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二三回 喜鹊登枝翘首寻故友 蛱蝶穿花展翼会群英 第二三回(2)饱汉饿汉

bjunqing2008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二十三回(2)饱汉饿汉 听了杜民生一席话,柳云涛感叹道:“你家里现在还有人找,这比我可强多了。我春节前回到原单位一看,早已人去楼空了,只剩下了一个铁将军把门,找了半天连个人影也没找到;别说交劳动保险金了,连交党费都找不到人。我找到局党委去,人事科的科长说要等把党支部全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二十三回(2)饱汉饿汉


听了杜民生一席话,柳云涛感叹道:“你家里现在还有人找,这比我可强多了。我春节前回到原单位一看,早已人去楼空了,只剩下了一个铁将军把门,找了半天连个人影也没找到;别说交劳动保险金了,连交党费都找不到人。我找到局党委去,人事科的科长说要等把党支部全体党员的党费收齐了由单位一快去交,个人交党费她不能受理。我这个下岗的党支部书记连单位的人都找不到,上哪儿去给他找人收党费的!没有办法,我找局里一位熟悉的朋友留了三百块钱,交上交不上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杜民声嘻嘻笑道:“你老兄的心也太真了,现在‘党’不‘党’的又不能当饭吃,还理他这些叔伯事干什么!我也有几年的党费没交了,一是没钱交,二是也不想交了,交得没劲。现在我们工厂的人也早都散光了,只留下书记、厂长在厂里当保安,每天靠拆点旧设备卖点废钢烂铁混日子。

市直党委派人找书记要党费,做工作说一年交两块钱就可以。我们书记说:“你们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了’,我们一分钱收入也没有,连饭都吃不上,哪儿来得钱交党费呀!两块钱能买八个馒头保我一天不饿肚子呢!”他硬是没交。思想上想不通,没这个情绪!

听杜民生说得可怜,柳云泰禁不住笑道:“搞这么凄惨干什么,还不如象我们这样出来闯闯江湖,自己打工挣点钱养家呢!起码可保证不会饿肚子,守着那么个烂摊子干什么!”

“他们也得有我们这样的素质这样的机遇呀!都是五十大几的人了,要退休时候不到,要打工又没人要。现在四零五零年纪的人最难找工作,他们文化水平又低,体力活干不了,脑力活找不到,自己做买卖又没本钱,你说让他们干什么去!”杜民生同情地叹惋道。

柳云涛听得心酸,说道:“照你这样说,他们这些人就是‘死孩子——没治了!老天爷还能饿死没眼的家雀!”杜民生辩道:“饿是饿不死,可活得也不好受。红军长征二万五,吃树皮草根都能活下来,他们还能饿死!不过这‘活着’可与‘生活’的概念不一样,要不老俗话讲‘人比人就得死,货比货就得扔’呢!想想我们这几年朝不保夕的日子,您就能够理解了!”

柳云涛慨叹道:“咱们也不是救世主,哪儿顾得了哪么多!还是说说咱们眼前的现实问题吧!关于劳动保险金的事情,我想不只我们哥俩没交,恐怕葛总也不一定交过。他下岗比我们哥俩还要早,怕有七八年了吧!

等月底把帐算下来以后,先把眼前的这个燃眉之急解决掉吧!共产党给我们保留下的‘退休待遇’是个硬通货,我们还是该好好珍惜,千万不能再搞丢了;不然的话,到人老了不能干了,恐怕到时候连饭门都找不到了!”

杜民生肃容道:“这个事情我在家过春节的时候就认真想过了,这个钱是一定要交的,等算下帐来先得支点钱把这个窟窿堵上,若不然的话,赶上个山高水低,我们可就惨了!”


一对难兄难弟乍一重逢,仿佛肚子里有说不完的话,老哥俩围着烧得滚烫的电热器海阔天空地聊着,越侃越有精神。“哎哟,都快要十一点了!”柳云涛无意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吃惊地叫道,“我得赶快给你嫂子打个电话,告诉她我已经回到了公司,好让她有事打电话来公司找我!”说着,抓起手机就把电话拨了出去。

杜民生笑道:“干什么这样守规矩呀,早请示晚汇报的!天都这么晚了,恐怕嫂子早就睡了!”

“喂!喂!是王‘部长’吗?已经睡下了吧!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在电话里,柳云涛和妻子王淑琴开着玩笑。王淑琴睡得朦朦胧胧的被电话给吵了起来,一接电话就知道是柳云涛打过来的,嗔斥道:“早不打,晚不打,等人家睡下了才想起来打!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回到武汉公司了。再有事联系给我打武汉公司的电话好了!”柳云涛答应着,又关切地问道:“最近家中没有什么新情况吗?”

“有什么新情况!”王淑琴笑应道,“什么新情况也没有!就是缺钱花!不要忘了分完帐给家里寄些钱来就成了!我没有别的事情找你!”忽又道:“哦!是有一件事!前天香港的关先生打电话过来找你,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我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没有把你的联系电话直接告诉他。你若觉得有必要,你就自己在武汉给他打电话联系吧!”

