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无价的古董 无价的古董12

酒盏花枝 收藏 4 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051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在当时物价飞涨、通货膨胀、货币芜杂的年代,美金就等于黄金啊!

邓卓却不假思索地把美金往前田正夫胸前一推,正色说道:“干什么!我与前田君是知己相托,如果收钱,那我与文物贩子有何两样!”邓卓眼睛的余光却钩着美金。

前田正夫再次把美金往邓卓面前一推:“胡先生误会了。我知道胡先生如今生活困难,不然也不至于低头去借高利贷。这些钱只是我以朋友身份助先生一臂之力,如果胡先生当我前田正夫是朋友,请务必收下。”前田正夫用极其诚恳的目光看着邓卓,那表情,仿佛邓卓只要摇一下头,他的心就会破碎一样。

邓卓感激地抬起双手将前田正夫的手和美金上下按住:“前田君——,多谢了。”

看着邓卓的表情,前田正夫心中得意无比:傻瓜!十万美金就把你打发了,等到了日本,找家拍卖公司,这幅《丧乱帖》最低起拍价都不低于一千万美金,愚蠢的人,愚蠢的民族,所谓的学者教授也不过如此,难怪会被我大日本帝国征服!

邓卓将美金交给唐功,唐功一边把这些“冥钞”收入木箱,一边心中揣摩着,这些印着外国“阎王”的冥钱真能买东西吗?

“前田君,室内明显赝品我已全部找出,剩下的物品,我需要安安静静地甄别。”

“这当然,今后,胡先生只要有时间,随时可以来我的藏室,我会命令手下任何人不得阻拦胡先生。这儿就是胡先生的家。郑翻译,我们出去,不要打扰胡先生。”

“是是,少佐请。”郑翻译马上替前田正夫打开铁门。

“胡先生,有什么需要就敲敲门,我的人会马上为胡先生服务的。”前田正夫站在门口说。

“好说好说。”

铁门徐徐关上,藏室内立刻一片静谧。

邓卓脸色立刻一变,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唐功不要出声,唐功立刻屏息站好。

邓卓快步走到门后,轻轻把脸贴上去。铁门的密封性很好,外面的声音一丝都传不进来,这意味着,如果没有特殊设备,外面的人也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

邓卓冲唐功挥挥手,唐功也轻手轻脚地走过来,邓卓打开唐功身上的木箱,取出一个三四寸高的竹筒杯子和一根三寸长的钢针。

“来,穿过去,别弄断了。”邓卓把钢针插入杯内比划一下,低声说道。

唐功右手拇指食指捏住钢针,左手握住竹筒,钢针稍稍瞄准一下,然后一股爆发力穿过手腕直达右手拇指食指,竹筒底部立刻像豆腐一样被穿透,钢针闪闪发亮。

邓卓接过竹筒,将钢针对准墙壁,慢慢地将钢针按入墙内,竹筒被固定在墙上。

邓卓把耳朵凑上去,墙另一边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自己的耳朵。

郑翻译颇不服气地问:“少佐阁下,凭什么给这中国人这么多钱?您不是刚刚给他还了两根金条的高利贷吗?十万美金,这成本也太高了。”

前田正夫笑着回答:“不,你不了解中国文人,这种人,死要面子,如果让他查觉你有一丝不尊重他,他会宁可饿死也不愿跟我们打交道的。所以,宁可多投入一点,千万不能小气。有了他给我们鉴别宝物,我们能省下的钱绝对不止十万美金。所以,要想钓大鱼,就千万不能吝惜鱼饵。”

“还是少佐阁下有远见,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套不住流氓!”郑翻译马上恭维。

前田正夫听得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碎瓷片,再次看一眼上面细小的气泡:“去,到城里找一家最好的瓷器店,验验这个是不是近几年出的。”原来,前田正夫竟不知什么时候把在藏室内摔碎的瓷碗捡了一片放在口袋里了。

“是,我这就去办。”郑翻译双手接过瓷片,宝贝似地捧着离开。

前田正夫从书架上取出一本《全宋词》,翻到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看了看注释,上面清晰地写着:“丙辰中秋,即宋神宗熙宁九年。”

前田正夫合上书,放入书架,脸上再次现出得意的笑容。

邓卓听到外面的声音渐渐消失,这才把脸离开竹筒。

“老爷,这玩意您怎么想出来的?”唐功已猜出邓卓在听外面的动静。

邓卓一笑:“老祖宗的发明,这叫闻金,古代刺客专用的窍听器。”

“老爷,刚才小鬼子给的是什么钱?我看那假鬼子(郑翻译)挺紧张的。”唐功小声问。

邓卓笑着盯着唐功:“我可以告诉你,你先把嘴捂住,捂严实了。”

唐功马上照做。

邓卓神神秘秘凑上去小声说:“这叫美金,一张,能,买,一,头,牛!”

