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第9师击退我王牌38军进攻的战例!

vae1990 收藏 2 1248
导读:韩第9师击退我王牌38军进攻的战例!   白马山是韩国第9师在美军的空中掩护下,击退我王牌38军进攻的一个战例,南朝鲜军队靠自身的力量,以一个师的兵力对抗全部换装苏式武器的我王牌38集团军的全力进攻,以人海对人海,在10天的战斗中白马山24次易手而韩国军队不后退,终于守住了这个战略要地。   我军过去的战史里几乎找不到此战的痕迹,相应的却是大书特书的上甘岭,直到九十年代以后,对外交流的增多,才羞羞答答的承认,我英勇无敌的王牌万岁军,在付出了伤亡6700余人(我方战史引用数字)的代价后,不得不退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韩第9师击退我王牌38军进攻的战例!


白马山是韩国第9师在美军的空中掩护下,击退我王牌38军进攻的一个战例,南朝鲜军队靠自身的力量,以一个师的兵力对抗全部换装苏式武器的我王牌38集团军的全力进攻,以人海对人海,在10天的战斗中白马山24次易手而韩国军队不后退,终于守住了这个战略要地。


我军过去的战史里几乎找不到此战的痕迹,相应的却是大书特书的上甘岭,直到九十年代以后,对外交流的增多,才羞羞答答的承认,我英勇无敌的王牌万岁军,在付出了伤亡6700余人(我方战史引用数字)的代价后,不得不退出曾经到手的白马山。


白马山战役表明,经过2年多的战争锻炼以及美军的训练和整顿,韩国军队素质大为提高,而且也学会了我军赖以取胜的人海战术,在美军空军的支援下,韩国军队甚至可以做到在中国最精锐的部队以数倍于其的兵力的人海战术之下,依旧顽强抵抗直至志愿军在重大伤亡后不得不退出战斗为止。


有人质疑韩国方面的战史存在水分。那么我军的战史如何?


我军战史中,白马山战役敌方的番号只有韩九师、法国营的一个连,而我军投入112、114共2个师的兵力主攻,在先后歼敌9860人后,38军退出进攻,伤亡人数是6700余人。


其实,早前的42军已经在白马山损失惨重,这段摘自我方战史的文字说明当时双方的伤亡比例高达14:1的惊人数字:


“第四十二军第一二六师一个主力团第三七六团为此付出了423人的伤亡代价,歼灭敌人仅30余人,打了个得不偿失的失利仗。后来第四十二军曾经组织过多次反击,虽然也多次得手,杀伤过大量敌人,但都没有能够巩固阵地。”


42军被人打的如此之惨,难道38军就没有一点防范?由此可见,38军的失利,决非我方军史所说“轻敌”所至,实力所至。


而韩国的战史却声称造成我军伤亡15332人,自己伤亡3422人。


无论哪个数字,有一点非常明确,白马山之战是韩国第9师以少胜多,击败了我志愿军全部苏械装备、配备坦克的王牌军第38军,守住了白马山。


还有人质疑韩国方面的战史中出现1连有400余人牺牲的问题,请仔细参考我方战史中有关韩国第9师使用人海战术对抗38军进攻、不断重组建制投入新兵的内容,我就不多解释了了解白马山之战,对理解为什么中美朝达成协议的停火线大部分在38线以北地区是很有帮助的。


最后部分我附上韩国战史的网络连接,那里还有很多发生在38线上的战史,很多都不见于我军战史,可笑之极。


浴血白马山——


大家都打得不错,王牌军第三十八军却走了一次麦城。第三十八军当时归第三兵团指挥,志愿军司令部和兵团司令部给他们下达的命令是:为配合支援部队换防前的作战,及粉碎敌人可能发起的局部进攻,与提高部队的作战经验,决定第三十八军向394.8、281.2两高地据守之敌进行战术性反击,并在反击争夺中杀伤敌人5000人以上,而后争取占领并巩固之。


