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二二回 刻舟求剑失计遭厄难 卧薪尝胆求精艺夺先 第二二回(5)棋逢对手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二十二回(5)棋逢对手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江南的春雨远没有北方那么吝啬,达到“春雨贵如油”的程度;江南的春雨是非常慷慨的,有时甚至会慷慨的令人无奈!淅淅沥沥的春雨下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还未放晴,而且是越下后劲越足!雨线激射如注地向地面上倾泻着,天地间白茫茫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二十二回(5)棋逢对手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江南的春雨远没有北方那么吝啬,达到“春雨贵如油”的程度;江南的春雨是非常慷慨的,有时甚至会慷慨的令人无奈!淅淅沥沥的春雨下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还未放晴,而且是越下后劲越足!雨线激射如注地向地面上倾泻着,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

雨中,标致轿车行驶在久熟的大道上始终提不起精神头来,象一头久疲的老牛费力地向前挪动着自己蹒跚的脚步。车窗前的挡风玻璃上两只黑色的雨刷象两只小浆 一样,奋力的拨动着如注的雨线,向前的道路依然看不得多么分明。聂士发瞪着他那两只圆圆的大眼睛,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车前的路面,小心奕奕地把握着方向盘在重重的雨幕中穿行。


自打前几天因为生产防水麻袋的事情和龙永泰发生口角之争后,他连续几天情绪调整不过来,直到昨天晚上,梁金鹏为重叙旧好设家宴相请龙永泰和梁玉红,两个人才又重新握手言欢。为表示自己支持合作事业的真心诚意,他自告奋勇担当了这次驾车去武汉的重任。

聂士发驾车的技术是一流的,可以称得上是“司机中的司机”。可是面对蒙蒙的重重雨幕,他只能是甘拜下风,几乎是一半凭视觉一半凭感觉地驾驶着轿车徐徐前行。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上的龙永泰见此情景,幽默地和聂士发开玩笑道:“今天真是好天气呀!”话一出口引得大家一阵哄笑。

柳云涛和梁金鹏、梁玉红三人并排坐在后排,他侧首看了看满脸佛笑的梁金鹏,向龙永泰调侃道:“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这个能见度比起我们上次去青岛送货时路上遇到的大雾要强多了。这雨下得再大,路边的参照物还可模模糊糊让人看得到,不会让我们提心吊胆地时时刻刻担心翻到道沟里去!”

聂士发笑道:“我们这里和你们北方不同,经常会这样,现在的梅雨季节还不到,要是到了梅雨季节会三四十天不开晴的,日子长了你就知道了!你们各位不用担心,我的开车技术在部队里是得过奖的,有我小聂在,绝对能保证你们各位的安全!”

看着车窗外劲力十足的春雨,柳云涛不无担心地自语道:“看今天我们出行的这个艰难劲,不知我们此行办事是否会顺利?”龙永泰调侃道:“您老兄怎么又迷信起来了,今天是个‘大(洗)喜’的日子呀!我们今天武汉一行肯定会是锦上添花的,您用不着担心!”

梁玉红娇笑道:“就盼着能够锦上添花了!这一阵子可把我们折腾得够苦的了,如果能拿到中国的专利证书再去日本打市场,那可就优势多了。”

梁金鹏的脸上展现着魅力无限的佛笑,大声地预言道:“会顺利的,会顺利的!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老天爷也该让我们出来露露脸了!”

大雨滂沱,标致轿车的速度一直提不起来。七八十公里的平展大道跑了足足有三个小时,到了上午十一点左右才刚刚驶入武汉市区。按照吕宁指定的地址,先找到了解放大道,又找到了位于一七五七号的葡京花园,却说什么也找不到开元专利代理公司。直等到吕宁打着雨伞下楼走出院子来相接,大家随他走进葡京花园的大门后才看到,原来开元专利代理公司就在刚刚饶行过几次的澳门路路口。

开元专利代理公司设在一个居民小区的楼群里,在大门入口处并设有任何醒目的标记;进得大院门口向右拐过一段,才看到开元专利代理公司的招牌。吕宁一脸认真地解释说:“我们公司其实是很好找的,你们只要走进这大门后不用问就能找得到。你们看,我们公司的招牌多么醒目!”说着,又向二楼的公司招牌指了指。

龙永泰听后点头笑道:“您说得没错,进得这大门后是很容易就可以找得到。可是只要不走进这个大门,问不到知情人,找起来还是有些困难的!”他这样幽默的调侃一下子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吕宁是位身材瘦长,面目清癯的中年男子,说话又简洁又实在。他初听龙永泰调侃未解其意,反而若有所悟的应和道:“那是,那是!您这位先生说得一点没错!”话没说完,顿悟其趣,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在笑语喧哗中,他引着大家向公司办公的二楼攀去。


开元专利代理公司设在大厅的北面,外厅很大,接待室却并不宽敞,只有二十多平米的样子。进得屋后,见屋门对面的北窗下对摆着两个小型写字台,进门处右侧摆放有一个三人座的木制沙发,沙发前摆有一个长方形的棕色玻璃茶几,是一个办公兼会客的所在。

龙永泰等人见会客室内面积窄小,回身把随身带上来的雨伞放在了室外的大厅里,然后又陆续进入到会客室。吕宁见人多座位不够,又到外厅搬了两把木椅过来,才礼让大家落了座。献茶已罢,吕宁自己又从写字台旁拉了一把椅子过来,和大家相对而坐。亲切地询问道:“你们各位今天前来,究竟要申报什么专利呀?”