“你是说香港的关云龙先生吗?他有没有说他是在哪儿给家里打的电话?他现在人是在香港,还是在内地?”柳云涛追问道。

王淑琴应道:“我也没有详细去问。他说他是转了好几个朋友才问到我们梁州家里的电话的。他说他现在在青岛搞了一家建材合资企业,要找人帮忙什么的,我也没有详细去问他。哦,是青岛!他把电话号码留给了我,区号是0532,我告诉你,你记一下吧!”王淑琴手下已经找到了电话号码,语气讲得非常肯定。

柳云涛赶忙抓起一支圆珠笔,飞快地把关云龙的座机电话和手机电话号码都给抄了下来。再问王淑琴,王淑琴懒洋洋地回道:“别再问我了,我就知道这么多。我得睡觉了,明天起早我还要给柳晓做饭,你有不明白的事情直接找关先生去问吧!”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有什么好消息?”没等柳云涛把手机放下,杜民生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和嫂子讲了这么多,一定是有什么好消息吧?”

“现在还谈不上是什么好消息!”柳云涛应道,“有个香港的朋友打电话到家中去找我,可能是生意上的事情。你嫂子也讲不清楚,明天再打电话联系吧!”说着便把记电话号码的日记本压到了手机的下面。

“是很熟悉的朋友吗?”杜民生对柳云涛有海外的朋友很是羡慕,又好奇地追问道,“是不是有生意要找我们来做?”

“现在的情况不明,还很难说!”柳云涛笑应道。他见杜民生问兴很浓,便介绍说:“这是我十多年前结识的一位香港朋友,姓关,名叫关云龙。原来是福建省委落实政策办公室的一位处级干部。‘文化大革命’刚结束那两年,他主持着给好多有海外关系的侨属落实了政策;后来这些人为了感谢他的帮助,给他办了个移民手续就转到香港定居去了,他是一九八一年移居香港的。

十多年前,我在老家住持兴建了一家合资企业,和他打了两年伙,当时,我是合资公司的中方首席代表,出任董事长;他是港方的首席代表,出任总经理。

由于我们曾经都是共产党的基层干部,生活工作的背景相似,很能谈的来,所以就交上了朋友。我调到梁州外贸公司工作后,一度和他中断了联系。后来,我到厦门外贸做生意,无意间在祥云酒店碰见了他,才又恢复了联系。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现在又跑到青岛去了!”

“您的社会工作阅历真是够丰富的,有这么多海外的朋友!有机会也引荐引荐让我们来认识认识!”杜民生满怀着热切的期望说道。

柳云涛笑道:“这有何难!海外这些做生意的朋友,成天满世界飞。明天我给他打电话联系一下,请他有时间到我们武汉来一趟,大家在一起认识认识,说不定能撞出什么火花来!”

忽又问道:“我们哥俩刚才的话说了个半截,说到什么话茬上了?”他想接着刚才开头的话茬继续往下聊。

杜民生大笑道:“我刚才又没做记录,你问我,我去问谁呀!你要继续聊下去,咱们就重打锣鼓另开张吧!“说着,又哈哈大笑起来。

“噢!”杜民生似乎又想到什么,接着说道:“眼看就要进入三月份了,您有没有想过咱们公司下一步的业务工作怎么去安排呀?咱这单鱼粉也做完了,连个尾巴也没留下,总不能让大家天天坐在办公室里聊天呀!”

柳云涛若有所思地应道:“咱们做鱼粉这种生意季节性很强,不可能天天去做,一年之内要能抓住机遇做上两单就不错了。要想天天有生意做,只有做零售,那得有自有资金压货,又得租赁仓库存货,做起来也是很麻烦的;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目前这种情况下,暂时也只能采取保守经营的方法维持现状了。眼下可以着手做点市场调查,要做下一单,怎么也得等两个月!”

“还是这样吧!”柳云涛继续说道:“明天上班后,找上葛总和小靳、小郑、小阮他们,咱们几个先开个碰头会。一年之际在于春,咱们几个人先谋划谋划,眼下我们还是有些具体事情要做的。先让葛总和阮丽把帐给清出来,把银行的帐、外贸公司的帐、销售代表的帐、咱们这次去天津港一路的差旅费都给清起来;该付的都付清了,一点尾巴也别留。再把利润分配方案做出来,该分的分,该留的留,弟兄们这几年在‘钱’上都‘旱’得过了劲,得下点毛毛雨了!”

“另外,咱们公司起初的注册资本都是由罗总一个人垫付的,如果罗总同意,就从利润中拿出一百万来还清他算了;咱们再重打锣鼓另开张,实行真正意义上的无负担操作。现在帐上也不缺他那百儿把十万的小钱了,这两个事情你应该亲自主持搞一搞,怎么样?”

“这些事我去办没问题,干这些事都是咱的老本行了,小菜一碟,就这么点小帐,一拨拉就清楚了!”杜民生信心十足的应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