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祭拜

我爱肥猪 收藏 23 1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052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张玮的墓地离他家也不远,不到两公里山路,骨烈看着乡长指着的地方,他感觉自己的脚开始迈不开了,脑袋里全是张玮的身影,一起生活了快三年,中间可以回忆的实在是太多,这个平时脾气虽然有点火爆但性格开朗和纯朴的战友可以说是骨烈心里一辈子的痛,扑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让骨烈一生都不能忘怀,尤其是张玮大口的吐血的那个情景让骨烈在无数次的梦里惊醒,但一发现张玮的床上是空空的时候,他几次都想大哭出来,几次的战斗,让骨烈坚强了起来,眼泪对于特种兵来说是种很珍贵的东西,子弹才是自己最坚实的利器,为了张玮,骨烈也在心里下死了决心,不打光他们,骨烈是不会罢手的。

其实包括洪斌在内,分队的人都心情很压抑,前面埋的是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平时看他们跑的快,但一快接近墓碑的时候大家都慢了下来。

“乡长,谢谢你了,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们可能时间要的久一点。”洪斌握着乡长的手说道。

“那好吧,我就先走了,中午到乡里吃个便饭。”乡长也看出了大家的心情,自己也不方便在这里,面前的兵真的让他有点感动,在他心里感觉到面前的几个兵都是那么的坚强和朴实。

“黑子黑妞,出来,到张玮墓碑前磕头。”骨烈一看乡长走下了山,就把黑子黑妞叫了出来,张玮生前对这两条小蛇很是喜爱,也闹过不少的小笑话。

“还是先等等吧,把祭品什么都布置好了再过去。”洪斌看见大家都不愿意走上去,也知道他们的心情很沉重,他自己也不好受,但自己是队长,扛着一箱子的祭品就放在了墓碑前。

墓碑是地方政府帮忙立的,但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等功烈士的几个字是那么的扎眼,墓地也修的很好,都是按比较高的标准来修葺的,一个县能出这么个英雄人物,大家也舍得出这个钱,烈士的事迹也值得他们花这种看起来很虚的钱,这是他们县的骄傲。

“先放鞭炮,然后大家都过来吧。”洪斌看着身后一个个眼睛通红的战士们,自己也哽咽了起来。

黄华点燃了鞭炮,一堆不下四十封的大炮火就噼里啪啦的响着,震的整个山谷都动了起来,声音传的很远很远。

“大家听我的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洪斌对着自己分队的八个人大声的喊了起来。

“一,二,……….”每个人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大,可以说是震天吼,在山谷里回旋了很久才停了下来。

“张玮,我带分队的战友来看你来了!”洪斌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小声的哭了起来。

骨烈和黄华冲了上去,死死的抓住了墓碑,双腿也跪了下来,这两个平时可以说是杀人不眨眼的特种兵哭的整个山谷都动了起来,后面的战友们都抱在了一起,哭吧!为了自己生活了几年的战友而大声的哭吧!让眼泪彻底的滋润着墓前的土地,让在地下的张玮也知道战友们来看他了!这群平时对敌人毫不手软的特种兵哭的伤心欲绝,让整个天地都为之动容!已经走出去不下一公里的乡长都默默的流下了眼泪,这些也是他在官场上听不到的哭声,中间的真情就算是再冷血的人都要为之感动。

骨烈感觉自己的心完全的碎掉了,这和爷爷死的时候的心情是一模一样,一个是生死战友,一个是把自己养大的爷爷!两个对自己有莫大恩惠的人就这样离自己而去了!

“张班长,你安息吧,我发誓一定杀光这些危害祖国的垃圾为你报仇!”骨烈歇斯底里的喊了起来。“黑子,黑妞快给张班长磕头。

两条通灵性的小蛇也感觉到了自己主人的悲伤,把整个蛇身都竖了起来,学着骨烈的样子,蛇脑袋不停的对着墓碑前点着,骨烈也跪在了黑子和黑妞的身边,面前的这个老兵也值得他下跪,从分队开始策划,到成立,他们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张班长!你放心,我一定照顾好你的家人,让你在地下安心,我们分队的人都会给二老送终的。”黄华已经哭的浑身都抖了起来,这个平时以稳重著称的狙击手,在对敌人扣下扳机的时候,没有一点发抖的情况,但在战友情面前,他就象个孩子一样那么的脆弱!

