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元旦后很快就进入考试前的最后复习。同学们暂时忘却了元旦晚会的狂热,开始回到紧张的复习准备中。不过荣飞的两首歌开始在校园里流传,不准确的声调听起来很是怪异。

1月10号,中国足球队以1:2负于新西兰,让对中国足球赋予无限希望的中国球迷痛苦不堪。班上不少爱好足球的同学,对这个结果感到不能接受。资讯开始发达,社会正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开放着,以前不关心不知道的东西正飞速的迎面扑来,迫使人们参与其中并沉湎于其中。足球正是这样的东西。

荣飞不参与球迷们对这场球的争论,只有他知道。中国足球还将给国人带来怎样的伤害。

从15号开始期末考试,然后就放假各奔东西了,大家将获得一个45天左右的假期。绝大多数的同学都会选择与家人团聚。学生会已经组织各班登记外省同学离开北阳的车次和日期了。

高低杠事件让荣飞获得奇特的关于未来的长梦,也损坏了他原有的一部分知识和记忆,比如高数,原先他根本不发愁,自高低杠事件后就出了问题,教科书变成天书,大部分题目不会了。他也想用其他的办法混过去,偏偏教高数的古玉芬老师极为古板严厉,像巩汉祥那样的好事是再没有了,只好找了前二个学期即高数一和高数二开始复习,这段时间功课上最耗时间的就是数学了。荣飞费力地做着卷子,一向依赖荣飞蒙混过关的李建光可苦了,眼看时间已过了一大半,等待的纸条还没有传来。他和荣飞的座位隔了一个01班的女生,他给女生递过张条子,条子上写着“快”下面注着——转给前排。但不幸被监考的巩汉祥老师发现并收走了。虽然条子上并没有答案一类的东西,巩老师也将这张纸条作为作弊的重要物证收藏起来,当然重点盯住了李建光这一片。直接后果就是荣飞毫无动作,李建光当然惨了,不用巩汉祥追究条子的事,高数绝对是挂掉了。

李建光对荣飞埋怨不已。荣飞也苦不堪言,计算自己的成绩也就勉强及格而已,高数三对自己并不难啊,这他妈的是怎么了?

“全他妈的因为01班的那个贱逼。有机会老子一定收拾丫的。”李建光将账记在了01班的那个女生身上。

高数算是最难的一科,其他如计算机语言荣飞心中有数,不会亮红灯的,最轻松的却是英语,卷子上的题目简直是小儿科,只有一篇英语作文《我心目中的北阳》费了点时间。

放假前的成绩是出不来的,如果有不及格的科目,学校会给学生通知,接到通知的假期就过得不怎么愉快了。自己是否能过关心里其实都有数,十几年的应试教育搞下来,最不陌生的就是考试了吧?

男生宿舍都在忙乱,大家将行李皮箱一类的东西打包,集中在二个宿舍,彼此简单的道别,然后就鸟兽散了。出来了近半年,这些不到二十岁的青年很是思念亲人,思念家乡。

荣飞最关心的是鲁峰是不是能跟他那个在香港的表舅取得联系,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在假期能见上这位港商一面。不断证实自己脑子里的长梦后,荣飞逐渐的冷静下来,一些计划也就产生了。这个假期将是个忙碌的假期,时不我待啊。只有在大部分人仍在茫然的时候行动起来才行。荣飞知道,很快,极富创造力的国人在政策的放开后将创造出怎样的经济奇迹。

在离开学校之前,荣飞去了趟荣诚火锅店,按照约定向张诚夫妇支取了2000元,现在这笔“巨款”就装在挎包里,十元就是最大的面额了,200张十元大票无论如何揣不在身上。他开口的时候,张诚还有点犹豫,陶莉莉却不问他要这笔钱干什么,爽快地给了他。当他将写好的借据交给这个看上去泼辣但实际颇具城府的老板娘。

“兄弟,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姐现在现金也不宽裕,否则还可以多给你点。这借据就是骂我了,”她将那张纸撕掉,“姐的这个小店有你二成股份,2000元就算你的分红好了。”

荣诚火锅店已经开了二个月,陶莉莉和张诚夫妇真没想到生意竟会火成这样。荣飞给他们做了一次就征服了他们,那次还有陶莉莉的弟弟陶建平在,他是在凑热闹的。结果最赞同姐姐姐夫改行的就是这个青皮。“简直绝了。姐,听他的没错。要是这个味道,我那帮兄弟就将你的火锅店包了。”于是他们决定该行,分头行动,收集购置开始火锅店的物件,改变店铺的装饰。关于火锅的吃法完全是荣飞的主意,头脑精明的小伙子将桌子中间掏了个大洞,锅子就放在里面,下面是砖砌的炭火,食客围在炭火边。陶莉莉没想到除了羊肉,鱼肉、鸡肉、各色菜蔬也能涮锅子,这可颠覆了她之前关于火锅的理念。起先,荣飞的观点和他们并不吻合,四川火锅不仅要辣子和胡椒,还要大量的油。这个时候油可是紧缺物。在这个地方,荣飞很固执,绝对按照我的配方做。由于面积的关系,由面食店刚改成的火锅店只能同时支应五拨客人。开张后的“盛况”让他们楚地打消了疑虑,原来他们担心北阳人接不接受麻辣的四川锅子,没想到竟是如此的热捧。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工业学院所处的迎春大道毗邻北阳钢厂,而北钢有一批从攀枝花调来的员工,他们自然对川味火锅情有独钟,每天都有操着川音的身穿北钢工作服的人们来吃火锅,为此甚至出现了排队等候的现象。

