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常利从地道口钻出,爬上一个屋顶,他双手各持一支毛瑟手枪,腰间还插着四枚手榴弹。他趴在屋顶上,警惕的观察街上的动静。

在常利的附近,还有三名背着老套筒的游击队员,他们都是属于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游击队。

原本,李延禄和孟泾清他们还想要把李斌拉进共产党的队伍内,可是当他们来到鸡宁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实力同李斌他们相差实在太大,又如何去收编别人呢?不被别人收编了已经算是很好了。

作为一名后世共和国军人的李斌,当然对共产党怀有一种好感,他也希望能够把李延禄和孟泾清他们的队伍拉过来。

可是李延禄和孟泾清却认为李斌的军队是“国军”,不愿意自己被“国军”收编。因为当时国共尚未合作,彼此之间还存在着极深的敌意。

虽说如此,只是目前大敌当前,共产党的游击队也答应了李斌的要求,协助他们一起防御日本人的进攻。

躲藏在地道中的游击队政委孟泾清这几天一直是满怀狐疑,他对李延禄说出自己的疑问:“那个国军独立师师长李斌,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看他的战术,还有发动群众的能力,怎么和我们共产党同出一辙?”

李延禄也说出自己的看法:“就是啊!他的战术是:先是把部队化整为零,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此外,此人还能围点打援,在适当时机化零为整,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这套战术,不是我们的游击战术吗?”

孟泾清点了点头说:“是啊,通过我的观察,他会懂得发动群众的积极性。他不仅可以在城市中组织工人运动,而且能发动广大农民。真不知道,此人是从什么地方学到的这些方法!”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能先把鬼子打跑就好!”李延禄说道。

然而,此时的孟泾清心中却想:李斌此人日后到底是敌是友?假如这个人在将来成为自己的敌人的话,那真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在赶走鬼子后,这个人会不会带着国民党军队围剿自己呢?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把此人拉到党的队伍中来!

外面趴在屋顶上的常利突然发现,有一队鬼子向自己这边走过来。他转过头,向另外三名游击队员发出一个暗号。

四人做好了战斗准备,当那些鬼子从楼下街上走过的时候,突然从屋顶上飞出四颗冒着青烟的手榴弹。

“屋顶有人!”鬼子军曹只来得及喊出一声。

话声未落,“轰轰”几声巨响,手榴弹爆炸,十三名鬼子倒下一半。

常利手中的盒子炮连连开火射击,他弹无虚发,每一枪射出,都有一名鬼子身上飞溅出一阵狂喷的血雾。

另外三名游击队员虽然枪法不准,可是居高临下射击,距离又如此之近,三声枪响,可谓是枪枪咬肉,又是三名鬼子身上和头上喷出一道血箭。

短短的半分钟之内,十三名鬼子就全部被击毙,他们甚至连对手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就睁大眼睛看着屋顶倒在满是瓦砾的街上。

边上一条街区上搜索的一群日伪军听到枪声爆炸声,迅速向常利这边赶来。

当成群结队的敌人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却连一名游击队员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原来,常利他们歼灭这个小组的鬼子之后,迅速从地道撤退。

气急败坏的日伪军士兵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废墟周围到处乱翻,突然一名伪军士兵一脚踩进一个深坑内,他惊叫一声:“地雷!”

话声未落,一声巨响,这名伪军士兵变成一蓬飞散的血雨肉末,边上的六名伪军士兵在爆炸声中倒在废墟上。

日伪军一路向兵工厂的方向前进,路上不时遭到地雷,冷枪和手榴弹的袭击,损失极其惨重。

日伪军在付出了数千人的代价之后,终于抵达距离兵工厂大约一千米的一条大街上。

这里有一座巨大的物资仓库,该仓库是由钢筋水泥混凝土和巨石砌成的,坚固的水泥墙壁厚达到一米之厚,在日军的炮击和轰炸中,这座仓库都安然无恙。而此时,攻入城内的日军又不能使用重炮,那些小口径火炮和迫击炮掷弹筒之类的武器用来轰击这座仓库,简直就好像是挠痒一样无济于事。

守卫仓库的,是洪彪的第一旅第一团二营,为了加强仓库的火力,肖柏还给这座仓库另外配备了炮兵团的一个机枪连和一个警卫排,另外还有神枪手小队的八名战士也被部署在仓库内。

仓库被分割成上下三层,水泥墙的四周都凿出射击孔,里面的最高点布置一挺九二式13毫米高射机枪,在四个制高点布置着四挺马克沁重机枪。在第二层,四个墙角布置四挺九二式重机枪,中间放置两门70毫米迫击炮。此外,仓库的第一层还有一门九二式步兵炮和十六挺捷克式轻机枪。