“大家都来鞠几个躬吧!”洪斌擦掉了自己的眼泪对着分队的人说道。

大家都按队列排好,对着墓碑鞠了三个躬,点上了几柱香,一个个的走上前去,插在了墓碑前,每个人的脚步都是那么慢,仿佛前面的墓碑上出现了张玮的影子,连刚进小分队的容班长都感觉到了那种悲伤,虽然他没和张玮打过交道,但毕竟还是一个中队出去的战友,在大家的感染下,容班长也哭的泪流满面。

骨烈拿出了自己带在身上的笛子,以前训练忙,根本就没有人听过他吹过,大家围坐在张玮的墓前,骨烈一曲送战友把大家再次的惹哭了起来,简单的笛声透露出来的是那种深深的战友情,悠扬的笛声一直在大家的耳边萦绕着,黑子和黑妞安静的趴在了骨烈的肩膀上,平时活泼的它们一反常态,两条在人家眼里看起来是冷血动物的蛇都为这群平时看起来象钢铁一样的特种兵而为之动容。

“大家都回去吧,我们只要记得是谁让张玮牺牲的就够了,我会向参谋长请战的,就算他们再次的成立什么所谓的组织,我也要打到他们的老巢去,用子弹和鲜血来祭张玮的亡魂。”洪斌站起来对着墓碑大声的喊道。“我们加油,任何敢侵犯我们祖国半步的人都要让他们死无全尸。”

分队的人都站了起来,跟着洪斌的声音喊了起来,“我们加油,任何敢侵犯我们祖国半步的人都要让他们死无全尸!”

整个祭拜的过程没有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大家心里都在惦记着洪斌开始说的那句话,真想再次的出国去杀掉这群天杀的恐怖分子,死了四百多?少了一点,张玮的命在大家心目中就算杀四千个都不解恨,不把他们彻底的打垮了,分队人员是不会放手的,如果恐怖分子重新的死灰复燃也能让他们痛快的杀上一场。

中午饭大家都没在张玮家里吃,简单的和张玮的父母告了别,洪斌就和分队的人都和乡长来到了县里,大家和县长匆匆的见了一面就离开了这个伤心地,车里都是一阵的沉默,没有一个人说话,都还沉浸在刚才的祭拜当中。

“还有几天,大家准备到哪里玩?”洪斌看见车里的气氛实在是太沉闷了一点,这样下去也不好,毕竟张玮还是牺牲了,也不能再活过来。

“回基地吧,也没什么好玩的。”很少说话的宋驰开了口。

“还是回去好,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任务,队长,你就和参谋长多谈谈,多让我们出几次任务也好。”黄华无奈的说道,太闷了,养成了几年的习惯,现在他彻底的从一个少爷变成了一个兵,一天不动几下,整个身体都觉得痒。

“回去没有以前那么强度的训练了,该玩的我会让你们玩,军区这次给我们配备了很多娱乐设施,就连书都有几百本,黄华和骨烈都没读多少书,你们要加强学习才行。”洪斌想到了这个大问题,只有先让他们溶入点社会正常人的生活,才能改变他们现在心理上的缺陷,如果照这样下去,就算他们退伍了也变成了废人,已经完全的和社会脱节了。

“我还是先去老司令员那里看看,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才能去,两天时间就够了。”骨烈对这个已经退休了的王爷爷感情还是很深的,已经完全知道自己是靠他才能来当兵之后,对王爷爷的感激之情越来越深,反正现在也是放假期间,这也是除了探家期间,三年以来唯一的一次大的休息时间。

“这也好,容江群,你就陪骨烈去,正好车子要送到军区,要注意安全。”洪斌没有反对骨烈,这么重感情的兵他能说什么呢?王司令已经退了下来,手里也没了权利,骨烈也纯粹的是感激王司令以前对他的照顾而去的。

一路很平静的就到了GZ,因为挂的军牌是军区直属单位的,路上连纠察都是敬礼直接通过,地方上的假军牌是有,但还没有大胆到套用军区机关的牌照,这也是纠察们没有拦车的原因。把分队的其他人送到基地以后,骨烈开车就往GZ赶。

张玮的牺牲让骨烈心里有种恐惧感,不是他害怕牺牲,在入伍前他就下定了为祖国奉献一切的决心,爷爷的教导和父母为祖国献身的事实,让他的思想已经完全的融入了祖国的大家庭中,自己已经没有了小家,能和亲人团聚的时间有多久,谁都不敢肯定,都是在枪林弹雨里闯的人,家乡太远了,一时间也赶不回来,而附近最亲的人也就是王爷爷。

