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三十二章:找大炮

金蝉 收藏 0 1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姜区长要找的这个人,名叫大炮。大炮这个人胆子特大,没有不敢说的话,没有不敢做的事,天不怕,地不怕,打小就是在烟台港长大的,他熟悉烟台港的一山一水、一砖一石、一卯一钉,和所有来往船只上的人都混的乱熟,这么说吧,只要大炮送上船的人,根本就不用花船票。大炮这个人热情好爽,对谁都有求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姜区长要找的这个人,名叫大炮。大炮这个人胆子特大,没有不敢说的话,没有不敢做的事,天不怕,地不怕,打小就是在烟台港长大的,他熟悉烟台港的一山一水、一砖一石、一卯一钉,和所有来往船只上的人都混的乱熟,这么说吧,只要大炮送上船的人,根本就不用花船票。大炮这个人热情好爽,对谁都有求必应,在他的生活中从来就没结下什么仇人,认识他的人都引他为荣。

姜区长找到大炮时,大炮正混在一堆工友中胡吹乱侃,大炮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日本鬼子那会儿苦哇,吃不上穿不上,可就从来没饿着、冻着咱港上的人,为什么?咱脑子活啊!小日本有啥咱吃啥,运啥咱穿啥。凭啥?就凭咱中国人全世界独有的,老祖宗老早就给咱发明的大扭裆裤啊。咱出苦力的谁不是穿着大裤腰的扭裆裤,蹲起自如。我们那会的扭裆裤都是套裤,里外两层,外面的更肥大一些,裤腿都用腿带子杂紧,抗大包,干活时,绝对不敢偷盗,那样干活不利落,鬼子老远就看出来了,鬼子看出来了,就离死不远了,鬼子从来就不拿咋中国人当人,鬼子看到你偷盗,他既不喊,也不叫,老远瞄着就是一枪,打你个脑袋开花。所以咱给鬼子干活,额外要多长一个心眼,偷盗都是在散工的时候才干的,趁着鬼子不注意,摸准了是粮食,用刀子一豁,腰带解开,裤腰一张,白花花的大米、雪一样的白面、黄橙橙的大豆就流进了我们的大扭裆裤筒里来了,老婆孩子又可以饱餐几天,心里那个乐呀。”

大炮说:“人就是这么样,有顺运的时候,也有背运的时候。我也有背运的时候,有一天散工,散的有些晚,天都有些藏灰了,看不清,我摸准了一包香喷喷的东西,捏了一把好像是粮食,刀子一豁,张开裤腰。初时以为又是白花花的大米,待流进裤筒时,怎么老觉得有些刺人,走起路来才知道,原来是一裤筒子干透了的大米锅巴,遭罪了,干透了的大米锅巴,小刀一样直往肉里扎,倒也倒不了,丢又丢不下,小鬼子就在眼前,还得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路,绝不能叫小鬼子看出破绽。小日本子狡猾,上工的人多,小鬼子检查又检查不过来,他们就在路上设了一道一米多高的横杆,所有在港上干活的人都必须从横杆上跳过。小鬼子不拿咱中国人当人,不管你偷盗了还是没偷盗,只要过横杆稍不利落,就被他们一枪毙命,拖到路边,看都不看。”

“他奶奶的。”大炮骂:“那次我可害惨了,虽说过横杆时,我强忍着痛轻松跳过,没被小鬼子发现,可回到家里脱下裤子一看,唉吆我的娘唉!腿上净割出数不清的小血口子,出血丝,真他妈的痛!”

工友们都笑。

有工友说:“如果是一包玻璃碴子那你就享福了,那就不是小口子了,看你还能跳过那横杆?

大炮坚定地说:“能一定能,人到了那步说那步话,肉重要还是小命重要?到时候你自己就掂量出轻重来。”

有工友问:“听说日本船运过那么多的日本大娘们,没得手偷个日本大娘们回家享受一番?那东西可比好吃的强多了。”

工友们还是笑。

大炮也笑,大炮说:“说起日本女人,那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偷回家你得把人喂饱,喂不饱那你偷人家干啥,日本女人那东西特抗造,造轻了她会不高兴。那回我在城里看到成队的日本兵在慰安所造他们的女人,我以为那些日本女人这下可毁了,第二天我特意去看了看,那些日本女人屁事没有一点,照样有说有笑,我都神了,你说那样的女人你敢要么?喂她不饱她还不剥了你的一层皮?”

有小伙子笑:“我就喜欢被女人扒皮,你偷一个日本女人来我试试,我就不信喂不饱她,要么大炮的炮是不好使了吧?”

大炮长叹一声,说:“嗨——不在那块地里走,不知那块地里歘啊,小年轻以后娶了老婆就会知道那活苦嗷。”

有工友说:“那活再苦,也没见着有人喜欢让别人帮着做的,要不大炮哥你的活我帮你做一回?”

工友们笑。

大炮也笑,大炮说:“小子真会捡话漏。”。

大炮抬头看到姜区长正向他招手。

大炮认识姜区长,大炮并且也知道姜区长是干什么的。大炮看到姜区长找他,就撇下工友走到姜区长面前,悄声地问:“有事?”

姜区长说:“有事,是大事,我都急坏了,赶快帮着想想办法。”

大炮一下就有些紧张,大炮说:“什么事,急成这个样子?”

姜区长说:“我有十几个朋友从东北过来,我的朋友你知道吧?”

大炮说:“我知道,快说什么事。”

姜区长说:“我的十几个朋友,现在被困在船上,有人泄了密,港上查的很紧,根本过不了检查,你说怎么去救他们?。”

是姜区长的朋友,大炮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大炮说:“别急,我来想办法。”

大炮回身向工友们招手,说:“大伙快来,一起去干点事!”

听说去干事,工友们都精神抖擞。

姜区长换上港上的衣服,混在他们的中间就上了船。旅客们还在大批下船,眼看着船上的人越来越少,姜区长在一间客房门口,遇到一位头戴黑礼帽,身穿灰大褂的人,那个人一边向港口那里张望,一边来回渡步,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姜区长走过去,那个人看见有人上船,还向他走来,急忙拿起两样东西,右手一张卷成了筒的报纸;左手一把旧了的油纸伞。

姜区长问:“先生,几点了?”

那人就回答:“你是问上午的还是下午的?”

姜区长说:“我是问晚上的。”

那个人说:“可惜我也没带怀表。”

那个人说完就把礼貌拿在手里。

两个人接上了头,那人四下张望了一下。

姜区长问:“你就是老徐?”

那人点点头,急忙引姜区长进了一间客房,客房里有十几个人,姜区长一看这些人,身体不由地一震,汗随之就流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