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逍遥?乐逍遥!(10)

一介通天 收藏 79 247

逍遥?乐逍遥!(10)


少祖来到镜前看着自己所发生的变化,他不敢相信,怎么一觉醒来自己变了一个样?他又摸着那发亮的头,为什么一觉醒来怎么连头发也没了?老天在跟自己开玩笑?难道是遇见了贵人?问号不断地在少祖的心里闪现。


“叮....咛....少祖走到门前打开门,心里还嘀咕着:“这是个鸟宾馆,咋还装了门铃,我咋这么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刚打开门一看惊呆了,少祖与进来的这个人的眼神相碰后,此时不知是尴尬?还是窘态?少祖脸涮的一下全红了。

“少祖,你还认识我?我就是和大卫、虎头、在逍遥小学读书的那几个同学啊,你忘记了啊,你考我,什么1+1=?又说我不会回答?你忘记了啊,我们真是冤家对头啊,又有得整了,想不到吧,哈哈...”通天嘻嘻哈哈地尽量缓解下此时的尴尬,他完全明白少祖此时的内心活动,已一种幽默的方式与之相见,不至于少祖那破烂样见面难堪,少祖被通天这一说,完全放松了,通天呢?也看出了少祖从那种窘态里走出来了。


“你...你就是通天同学?虎头、大卫这小子呢?可想死我了呀。”少祖欣喜若狂,拍着那只大手,完全忘记了发生的一切,而这一切呢?另外房间的一群人看在眼里,每个人都笑了,叶子哭了,想起这段时间少祖受的苦,是铁哥门儿不哭才是不正常啊,他们都想迫不及待地去那个房间大家一起聚聚。

“他们啊,他们都来了啊,少祖,你这是?”

“你问住宾馆的事?我出差啊。”少祖怔了一下。

“在一个市里也出差?”通天希望他说出真相,都什么时候了,不说出捡破乱的事就成,说点其它的让大家都知道为什么如此狼狈?

“不...不是出差,啊...我...我在家不习惯,所以住下......”


另一个房间的人都急到嗓眼子了,希望少祖快点说出一切经过。

“你还在编?”通天说完拿起电话打通了虎头的电话。

“你打谁电话?通天?”

“我打虎头电话,大卫消失了,没消息了,在世界另一角落会想着我们的,不象某些人发生了这么大事都不来找我们,混得再惨,大家也不见意的,见意的是自以为是,目中无人那种,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少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听到通天这一说好似都知道了这一切一样,少祖真不想提起那非人般的生活,常念在口头的那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窕窈淑女,君子好逑,这句精典名句纯粹是在麻醉自己而已,他很清楚,人只有受过死一般的挫折后,日后才显得更加坚强。


一会儿功夫,虎头还有无心都过来了——

“你问他,刚醒来时的答案?”

无心说:“少祖哥,你刚醒来时摸什么玩意儿啊?”

“我...我...”少祖想了想。


另一个房间的人再一次睁大双眼看着荧屏上的一切——

“你倒是说啊,少祖,你醒来时你摸什么?摸什么?”通天有点急,他好想爆笑,但控制住了。

“我摸蛇皮袋!”少祖一下子说出来了,话已刚出。


通天、虎头、无心全都笑得掉眼泪,另一个房间的兄弟们呢?那就更别说了,这要多么大的勇气啊,坚强地面对,本来通天不想要无心问这个的,但大家都打赌了,输了的今晚请客,所以......

“你摸蛇皮袋?我的天啊,今晚又得几十个老红牛不见了,你就说你想女人嘛!气死!”虎头无奈地看着自己的钱包。

“我本来就摸蛇皮袋嘛,与你有什么关系?”少祖变得很坦然了,面对坎坷时只要抬起头去面对了,一切都没有什么了,少祖的例子应属于这一类,通天停止了笑声,那我来问你。

“那你醒来后摸蛇皮袋子干啥呢?”

“捡破烂!”少祖脱口而出,这时另外一个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少祖敢于面对一切。

“那你刚说你出差?!”

“那是面子惹的?得了,不要笑我了,我全说,成吧!”

“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虎头插言。

“我又没犯法,搞那么严重干嘛?”

“无心,你过去,叫大伙来吧,少祖醒了,一切都是我和爱爱想得太复杂,所以......”

“通天,爱爱?你们?太复杂?哪曲戏跟哪曲戏啊!不明白。”

“是,通天哥,我去了。”


实际上通天过来后,趁着少祖上洗手间的时间把电脑语言设置重新设置了,不到一会儿,逍遥一群兄弟全进来了,把少祖围了个透,少祖睁大眼睛说:“我的妈呀,全都是我的敌人!”

“我问你,少祖哥?那你摸了蛇皮袋子后最后那动作是干啥?”少祖听爱爱问后摸着光头在屋里走来走去,他想啊想啊就说:“你们都想知道?”

“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们都打赌了?”无心说。

“打赌?打什么赌?”

“输了请吃饭?”

“你们真要我说?!”

“这个家伙不进棺材不掉泪!给我抽着他说?”恶霸上前一步抱着少祖往沙发上一扔,“大家给我往死里打!”一阵拳打脚踢,少祖只好作罢,摸着光头不得不如实招来,如果说出来,这可关系到又是一个人输掉了,今晚的费用开支又会降临一个人,必须无条件的买单,大家这么急就明白了大家为什么这样?因为请客要人出钱买单的啊,象西方那种AA制体现不了那种团结的感觉,但要一个人总是买单,似乎也不好,正好大家都想刺激下,就为了少祖那事赌了起来,别说多高兴了,少祖呢?一直都在那卖关子,就是不好说,肯定是很难开口的事儿,要不就是很难为情,到底那动作是做什么呢?用双手揉睛睛搓脸的?难道是天气冷?还是?



本文内容于 11/29/2009 3:49:43 PM 被一介通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