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二三回 喜鹊登枝翘首寻故友 蛱蝶穿花展翼会群英 第二三回(1)公说婆说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二十三回(1)公说婆说


柳云涛冒雨打车回到惠达鱼粉公司,见杜民生、葛忠、靳连峰、郑玉萍、阮丽五个人正围做在一起说笑,单单就少了自己一个。连忙上前抱拳道:“各位过年好?”

大家一见柳云涛归来,都高兴得站起身来握手寒暄。阮丽瞪着一双火辣辣的小虎眼调皮地说道:“柳总年纪也忒大了点,记性太差了,这元宵节都过了,还问过年好!”逗得大家一片哄笑。

柳云涛笑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我们家乡的民谣讲‘青草没驴蹄,拜年也不迟’,要到农历三月我们那里的青草才能发芽呢!你们说说,我今天的这个‘年’拜得迟也不迟?”

“您老兄这样讲就不对喽!”葛忠呵呵笑道,“在我们这里一年四季绿草遍地,何用等到农历三月!要在我们这里照你们家乡的老规矩行事,还不一年四季都能够去拜年?”杜民生、靳连峰、郑玉萍、阮丽等也一齐跟着起哄。柳云涛想想也对,便也跟着笑了起来。

“怎么样!蒲城麻纺厂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这个龙会长,自己不好好在家过年,还不让别人好好过年!紧追慢赶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杜民生关切地问道。

“还不是防水麻袋的事情!”柳云涛应道,“本来日本客户是计划元宵节前过来下出口订单的,可结果由于龙会长和人家话不投机,又把客户给打跑了,搞得一塌糊涂!”他把最近十多天来在蒲城麻纺厂的活动情况简要介绍了一遍,又道:“龙会长明后天就回青岛去了,以后的事态如何发展,那就得听下回分解喽!”

葛忠啧啧叹道;“真是好事多磨,好好的一单生意,又生发出这么多变故来。这是怎么说的,龙会长和人家客户打的什么架呀!”

寒暄过后,柳云涛坐下来问道:“你们刚才在一起讨论的兴致那么高,有什么大喜事啊?”他嘴上虽然这样问,其实心里并不为意,春节刚刚过去,生意还没开张,又会有什么大喜事呢?

杜民生呵呵笑道:“什么喜事?是个大喜事!是个置宅子买地的大喜事!我们大家都觉得现在也属算是富人了,在讨论买辆轿车装装门面,省得天天求神拜佛的到处去求人!”

柳云涛一听,笑道:“这确实是个大喜事!现在买辆轿车也花不了几个钱,是该买辆代步的车了!”他自参加工作就在县政府干秘书,又出任过市经委主任、乡长、董事长、总经理,是个屁股后面冒烟的干部,下岗几年来没有了自己的车坐,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见大家计议着买车,心下甚喜。不由得又感叹道:“当初若是自己有车,上次去到交阳拿麻袋样品的时侯,就不会把样品丢到公共汽车上喽!”

阮丽调皮地说道:“我们正在和杜总、葛总争论买什么颜色的车好呢!我和郑姐都赞成买红色的,红色的热烈喜庆,一定会给我们公司带来好运气!可葛总说还是买黑色的好,说黑色的轿车看起来庄重大气。杜总和靳哥坚持说我们进口鱼粉是在和大海打交道,应该选蓝色的,蓝色的富有浪漫和激情,象征着我们理想的远大!我们现在谁也辩不倒谁,您现在究竟站在哪一边?能不能给我们点儿支持?”

柳云涛呵呵笑道:“我说你们讨论的兴致这么高呢?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多名堂!不过,这个态我还真不好表!我要是支持你和你郑姐呢?我就会得罪你靳哥和杜总、葛总!我要是支持杜总和你靳哥呢?你们两个小姑娘就会把嘴蹶的老高,葛总也会对我有意见!我要是支持葛总的意见呢?咱们就成了‘三国鼎立’,意见统一不起来,这个车就很难买成了!”

郑玉萍在一旁抿着嘴笑道:“原来我们的柳总是个和事佬!看来我和小阮是没有什么指望了!但是我们坚信真理是在我们 一边的!”

靳连峰一改初衷,笑咪咪地说道:“不管买什么颜色的车,只要让我来先开,我就放弃原来的主张站在多数派一边,我好先过过车瘾!”“墙头草,两面倒!”杜民生笑嗔斥道,又问:“小靳什么时候学会的开车?”

