳呢?杀了施特莱纳,为那些遭遇不幸的人们复仇,不,他下不了这个手,毕竟施特莱纳救过他一命,再说这位将军也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坏;那么放过施特莱纳,不行,那些饱受摧残的人们一定不会答应,他们早就恨不得把施特莱纳送上断头台,一泻他们这些年来遭遇野蛮折磨的怒气;这样一来,齐楚雄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上,他无法预知自己将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齐医生,您在想什么呢?”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齐楚雄被吓了一跳,急忙转身一看,发现罗森巴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轿车里走到他的身后。

“您走起路来简直就像是一只猫。”齐楚雄不由苦笑道。

“谢谢您的恭维,但是我认为猫只有在捕捉猎物时才会不发出任何声音。”罗森巴赫冷冷道。

“那么我在您眼里就是一只老鼠了?”

“我无所谓您对自己的看法,但是我希望我们之间最好不要上演猫捉老鼠的游戏。”

“您可真会开玩笑,”齐楚雄迅速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上尉,这样下去可不好,不如我们好好谈谈吧,我可不喜欢总是板着面孔和人说话。”

罗森巴赫冷冷一笑,转身走到一旁,根本不理会齐楚雄的建议。

齐楚雄低声叹了口气,他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在他记忆中一向坦率直言的罗森巴赫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难道说在他身上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故吗?

“算了,还是等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来打听这些事情吧。”他在心里拿定主意之后,便转身回到了吉普车里,用厚厚的军大衣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

罗森巴赫没有随同齐楚雄一道上车,而是孤独的徘徊在豪勒河边,时不时从地上拾起几颗小石子,用力扔进河里,这些小石子刚一在水面上荡起一片小小的水花,就被冰冷的河水迅速吞没,无声无息的沉沦下去。

“也许我就和这些小石子一样,永远无法摆脱随波逐流的命运。”回忆起近来发生的事情,罗森巴赫不禁黯然惆怅,路灯微弱的光芒撒在他因为疲倦而略显苍白的脸庞上,在他眼中投射出一种对未来茫然无措的失落。

但是他还来不及继续自己的感伤,就看到从远处河面上飘来一个怪异的物体,远远望去竟然好像是一个人!

近了,越来越近了,他终于看清楚了,那的确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年轻姑娘!

“我的天哪!”顾不上发出更多的惊呼,他立刻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向着那个陌生的姑娘游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以至于当齐楚雄从目瞪口呆的状态醒悟过来时,河面上已经失去了罗森巴赫的踪迹!

“上尉!您在哪里?”齐楚雄慌忙跳下车,沿着河岸焦急的大声呼唤着罗森巴赫,但是回答他的却只有豪勒河的咆哮。

“上帝啊!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他从吉普车里翻出一捆拖车用的绳索,像疯了一样朝河下游奔去……

从入水的那一刻起,冰冷刺骨的河水就考验着罗森巴赫的意志,他感到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但是为了救起这个落水的姑娘,他依然咬紧牙关,奋力向她游去,在一番艰苦的努力之后,他终于成功的抱住了她!

“喂!你醒醒!听到我的话了吗!”他使劲用手拍着她的脸,但是陌生的姑娘对他的呼唤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她的眼睛紧闭着,似乎是已经死去一般。

“不好!我必须赶快把她拉上岸!”罗森巴赫用一只胳膊揽住陌生的姑娘,仅靠另一只手奋力向岸边划去,但是在湍急的水流面前,他一次次的尝试只换来一次次的失败,无奈之下,他只好伸出手死死抓住一块伸出河面的礁石,等待着齐楚雄来救他们。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在一片黑暗中,罗森巴赫感到自己的手脚在冰冷的河水刺激下渐渐失去了知觉,他的手不停的颤抖,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可是齐楚雄却还是没有出现。

“我真傻,他是不可能来救我的,对他来说,我的死就意味着他又少了一个敌人,也许这就是上帝对我的报应吧。”罗森巴赫绝望了,他望着在自己怀中昏迷不醒的陌生姑娘,嘴边露出一抹凄凉的笑容,“对不起,我本来是想把你救上岸的,但是现在看来我们要一起去见上帝了,这样也好,我总算是有个伴了。”话音刚落,他就闭上了眼睛……

“罗森巴赫上尉!坚持住!”一个雷鸣般的声音突然响起在河岸上!

“!”罗森巴赫猛地睁开眼睛,惊讶的看到齐楚雄手里拿着一捆绳索气喘吁吁的站在河岸上,这惊人的一幕顿时让他目瞪口呆,“他这是干什么!他难道忘了我曾经无礼的羞辱过他吗?”

“上尉!抓住绳子,我来把你拖上岸!”齐楚雄并不知道罗森巴赫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把手中的绳索挽了一个圈,使劲扔向罗森巴赫,“抓住它!别松手!”