第三十八军完成了前一个指标——“歼敌5000以上”,却在后一个指标——“争取占领并巩固之”——跟前跌了个大跟斗。


394.8、281.2两高地是韩军第九师据守的白马山主阵地。白马山位于铁原西北10公里的药山洞地区,由西北走向东南,长约3公里,由一群以394.8高地为主的山岭组成,主要高地是394.8高地和281.2高地,与第三十八军项里北山阵地相对峙。山顶树林茂密,山下有驿谷川。山的东面是一望无际的铁原平原,南面是经高台山和宝盖岭通往汉城的联合国军主要军事补给线,可直达联合国军的重要兵站基地铁原。由于该高地山势形同卧马,故得名“白马山”。对于联合国军来说,白马山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丧失了这个高地,美第九军就只好撤到驿川谷以南的另一个高地上,而且将无法利用这片地区的交通网。相反,中朝军队的进攻和侦察活动却能更进一步地向联合国军防御纵深渗透和发展。


正因为如此,联合国军在这块不起眼儿的山头上花费了很大功夫,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坑道和钢筋混凝土地堡群,埋设了地雷,设置了障碍,拉起了一道道铁丝网。这个阵地是1951年秋季攻势后联合国军从第四十二军手中夺去的,那时第四十二军曾采用敌前潜伏的方式发起反击,谁知刚一反击得手冲上山头,就被对方的猛烈炮火所覆盖,几个小山头4个小时内竟落了13000发炮弹。第四十二军第一二六师一个主力团第三七六团为此付出了423人的伤亡代价,歼灭敌人仅30余人,打了个得不偿失的失利仗。后来第四十二军曾经组织过多次反击,虽然也多次得手,杀伤过大量敌人,但都没有能够巩固阵地。


也难怪,那会儿中国军队还没有对付敌人强大火力的招数。所以韩军自诩白马山是“钢铁阵地”。第三十八军在战前侦察获悉,当面之敌仍然是去年在第四十二军面前占了上风的韩军第九师,只不过师长由朴柄权少将换成了金钟五少将。而白马山的守敌是该师第三十团第一、第三营两个营(394.8高地)和法国营一个加强连(281.2高地)。


中国王牌军的官兵们想,一帮前伪满警察痞子,能成什么气候!


军长江拥辉决心以强攻手段解决这些敌人。他要替第四十二军把这个感觉找回来。这时军长梁兴初已调任西海岸指挥所副司令员,江拥辉刚接任军长。这一次战斗是他的当头炮,规模又比较大,所以第三十八军上上下下都十分重视,准备也很充分。参战部队第一一四师提前6周进行了战前练兵,演练苏式新装备及通讯联络,步炮协同等战斗组织与战术动作。还以一个多月时间储备了大量物资。加强了炮兵和坦克,参战的各种口径的火炮达182门,坦克17辆,还有59门高炮和122挺高射机枪担任对空作战。除了没飞机,什么都齐了。说实话,江拥辉还没有用这么阔气的的家当打过仗咧。


突击394.8高地的第三四0团和突击281.2高地的第三三九团的官兵们都憋足了劲儿,这回打诸兵种协同作战,一定要打出个样儿来,给祖国人民第二届赴朝慰问团一个见面礼。炮兵诸元调整好了,坦克也进入出发阵地了。就等着志司的统一进攻号令了。


庥烦也来了!


10月2日,第三四0团第七连文化教员谷中蛟投敌了。这家伙早就存了跑的心,乘着干部们往来查看道路之机,从前沿阵地悄悄地跑到了韩九师的阵地上去了。


谷中蛟是突击部队的干部,知道点儿情况,还打不打?江拥辉军长有些踌躇了。不打,太可惜,准备这么久就为了这一锤子买卖。打,只有要么乘这个叛徒刚跑过去,敌人尚处于真伪未辨之时或虽辨明了真伪掌握了情况还来不及调整部署之际,提前进行反击,打他个措手不及;要么就干脆再等他个十天半月或个把月不打,等敌人松懈麻庳下来再打他个猝不及防。


正思量间,志司的作战命令也来了。命令明确规定:第二阶段反击作战统一于6日开始。江拥辉想,看来提前和推迟都不符合全线统一反击部署了,只有打与不打两种选择。请示志司,志司首长让第三十八军首长自己考虑决定。请示兵团,王近山说你拿那么大一把牛刀杀只鸡干吗还哆嗦?