车子开进GZ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去打搅王爷爷,骨烈还是在军区招待所开了个双人间,不过这次是自己掏钱,他也是没在乎这些小钱,钱对于骨烈来说有种纸一样的概念,有没有都无所谓,现在的工资标准已经够他花一阵的了。

“现在就休息?我是睡不着。”刚和骨烈在下面餐厅吃完饭的容班长边剔着牙边说道。

“GZ我又不熟,开着车也没地方去玩。”骨烈连市区的路都不懂,更别说找什么地方去玩一下了。

“你不是有个同学在军区医院吗?找她去,她应该比较熟悉。”容班长突然想起了那个女列兵。

“找她又没有什么事,麻烦人家也不好。”骨烈觉得要刘英带自己出去玩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是个女孩子。

“走吧,房子里太闷了,也先看看人家有时间没有,没时间我们两个瞎逛也行。”看着老实的骨烈,容班长心里真的有点想发笑,都快二十岁的人了,还这么胆小。

骨烈拗不过容班长,被他拉着就出去了,说真的,这么早睡觉他也不习惯。

“买点花?”容班长指着医院门口的花店说道。

“这有什么好买的,只是同学而已。”骨烈被吓了一跳,买花送给刘英?他的脸不红透了才怪了,一说买花,骨烈突然又想起自己还欠刘英两百块钱,容班长不提起的话他还真的忘记了。

“你怎么在行动中就那么大胆,一提到女孩子就这么胆小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容班长故意刺激一下骨烈,这家伙老实的有点过分了。

“这可不是胆小的问题,现在还不到谈恋爱的时候,只能作为同学关系来交往,她现在还是战士,被发现了肯定要受处分的。”骨烈也没对容班长隐瞒喜欢刘英的事实,他的胆子再小,也不会在自己生死战友的面前撒谎,尤其现在容班长顶替的是张玮的位置,更让他感到有种亲切感。

“这也是,照同学关系交往也不会影响她的前途。”容班长也发现战士期间在部队是不准谈恋爱的,没想到骨烈提前就预防好了。

车子停在了医院的前面,骨烈一进医院就看见了刘英的护士长李春颜,特种兵的记性还是比较好的,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李护士长你好!”骨烈连忙就上去和她打招呼。

“你很面熟,哦!我想起来了,你是特种大队的,这么快就变中尉了?”李护士长也想不起来骨烈的名字了,每天来医院的军官实在是太多了。

“我叫骨烈,刘英的同学。”骨烈微笑着说道。

“你看我这记性,连英雄的名字都忘记了。”李护士长拍了下脑袋说道。“我还有点事,你是来找刘英的吧!她在宿舍休息,可是你是男兵,不能进去里面,我叫个人去叫她出来。”

“那谢谢护士长了。”骨烈连忙的道谢,还好,刘英没上班,不然明天就要回基地了。

李护士长马上就走开了,只剩下骨烈和容班长在外面等,虽然部队有规定,男兵和女兵的交往不能太频繁了,但护士长没有为难骨烈,特种大队的兵她也知道很辛苦,也很难有时间出来,又是立过大功的英雄,少尉不到两个月就变了中尉,这样的事她也很少看的到,也对骨烈的印象好了很多,只要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这个后门还是要为特种兵开的。她也在军区见过不少的军官,但和特种兵的形象比起来,护士长有种厌恶的感觉。

很快的刘英就和马丽娅走了过来,一看见骨烈,她感觉自己有种很幸福的感觉,就在上次骨烈离开的时候,她好几次都被恶梦吓了醒来,特种兵出去做什么?只要当过兵的都知道,尤其是上次接待了烈士的父母,刘英心里觉得很不踏实。

“又升官了?老同学,你的官是不是升的太快了一点?”刘英连忙掩饰了自己一丝的慌乱,笑着对骨烈说道。

“这算什么,我敢肯定下次你看见他的时候保证是上尉。”容班长总是不改他那傲慢的形象,不屑的说道。

“又立功了?”马丽娅吃惊的说道,上次的特等功把她吓了一大跳,集一等功和特等功的人在和平年代可以说是绝迹了。

“这里人多,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和你们说。”容班长拉着骨烈就往车边走去。

骨烈一直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心里在象这家伙去演电视的话,一定把好的镜头都抢完了,剩下的才会留给自己。

“列兵同志,这次找你们来是想你们做个向导,对于GZ不熟悉,我们也没地方玩,介绍下。”容班长对着后面坐着的两个女兵笑着说道。

“上尉同志,你想去什么地方?你穿的是便装,我们穿的可是军装!”马丽娅对上次容班长奚落自己的事件还没有消气,故意挑着刺说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