唐功立刻脸就涨得跟刷红油漆似地,腮帮子鼓得像快要爆炸的气球,脖子也是青筋暴绽,鼻子吸进呼出的似乎不是空气,而是点着火的汽油。如果不是自己的大力金刚掌按在嘴上,唐功相信自己一定能在这一刻练成少林寺达摩堂千年失传绝学——狮子吼。

一张就能买一头牛,这么多张,自己都能买成牛魔王啊!

看着唐功被折磨的样子,邓卓似乎特别幸灾乐祸,咧嘴笑对唐功。

心魔肆虐之时,唐功拿出了自己功夫大师的优良素质,两眼微闭,气沉丹田,两手放于丹田之前,掌心向上,任两股真气从小腹向上游走全身,黄豆一样的汗珠就从额头渗了出来。渐渐地,唐功的心跳慢慢放缓,口中徐徐呼气,脸色也逐渐平静下来。

唐功终于睁开了眼睛,用袖子一擦满头的汗水。

“阿狗,这什么功夫?似乎很厉害。”

唐功惨然一笑:“少林《易筋经》,幸亏我当年练过,不然今天非得走火入魔。对了,老爷,我真佩服你,看见这么多钱,您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神!真神了!”

邓卓小声说道:“这些钱都是要上交组织的,我们一分钱也不能动。既然不是自己的,那在我眼中就不过是一堆纸而已,我当然不会像你这样激动,这叫心静自然凉。”

唐功伸手假装打了自己一耳光:“对对,又不是我的,我着什么急。”

“别说其他的了,我们得抓紧工作。”邓卓命令, “收了人家的钱,我得好好鉴别这些宝贝,否则这小鬼子肯定要起疑心的。”邓卓重新戴上口罩。

“我看那小鬼子现在对您特别信任,您说什么他肯定信。”

“别小看这个日本人,”邓卓严肃地说道,“这人受过高等教育,智商高,心机重,知道怎么样控制人的心理,我们稍有不慎,他就看出痕迹,我们的任务就难以完成了。”

唐功点头同意,但心中却认为,这鬼子智商再怎么高,高得过自己的队长吗?高得过队长那位优秀、独特、帅气的警卫员吗?

“老爷,我们真的要把祖宗的宝贝挑出来送给鬼子吗?”想到这个问题,唐功掌心又痒起来。

“我有分寸,你做好自己的事。”邓卓平静地说道。

“说吧,老爷,现在要我做什么?”唐功问。

邓卓一指墙上的闻金:“注意听外面的动静,一有情况,马上汇报。”

唐功老老实实地站在墙边,耳朵对着竹筒。

邓卓忙碌起来,他从木箱中取出一块放大镜,又取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从南墙墙根处的展柜上依次仔细鉴别起一件件古董。有的物品邓卓看得很快,有的物品邓卓看上几眼就从木箱中取出毛笔在木格处画个圈,有的物品邓卓拿着放大镜一看就是半个小时,有的物品邓卓看一会以后就掏出笔和本子飞快地写着什么,甚至还画一些图案。

“鬼子来了!”不知过了多久,唐功的声音轻轻响起。

邓卓立刻把小本子和笔收进口袋,用手一指墙上,唐功立刻拔出闻金,从竹筒上拔出钢针,走到木箱前,将竹筒和钢针放入木箱。再回头看看墙上,墙上只有一个若有若无的点。

铁门响了,前田正夫带着郑翻译走了进来。

坐在椅子上的唐功一看前田正夫进来,立刻起身。

前田正夫抬手摆一摆,示意唐功不要惊动“胡先生”,唐功于是原地站着,望着邓卓。

邓卓正拿着放大镜全神贯注地盯着一幅书法作品,放大镜随着视线不断在宣纸上游走。

前田正夫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郑翻译也高高地抬起脚,轻轻地迈出一大步,可脚跟只一落地,前田正夫便回头看了郑翻译一眼,郑翻译立刻不敢动了,雕塑一样维持着这一大步的动作。

唐功觉得,这是自己长这么大见过的最不标准、最难看的马步,如果在少林寺自己这么站,师父肯定会对准自己的屁股猛踢一脚“无影脚”。

前田正夫背着手笑眯眯地站在邓卓身后。

邓卓用放大镜盯着书法最后的印章,足足看了十几分钟,才点点头幽幽叹道:“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书中有画,画中有书,果然是徐渭徐文长的真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