“妈那个×,跑个把汉奸算个毬,打!”打硬仗恶仗出身的江拥辉一横心,一股子豪气也冲上脑袋。常胜战将江拥辉这回千虑一失,走了一步“臭”棋。


多年后,官拜韩国陆军上将的金钟五回忆说:在战斗打响前的两三天,有一名中 共军官到我第三十团投诚,据他口供,中 共军第三十八军已与第四十二军换防,即将发起大的进攻,尤其是要打开蓬莱湖水库,用大水淹没铁原一带。因此,我立即召开指挥官会议,研究投诚人员口供内容和此间情况,肯定了敌人即将发动进攻的事实,逐命令各部队要下发充足的补给品和饮水,以保证能够坚持一周以上时间,加强占领‘白马’高地左翼第三十团防线,命令预备队第二十八团完成出动准备。


据《韩国战争史·“白马”高地战斗》透露:当时韩九师正举行全师运动会,毫无作战准备,谷中蛟一叛逃告密,师长金钟五少将当即命令运动会立即停止,转入战斗准备状态。金钟五还调韩九师第三十团第三营开进955高地,支援第一营加固阵地,在10月4日4时20分,彻夜完成掩体150个,设置障碍等应急设施,并以山头为单位,配属一个连的兵力,仓促编成环形防御,加固掩盖壕工事,将交通沟深挖至一人多深;将营、连、排、之间的电话线全部埋入地下,阵前铁丝网由3层增至7层,同时设置了大量防步兵地雷、防坦克地雷、照明雷和凝固汽油弹雷。同时,第八集团军预备队美步兵第三师亦前调至铁原以南几公里集结,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增援韩军第九师。师属炮兵群及支援炮兵群亦完成了对白马山北侧前哨阵地前方弹幕射击和对第一一四师进攻部队集结地火力突袭的计划和准备。


除了师属第三十炮兵营和第九重迫击炮连外,韩九师还得到了由韩军第八师派来增援的炮兵第五十营、第五十一营、第五十二营和美炮兵第四十九营、第二一三营、第九五五营等9个炮兵营和两个坦克连44辆坦克的支援,美坦克第七十三营主力也从铁原向白马山驰援。美远东空军第五航空队也从10月3日起,出动大批战斗轰炸机中国军队后方炮兵阵地实施集中轰炸。后来,韩军第五十一团亦配属韩九师,投入战斗。这一来,第一一四师所有精心准备的作用全被抵消。


谷中蛟这颗老鼠屎,真????是坏了一锅好汤。遗憾的是江拥辉没下决心把这锅汤断然泼掉。


虽然如此,第一一四师的敌前潜伏行动还是相当成功的。由于两军阵地之间相距1600多米,中间又都是些荒废的农田,视野开阔,所以这次攻击,第一一四师大胆地采用了潜伏的措施。


突击部队在这一点上表现出高度的素养。战前演练时,他们专找有青蛙叫的地方训练,队伍经过,蛙叫声突然停止为不合格,蛙叫如常为合格。练来练去,整个队伍给全都给练成了无影无形无迹无踪的隐身人。


10月5日夜,突击部队6个连又4个排进入敌前潜??向金钟五提供了一个4日左右的大概时间,所以韩九师前沿部队从4日起神经就一直比较紧张。6日整整一个白天,枪炮声就没有消停过,一直向两军中间地带扫,密切注视中国军队动向,不断地以值班机枪和冷炮向潜伏区盲目射击。


潜伏区内开始出现伤亡,但战士们仍然纹丝不动。配属第一一四师的坦克和炮兵为掩护突击分队,不断地以冷炮袭扰韩军,阻止韩军下山搜索。韩军更担心了,又出动飞机搜索,扔汽油弹。仍然没瞅出什么动静儿来。但突击分队指挥员、第三四0团第二营营长柳万发被敌人打来炮弹震死了。班长王汝民被敌人机枪击中后,为了不暴露目标,仍然静静地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终于熬到了黄昏。


6日17时30分,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配属第三十八军的炮群发出轰鸣,白马山高地顿时成了一片火海。特别是苏制“喀秋莎”火箭炮,带着“嗖嗖”声掠空飞过,声儿不算响,却到处腾起一片片的白色光焰,场景煞是壮观。


这通火力突袭足足进行了27分钟。火力突袭刚一结束,突击部队从潜伏区一跃而起。第三四0团4个连又两个排,分5个突击方向394.8高地发起攻击;第三三九团第三连两个排、第七连一个排向281.2之敌发起攻击。可进展却异常缓慢。