五个火锅很快就不够了。陶莉莉夫妇和每天过来凑热闹混饭吃的陶建平合计后,决定搬家,扩大经营。由陶建平出面,租下了电影院旁边一溜小平房,紧急改造后便开张了新的火锅店。那段时间荣飞每天下午都来帮助他们干活,火锅店的布置是他亲自设计的,在外人看来有些不习惯,比如墙上的招贴画,灯具的布置等。改造后的火锅店达到了二十台的规模。一个月后再次开张的火锅店生意更加兴隆,人们排着长队等待着空位,明眼人准备跟风了。

火锅店名字是陶莉莉起的,叫荣诚火锅。她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对与会的亲人说,我已经相信了荣飞曾经跟我这描绘的未来。只要国家政策不变,我们勤奋努力,我们将是这个城市第一批富起来的人。做火锅店的主意是荣飞小弟出的,期间的许多办法,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火锅店。饮水思源,我们不能亏待他。20%的股份给他留着,你们要相信,这个小伙子还会给我们带来滚滚财源的。一番争论后,家人接受了陶莉莉的意见,毕竟二个多月的变化太大了,客人点一个火锅差不多可以净挣4元钱。一天的纯利就超过了300元!当放假前荣飞来向陶莉莉提出借200元时,陶莉莉没有拒绝,而是问他准备用这笔钱干什么?当时工人的实际收入一般达不到100元,2000元无疑是一笔巨款。

“陶姐,我想做笔生意。”

“什么样的生意?”

“你让我保一段时间密吧,以后你会知道的。”

陶莉莉想了想,“你什么时候要?”

“放假前。”

“好。我给你准备好就是。做生意可以,哪怕赔了也没关系,但不能干坏事,像建平一样鬼混。”

“我做的生意哪里会赔?”荣飞笑了,“不过建平哥那里你要管紧一些。我看他很听你的话。我觉着政府会在最近对他们这些人采取措施,你一定相信我的感觉,到时候后悔也晚了。”

“采取措施?”

“严打啊,会判刑而且很重的。”

“哪该咋办?我爸妈过世早,我就这一个弟弟------”陶莉莉有点慌。

“圈住他,用你的火锅店圈住他,但不给他零花钱,尽量不让他喝酒,今年夏天最好让他离开北阳一段。陶姐,你也不要担心,他会找到正事做的,你相信我。”这段时间陶建平和荣飞很惯了,陶建平退伍回来干的那些事荣飞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了。

“好,听你的。”陶莉莉知道自己弟弟是什么货色,听了荣飞的话不免有些担心。

------

荣飞将李建光和马金玉送到火车站,他们俩离开北阳的火车相隔一小时发车,荣飞没等火车开就和他们告别了,以往都是等火车走后才离开车站的,总表现出对朋友浓浓的依恋之情。

望着荣飞离去的背影,他只带了一个绿色的帆布挎包,挎包里面装了他两件换洗衣服,晃荡在肩上。原先的长发剪的很短,背影是那样的陌生。

“这个学期,最大的变化就是老五啊。”李建光自言自语。

荣飞一路换车回到家,跟父母打过招呼就回傅家堡了。从父母所住的纺织厂宿舍到付家堡大约25里地,荣飞是步行着回去的。因为家里只有父亲一辆自行车。

他不怕走路。他小学是在傅家堡念的,村里的同学们至今仍保持着来往。搬到城里后每周也回傅家堡,基本上都是步行。这条路对荣飞极为熟悉,他记忆里的那个长梦告诉他,这片仍是庄稼地的原野以后将涌现北阳市最大的一片住宅区,其中不乏高档住宅。而拥有七千职工和大约相同数量的离退休职工的纺织厂在九十年代的改制中也卖给了私人,搬迁到更远的郊区,那儿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开发区了。纺织厂的改制一直不利索,从而引发北阳长达十年的上访风潮。

走了二小时,荣飞微微出汗了。傅家堡已在眼前,标志就是一座叫做文昌庙的古庙。在黄昏的暮霭里,荣飞长久地伫足在傅家堡村边,比较着村子现在与今后的变化。

“小飞吗?站在这儿干什么?”暗影里走过一个青年,个头比荣飞小半头。

“是秋生啊”看清来者是他的小学同学傅秋生,也是他要好的朋友,秋生在他求学在外时对奶奶多有照顾,比如挑水,大部分挑水的工作都是秋生不声不响地完成的。荣飞招呼道,“我刚放假回来。你呢?这么晚去哪儿?”

“进城了,”傅家堡的村民将去北阳叫做进城,“卖胡萝卜。累上一天挣不了几毛钱。”

“卖菜啊------”猛然,荣飞有了念头,“秋生,明儿你哪都别去,在家等着我。我有正经事和你说。”

“好吧,今早上见你奶奶了,她还说起你,说你该回来了。”

“明儿见。”荣飞急急走了。