龙永泰笑道:“我先来把情况介绍一下吧,适合申报什么样的专利我们就申报什么样的专利。这个事情我们也不在行,还得请您帮忙参谋一下。”说罢,便让聂士发打开了随身带来的塑料编织袋,从中把两条防水麻袋的样品抽了出来。

又解释说:“我们这种麻袋名叫防水麻袋,是出口到日本去的产品。日本人先前在我们国内搞过几年的出口加工,但加工工艺一直都不甚完善。我们在生产出口产品的过程中,为了提高产品质量,在加工制作工艺方面做了一些创新性的改进,想就这种采用的新工艺申报个专利。”

柳云涛接着补充道:“我们最新的加工工艺包括两个方面的创新内容。一个是采用模板压制,使之成型比较规范,整齐划一;二是内衬白布与外层麻布一齐折叠过来进行缝制连接。采用这样的加工工艺制作的产品,既可使麻袋绞边显得笔直挺括,又以可保证不出现漏缝的现象,能有效地增强密封的可靠性。”

吕宁把防水麻袋拎了起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里里外外看了个仔细。看完之后夸赞道:“好好,确实做得够漂亮的!”接着又认真地分析道:“这种加工工艺确实有一定的新颖性和独到的特点。我看给你们申报个实用新型专利吧!报发明专利不太符合条件,因为这其中的高吸水性树脂又不是你们发明生产的,只是用双层包装把它封存起来而已。若是申报外观包装专利,其权利要求也只能限定在四边形的特征上,保护意义不是很大,你们各位看怎么样?”

一听说防水麻袋确确实实能够申报专利,大家都非常高兴。龙永泰笑道:“如果我们的产品适合申报实用新型专利,就请您帮我们办个申报手续吧!”

吕宁应道:“这个好办,请你们填制一份《专利代理委托书》,一份《实用新型专利请求书》就可以了。其他的手续由我们办理就可以了。”又问道:“那《请求书》上的设计人填写哪一位呢?”

龙永泰见问,环顾了一下坐在自己身边和对面的梁金鹏、聂士发和柳云涛,见大家都把眼睛看着他,便道:“就填我的名字好了,就照名片上的名字填就可以!”伸手从自己的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交到了吕宁的手中。

同来的几个人之前谁也没有办过申报专利的事情,初次相试,殊不知竟这样简单。没用上一个小时,一切相关手续都已办妥,大家都觉得十分惬意。

临到告别时,龙永泰和梁老先生热情相约,要请吕宁和帮助办理手续的小姐共进午餐,吕宁客气地谢绝了。几个人高高兴兴一路走下楼来。吕宁将各位客人一直送到了大门口,才一一握手送别。

午饭时,龙永泰和柳云涛开玩笑说:“柳兄下次还搞不搞迷信啦?您看今天的事情办得有多顺利!”

草草吃过午饭之后,几个人便计划立马向回返。柳云涛笑着告辞说:“这次蒲城之行,幸而不辱使命;现在已是大功告成,我也得回公司去看看了。杜总已打电话催了我好几次了。”又邀大家一起去公司喝茶。

梁老先生佛笑四溢地力辞道:“今天我们就不去了。你看这天还下着雨,湿尔拉蹋的,回去的路又不好走,还是改日吧!”龙永泰和梁玉红也急着回青岛,不便久留。几个人出得饭店门口便各自分手了。目送着聂士发驾车远离了自己的视线,柳云涛就就近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回了惠达公司。

“安排窝弓擒猛虎,收拾金钩钓鳌鱼!”蒲城的三万条防水麻袋加工完毕后,龙永泰及时拉回青岛进行了二次加工。他这里已经埋伏下口袋阵,净等着伊藤等人探头来钻了!可是等来等去,全然没有伊藤、吉田的一点消息,就连松尾这个经济顾问也如同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又是“瘸子的脚面——硬绷着”,不肯主动打电话去问。事情一放就给拖下来了。

其实,伊藤等人回到日本后一天也没有闲着,他们见在山本和侯艳霞身上两次用计未能奏效,又以守为攻地和龙永泰摆起了牛头阵来!伊藤算计着先前自己在防水麻袋上已经赚过十几万,而放在青岛的三吨高吸水性树脂也多值不了几个钱,真要打起官司来工夫钱他也搭不起,还不如深沟高垒地和龙永泰硬耗下去得利!又算计着,龙永泰已经把蒲城麻纺厂给买了下来,肯定花了不少的钱,只要把龙永泰在日本的销路掐断,就能够让龙永泰哭庙也找不到门口!于是他一方面静观其变,另一方面又在日本同行业大造反面舆论,抵制龙永泰开辟新的销售渠道。

“任你巧使千般计,棋逢对手一般平!”龙永泰鸭子孵鸡地白忙活了一场,伊藤就是不上套;没有逮着狐狸,反而自己弄了一身骚!这种不战不和的局面让龙永泰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窘境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