明摆着的,谷中蛟一叛逃,韩军有所警觉且有充分的准备时间,虽然中国军队的炮火空前猛烈,然而杀伤和破坏效果却非常有限。据《韩国战争史·“白马”高地战斗》称:由于预有准备,虽然中国军队的火力突袭“使我阵地前5~6道铁丝网和地雷场无影无踪,明显地形成了一大突破口。但因我师阵地工事完备,通信线路埋入地下,在敌炮击时只有2~3人受伤,有线通信未受影响。”而且韩军第九师配属和支援炮群预有准备的炮火层层拦阻射击,也给了第一一四师进攻部队以重大杀伤,照明地雷此起彼伏炸响,阵地周围的汽油桶每隔几分钟就熊熊燃烧一次,把进攻道路照得通明瓦亮就象白天。攻击部队在进攻途中遭敌层层火力拦截,不能按战前预想迅速接敌,近战优势无从发挥,当连续攻占几个高地后,攻势即渐呈疲软状。


突击连第一连好容易才占领离主峰尚有300余米的次峰。而且全连伤亡严重,连长也负了重伤。不过象第三十八军这种部队从来没有人少就不能打仗的习惯。政治指导员高润田接替指挥,带领剩下不到20个人继续向主峰攻击。最后在主峰南面被敌人8挺重机枪压住,形成对峙。谁也把谁赶不走,都等着自己的增援部队上来。


次日上午9时,通讯员跑进掩蔽部报告:“指导员,后边部队上来啦!”


“这么快?”高润田刚跟团首长通过话,半分钟都不到。出掩蔽部一看,有大约一个排带着钢盔的人正往山上爬。高润田高声喝问他们是不是第四连的增援上来的。对方不答,只顾猛劲往上爬。高润田一看不对,让他们先上来一个人。对方上来一个大个儿。高润田一眼就看见那人钢盔下的长发。**,是李伪军,咱打仗全都要剃光头,谁留这么长的头发。


两边顿时打成一团。


高润田这边是连指挥所人员,只有4个人,两支枪,18发子弹。那边上来的敌人却有30多人。战斗结果说起来都让人不敢相信:12个韩军官兵当了俘虏,其他都做了刀下鬼。还送来了不少枪弹药。


后来高润田他们一天之内打退韩军从连到营的集团冲击15次,一直坚持到次日凌晨第三四二团第一连上来接替他们,全靠了这些韩军官兵送来的这些家伙。


虽然高润田们打得很英勇,但总的态势仍然不利。


第三四二团第二营于7日投入战斗,仍然没有拿下主峰,与韩军第三十团增援上来的部队形成对峙,一整天,谁也奈何不了谁。黄昏后,第三四二团其它两个营陆续投入战斗。血战至半夜,才将主峰拿下来。


韩军第三十团兵员损伤过半,被迫撤出休整。然而这时的韩军第九师却全无往日那种一经重击就惊慌失措的颓丧之状,师长金钟五少将很及时地在节骨眼上将韩九师主力团第二十八团投入战斗。这支生力军是个加强团,上阵时兵员就有将近4000余人,在强大炮火支援下打起来底气很足来头也不善,全然不顾重大伤亡,与第三四二团你来我往在主峰上来回拉锯。


8日,第三四二团第一连在主峰上坚守两天两夜后,全连伤亡殆尽,剩下的17名重伤员与敌人肉搏,也相继牺牲。主峰再次易手。


江拥辉也急了眼,当即拿出第三十八军的头号主力团第一一二师第三三四团,于8日零时再向主峰奋力一扑。按江拥辉交代的任务,第三三四团的任务是“依托主峰反击敌人与炸毁394.8高地通驿谷川之铁桥”。


然而鬼使神差,向来执行任务绝对干巴利落不打折扣的第三三四团这次却不知为何打了一回马虎眼儿:主峰倾力一扑很快得手,然而得手后转入防御时,扼守主峰的指挥员在却未能组织部队扩张战果,及时炸断驿谷川铁桥,从而使金钟五不断调集部队沿铁桥源源不断地增援上来,在航空兵和大量炮兵掩护下向主峰轮番冲击,全然没有兵力不济之忧。