靳连峰笑应道:“我在没上大学之前就在家里开了两年拖拉机,卡车我也摸过。虽然没有正式的驾照,我相信我的驾驶技术在我们公司是最优秀的,最起码我有良好的培养前途!你们大家说是不是?”他自知自己的行为不够光明磊落,没等把话说完,自己先嘿嘿地笑出声来。

葛忠笑道:“我看今天这件事情太讲民主了也不好。民主的基本原则就是大家都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又要少数服从多数,这样的民主并不科学!大家不要忘了,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真理往往是会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我------”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把他的话给冲断了。阮丽笑得前仰后合地说道:“葛总可真有意思,您自己现在是个少数派,您若现在是个多数派的话,您还这样说吗?”一屋子的人一齐跟着哄笑起来。

“不,不,不!”葛忠被众人笑得耳根儿发红,急辩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建议今天咱们抓阄儿定输赢,这样最公平了!货真价实,童叟无欺!”郑玉萍抿着嘴不紧不慢地说道:“葛总,这个办法也太落后了吧!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些求神问卜的办法!”

“那你说说怎么决定才算科学?”葛忠不知何指,郑重其事地追问道。

郑玉萍笑了笑,拉长声调说道:“葛总怎么这么不通情达理呢?只要您改变自己原来的主张,和我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咱们在一起不就占有压倒优势了吗?还用得着去抓阄!现在可是提倡女士优先的时代!”她的话音一落,引得大家笑成一片。

杜民生见大家情绪这样欢快,便笑道:“真是存在决定意识,我看咱们这样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来出个公平实在的好主意,今天晚上我们设宴给柳总接风,喝酒的时侯谁喝得酒多,真理就在谁的手里。我们大家都来服从这个真理!”

“这是强权政治,太过分了!我们不服!”阮丽大声抗议着。逗得大家开怀大笑起来。

······

成功的喜悦滋润着每一个人的心田,幸福就象花儿一样在大家的心头绽放;在欢声笑语中,这个新兴的下岗待业之家在甜蜜温馨的气氛中度过了崭新的一天。

在解决了人生的温饱之后,人们自然而然就会延及到要想方设法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普天之下,莫不如是!


晚上九点,席终人散。杜民生、柳云涛二人相伴回到了小区的住所。进屋之后,看到写字台上摆了一大堆美国哈佛大学MBA的教材,柳云涛眼前一亮,向杜民生问道:“怎么,又读起MBA来了,想做学者呀?”

杜民生笑道:“读书读习惯了,每天不读点书,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象生活中少了点什么。过去生活工作也不安定,静不下心来,春节回来后,去拜访一位留校任教的大学同学,他听我说最近自己在搞公司,就送了我这套书。我看了看,感觉还读得进去。我想,我们现在已经从了商,今后的人生道路将会一直这样走下去,多看点书又解闷儿又能长知识,对我们从事商务工作会有些帮助,便想把这套教材全部给读完。有机会的话,想再读个在职研究生。怎么样?你若是有兴趣,我们一起学!”

柳云涛叹道:“我原来也是想读来着,可是哪儿有这样的心境呀!天天吃饭得要钱,住房得要钱,孩子上学得要钱,自己养老还想多攒些钱,每天为钱打饥荒,哪儿能静得下心来呀!

再者说,你是读财经专业的,数学,英语都有一定的基础,读起来会容易些。我学得是中文,高等数学一点也没学过,这一关我就过不去。象这类书,翻翻看看还可以,真要系统的去读,恐怕是读不出来喽!

我现在已经是过了五十往六十上数的人了,也不比你这样青春有活力,已经没有这种精力了!”又笑道;“你看,我现在都让生存压力给挤得钻到‘钱’眼里去了,说来说去总离不开‘钱’字,是不是有点太庸俗了?”

杜民生笑道:“什么庸俗不庸俗!人没有钱怎么生存生活。咱们中国的读书人都让孔老夫子给教傻了,好象一提‘钱’字就大逆不道似的,只有读书做官才是正道。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多官儿等着读书人去做!现在的读书人这么多,好多大学生毕业后连工作都找不到,就更甭提什么做官儿了。民以食为天,还是得先想办法把肚子填饱才为妥当。中国的知识分子可该松松这个‘紧箍咒’了!”

又道:“你今天不提‘钱’的事我还忘了。这次春节回家去,劳动局的朋友找我去交劳动保险金,说如果没钱交不起,交百分之六十也可以,今后好连续工龄混个退休。我已有六七年没交了,要是按社平工资的标准去交,一年要交四五千呢!在过去连吃饭的钱都困难,哪儿有这个闲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