为了保证马克沁水机枪可以持续射击,在仓库内还专门挖了一口水井。这个水井可谓是一举两地,即是地道的入口,又是维持马克沁机枪持续射击的水源。

日伪军士兵冲到这座大仓库前的时候,他们的噩梦就正式开始。

刚刚还是一片死寂的仓库在一瞬间就好像火山喷发一样,整座建筑物突然变成四面吐着火舌的火刺猬,灼热的火舌从仓库各个射击孔中喷出,暴雨一样的子弹横扫在大街上,把冲在前头的伪满军士兵草芥一样撂倒一大片。

这些敌人遭到猛烈的火力打击之后,纷纷寻求隐蔽,可是他们到了此时才很惊恐地发现,在仓库前的大街上,什么障碍物都没有,周围的废墟都已经被清除,就连一块小石头都被搬走,在仓库外四百米就是一块空旷的开阔地!在这种地形上,这些日伪军根本就是无处藏身!

趴在地上也不是办法,居高临下的重机枪不停向四周射击,构成的交叉火力令他们根本无处躲藏。更为恐怖的是,仓库内还有一门九二式步兵炮和两门迫击炮不停向他们射击,炮弹落地炸开,弹片吞噬那些伪军士兵的生命。

遭到一顿痛打,日伪军纷纷逃离仓库区,躲到周围的建筑物内暂时躲避,准备等待集结力量再对仓库发起攻击。

可是躲藏到周围的建筑物内,也不得安宁。不时有游击队员和义勇军战士就好像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在鬼子的背后打冷枪,这样也消灭了不少敌人。

日本人召唤重炮向仓库轰了几炮,却只见仓库在硝烟中震动几下,等到硝烟散去之后,庞大的仓库巍然不动。

忍无可忍的日军指挥官不得不下令发起自杀性的攻击,当炮灰的伪军被押到前头,打着赤膊的“敢死队员”身上捆着炸药包跟在伪军后面,机枪手抬着重机枪跟着“敢死队”的后面。

成群结队的伪军和“敢死队”开始发疯似的进攻,他们飞蛾扑火一样向大仓库的方向涌来,就好像黄河决堤一样。

仓库内的重机枪再一次发出怒吼声,滚烫的弹壳下雨一样掉落在水泥地上,机枪不停怒吼着射出一道道橘黄色的火舌。

冲击的黄色潮流中喷出一阵阵扎眼的血红色,惨叫声不绝于耳,一片片伪军和日军“敢死队”倒下,又是一大片的黄色狂潮疯狂的涌来。

不时有鬼子神枪手趴下,向吐着火舌的射击孔开枪射击。

“嗖嗖”神枪手射出的子弹钻入射击孔内,有机枪手中弹牺牲。副射手马上就补上去,操起滚烫的重机枪继续阻击疯狂的黄色狂流。

仓库内的中国神枪手果断开枪射击,一排清脆的毛瑟枪响起,那些趴在地上射击的日军神枪手接二连三变成抽搐的尸体无力的垂下脑袋。

威力更大的是最高点的九二式13毫米高射机枪,那挺机枪简直就是一台疯狂的割草机,所有进入射程内的目标只要被子弹击中的不死即残。

阴沉着脸的武藤信义和冈村宁次在指挥所中,前头不时传来的伤亡数字令这些日本人感到十分沮丧。

不过,值得武藤信义他们欣慰的是,伤亡的大多数都是伪满军,他们“忠勇的”大日本帝国勇士们伤亡并不大。

可是,冈村宁次却对武藤信义说:“武藤大将阁下,满洲军的伤亡实在过于惨重,只怕这样打下去,我们这次带来的满洲军要折损过半。”

武藤信义冷笑一声道:“满洲军也是支那人!这些支那人死再多都无所谓,只要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不要伤亡过大就好!”

此人是一名强硬派分子,他是极力主战执行灭亡整个中国的作战计划。后来的长城大决战就是武藤信义一手发起的,只不过日军在二十九路军大刀队的打击之下损失惨重,后来武藤信义才不得不中止了灭亡中国的计划,否则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将会在一九三三年就拉开帷幕。

冈村宁次十分清楚,次年即将展开的华北攻势已经是列入日程表,可是现在一个小小的鸡宁却拖住日军两个师团。

“满洲军虽然也是支那人,但是他们是听话的支那人!”冈村宁次不是很赞同武藤信义的说法,“我们要统治满洲国,就必须依靠这些听话的支那人!如果他们的损失过于惨重,对于我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按计划,明年我们要向华北进军,满洲后方的稳定,就依靠这些满洲军!”

深思了片刻之后,冈村宁次说:“用毒气弹!”

说完,他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