只两天功夫,第三三四团两个营就伤亡了一大半。而韩九师援兵还在源源不断地扑上来。


第三三四团部队伤亡过大,兵团司令部只好命令他们撤出战斗,阵地交由第三四二团防守,而第三四二团本来在进攻时伤亡就很大,又未能得以及时有效的补充,面对韩九师源源不断地生力军,当然更难以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了。结果韩军第二十九团一个反冲击打上来又把主峰抢了回去。


韩军第二十九团是刚增援上来的生力军。金钟五实际上也打得很为难,只打了一天一夜,刚上来的韩军第二十八团就受不了了,他们在进攻途中不光是被中国军队纵深炮火杀伤惨重,还被美第五航空队战斗轰炸机群误炸,白白折损了两个连,本来就打得就很勉为其难的部队一下子就散了架,士兵们全都放了羊,一窝蜂拼命往后跑,把个团长李周一上校急得在报话机里又哭又喊又吵又骂,以致于最后惊动了韩国总统李承晚亲自出来过问。


李承晚也着了急,他一方面直接督令韩九师在寺后洞设置收容线收容从白马山溃散下来的败兵,紧急编成反冲击梯队,另一方面则从后方的编练师调集大量新兵,给韩九师随打随补,从而使虽经激战伤损极大的韩军第九师始终能保持每营600~700人的员额。这就使金钟五少将拥有足够的本钱与江拥辉纠缠,韩二十八团刚一溃散下来,他眼皮儿也不眨地就将韩二十九团给填了上去。


溃败下来的韩军团营经过战场整补,增派军官,很快又恢复了战斗力,再次投入战斗。象第三十团、第二十八团都是这样整补后反复多次投入战斗。(韩国人也学会了人海战术)


这个时期的韩军经过美军的训练和整顿,确实很有起色,已非战争初期一接触就溃散狼狈相可比,炮火加强了,特种兵增加了,军事素养有了变化,快速反应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战场上死战不退、敢端着刺刀跟中国士兵比划的也多了。战斗力确实与战争初期的确不一样了。可这边还把人家看作二等角色。


士气高昂的中国军队这边虽然没有什么设置收容线收容溃兵的问题,但对于战斗发展到如此残酷的程度,的确缺乏相应的思想和物质条件方面的准备。攻击受挫伤亡惨重的部队撤下来后往往大伤元气,得不到兵员和物资方面的及时补充,很难立刻再次投入战斗。优势逐渐开始向金钟五这边倾斜。


394.8高地打粘糊了,281.2高地也出了问题。


6日晚,第三四0团这边发起反击不久,第一一三师参谋长范天恩就兴高采烈的打电话给江拥辉,报告说第三三九团两个连又3个排的突击部队已经占领了主峰。江拥辉一听很高兴。东方不亮西方亮,两只螃蟹老子总算还是夹住一个。当时第三四0团对394.8高地正久攻不下,江拥辉刚命令第三四二团部队接替第三四0团继续攻击。


可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儿,范天恩又来了一个电话,说攻击部队把次峰当主峰了,281.2高地还没有拿下来。


这叫什么事儿嘛!江拥辉当时就想给范天恩一顿臭骂。这误报情况真不是时候,还不如就直截了当说没拿下来呢。不过这会儿生气也没办法,江拥辉也看出处于281.2高地次峰的第三三九团部队态势极为不利,逐命令他们撤出战斗。


这一撤,无形中又加重了对固守394.8高地主峰的第三四二团部队的压力,韩军的所有支援炮火毫无顾忌地泼到了394.8高地上。结果是394.8高地进攻打得粘粘糊糊,攻占后防御也摇摇晃晃。


战至14日,经过连续9天201个小时的争夺,虽然白马山大部分高地仍在第三十八军手中,但394.8高地就象在风雨飘摇中的小船,翻来覆去地左摇右摆,始终站不稳脚跟。韩军第九师陆续投入4个步兵团的兵力,第三十八军也相继投入13个步兵营又两个连。韩九师、法国营先后伤亡9860人,第三十八军亦付出了伤亡6700余人的代价。


江拥辉这个时候冷静地掂量了一下形势:虽然第三十八军已经占领了白马山地区大部分高地,但韩军第九师预有准备,已经夺得先机,且利用时间集中了强大的支援炮群,对第三十八军已占各点进行反复覆盖射击,后面还有美步兵第三师部队随时准备增援,若继续与之争夺,付出的代价太大,阵地也很难巩固。既然现在两个目标已经完成了一个,不如断然撤出战斗,以保持主动。