在求生本能的强烈刺激下,罗森巴赫来不及做出任何考虑就抓住了绳索,齐楚雄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把他和那个陌生的姑娘拖上岸。刚一看到那个陌生的姑娘,齐楚雄立刻明白了罗森巴赫落水的原因,他急忙脱下自己的军大衣裹住被救上来的姑娘,罗森巴赫瘫在河岸边刚喘了几口粗气,就立刻焦急的问道:“怎么样,她还活着吗?”

齐楚雄立刻抓住这个陌生姑娘的手腕,又把耳朵贴到她的胸前仔细一听,脸上顿时露出喜悦的神色,“太好了!她还有心跳!”

罗森巴赫噌的一下从冰冷的地面上跳了起来,他扑到姑娘身边,迅速把她翻过身,用力按压她的背部,没过多久,姑娘就从嘴里就连着吐了好几口水,罗森巴赫心中一喜,急忙把姑娘翻过来,嘴对嘴的为她做起了人工呼吸。

好一阵子之后,姑娘的喉咙里发出了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声,她缓缓睁开眼睛,茫然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太好了,你总是醒过来了!”罗森巴赫喜不自禁的追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掉到水里?”

姑娘的眼神依旧茫然,但是当她看到一枚佩戴在罗森巴赫军装领口处的骑士十字勋章时,那种茫然的眼神迅速转化为无边的仇恨,她突然抡起手掌,狠狠地一耳光抽在罗森巴赫脸上!

罗森巴赫猝不及防,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耳光,他惊愕得瞪大眼睛,无法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

齐楚雄也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搞糊涂了,他脱口道:“我的上帝!你这是干什么!刚才如果不是这位好心的上尉,你一定会被淹死的!”

“你们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算了!”姑娘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把披在身上的军大衣摔在脚下,“你们这群万恶的法西斯!早晚有一天你们会被送上绞刑架的!”

齐楚雄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姑娘,他虽然听出她说的是俄语,但是却搞不懂是什么意思。罗森巴赫则不然,他在俄国战场征战多年,对这种语言很是熟悉,他二话不说,立刻掏出手枪厉声问道:“你是从集中营里跑出来的对吗?”

“是又怎么样!”姑娘洁白的身躯在寒风中挺的笔直,“我是红军战士契尔斯卡娅,快动手吧,别让我看不起你!”

罗森巴赫一下子楞住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刚烈的女人,借着路灯发出的微弱光芒,他看到了一位肃立在寒风中的天使——她那双蔚蓝色的大眼睛里盛满忧郁与愤怒,赤裸的身躯仿佛断臂维纳斯一般圣洁不可侵犯。一时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居然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一直盯着契尔斯卡娅。

契尔斯卡娅可不知道罗森巴赫在想些什么,她见罗森巴赫一直盯着自己,还以为他心里有了淫荡的想法,羞愧难当之下,她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步履蹒跚的移动向身后的豪勒河,她要再次跳入河中,用冰冷的河水洗去自己所蒙受的羞辱,但是她那虚弱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还没走出几步,她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顿时软绵绵的向地上倒去。

齐楚雄眼疾手快,急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契尔斯卡娅,他伸手一摸她的额头,着急的说:“不好,这姑娘在水里呆的时间太长了,她在发烧,必须马上送到医院去抢救。”

罗森巴赫这时才回过神来,他慌忙道:“可是我们现在根本无法离开此地,要怎么样才能把她送到医院去呢?”

“我们不能再等了!”齐楚雄说:“我和您轮流背着她,我们走着回去!”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罗森巴赫急忙从地上拾起齐楚雄的军大衣裹住契尔斯卡娅的身体,抢先抱着她向雅利安城的方向走去。

就这样,罗森巴赫和齐楚雄不停的轮流背负契尔斯卡娅,两个人虽然都累得气喘吁吁,但是却没有叫一声苦,尤其是罗森巴赫,虽然他全身湿透,在刺骨的寒风中每前进一步都感到冰冷难耐,但是他却没有叫一声苦,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竟然生怕契尔斯卡娅会死在路上,以至于反倒把自己莫名其妙挨了一记耳光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两人走出不到五公里,就遇上了从雅利安城求援归来的路德维希,他驾驶着一辆吉普车停在他们身边,不过,他很快就被倒在罗森巴赫怀中昏迷不醒的契尔斯卡娅吓了一跳。

齐楚雄顾不上多做解释,立刻把契尔斯卡娅抬上了车。一路上,齐楚雄心急如焚,他不停的催促路德维希加快车速,而这种紧张情绪迅速传播到罗森巴赫身上,他盯着倒在自己怀中全身不停发抖的契尔斯卡娅,满脸都是焦急的神色。

为了挽救契尔斯卡娅的生命,路德维希此时开始施展自己的驾车绝技,吉普车风驰电掣般冲过一个个路口,渐渐的,“地心之光”笼罩下的雅利安城出现在众人面前。

齐楚雄松了一口气,暗自替契尔斯卡娅感到庆幸,但是还没等他的高兴劲过去,路德维希却突然鬼使神差般猛地踩了一脚刹车,大喊一声:“不行!她不能到医院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