请示兵团王近山代司令员同意后,江拥辉决定:攻击部队于15日3时前全部撤出阵地。事实证明,江拥辉断然放弃对白马山的争夺,是为明智之举。因为就在他决定放弃白马山争夺的同一天,范佛里特已经在金化前线的上甘岭地区主动发起了“摊牌作战”,中国军队全线争夺重点亦转向上甘岭地区。值此时刻,第三十八军倘在白马山地区继续摆着架势与韩九师纠缠,对全局更为不利,也很难继续巩固所攻占的阵地。江拥辉在撤出白马山时或许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但实际上得到的效果却是使志愿军总部得以倾全力以确保上甘岭方向的争夺,在战略大局上保持并巩固了中朝军队的主动地位。得失相抵之结果,还是正数。


白马山之战历时9个昼夜,第三十八军付出了重大伤亡代价,反击281.2高地失利,反击394.8久战不决,未能巩固已夺取的阵地,是一次失利战斗。


韩军第九师因为守住了白马山部队,该师的徽章也从此改为白马图案。该师参谋长朴正熙后来仕途得意,做到了韩国总统。这是整个朝鲜战争中,韩军表现最上乘的一次。


对于这次战斗的失利,江拥辉军长向志愿军总部首长承担了责任,并在第三十八军团以上干部会议上认真地总结了经验教训。借我铁骑三千,兴我浩荡中华,血洗东京城祭我中华列祖,铲平富士山立我英雄丰碑!


在白马山战役,38集团军112师由于众多原因,将突袭打成一碗夹生饭。韩军声称以少胜多,但纵观战史,韩军两个营在9个火炮营(有别部队支援而来)与远东空军上百架次的飞机支援在坚固工事下挡住进攻后,援兵不断而来,中国投入340,339,334,342团(主攻为114师)共14个营,而韩国第9师投入30团,51团,29团,28团。另外韩军的“随打随补”使双方都成为添油战术,在占领白马山大部分阵地占领下,38军更忧虑的是韩9师身后美第3师的支援,且供应紧张伤亡较大又无更多生力军参战。于是果断撤出战斗,也给了对方近60年吹嘘的资本。


由上可看出,由于112师,113师要承担繁重的防御任务,不可能一心一意参战,其实双方人数接近。(数倍只是中国刚进攻时2团对两营)韩军声称造成中国15800多人伤亡,自身伤亡为3600,这明显不可信,中国参战了四个团,人数最多在15000,居然全体都伤亡了!以美军部队为例,一般1/5伤亡失去进攻能力,1/3失去战斗力撤出。中国高一些,但也不会太离谱。在进攻无望的情况下撤出,中国声称伤亡6700人,为参战人数的一半失去进攻能力更较为可信,至多不超8000人。韩军伤亡数字值得考虑。在初期30团被迫撤退整补,以韩军这次的顽强来看,损失近半才不得不撤出不为过。(韩军团一般为3000人),后又补上28加强团(4000人),激战一天一夜加上自身炮火致伤即被打退,也应在半数伤亡,其后29团,30团,51团(别部队配属过来)轮战,伤亡也巨大也能不退;能保持不退的法宝在与“复活”制度,不断的整补,(这种复活整补体制很象苏联第2军队制度,在上甘岭,被打残的韩军经常在几日内复活重来)笔者估计:在韩参战部队达到近15000人并不断快速重来一遍整补,其伤亡可能不到中国声称的9800之多,也不在6000-7000之下。双方大体接近。


韩国在白马山立碑。可惜这是一个夸大的传说,真要立碑,中国的碑早已立遍高丽的土地。韩国战史的荒诞早有传言,自身伤亡数字,也一在变动:50年代,为40万,死12万。60年代称60万,死20万,在70年代独裁时期,又往40万变动。直到80年代,才有了42万死,10万失踪,损失100万。可对中国的阵亡却一直声称为100万!


越南战争,韩国首都师,白马师(既9师)又论调参战,声称造成越共近10万阵亡,可根据90年代的美韩越学者调查,这一数字不但大大缩小,绝大多数只是无辜的百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